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3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8. 心願難償 一紙斷腸愁絕塞 情懷依舊 十年幽夢禁迷宮

 第二十八回  心願難償 一紙斷腸愁絕塞 情懷依舊 十年幽夢禁迷宮
         李思永和武瓊瑤喬裝清軍武士,果然騙過了封鎖邊境的前哨戍卒,馬不停蹄,趕到拉薩。兩人商量怎樣去找傅青主等人,武瓊瑤道:「我的爸爸和西北天地會淵源很深,我也知道他們會中的切口和暗號。四年前我們父女和大地會的大頭目楊一維華紫山等來到回疆,有一部份天地會的會友散入西藏,料想拉薩城中,也有他們的分 舵。拉薩地方不大,我們多在酒樓菜館穿插,也許可碰見他們。就是碰不著,我們也可留下暗號,叫他們來找我們。」
         這日,兩人到拉薩最大的一家酒館喝酒,時交正午,客人甚多,兩人找得一張雅座,要了一壺竹葉青,細斟淺酌。武瓊瑤一時興起,對李思永道:「我和你比賽喝酒如何」李思永酒量甚豪,笑道:「有事在身,你喝醉了如何是好?」武瓊瑤嘴巴一呶,輕聲說道,「怎見得一定是我喝醉?」李思永一聽,料得她是想炫耀內功,也輕聲說道:「這裡耳目眾多,你可不要胡亂賣弄。」
         武瓊瑤道:「你放心,我保管不會給人瞧破就是了!」李思永見過武瓊瑤精妙的劍術,也想知道她的內功造詣如何,見她高興,便道:「那麼咱們就平賭吧。」武瓊瑤道:「賭什麼呢?」李思永道:「誰輸了,就得答應聽對方的一句話。」武瓊瑤道:「好,依你!」
         兩人一杯一杯地豪歡起來,飲了一會,不知不覺就喝光了三壺竹葉青,李思永漸漸不勝酒力,看武瓊瑤時,只見她頭上隱冒熱氣,汗如雨下,知道她正用上乘內功把酒迫發出來。塞外苦寒,西北牧人經常飲酒解寒,酒量要比中原的酒客人多。這時酒樓正有不少人在豪飲,因此李思永也就不以為意,但武瓊瑤是女扮男裝,只恐她飲得太多,露出女兒體態,反正自己也已有了八成酒意,便低聲說道:「好,我認輸!」武瓊瑤心花怒放,眼波流轉,笑道:「那麼咱們結帳回去吧。你得聽我的一 句話了!」李思永正想把酒保喚來,忽見隔座一人,眼灼灼地看著他們,暗道:「不好!」急忙結帳下樓,走到街上,偷偷回顧,只見那人也跟在後面。李思永悄聲對武瓊瑤說了,武瓊瑤道:「好,給他點苦頭吃吃!」李思永道:「不行,此人非友即敵,不能胡亂動手!」走入一條僻靜的小巷,一輛牛車迎面而來,街道狹窄, 兩人側身閃避,剛剛讓過牛車,那人已到了背後,佯作躲閃牛車,忽然身子向前一撲,朝李思水背後壓來,李思永暗運內力雙臂向後一張,想把那人迫退,那料來人 膝蓋一頂,李思永腿變酸軟,幾乎跌倒。武瓊瑤反手一點,那人咕咯一聲,倒在地上,一個鯉魚打挺,又翻了起來,武瓊瑤正想喝問,那人忽然說道:「你們可認得凌未風麼?」
         李思永道:「你是誰?」那人焦急之狀,形於辭色,又追問道:「你不必管我是誰,我只問你,你可是凌未風的朋友?」武瓊瑤道:「是又怎樣?」那人道:「凌未風危在旦夕,你們若是來救他的,可得趕快!」李思永道:「你如何知道?」那人苦笑道:「我就是看管他的人,將來行刑時,也許還要我做劊子手呢!我可真不願 親手殺他!」李思永面色倏變,道:「你這話可真?」那人道:「我為什麼要騙你?」李思永道:「那麼你趕快回去見凌大俠,今晚亥時,咱們在西禪山相見。」
