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1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9. 無限深情 捨己為人甘替死 絕招雪恨 闖關破敵勇除奸

第二十九回  無限深情 捨己為人甘替死 絕招雪恨 闖關破敵勇除奸
         韓志邦匆匆地跑到了附近的一間喇嘛寺中,問喇嘛道:「你有金創藥嗎?」大喇嘛道:「有的,你要來給朋友敷傷嗎?」韓志邦連聲催道:「快點給我!」西藏喇嘛 的金創藥功效甚大,韓志邦要了過來,跑進他寄寓過的小房內,將小喇嘛推了出去,驀地關起房門,抽出辛龍子送給他的那把天龍派的鎮山寶劍來!對著牆上那面發光的銅鏡,凝視了一陣,劍鋒向上,倏地嗖嗖兩劍,在面上劃過,劃了兩道深深的創口,鮮血汩汩流下,禁不住痛得叫出聲來!大喇嘛對韓志邦的行動本就覺得奇 怪,這時來到房外,聽到裡面呻吟之聲,急忙一腳踢破房門「嘩」的一聲叫道:「志邦,你怎麼了?」韓志邦寶劍噹啷一樣跌落地上,大喇嘛趕忙上前將他抱住,叫 道:「你瘋了嗎?」韓志邦取出金創妙藥,大喇嘛給他敷上,過了一陣,韓志邦這才苦笑說道:「你馬上帶我去見活佛!」大喇嘛莫名其妙,韓志邦低聲說道:「請 你看在舍利子的份上,照我的話去做,不要發問。」大喇嘛見他神智清醒,不是瘋狂,遲疑了一會,合什說道:「居士是我們的大恩人,敢不遵命!」取過一件黑氈 大衣,給韓志邦披上,拖著他悄悄地從後門走出。
         再說凌未風自知畢命期近,雖是曠世英雄,也禁不住有所牽念。「我太殘酷了,不應該那麼對待瓊姐的!」他想起杭州少年時遊樂的日子,想起錢塘江大潮之後,想 起橫過雲貴高原時劉郁芳淒怨的眼光,不知怎的,驀然又想起韓志邦那誠懇老實的模樣,一個念頭,突然從心個掠過:「我為什麼不在死前給他們撮合呢?」他思索 著有沒有機會再寫一封血書,托知心的衛士在他死後帶出。四周黑黝黝的,只有四個角落發出燭光。他抬起了頭問成天挺道:「什麼時候了?」成天挺笑道:「還有一個時辰,就是午夜,凌未風,你臨死前有什麼遺言要我給你帶出去嗎?」成天挺是清廷的死士,凌未風冷笑說道:「你告訴楚昭南,像他一樣為胡虜作鷹犬的人, 若不及早回頭,死無葬身之地!」成天挺笑道:「看,你把你的師兄恨得那樣,你的師兄倒還惦記著你呢!他在你臨死之前,還准活佛來給你禱告,按藏民的風俗, 火化你的屍骸,你聽,外面的腳步聲,他們此刻已經來了,嗯,比原定的時間還要早哩!」
         允題新立的活佛宗達-完真,黃昏時分專誠去拜訪允題,他說布達拉宮是喇嘛教的聖寺,若然在裡面處決人犯,一定要得到他們的同意,並應准他們去做禱告。允題知道楚昭南今晚要在迷宮將凌未風悄悄處決,頗為驚訝宗達-完真消息的靈通,但轉念一想,在這些小事上倒不妨尊重他們的習慣,也便點首答應了。迷宮中到處都有武藝高強的衛士把,看守凌未風的更是一等一的大內高手成天挺,諒也不會出什麼亂子。
         凌未風聽成天挺說起有喇嘛來替他禱告,皺眉說道:「大丈夫死則死耳,何必如此多事?」繼而又想,當年搶舍利子時,自己也曾出過一把力,和那些大喇嘛也頗有交情,他們來替自己作死前祈禱,正好趁此機會請他們把血書帶出。正思量間,兩個黑影已一閃而入,為首的正是宗達-完真。
         成大挺按著雙筆,欠身作禮,說時遲,那時快,宗達-完宗側面的喇嘛,驀然一躍而前,手指一戳,已把成天挺的穴道封閉,斗篷一揭,露出面目,凌未風驚叫道:「韓大哥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成天挺在地上園睜雙眼,又氣又怒,卻是動彈不得。按說成天挺的武功比韓志邦高出許多,無奈他全無防備,而韓志邦又學成了達摩秘笈,怪招使出,連齊真君初遇時也要吃虧,更何況成天挺。
         韓志邦將成天挺縛在椅上,仍面向著凌在風。拔出寶劍,把凌未風身上的鐐銬全部斬斷,低聲說道:「凌大俠,你隨活佛出去吧!」
