3
庫魯病毒 人吃人的詛咒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1人在瀏覽藤農網資訊)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注意 葉偉強 - 奇形怪事 | 2020-01-20 | 人氣:140

庫魯病毒,是透過食用親入來傳播的。(維基大百科)
--------------------
         庫魯病毒,是透過食用親入來傳播的。因為,只有女人與兒童吃有病毒感染的腦子,男人從來不吃,所以,庫魯病主要發作於女人與兒童身上。
--------------------
         一九五○年,新畿內亞東部高地,南富雷。
高山深夜,月自風清。一群有著烏黑皮膚的婦女帶著她們未成年的孩子,將一具老年婦女的屍體拖進一塊鮮花盛開的馬鈴薯田裏。她們都是她的女性親戚,心中充滿了憐憫,也充滿了期待。不一會兒,在死者的周圍,篝火點起來了,在熊熊的火焰照射下,死者的女兒和兒媳拿起了劈竹而成的刀子,切進死者的身體。一場盛宴就這樣開始了。女兒扭下母親的手腕和腳踝,鋸開難纏的軟骨,將骨肉分離。又將手臂和大腿的皮膚撕開,將血淋淋的肉塊分給在周圍急切等待的親友。接著是打開胸腔和腹部,肝臟、膀胱、腸子、腦髓甚至連臉部也在可吃的範圍內,通常還要加上一點野菜和香蕉葉一起烹煮。
         食人主義作為一種口頭傳說的神話,就這樣變成了事實。而隨後的人類考古學發現,對於原始民族而言,食人主義是非常實際的生活方式,吃人給原始部落提供了一個攝取蛋白質的重要途徑。
         對於新畿內亞的食人族而言,也有不同的風俗。有專吃敵人的食人族,也有專吃親人以示愛和懷念的肉親食人族。新畿內亞富雷族的女性便專吃至親,一名人類學者觀察到,她們見面時以「我吃你」這句話來寒暄。將死亡的富雷人會要求別人吃下他們的肉體,而且還會在死亡前將各個部位先交待清楚,分配給不同的親友。不過,富雷族的男性幾乎不吃人肉,他們更願意吃豬肉。
         事實上,富雷族的女性和孩子的動物性蛋白質的幾乎惟一來源就是其至親的肉體。據兩名美國人類學家的估計,一個典型的新畿內亞地方部落,大約由一百人組成,其中成人所佔比例約為四十六%。平均每年約有五~十名死者,富雷族的女性透過吃食這些亡者,所攝取到的蛋白質,與男性吃食的豬肉相當。
         但是在一九五○年左右,在新畿內亞富雷族居住的高地上,一種被當地人稱為「庫魯」的巫術,開始顯露端倪,幾乎每個富雷族所居住的村莊都有女性死於這種詛咒中。
         「庫魯」在當地的含義是顫抖,因某種未知的寒冷或恐懼而顫抖。一旦庫魯的顫抖開始,就不可逆轉,詛咒會越來越烈,直至死亡為止,其歷時大約三到六個月。庫魯的詛咒非常殘酷:先是不可抑制的顫抖,然後喪失行走能力及無法言語,接著癱瘓。被詛咒的婦女後期會完全喪失吞咽能力,活活餓死或渴死。或者因長期躺在自己的大小便上,死於褥瘡中毒。但中了巫術的人至死心智都很清醒,不會陷入昏睡狀態,因此格外痛苦。
         後來庫魯的詛咒越來越烈,連孩子也不能倖免。富雷族的人口開始進入負成長的階段。長此以往,勢必將富雷族滅絕。富雷人堅信庫魯是一種巫術,而並非疾病的原因,是因為一般的疾病也會侵襲男人。從庫魯的受害者主要為女性和孩子的事實,對富雷人而言,這只能說明一切都是巫術的錯。
         對於並不相信巫術存在的人們來說,遙遠的新畿內亞一個原始部落的可怕疾病僅僅是一場引人好奇的悲劇。沒有人會認為這種恐怖的疾病和我們每個人有什麼關聯,會給我們什麼樣的有益教誨。
         然而事實是,數十年來世界各地的病毒學家、分子生物學家、醫生、獸醫等對庫魯及相關疾病的研究獲得了極具現實意義的成果,顯示出我們面臨同樣的威脅。不幸的是,所有這些卻沒有及時被相關政府真正採納。