         那人乃是允題新收的回族武士馬方,他和周青成了凌未風的心腹之後,無時不想救他。可是人少刀弱,毫無辦法,凌未風時常和他作長夜之談,因此凌未風的朋友他們也耳熟能詳。馬方久在江湖行走,閱歷甚多,這日在酒樓上見到李思永和武瓊瑤豪歡,暗暗稱奇,李、武二人,相貌文弱,分明是中原來的,但酒量卻不在他們之下,這便引起了馬方的注意。再仔細看時,那白面書生的相貌,甚似凌未風描繪的李思永,試一探問,果然不錯。
         馬方去後,武瓊瑤道:「你何不約在他在寓所相見?」李思永道:「此人的話,不可不信,卻也不可全信。」兩人邊走邊談,武瓊瑤忽握著李思永的手,微笑說道: 「李公子,你剛才賭灑輸了,可要依我一件事了!」李思永道:「依你,你說!」武瓊瑤低鬃一笑,說道:「你愛回疆的草原嗎?」李思永道:「不到回疆,不知中 國之大,無際草原,極目難盡,今人胸懷開闊,我喜歡極了!」武瓊瑤捏了李思永手心一下,悄聲說道:「那麼我要你終生住在草原,永遠陪著我,行麼?」李思永 心魂動盪,喜上眉梢,低聲說道:「我正是求之不得!」原來李思永二十年戎馬,久作一軍主帥,甚少想到兒女私情,和武瓊瑤結識之後,雖然兩心愛慕,但總不敢 把愛意表露出來。兩人同行半月,武瓊瑤早已期待他說出愛字。不料在這方面,李思永比女孩子還要害羞,因此今日武瓊瑤藉著酒意,道出心事。兩人在幽靜的長街 倚偎而行,李思永只覺蘭麝幽香,中人欲醉,千言萬語都不知從何說起了,兩人手挽手行了一會,武瓊瑤抿嘴笑道:「到了,你還盡往前走作甚?」李思永抬頭一望,寓所就在眼前,不覺啞笑。
         兩人進入寓所,打開房門,忽聽得一個低沉的聲音問道:「你們現在才來?」李思永望,只見床上坐著一個老人,正是他們日夕盼望的傅青主。武瓊瑤道:「傅伯伯,我爸爸問候你,你是怎樣摸來的啊!」傅青主道:「我們的人看到你們的暗記,我就一個人摸來了!」李思永急忙問道:「傅伯伯帶了多少人來?」傅青主歎了口氣,說道:「人倒是帶來了不少,但布達拉宮防守森嚴,凌未風又不知關在何處,我們若是冒險夜襲,只恐未打進去,凌未風已給殺掉了。」李思永道:「如有內 應,可能成功!」傅青主眼睛一亮,急忙問道:「你在清軍的武士中,可有熟人?」李思永道:「熟人倒沒有,但卻有人與我們接過頭。」當下把馬方的事說了。傅 青主沉吟半晌,說道:「既然如此,不妨與他一見,但也得提防有詐。今晚我與幾個弟兄到西禪山接應你們。」大家約好時間暗號,傅青主先自去了。
         傅青主這幾百人潛入拉薩之後,分居在各處,傅青主住在一個藏族的牧民家中,剛剛踏進寓所,劉郁芳就迎了出來,面色沉暗,低聲說道:「韓志邦走了!」傅青主奇道:「他到哪裡去?有什麼書信留下嗎?」劉郁芳道:「什麼都沒有。」傅青主皺起眉頭,想了一陣,說道:「韓志邦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他這一走,想是另有原 因。」劉郁芳黯然無語,韓志邦這些天來,竭誠地慰解她,已經成為她患難中最好的朋友了。她想起十多年來,對他的冷漠,不覺有些歉意,只恐他又像上次在雲崗 那樣,一時發了傻勁,就不別而行,傅青主見她鬱鬱不歡,急忙將李思永與清軍武土接過頭的消息告訴她,這才使她轉悲為喜。