         凌未風仔細一想,瞭然於心,搖搖頭道:「韓大哥,謝謝你。枉費了你的心血了,我不能走出去!」韓志邦急道:「為什麼?」凌未風道:「到處都有衛土把守,我不想連累你們!」韓志邦把黑氈斗篷脫下,說道:「我留在這裡,你出去,戴上斗篷,他們不會知道你是誰的!」凌未風毅然說道:「不成,韓大哥,那不成!我豈能容你替我去死!」韓志邦道:「你比我有用得多,你該留著,讓我去死!」凌未風怒道:「你要我做不義之人,自己苟活,卻要朋友替死!」韓志邦咬著牙根,不發一言,忽然雙指一戳,點了凌未風的啞穴,凌未風藥力未解,渾身無力,絕頂武功也用不出來,只好任他擺佈。韓志邦給凌未風披上大衣和斗篷,將他交給宗達.完真,俯首說道:「活佛,一切都拜託你了!」宗達-完真彎腰吻了韓志邦的足跟,滴淚說道:「韓義士,你才是真正的活佛!」轉過身驅,半拖半拉,把凌未風帶出了迷宮。
         韓志邦坐在胡床之上,面對著成天挺,時不時有值班的武士經過密室,探頭內望,韓志邦身材和凌未風差不多,面上又有刀痕,室內光線又很微弱,衛士們毫不在意地巡過便算,誰也沒有發現。
         韓志邦萬念俱寂,在黑暗中靜待最後的時辰,忽聽得門外的值班武士說道:「楚統領,時辰還未到呀,你來得這樣早!」門外楚昭南的聲音說道:「我要他幾時死便幾時死,你管得著?」邊說邊推開了房門,叫道:「成天挺,你出去!」成天挺不言不動,楚昭南跨進兩步,正待發問,韓志邦身形驟起,拳風劈面,楚昭南陡然一 縮,胸口已結結實實受了一拳,燭光瑤曳中,楚昭南看出敵人不是凌未風,這一驚非同小可,喝道:「你是誰?凌未風哪裡去了?」喝聲未停,金刃劈風之聲又自背 後襲到,韓志邦身形奇快,拔劍進招換位,都只是一剎那間之事,楚昭南輕輕一閃,腰脅又給韓志邦雙指戳了一下,一聲怒吼,游龍劍掙然出手,聽風辨器,反手一 劍,暗室中火花蓬飛,韓志邦直給震到牆邊,才煞得住身形。楚昭南旋過身來,看得真切,一聲獰笑:撲上前道:「哈,韓志邦,你也敢來找死?」游龍劍一搖,倏地直奔韓志邦咽喉刺去!
         韓志邦仗著達摩怪招,打了楚昭南一拳,又點中他的穴道。無奈功力相差太遠,楚昭南又是武林的大行家,入房之時,發覺跡像有異,已把全身穴道閉著,韓志邦一 拳雙指都如擊敗草,手腕反給震痛。這時見楚昭南狠狠刺來,心念一動,呼的從旁邊搶出,寶劍斜挑,招數卻不用老,楚昭南回劍封迫,他又搶到右首去了!
         楚昭南何等機靈,知道韓志邦是想仗著怪異的身法來和自己游鬥,心想:韓志邦只是癬疥之患,不必理他。看樣子凌未風大約逃出未久,若給韓志邦纏著,豈不走了大敵?當下虛晃一劍,向門口奔去,大聲叫道:「凌未風逃了,趕快搜捕!」韓志邦一聲不響,刷的又是一劍,楚昭南突覺冷氣森森,劍鋒指到脅下,想起韓志邦使 的也是寶劍,一迫得回劍防守,劍鋒一碰,又是一溜火花,兩口寶劍,都沒有傷損。
         楚昭南勃然大怒,看來非把韓志邦殺死,就不能出去。游龍劍一翻一卷,展開了天山劍法中的精妙招數,狂風暴雨般地緊緊追迫,大聲喝道:「韓志邦,你真的不要 命了!」韓志幫傲然說道:「我就是不要命,你也別想再追著凌未風!」楚昭南劍走連環,點刺劈撩,真是翩如驚鴻、矯若游龍,韓志邦仗著怪招,在劍光中鑽來鑽 去,楚昭南一時間卻也奈何他不得!惡叫一聲,運起內力,將劍一抖,劍風四蕩,四邊牆角的燭光全部熄滅,但劍花錯落,光芒四射,暗室中劍氣縱橫,反比以前明 亮,韓志邦只覺四面八方,都是楚昭南的影子,自知無法逃命,反而大聲狂笑,楚昭南覓得破綻,一劍疾刺,自韓志邦前心直穿進去,韓志邦寶劍落地,血如泉噴, 猶自狂笑道:「劉大姐,我對得住你了!」楚昭南寶劍抽出,飛腳把韓志邦屍身踢翻,躍出密室,忽聽得轟隆一聲,外面火光衝入,武士們紛紛向外三門湧出。
         楚昭南奔出中門,火光中只見傅青主等揮劍殺人,眾武士堵截不住,連連後退,楚昭南振臂叫道:「不要慌亂,困死他們!」退入角門,下令放箭!不料敵人竟似熟識迷宮道路,左穿石插,直追進來,楚昭南押著陣腳,亢聲叫道:「大軍就要到來,他們一個也走不掉,我們要拚命擋住!」傅青主縱聲長笑,把手一招,內外健兒 紛紛殺入,火箭亂飛,火頭四起,楚昭南放眼望,只見迷宮中到處都是敵人,也不知傅青主從何處調集得這麼多勇士!