         新畿內亞高地富雷族的奇怪疾病,一直吸引著當地的公共衛生署長官吉加斯。吉加斯是一名醫生,他並不相信庫魯是一種巫術,而應該是一種新型的腦疾病。並且或許是一種傳染性疾病。不過他自己並沒有恰當的條件和能力來研究這種新疾病。所以,當已經在醫學界聲名卓著的美國小兒科醫生及病毒學家加德賽克,在澳洲做完傳染性肝炎的相關研究,於一九五七年二月途經新畿內亞回國時,吉加斯竭力說服加德賽克暫留在當地著手研究這種新疾病。
         加德賽克被吉加斯的病人的症狀所震驚。顯然,庫魯是一種退化性腦部疾病,然而和所有已知的退化性腦部疾病,如:帕金森症、阿茲海默症、多重肌肉萎縮症等相比,庫魯症非常不同,因為它是可傳染的,由於其他的退化性腦部疾病並不由傳染引起,所以也不會構成地方性疾病。他們一起巡視富雷地區,穿過熱帶雨林,探訪各個富雷村莊,檢查庫魯症病人,發現幾乎每個富雷人的群落都有人死於庫魯症,至少佔總死亡人數的一半。
         他將庫魯症稱為笑死病。因為患者面部望現出一種非常誇張的情緒,所以稱之為病理性笑症,不過這種恐怖的進行性神經退化疾病中卻沒有絲毫可笑的成分。
加德養克將庫魯病與該部落的宗教習俗聯繫起來,再透過對庫魯病進行長期的臨床、病理以及流行病學的研究,最終發現了若干病變組織,尤其是腦,如果被接種於其他動物,動物也可以發生庫魯病,從而初步揭開了「笑死病」之謎。
         起初,加德賽克懷疑庫魯症患者是由於接觸了某種有毒的物質所引起。他們做了詳細的清單,全是當地人吃而鄰近的其他族不吃的動植物,食人主義和庫魯症的聯繫,是首先被加以考慮的。但是,其他的食人部落並沒有人患庫魯症。食人主義本身也不能很好地解釋,傳染性病原體是如何傳播的。
         一件很有啟發的事情發生了,科學家讀到了《時代》雜誌的一篇有趣的文章。根據報導,一名科學家訓練了一種住在水與濕地的扁蟲,學會走簡單的迷宮。當扁蟲學會後,科學家將扁蟲切碎,餵給同種的扁蟲吃下,而這些吃「同族的扁蟲竟然能「記得」那迷宮。這個實驗後來被人否定了,但在當時,給科學家很大啟發:透過食下同類,可以保存重要因子。
         後來,科學家終於認識到:庫魯病毒,是透過食用親人來傳播的。因為,只有女人與兒童吃有病毒感染的腦子,男人從來不吃,所以,庫魯病主要發作於女人與兒童身上。由於吃親人的食人主義只吃同族的人,疾病也就只在家族中傳播。當這種食用親人的環境不再存在,後來的兒童也就不會得上庫魯病了。
         一九六○年,在世界衛生組織和巴布亞新畿內亞政府倡導下,富雷族人改變了一些落後的風俗習慣,廢除了剖開死者頭顱用作祭奠的禮儀,而且禁止食用人腦與人肉。
         從此,庫魯病的發病率逐年下降,至今該病已極少發生。正是由於加德賽克的先驅性工作,一九七六年他被授予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雖然加德賽克證明庫魯病與吃人腦或吃人肉有關,但其真正的病原體是什麼,人們仍不清楚。
         進一步的研究發現,庫魯病與狂牛病、羊瘙癢症和人類克雅氏症及近年來發現的早老性癡呆症,都有異曲同下之處:都是一類以大腦組織海綿狀變性為特徵的神經系統傳染病。
         科學家們認為這些病的共同致病因子可能是一種慢性病毒。所謂慢性病毒,是指這類病毒能引起一種緩慢的、持續的感染過程,從感染到發病有較長的潛伏期,可以達數月、數年,甚至十餘年。此外,這種慢性病毒多有特定的攻擊「靶器官」,尤其是對神經系統和大腦。由於迄今對此疾病尚無特效藥,病人最終還是難逃死亡的厄運。


--本文擇自:深入淺出談生物科技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