         當晚亥時,李思永和武瓊瑤依時在西禪山相候,等了許久,還不見馬方的蹤跡,不覺大疑,將近子夜,風雪交加。武瓊瑤道:「不如回去吧!」李思永「嗯」了一 聲。忽見一條黑影向山頂跑來,武瓊瑤練過梅花針,眼力極好,說道:「大哥,這人不是馬方!」李思永定晴看時,那人越跑越近,馬方是年過四旬的中年人,那人 卻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李思永道:「他只是孤身一人,你在旁監視,待我問他。」說話之間,那人已到跟前,把他們和馬方約定的暗號說了,忽然攤開手掌, 說道:「這是凌大俠給你們的信。」李思永恐防有詐,暗用擒拿手法。三指扣住他的脈門,在手掌上一瞧,只見上面寫著:「來人是我好友,請與他細商劫獄之 法。」正是凌未風的字跡,手指一鬆,來人笑嘻嘻地道:「我從未見過江湖的英雄豪傑,如今識了凌大俠,又識了你們,真是生平快事。你這手擒拿法很不錯,是哪 一派的呀?啊!說了許多,我還未告訴你,我叫周青,和馬方是最好的朋友。」李思永見他天真可愛,甚為驚奇:這樣毫無江湖經驗的青年人,居然也是清宮中得到 信任的武士,令他大惑不解。他卻不知周青乃是世襲的武士。
         周青又道:「馬大哥今日恰巧當值,所以由我替他踐約。」邊說邊從懷中取出一張羊皮地圖。李思永看了,不由得大喜過望。
         那羊皮上畫的是布達拉宮的門戶道路,在凌未風所住之處,圈了一個紅圈圈。周青道:「這是馬大哥和我暗中畫下來的,迷宮中千門萬戶,道路紛歧,有些連我們也不清楚,這圖只是憑我們記憶所及畫的。你們記熟之後,後天晚上,請派高手前來,我們當在裡面接應。」
         周青去後,傅青主哈哈大笑,從暗黝處走了出來,挑起拇指道:「凌未風真成!居然連監守他的敵人都給他收服!」當晚即擬好了夜襲喇嘛宮的計劃,李思永和武瓊瑤第二天也搬去和傅青主同住。
         再說凌未風被關在迷宮之中,已近一個月,他在獄中也並不空閒,他利用每一個機會,和監守他的武士談話,給他們講江湖上的英雄事跡,有時還指點他們的武藝, 另一方面,他每一個長夜,都潛心探索武學上的奧秘,非但天山劍法融會貫通,而且他還歸納了平生的心得,創造了許多新奇的招數。他自覺比以前成熟了許多。 「我雖然沒有了右手的拇指,但只要我不屈死於獄中,我還一樣的可以教人使劍。」他經得起苦難的考驗,為自己倔強的生命而感到驕傲。
         這一晚,他和傅青主約定的時刻到了。在黑沉沉的深夜中,突然起了轟天的巨響,周青匆匆地跑了進來,打了一個眼色,凌未風大喝一聲,運力一掙,身上的鐐銬寸 寸碎裂,反手一掌,把房中的石桌打得粉碎,旁邊看守的幾個武士驚得呆了,周青尖叫著假裝被凌在風追逐而驚惶,假戲真做,時間配合得恰到好處、