         傅青主這次拼著作一死戰,把拉薩城中的天地會黨徒、哈薩克勇士等可以調集的人那調集起來,總計有三千多人,冒險殺入布達拉宮。他們不單單是想援救凌未風, 而且想給允題一個打擊。黑夜中允題不知敵人虔實,不敢接戰,在衛士保護下逃出布達拉宮,傳令大軍,堵截四面城門,讓楚昭南和他的一隊禁衛軍在宮中和敵人纏鬥。
         允題逃出了宮,楚昭南卻不知道。鎮守布達拉宮的禁衛軍只有二千,如何擋得住傅青主所率領的三千死士,廝殺了半個時辰,禁衛軍死亡纍纍,布達拉宮煙霧瀰漫, 梁摧棟折,傅青主大聲喝道:「楚昭南,快把凌未風交出,不然叫你死無葬身之地!」楚昭南一聽,暗道:「原來凌未風不是他們救出的。」眼珠一轉,接聲叫道: 「你們先退出去,咱們好好商量。要不然我就先把凌未風殺了!」李思永怒道:「你死在臨頭,還敢要挾!」揚手一支蛇焰箭,蓬的一聲,在楚昭南身側炸裂開來。
         楚昭南哈哈笑道:「你真的不要凌未風了?」大聲叫道:「王棟、張材,進去把凌未風首級取來!」劉郁芳面色大變,對傅青主道:「師叔,就把凌未風的命換他的命吧!」傅青主知道楚昭南詭計多端,誠恐先退出去,反中他的陷餅,一陣躊躇,楚昭南又大叫道:「你們退至外三門,我就把凌未風放出,兩邊收兵。要不然,你們就只能見凌未風的人頭了,好,現在我數三聲,數到第三,你們還不答應,就莫怪我下毒手!一!二!……」劉郁芳大為著急,楚昭南略停了一停,「二」字尚在 出口,忽然有幾名喇嘛疾的從一座燒塌的房中衝出,為首的穿著大紅憎袍,大聲叫道:「凌未風早已逃出迷宮了!」楚昭南大怒,把手一揮,亂箭如雨,那名喇嘛武功頗為了得,揮動禪杖,衝出箭雨,傅青主等急上前救應,楚昭南搶過一張五石強弓,嗖,嗖,嗖!連發三箭,那名喇嘛,打落一箭,避過一箭,卻給第三箭射穿喉 嚨,衝到傅青主跟前,頹然倒下。
         傅青主一看,原來就是以前和楚昭南同上五台山的紅衣喇嘛,那時楚昭南初叛吳三桂,被紅衣喇嘛識破,楚昭南一不做二不休,在五台山谷,要將紅衣喇嘛擊殺,幸 好凌未風救了他的。不料他今天仍是喪在楚昭南箭下。紅衣喇嘛在傅青主跟前倒下,猶自嘶聲說道:「凌大俠已脫險了。你們不要放過這個賊子!」把手指一指楚昭 南,溘然長逝。
         傅青寶劍鋒一指,桂仲明易蘭珠雙劍飛舞,拚命殺上,武士們紛紛走避,楚昭南虛晃一劍,往後便逃,桂仲明奮力一躍,騰蛟寶劍刺到背後,楚昭南揮動游龍劍,往桂仲明的劍上一搭,用力一接,陡然翻了上來,桂仲明劍訣一領,了噹一聲,衝開劍花,刷!刷!刷!外一連三聲,朝敵人猛刺,楚昭南吃驚於他的劍法精進如斯, 但仗著火候老到雖驚不亂,游龍劍猛然一絞,解了桂仲明攻勢,輕飄飄飛身一竄,沖煙直上,登上一座正在燃燒的房子,拚命奔逃,火光中突然人影一閃,一道青光,衝開煙霧刺入,楚昭南回劍一格,跳過第二問屋面,尚未站走,背後冷氣森森,一口寶劍,又已堪堪襲到,楚昭南反手一劍,騰身躍起,跳落地面,那條人影也跟著下落,楚昭南一看,原來卻是易蘭珠!
         楚昭南一見是她,心裡稍寬,想道:「這女娃子不是我的對手,但這個時候,倒不好和她纏鬥,用手一按壁上機關,兩邊牆壁裂開,中間現出暗門,楚昭南一閃而入,正想再接機關,暮覺銳風勁撲,冷氣襲人,未敢回頭,先行斜躍,劍鋒一轉,將敵劍掛開,揚聲罵道:「易蘭珠,你僥倖逃脫,還敢再來找死!」易蘭珠粉面凝 霜,口角噙著冷笑,一言不發,斷玉劍揚空一切,飛雲掣電般,欺身直進,楚昭南雙肩一縱,斜飄出去,左掌在牆上一抵,兩邊牆壁又再重合,腳尖用力一蹬,又斜 躍出數丈,回頭獰笑道:「易蘭珠,今日你休怪師叔手辣!」易蘭珠驀覺眼前一暗,楚昭南的寶劍已反劈過來,微微一晃,劍鋒向外一展,把來勢化開,趁勢躍出三 步,凝身待敵。
         楚昭南避進的地方,乃是迷宮中的暗道,另一頭直通宮外,這條臨道極少人知,楚昭南原是想借此逃命的,不料易蘭珠身法奇快,竟緊隨身後,追了進來,楚昭南心念一動,登時改變主意,想先把易蘭珠生擒,作為人質,然後再逃出宮。易蘭珠是刺殺多鋒的兇手,擒著了她,則雖走脫凌未風,皇上怎麼也不會怪責。他利祿薰心,在暗道中反向易蘭珠進迫!
         這時暗門已閉,甬道中黑黝黝的覺人影幢幢。易蘭珠從未試過在黑暗之中與人鬥劍,雖說她也學過聽風辯器的功夫,到底不及楚昭南經驗豐富,連擋幾劍,十分吃力,楚昭南一聲狂笑,身形一晃,略走偏鋒,劍光繞處,刷地便奔易蘭珠左肩刺來,易蘭珠躬腰一招,一拍「龍門鼓浪」,寶劍疾如風發,避招進招。楚昭南暗吃一驚,右腕倏翻,「金雕展翅」,反手一劍,便劈易蘭珠右臂,兩劍相交,銀光激射,易蘭珠終是火候稍欠,連環三劍,刺不著敵人,不敢冒進,短劍一圈,正待變 招,楚昭南猛然翻身現劍,一招「玉帶圍腰」,截斬腰肋,易蘭珠被迫將短劍一擋,銀光激射中,驀見楚昭南面帶懼容,而易蘭珠也給他震出幾步,手腕酸痛。
         楚昭南揚聲叫道:「蘭珠,說什麼我都是你的尊長,你放下劍來,我斷不會傷你!」易蘭珠仍是一聲不響;黑暗中只見她一雙明如秋水的眼睛,發出冷冷的光芒。楚昭南凜然一驚,心想:不過一年,這妮子的劍術怎的竟有如此進展!莫非師傅的拳經劍訣,已到了她的手中?正自沉吟,易蘭珠腳尖一點,騰身瓊起,忽然一招「飛 鳥投林」,半空殺下,楚昭南挺腰一劍,截斬易蘭珠雙足,這招是天山劍法中的殺手,十分厲害,滿以為易蘭珠身子懸空,定躲不了,哪知易蘭珠就在半空中,連人帶劍轉了個大圓圈,劍光閃處,「白虹貫日」,又向楚昭南刺來,楚昭南更是吃驚,料不到她把天山劍中追風劍法的絕招,使得出神入化,拔身一跳,堪堪避開,而 易蘭珠也已飄身落地,短劍一揮,又再狠殺起來。
         這時易蘭珠對黑暗已漸習慣,憑藉著兩把寶劍發出的光芒,認定敵人身形,狠狠攻擊,她的劍使很迅捷無倫,楚昭南被迫得以快打快,兩口寶劍,飛雲掣電般在暗室 中相鬥,只見劍花錯落,冷電精芒,隨著吞時進退的劍尖衝擊,鬥到急處,宛似千萬條銀蛇亂掣,和在白天相鬥,竟差不了多少,楚昭南瞎了一眼,反給逼得眼花紛亂,看不清劍點,又急又怒,再揚聲喝道:「你真的要拚命?」易蘭珠仍是一聲不響,揮劍疾攻!楚昭南怒道:「難道我會怕你!」劍招一變,解出天山劍中最深奧 的須彌劍法,帶守帶攻,專找易蘭珠的寶劍,鬥了三十來招,易蘭珠手腕一震,短劍又被楚昭南碰著。易蘭珠的斷玉劍和楚昭南的游龍劍同是晦明禪師采五金之精所煉,劍質一樣,雙劍碰擊,兩無損傷,可是易蘭珠是個少女,氣力卻遠遜楚昭南;楚昭南一招得手,長劍一抖,寒光閃閃,劈面剁來。易蘭珠劍走輕靈,一個「拗膝摟步」,飄風般圈到楚昭南右側,劍招倏變,斷玉劍向上一撩,反挑敵人右臂,楚昭南好不狠毒,仗著招熟力沉,拿捏時候,待易蘭珠劍鋒剛沾衣裳之際,驀然身子向前一撲,「彎弓射虎」,分開左右,右劍猛刺,左掌平伸,劍刺掌劈,同時攻到,易蘭珠的劍招使到,叫聲不好,驀地使出白髮魔發女獨門劍術,短劍卷空,猛然一振乎腕,劍鋒倒轉,竟從反側向楚昭南分心刺到,楚昭南不識這招,一劍擲空,急忙吸胸凹腹,晃身飄出。心裡更為驚疑,易蘭珠這招乃天山劍法所無,卻又如此辛辣!