         傅青主率領眾人,按著地圖,殺進迷宮,清兵雖然人多,可是來的個個都是高手,又是在深夜之中,突然襲到,清軍不可能都聚在一處,竟給他們殺進了外三門。劉 郁芳大叫凌未風,內三門忽然倏地打開,楚昭南戎裝佩劍,立在當中,哈哈笑道:「你們不遠千里面來,就請進來喝杯水酒吧!」易蘭珠纖腰一瑤,飛燕般地斜瓊過 去,短劍一刺,楚昭南橫劍一封,疾的又退入了另一道門戶,張華昭桂仲明雙雙搶進,傅青主叫道:「小心!」但眾人已擁著自己同進。楚昭南揚聲叫道:「傅老頭 兒,咱們再比一比劍。」武瓊瑤一把銀針打去,楚昭南哈哈大笑,雙足一蹬,身子向後射出,進入了另一道門戶。李思永道:「不要忙,咱們按圖殺進,這個賊子終 走不悼的,現在不要中他的詭計!」話聲未了,忽然周圍的門戶一陣旋轉,眾人再也辨不清方向,只覺重門疊戶之內,如處隱伏甲兵。李思永叫聲苦也,流星錘舞得 呼呼風響,把一扇門板打碎,裡面十多個衛士一擁而出,殺了一陣,倏又四面散開,或隱入校號復壁,或從蜘蛛網般的雨道逃散。片刻之後,又是不見人影,只聽得 楚昭南得意的笑聲。
         凌未風退至大堂,渺不見人,正自生疑,四周門戶,忽然打開,數百衛士,同時殺出。凌未風神威凜凜,大聲喝道:「楚昭南,有膽的敢來與我決一死戰!」衛士們躊躇不前,周青一時錯愕,也止了腳步。楚昭南越眾而出,忽然厲聲叫道:「先把周青擒下!」兩名禁衛軍統領,分搶上來,凌未風雙臂一振,抓著了前面那名統 領,喝一聲「去!」奮力摔出,撞個正著,將後面那名統領也打翻了。手腕一帶,把周青帶起,奔向左面側門,門內有幾名衛士鎮守,發一聲喊,全都散了!
         凌未風托著周青,往牆頭一竄,剛剛踏上,忽覺背後金刃劈風之聲,刷地人劍俱到!凌未風移身轉步,將周青往牆頭外一推,說道:「你自己逃命!」說時遲,那時快,楚昭南的游龍劍已刺到他的脅下。凌未風身形往後一撤,腳點牆頭,後退無路,匆忙中斜身往左一閃三楚昭南變招奇快,劍尖一顫,又從右側點到。凌未風猛然 反手一掌,嗆卿一聲,楚昭南的劍被擊出數丈開外,一這一掌正是凌未風揉合天山掌法與達摩掌法獨創的一個怪招,楚昭南猝不及防,著了道兒!可是他也是久經大 敵,凌未風一掌擊出,他已知道無法躲閃,來不及撤劍,卻先騰起一腿,凌未風左掌劈出,右掌跟著一拉,兩人同時進招,彭彭兩聲,凌未風著了一腳,楚昭南吃了 一掌,同時跌下了牆頭。
         凌未風身未起,腳先飛,坐在地上一個「十字擺蓮」,把附近的兩名武士,踢出三丈以外,楚昭南已拾起了游龍寶劍,分心刺到。凌未風怒道:「我不用劍也能教訓你這個反賊!」左拳右掌,欺身直進,楚昭南的游龍劍呼呼劈風,竟然劈不到凌未風身上,衛土們散在四周,卻不上前。原來楚昭南自以為有劍在手,必定不會輸給 凌未風,所以事先叫同伴不要幫他。而許多衛士也不願與凌未風為敵,樂得袖手旁觀。
         轉瞬之間,兩人已拚鬥了二三十招,楚昭南兀是佔不到半點便宜。凌未風展開了疾攻速決的戰法,空手入白刃,硬搶楚昭南的寶劍。楚昭南咬實牙根,劍訣一指,刷刷數劍,力猛招閃,不料凌未風身法快極,一閃即攻,伏身探步,雙指倏地戳到楚昭南面門,楚昭南斜身旁栽,連竄數步,堪堪避過。幾個心腹死士顧不得他要單打獨鬥的前言,一湧而上,楚昭南退入角門,忽然哈哈大笑,叫道:「凌未風,讓你逃,你也逃不出去!」把手一招,所有衛士都跟著他隱入重門疊戶之中。凌未風四 顧茫然,在迷宮中左穿右插,鬧了半天,始終找不到出路!