         易蘭珠喘息未定,楚昭南濃眉一豎,長劍揮了半個弧形,僻啪有聲,仍用須彌劍中的精妙招數,狠狠殺人。要知須彌劍法攻守兼備,乃晦明禪師精心所創,專為對付和自己本領差不多的人用的。剛才楚昭甫過於貪功,以致險而反遭敗績,這番再戰,分外小心,易蘭珠試幾招白髮魔女的辣招,分毫也攻不進,楚昭南揚聲喝道: 「你是天山門下,本門劍法不加深究,反去學邪魔外道,好不知羞,還不棄劍投降!」眨眼之間,疾劈幾劍,白髮魔女的劍法,最適宜於奇兵突襲,若論到精秘變化,卻不及天山劍法,易蘭珠未及換招,斷玉劍又給楚昭南的劍格了一下,登時再給震退數步,楚昭南大聲喝道:「乖侄女!你還不認輸嗎?」
         易蘭珠突然冷冷說道:「叫你見識本門劍法的精妙!」把虔心苦練、妙悟通玄的劍法施展出來,忽虛忽實,忽徐忽疾,變化倏忽,不可捉摸。這時易蘭珠已知道敵我雙方優劣所在,而自己招熟力沉,一柄短劍使得出神人化,以劍法的精妙,抵消功力的不足,楚昭南無法震飛地的寶劍,迫得咬牙苦守。易蘭珠劍招越展越快,攻如雷霆疾發,守如江海凝光,揮灑自如,真如流水行雲,恰到好處。楚昭南倒吸一口涼氣,連連退守,易蘭珠喝道:「這才是本門的劍法,你懂得了嗎?」楚昭南又氣 又怒,卻不敢答話,只是緊緊封閉門戶,想仗著功力深厚,和易蘭珠對耗。易蘭珠又是一聲冷笑,於漫不經意之間,又雜以白髮魔女的辛辣劍法,突施襲擊,她把兩 種最上乘的劍法混合來用,除了功力稍低之外,和凌未風已差不多一樣。楚昭南如何抵擋得了?心內暗想:三十六著,走為上著!游龍劍猛然一衝,明是進攻,實是 走勢!易蘭珠突然一聲清吒,短劍一旋,疾的倒捲上去,劍風震盪中,楚昭南一步大叫,連人帶劍,向上一拔,竄起兩丈多高,「雲裡翻合」,真似燕子一般,向前 直瓊出去。易蘭珠把身一躬,也像彎箭般飛射而來,如影隨形,緊接撲到,劍掌齊飛。楚昭南武功著實高強,雖受挫敗,仍能反擊,身未著地,已是反手一劍,將易 蘭珠短劍盪開,但雖然如此,右脅仍被易蘭珠掌風掃中,易蘭珠這掌是藉著楚昭南去勢,向前「順水推舟」一送,和太極拳中的「借力打力」,有異曲同工之妙,楚 昭南身不由己,騰雲駕霧般地直飛出去,竟然「啪」的一聲,摔倒地上,幸他功力深厚,跌下時候,四肢用力向上一提,「金蟬戲浪」直跳起來,易蘭珠摟頭一劍, 又給他一劍格開。易蘭珠給他連擋兩劍,鋒刃相交,卻並不感到如前吃力,劍光飄瞥中,只見楚昭南襟上鮮血點點,原來他的右肩被刺傷,左手也給斬去兩指,易蘭珠自己卻還未知道。
         楚昭南負傷之後,又被窮追,反身再鬥,以死相撲,劍挾勁風,招招狠辣,這一來易蘭珠倒不敢過份進迫,楚昭南狂呼怒號,長劍揮劈,儼如一頭受傷的獅子。易蘭珠凝神靜氣,在黑暗中細辨敵人身形,進退趨避,輾轉斗了五六十招,楚昭南惡氣漸消,易蘭珠乘機連使白髮魔女獨門辣招,左一劍,右一劍,上一劍,下一劍,轉瞬之間,楚昭南又連受幾處劍傷,怒吼聲聲,再拚死反撲,易蘭珠捷似靈貓,十分溜滑,楚昭南撲到東,她躲向西,楚昭南撲到南,她躲向北,楚昭南又氣又急,頭腦昏亂,如何撲得著她。再過一會,楚昭南已是再衰三竭,易蘭珠運劍如風;短劍倏翻,楚昭南狂叫一聲,左臂已給斬斷,游龍劍突然倒轉,向心窩一插,厲聲叫 道:「大丈夫寧死不辱,你要殺我,那是休想!」楚昭南心高氣傲,目空一世,不料卻被自己的晚輩所敗,自知必死,仍然死要面子,死不認輸,自殺身亡,臨死尚 不悔悟;真是可笑可憐。易蘭珠到底女孩子心軟,歎口氣道:「奸賊呀奸賊,你若早能辨清是非,何至如此!」把他的游龍劍拔出,插進劍鞘,佩在身上。側耳一 聽,外面寂然無聲,放眼一望,陡長的通道,黑沉沉的不知通向何方。索性放步向前走去。
         且說桂仲明被幾個武士絆著,追不上楚昭南,大怒之下,騰蛟寶劍,一陣亂揮,把幾個武士全都殺死。傅青主率群雄追上。已不見了易蘭珠。桂仲明道:「她單身追楚昭南去了。」傅青主十分擔心,說道:「這妮子也真冒險!」桂仲明揮劍說道:「我們把清軍武士殺盡,不愁找不著她!」傅青主忽然將他的手臂一拉,揚聲叫 道:「大家都是漢人,何苦為胡虜拚命,我們網開一面,你們快逃!」禁衛軍武士見他們的首領楚昭南尚自逃逸無蹤,而且布達拉宮大火熊熊,再不逃時,勢必陷身火海,也就不再戀戰,發一聲喊,四散奔逃。傅青主道:「我們分批搜宮,趁火勢尚未燎原,趕快把易蘭珠尋出來。不論尋得與否,天明前都要至宮外會齊。」