         這時傅青主等被圍在外三門,逐步深入,也是左穿右插,兀自找不到出路,迷宮中四面埋伏一齊發動,各處要衝,都有清軍仗著弓箭撓鉤,阻住路口,刷刷刷發出箭來,傅青主大喝道:「鼠子敢爾!」反手一劍,在石柱上劈了一道裂痕,一轉身,嗖嗖嗖,如燕子瓊空,向人多處反撲過去,桂仲明、易蘭珠兩口寶劍左右開路,當 者辟易!清軍發一聲喊四散奔逃,群雄連闖幾處,只是揀人多處闖去,轉了半天,傅青主叫道:「不好,快停!」指著身旁石柱,柱上劍痕宛然,轉了半天,竟轉到 原來的地方來了!
         傅青主道:「為今之計,只好暫時按兵不動,免得白費氣力。」群雄圍成了一道圓圈,首尾相聯,抵禦亂箭。又僵持了半個時辰,李思永歎道。」想不到一生戎馬, 卻不明不白死在這裡!」武瓊瑤忽道:「劉大姐,你有沒有帶蛇焰箭?此地風高物燥,放火燒它!」李思永想:「我們不知出路,只恐怕放火之後,自己反被困在火 海。」傅青主老謀深算,也是搔首無策,正焦急間,西邊角門,有人大聲嗆喝,一個青年武士,如飛跑出,清軍武士紛紛叫道:「周青,你發瘋了嗎,亂跑什麼?」 傅青主一聲長笑,突然拔身一縱,連人帶劍,舞成一道銀虹,半空飛下,左手一抓,恰如巨鷹撲兔,把周青一把抓起,右劍一蕩,將追來的武士,掃得翻翻滾滾,這 一瞬間,桂仲明、易蘭珠也已如飛瓊到,兩道劍光,左右橫伸,有如斬瓜切菜,頓時砍翻了十幾二十人,清軍發一聲喊,又四散奔逃去了!
         原來周青被楚昭南喝破之後,得凌未風之助,越牆逃命,其他清軍武士,尚未知道他已反叛,竟給他混至外面,和傅青主等人會合了。
         傅青主救了周青之後,心中大喜,問道:「你認得路?」周青道:「且試一試。」根據自己所知,指點眾人向生門殺去,四面亂箭密集如雨,楚昭南突然現身,揚聲喝道:「周青,你屢受國恩,竟敢反叛!」張弓搭箭,唆的一箭射來,傅青主把周青往左一帶,長劍一格,那枝箭歪了準頭,向旁飛去,「嚓」的一聲,竟沒入了石 柱之中。周青大駭,楚昭南箭發連珠,嗖嗖兩箭,接連的出,桂仲明揚手兩圈金環,挾風呼嘯,打落了連珠箭,卻是餘力未衰,在空中呼呼旋轉,過了一陣,才跌落 清軍陣中。楚昭南大為驚奇,想不到這個「小輩「,別來未久,功力竟然精進如斯!他按動機關,打開一道暗門,雨道上的大門忽然打開,清軍武士在蜘蛛網般的甬 道上四處遊走,時不時發出冷箭。周青帶眾人轉了幾轉,忽然叫起苦來,對傅青主道:「門戶轉換,道路紛歧,我認不出路了!」布達拉迷宮,原是紅衣喇嘛所造, 允題到後,又按八陣圖形,添設門戶道路,周青所識的只是其中一部,並非全部奧秘,所以仍給楚昭南困住。
         傅青主定了定神,只聽得重門深戶之中,鼓角之聲,此起彼落,想是清軍調集精銳,來和自己纏鬥,正自心急,忽然甬道石面一個角門,清軍中突然奔出一個蒙面人來,楚昭南在甬道中的大鐵門內揚弓一指,高聲喝道:「將他擒下,格殺不論!」四名心腹武士如箭離弦,倏地追上,傅青主距離過遠,無法援救,愕然注視,這四 名武士都是禁衛軍中有數的高手,楚昭南以為必然手到擒來。一名武士,手掄飛抓,當頭抓到,那蒙面人倏然伏身,「嗖」的一個掃堂腿,使飛抓的一個踉蹌,栽出 幾步以外,跟著的那個武士,擺鉤鐮槍攔阻,也是忽地「暖呀」一聲,翻身栽倒!第三名武士功夫最強,提鞭大叫,飛舞而前,蒙面人一個鷂子翻身,反衝過來,那 名武士惜手不及,雙鞭才展,已是給他點著了「膻中穴」,那名武士「哼」了一聲,雙鞭墮地,蒙面人將他舉起,一個旋風急舞,將後面那名武士也掃出一大開外。 楚昭南大叫「放箭!」蒙面人將擒著的那名武士,倒提手中,舞動起來,奔跑如飛,清兵投鼠忌器,只有幾人稀稀疏疏地放出幾枝亂箭,蒙面人早已旋風一般地跑入 了傅青主那一群人中了。
         蒙面人舉手投足之間,擊倒四名武士,傅青主固然極感詫異,楚昭南更是暗暗吃驚,這人穿的是禁衛軍服飾,楚昭南卻怎樣也想不起自己手下有這樣本領高強的人物,不禁一陣心慌。不知自己人中,隱有多少奸細?
         蒙面人將手中武士向甬道上一摔,傅青主搶步迎上,那蒙面人低聲適:「小弟是韓志邦。」傅青主義驚又喜,韓志邦又道:「我知道舊迷宮的出路,新添的門戶道路我就不知道了。」傅青主無暇細問原由,急忙叫他和周青見面,商討脫身之計。
         原來韓志邦發誓要救出凌未風,暗中出走,尋訪多日,找到了被允題驅逐出宮的一些喇嘛,那些喇嘛和布達拉宮的喇嘛,仍是互通聲氣,而被允題新立的大喇嘛,正是當年護送舍利子的宗達-完真。韓志邦當年機緣湊合,無意為西藏喇嘛搶回聖物,被迎到拉薩,當作恩人款待,所以若有所求,無不答應。韓志邦想法偷會了宗達-完真,靠他的幫助,先是扮成了喇嘛,隱在布達拉宮,至傅青主等被困之時,他又偷了一套禁衛軍的服飾,一直混到迷宮的外三門,仗著怪招,把四名武士擊倒, 這時和周青互說所知,冒浣蓮靜心傾聽,在周青原來畫的羊皮圖上東畫西畫,不久竟把迷宮的出路參透。
         韓志邦道:「清軍銳氣已折,我們先殺出去吧。」傅青主吁了口氣道:「也只好如此了。」冒浣蓮陪著桂仲明開路,率先撲向生門殺出,楚昭南不知他們已參透迷宮道路,勒令武土,不准硬拚,企圖困死他們,桂仲明等龍蛇疾走,如湯潑雪,連闖過幾道門戶,到了外三門,清軍驚覺,待再圍上來時,哪裡還攔阻得住?群雄就如十幾頭猛虎,自外三門一直殺出了布達拉宮!