         劉郁芳雖然聽得喇嘛傳語,說是凌未風已平安脫離,但心中到底不無牽桂,得馬方所繪的地圖,與張華昭周青等人一路按圖索鸚,迅速直撲迷宮中央,曲折迂迴,走了一陣,周青忽地悄聲說道:「這就是囚禁凌未風的密室,我們進去看看。」密室尚未著火,門戶又是大開,劉郁芳隨著周青闖進,室內有人問道:「凌未風捉回了嗎?」劉郁芳挺劍一衝,腳下忽覺有物絆著,同時有勁風撲到,劉郁芳伸劍一擋,竟被震出步。周、張二人,雙上迎敵,劉郁芳騰身脫開,門窗外火照射進來,只見地上一灘濃血,血泊中躺著的竟是韓志邦#烘上劃有兩道刀痕,胸口被劍刺穿一個大洞。劉郁芳魂飛魄散,想起韓志邦日前的,心中瞭然。知道他以自己的性命換了凌未風的性命,霎時間劇痛攻心,欲哭無淚。但耳邊聽得金鐵交鳴之聲,卻不由得她不霍然一省:「此刻還不是我悲傷的時候!」定睛看時,只見周青和張華昭已是給成天挺殺得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原來成天挺被韓志邦點了穴道,仗著武功深湛,暗中運氣行血,過了一個時辰,早已解開了。張華昭揮動凌未風贈他的降龍寶杖,硬接敵招,成天挺鐵筆「橫架金 梁」,往上一托,張華昭虎口發痛,成天挺也覺對方兵器堅硬異常,怔了一怔,周青已是退而復上,劉郁芳亦已從側面助攻。成天挺是清宮大內一等一的高手,力戰 三人,綽有裕餘,但宮內火光沖天,殺聲震地,他不知外間虛實,確是不敢戀戰,雙筆斜飛,衝開一條出路,拔足飛奔,三人中劉郁芳武功較高,不假思索,施展輕 功,隨後急道。張華昭叫道:「劉大姐,窮寇莫追!」劉郁芳只道韓志邦是成天挺殺的,滿懷悲憤,竟毫不顧慮成天挺武功比她高出許多。一心只為良友報仇,對背後喊聲充耳不聞。
         跑了一陣,成天挺鐵筆在牆上一點,暗門出現,劉郁芳不假思索,也跟著進去。成天挺哈哈大笑,隨手轉動機括,把暗門關上,他正是想誘劉郁芳進來,好擒著她作為人質。
         黑暗中成天挺鐵筆一衝,劉郁芳用無極劍中「乘龍引鳳」的招數,把判官筆粘至外門,成天挺左筆一抬,雙筆一夾,把劉郁芳的青鋼歲夾住,喝聲:「撤手!」劉郁 芳虎口酸麻,青鋼劍應聲墮地!急急往前一躍,成天挺伸筆一探,黑暗中認穴點穴。劉郁芳突然反手一揚,一道藍光在雨道上空嗤的一聲爆炸開來,成天挺嚇了一 跳,急忙飄身閃過,劉郁芳的蛇焰箭是武林中一種獨門暗器,含有硫毒,著物即燃,見傷即鑽,深入皮膚,十分厲害。甬道狹窄,趨避艱難,成天挺武功雖高,也心 存戒懼。兩人在甬道中追逐,劉郁芳被迫到急時,就是一支火箭,成天挺或展輕功避過,或運掌風打滅,仍是窮追不已。
         兩人在甬道中越進越深,驀然間,劉郁芳發現蛇焰箭已經用完,心中大急,成天挺又已追至背後,她反手一揚,叫聲「看箭!」成天挺本能地往旁一閃,卻不見火光飛出,哈哈笑道:「劉郁芳,你還有什麼伎倆,還不趕快投降!」黑暗中驀地有人接聲叫道:「劉大姐,是你嗎?」成天挺鐵筆往外一穿,已到劉郁芳背後,忽然手腕一震,「叮噹」一聲,判官筆竟被盪開,來人持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寶劍,黑暗中星眸炯炯,似是一個少女。
         劉郁芳大喜叫道:「你是蘭珠妹妹?」成天挺武功深湛,黑暗中亦可辨物,這時也認出了輪廊,喝道:「你這女飛賊好大膽!你不怕再坐一次天牢?」一晃身,躬腰揉進,左辨判官筆斜點面門,易蘭珠微一側臉,成天挺這招本是虛招,左手一撤,右手判官筆往外一穿,倏地橫身,照易蘭珠的中盤「雲台穴」便下重手!易蘭珠一 閃閃開,短劍往下一沉,斜削肩臂,順斬脈門,這是白髮魔女的獨門辣招之一,成天挺驀覺冷氣森森,大吃一驚,陡然往後一滑,掄雙筆旋身盤打,好不容易才將這 招化開!易蘭珠一面發招,一面問道:「劉大姐,你沒受傷吧?」劉郁芳道:「沒有。這人是殺死你韓叔叔的兇手,不要放過!」易蘭珠一記辣招把成天挺迫開,把游龍劍解下,掃給劉郁芳道:「這是楚昭南的游龍劍,你拿去!」