         再說凌未風轉了半天,找不到出路,外面又投人接應,又倦又餓,楚昭南和一群武士倏地出現,楚昭南顧盼自豪,得意笑道:「凌未風本領通大,也脫不了我的手掌,看他已呈倦容,誰替我把他擒下?」武士們有些是震懼凌未風的神威,有些則對他由衷敬愛,不願與他交手,面面相覷,楚昭南神情不悅,正想發作,武士群中驀然躍出四人,三名是楚昭南的心腹,還有一人則是馬方。凌未風一聲長嘯,反手一掌,迅如奔雷,照一名武士手腕劈下,那名武士也是高手,陡地閃身進招,哪知 凌未風掌法神妙,一劈一按,掌心一震,把那名武士打翻,另兩名武士雙劍齊上,驟縮驟伸,如毒蛇吐信,分刺凌未風左右肩胛,凌未風猛然一撲身,往下殺腰, 「扁踩蠻牛」,砰的一腳,揣中一名武士的右胯,「撲通」如倒了半堵牆,摔倒地上!凌未風身形驟長,暴喝一聲,另一名武士駭然一驚,不由自主地退出兩步,馬 方雙拳齊發,撲面打來,凌未風見他眼睛一霎,料知用意,猛然一竄,彭的一掌,打在馬方肩上,身子一偏,前胸也結結實實中了馬方一拳,搖搖欲倒,地上的兩名 武士,趁勢用腳一勾,凌未風翻身撲地,馬方等四名武士一齊撲上,四人八手,將他按住,凌未風雙臂一振,四人按捺不住,給他翻了起來,正在吃驚,凌未風忽然 長歎一聲,雙臂低垂,說道:「拿鐵索來縛吧!」三名武士大喜,知他說話算數,向同伴要過鐵索,將他縛個結結實實。
         楚昭南見四人面青唇腫,馬方傷得更重,嘔出血來,楚昭南暗道:「這個回子,倒還賣力!」當下將凌未風昏眩穴點了,叫一人請成天挺過來,命成天挺親自看守凌未風,並在他耳邊低低地吩咐了幾句話。
         原來馬方和周青是對好友,周青反叛,馬方誠恐被疑,所以急急上前,和凌未風對敵,凌未風也猜出他的用意,反正自己跑不掉,樂得賣個人情,但楚昭南也是個大行家,不能被他看破;所以用外重內輕的手法,將馬方打得嘔血。
         成無挺把凌未風押回迷宮的密室,從懷中摸出一包藥粉,撬開凌林風牙關,衝開水給他灌下,凌未風悠悠醒轉,只覺渾身無力。
         成元挺灌凌未風吃的是大內聖藥,專為擺佈武功高強之人用的,吃了之後,如中烈酒,昏眩無力,更兼成天挺按著雙筆,守在旁邊,凌未風縱有通天本領,也難逃了,要知成天挺的本領,與楚昭南在伯仲之間,即在平時,他也可以與凌未風纏鬥數十回合,何況在凌未風服藥之後。
         再說傅青主等回到寓所之後,再商營救之策,傅青主道:「如今迷宮道路已明,索性干它一場大的,把拉薩城內我們的人都調集起來,也可有兩三千人。」李思永道:「興師動眾,只恐攻進去時,凌大俠已經受害。」眾人商議未定,劉郁芳十分頹喪,獨自入房去了。
         第二日早晨,劉郁芳尚自愁腸百結,臥床未起。忽聽得有人在窗外彈了幾下,武瓊瑤壓低了聲音說道:「劉大姐,樓下有一個人要看你。」這些天來,別人和劉郁芳說話時,都不自覺地採用了這種說話聲調,來表示他們心中共同的悲痛。
         在樓上那間小小的客室裡,劉郁芳看見一個白布纏頭的漢子筆直地站在房間中央,傅青主在旁低聲說道:「這位好漢名叫馬方,是監守凌未風的衛士。」
         馬方定神望著劉郁芳,問道:「你就是天地會的總舵主劉大姐吧?我給你帶來了一封信。」
         「一封……信?」劉郁芳有點發抖,把手放在桌上穩定自己。
         馬方顫聲說道:「這是凌大俠咬破指頭冒險寫的,但我來了之後,可是不能給你帶信回去了。」
         劉郁芳拿著那封信,默默地站了一會兒,然後在窗子邊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打開了信,只見信上的血字歪歪斜斜,可以想見寫時手指的顫抖,而且有幾處字跡也已經模糊了。劉郁芳默默念道:
         瓊姐:
         今夜乃弟畢命之期,畢命之前,當以事實告訴你。二十年能,與姐錢塘觀潮,姐嘗戲曰:『若人如潮之有信,縱在兵荒馬亂之中,死別坐離,地老天荒,余亦必待你歸來也。」嗟乎,此一戲言,竟成事實。姐姐不必為當年之誤會傷心,姐之真情,已如錢塘之潮,足滌十倍之誤會而有餘。姐亦不必為弟傷心,一凌未風死,十凌未風生,志士義人,猶如春草,芟之不盡,燒之重生也。所惜者唯天山賞雪之約,只能期之來生矣!