         劉郁芳急忙問道:「楚昭南那賊子怎麼了?」易蘭珠淡然說道:「我把他殺掉了!」她說得甚為平靜,好像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成天挺聽了,卻如晴天霹靂!稍一定神,心裡將信將疑,暗道:這女娃子劍法雖屬不凡,卻如何能把楚昭南殺掉?還搶了他的寶劍。易蘭珠口中說話,手底卻是絲毫不慢,驟然一個「鷂子翻身」,雙臂「金雕展翅」,寶劍下斬敵人中盤,手法迅疾無倫,成天挺身經百戰,微噫一聲,雙筆一分,左手判官筆掄下來。照短劍一劃,就手往外一掛,橫身進 步,右手筆「仙人指路」,居然在黑暗中之中,探穴位,尋穴道,直奔易蘭珠的「華蓋穴」。易蘭珠捏劍訣一指敵人脈門,利刃挾風,以攻為守,斷玉劍反擊敵腕, 成天挺老練巧滑,判官筆才發便收,驀然變招,雙點易蘭珠兩脅的「太乙穴」,這一招虛實莫測,狠毒異常。不料易蘭珠劍法,更是神妙,腳下紋絲不動,身體陡縮 尺餘,恰恰把判官筆讓開,未容他收招變招,道聲:「著!」斷玉劍寒光一閃,反展劍鋒,虎口向外,疾如駭電,刷的一劍,刺到面門,成天挺雙筆拄上一崩,易蘭 珠腕子往裡一合,短劍翻成陰把,青光再閃,銳風斜吹,從敵人右肩翻下來,截斬右肋。成天挺雙筆已全封上去,急切間哪裡撤得回來?迫得也走險招,仗著幾十年 功力,不迫不閃,雙筆一晃,以攻為守,猛撲易蘭珠中盤,左點「期門穴」,右點「精白穴」,力猛招快,易蘭珠不想兩敗俱傷,為勢所迫,斜身側步,避敵正鋒, 微一讓身,成天挺借勢收招,踴身一縱,斜竄出一丈以處,正想奔逃,猛然斜側裡青光一閃,成天挺舉筆一迎,強弩之末,力量大減,只聽得噹的一聲,火花蓬飛, 筆尖已給削掉,而來人也給震跌塵埃。
         易蘭珠一瓊而前,急忙叫道:「劉大姐,待我來收拾這廝!」趁成天挺一怔之際,搶在兩人中間,寶劍一揮又封住了成天挺的去路!
         劉郁芳那劍用了十成力量,不料仍給震跌,只好橫劍觀戰。成大挺筆尖被削,認出了劉郁芳的寶劍正是楚昭南那把游龍劍,腦門轟的一聲魂飛魄散。看來易蘭珠所說非虛,楚昭南真的給她殺了!雙筆飛舞,左右亂竄,急著覓路欲逃。他若不慌逃,還可與易蘭珠纏鬥許久,他這一想逃,心神分散,如何擋得住易蘭珠妙悟通玄的山 天劍法?再鬥了二三十招,易蘭珠又喝一聲:「著!」嗨的一聲,成天挺肋下中劍,腳步踉蹌,往旁連退,劉郁芳趁勢一劍削來,成天挺雙筆給易蘭珠一劍封住,無 法抵擋,竟給劉郁芳削斷手臂,再加一劍,送了性命。
         劉郁芳道:「好,韓大哥的仇也報了,咱們覓路出去!」甬道漫長,黑黝黝的不知通向何方,兩人走了許久,兀是找不到出路。
         忽聽得有人叫道:「是成大人嗎?快,快來!凌未風——」「阿呀,不對!怎麼是,是——」
         這兩個人是同時呼叫的,但也似乎是在同一時候波人擊倒,跟著就是兩聲撕心裂肺的慘呼了!
         原來在這甬道出口之處,楚昭南還設下埋伏,宗達-完真已經中了暗箭。但當那兩名守衛上前看之時,一個被凌未風打斷腕骨,另一個發現竟然是新立的「活佛」之時,宗達-完真趁他大驚之際,也將他按倒了。
         劉郁芳與易蘭珠早已向著聲音來處飛奔,她們來得正合時,把第三名跟著上來的尚未受傷的衛士殺了。周青隨後來到,他為人謹慎,將那兩名掙扎欲起的守衛各自補上一刀,全部了結。甬道裡已經沒有了敵人,這才放下了心。
         凌未風是被成天挺灌了麻藥的,藥力本來未解,剛才那一擊,乃是出於求生的本能,他那深厚的武功底子發揮了奇跡般的潛能,但一擊成功,他也好像「虛脫」一般,再也使不出半點氣力了。
         劉郁芳抱著他顫聲叫道:「未風,你怎麼啦?」
         凌未風好像不相信眼前的現實,雙眸半啟,啞聲道:「劉大姐,當真是你?我,我不是做夢?」劉郁芳道:「當然是我,你咬咬指頭,看痛不痛?」
         但凌未風卻是連抬起頭的氣力都沒有了。不過,他也無須用咬指頭來證明不是做夢了。
         他看清楚了是劉郁芳,一口氣鬆了下來,登時就暈了過去。
         易蘭珠大吃一驚道:「叔叔怎麼樣了?」
         好在劉郁芳經驗老到,雖驚不亂,一探脈息,說道:「他只是氣力耗盡,慢慢會醒過來的!