         ~穆郎絕筆~
         紙上的字跡突然模糊得像一片雲霧,她又一次失去了他——又一次失去了他!她茫然地伸著兩手,好像天山的林峰正壓在她的心上一一信箋落到地上了。
         「瓊」是劉郁芳的校蝴,而「穆郎」則是凌未風的校蝴,他的真名叫做梁穆郎,祖先是西南來的移民,所以取「珠穆郎瑪峰」中的二字給他命名。
         鉛一樣的沉重絕望的感情將劉郁芳壓住了,她倚在窗前,寂然不動,面色慘白,有如幽靈,眾人凝望著她,不敢說話,在這時候,一切安慰的言語,都是多餘的了。武瓊瑤一隻手輕輕搭在她的肩上,淒然地給她整理凌亂的雲鬃。
         傅青主悄悄地將馬方拉過一邊,問道:「凌大俠今晚可有危險。」馬方不安地搔了搔頭,說道:「這場事發生這後,楚昭南害怕極了,比在冰河惡戰給凌未風追迫時 還要害怕!楚昭南在這場事中看得出來,許多武士不願與凌未風為敵,沒有什麼比內部的離心更令人可怕的了!我聽得他和成天挺商議,為了這個緣故,今夜子時,就要把凌大俠悄悄處決,免得他在牢獄中也『蠱惑人心。」傅青主垂下了頭,額上的皺紋也似在輕輕跳動,顯然他是陷在深深的思索之中去了。
         在死一樣的靜寂中,韓志邦突然跑了進來,他已聽到關於凌未風的惡信,急忙來找劉郁芳,一進了門,馬上為那種靜穆哀傷的氣氛所震駭,禁不住將劉郁芳一把拉住,用急促而顫抖的聲調問道:
         「劉大姐!我的天!你怎麼啦?嗯,你流了淚?我記得你是從來不哭的呀!凌大俠的事,我……我…」
         劉郁芳驀然抬起了無神的眼睛,激越地說道:「真的是他呀,是他,是他!我二十年前,和他在錢塘江邊看潮的那個大孩子呀!」她擺脫了韓志邦的手,彎下身軀,拾起那張沾滿血淚的信箋,匆匆塞進袋裡,柔軟無力地說道:「志邦,你去吧,我現在什麼也不想說了!」
         韓志邦不敢說話,只淒然地咬看自己的嘴唇,他禁不住又一次地洩漏了自己的真情,這是自和劉郁芳重見之後,一直就壓制著的真情。然而她連注意都沒有沾意到!驀然他又想起幾年之前,他曾懷疑過凌未風以「新知」而間「舊交」之事,不禁面紅直透耳根。原來凌未風竟然是她兒時的好友。
         韓志邦悄悄地又退了出去,傅青主在沉思,其他的人圍攏著劉郁芳,沒有人注意到他。
正是:
         「心事難言誰可解,十年苦戀鏡中花。」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