         此時她們才想起了躺在凌未風旁邊的宗達-完真。
         劉郁芳充滿歉意,替他拔出利箭,易蘭珠給他在傷口敷上金創藥,說道:「活佛,多謝你救了我的凌叔叔。」

    宗達-完真黯然說道:「都是韓大陝的功勞,他才是真正的活佛。」
         劉郁芳內疚於心,歉意更深,眼淚禁不住一顆顆而下。宗達-完真道:「你們趕快出去,再遲就來不及了。」
         易蘭珠道:「你呢?」
         宗達-完真道:「我留在這兒。」
         劉郁芳抹掉眼淚,連忙說道:「那怎麼行?」
         宗達-完真沒有回答,卻忽地問道:「楚昭南呢?」易蘭珠道:「已經給我殺了。」宗達-完真再問:「成天挺呢?」易蘭珠道:「也已給我們殺了。」宗達-完真呼了口氣,說道:「那你們就不用替我們擔憂了,這兩個人死掉,就沒人知道我在這裡曾經做過些什麼了。由我帶凌大俠出去,這只是沒辦法中的辦法,有你們代 勞,不更好嗎?我的傷並無大礙,他們也絕對不敢加害我的,你們大可放心,快快走吧!」要知宗達-完真乃是清廷封賜的活佛,除非迫不得已,否則他當然還是想 和清廷維持關係。
         劉郁芳聽他說得有理,而且在這樣的情況底下,她也的確是很難兼顧,只好依從他了。
         周青背起凌未風,帶他們走出甬道。甬道出口處已是遠離布達拉宮的一條街道。
         可是還有一個難題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他們原來所住的地方是在市郊,最少還要走一個時辰。他們不知道宮中廝殺的結果如何,也不知道敵方還有沒有援兵開到,他們既然不能回去與群雄會合,倘若要回到原來的住所,在這一個時辰之中,是什麼意外的危險都有可能發生的。怎麼辦呢?
         周青忽地想了起來,說道:「劉大姐,馬方昨天給你送信之後,是不是留在你們那兒?」
         劉郁芳道:「不,他惦記家人,我們給他敷藥之後,傍晚時分,他就回家去了。」
         周青說道:「那咱們就兀須多冒風險了,馬方的家就在附近!」
         也不知過了多久,凌未風漸漸有了知覺,慢慢張開眼睛。他還未看清楚眼前景物,便聽得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謝謝天,穆哥,你終於得救了!」凌未風似是從惡夢中醒來,眼神呆滯,不言不語。
         劉郁芳道:「未風,你睜眼瞧瞧,站在你面前的是誰?」
         凌未風睜大眼睛,顫聲問道:「韓大哥呢?」劉郁芳知道不能瞞他,黯然說道:「死了!」凌未風慢慢站了起來,肌肉痙攣,好像受到了皮鞭抽打似的,劉郁芳嚇著了,喜悅與哀傷的心情糾結著,像一團解不開的亂羅,她一陣昏眩,不知道該怎分說才好!
         「凌叔叔,我們終於勝利了!」易蘭珠跳嚷著進來。她本來是想讓劉郁芳和凌未風敘敘衷情的,隔簾一看,神情不對,急急進來,緊握著凌未風的手道:「叔叔,你還記得你給飛紅巾和咱們不要回錢塘江去看潮呢!唉,要是真能夠這樣的話,那可多美!」
         易蘭珠可沒有發覺他們的聲音異樣,她還正在為著他們高興呢!她轉過身走出房門,笑道:「此後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人可以阻攔你們了!」
         當真沒有了麼?要是易蘭珠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她一定笑不出來。
         凌未風被迫服下的麻藥乃是大內秘方製煉,饒是他功力深厚也還未能恢復體力,只好在馬方家裡再住兩天。
         易蘭珠記掛著張華昭,第三天一大清早,她因為睡不好,索性就起來了,她在院在裡散步,看見凌未風的房間裡還有燈光,就走過去敲窗問道:「凌叔叔,你一晚都沒睡覺嗎?你是要和劉大姐上天山看雪的,怎能這樣?」
         凌未風打開房門,說道:「沒什麼,我只不過想寫一封信,所以比你早起來罷了。」
         易蘭珠怔了一怔,說道:「寫信,寄給誰?」
         凌未風道:「信已經寫好了,這封信我還請你給我送去呢,你進來吧!」
         易蘭珠恍然大悟,說道:「是寫給劉大姐的?」易蘭珠嘻嘻一笑,說道:「你們同住在一個地方,有話不好說嗎了還要寫信?」驀地想起,男女之間,有些話的確是不便當面說的,心中暗笑凌叔叔臉皮太薄,便道:「好,我懂了,我給你送給劉大姐就最是。」
         她像個頑皮的孩子,一推開劉郁芳的房門,便即笑道:「大姐,我給你送情書來啦,你拿什麼謝——」話未說完,忽地笑不下去了。
         她睜大眼睛,房間裡那裡還有劉郁芳?但桌上卻有一封信,旁邊了有一張字條:「蘭珠,我走了,這封信請你替我交給凌叔叔。」
         易蘭珠莫名其妙,只好拿起那封信,又再回去找凌未風。不料凌未風也不見了,見到的只是馬方。馬方揚著手中一張字條說道:「這是怎麼回事?凌大俠留字給我,說是甚為抱歉,他不能和我細說因由,竟然不辭而行了!」
         易蘭珠苦笑道:「你問我,我問誰?唉,他們二人也不知是為什麼要玩捉迷藏的遊戲?」
         馬方道:「捉迷藏?」
         易蘭珠揚起手中的字條,說道:「你大概還未知道吧!劉大女已走了!」
         兩人相對黯然,半晌,馬方說道:「好在還有個好消息,清兵已經走了。」
         易蘭珠道:「好,那我也應該走了。」她藏好兩封信,走出馬家,心中隱隱猜到幾分,暗自想道:「但願陽郎不要躲避我才好。」
         正是:
         心底創傷難復合,深情未變卻寒盟。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