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21人線上 (13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21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3. 陳少白(1869-1934)

         陳少白(1869-1934)是《十月圍城》中的靈魂人物。史實亦如是,他文采風流,受命於孫文,創辦機關革命報《中國日報》,並打理興中會黨務,拉攏官商,籌集革命經費。
         他追隨孫文的革命步伐二十年。年輕時,孫、陳,與尤列和楊鶴齡被稱政府稱為「四大寇」。他先後兩度輟學,兩度辭官。民國後,他轉向經營實業,1922年,當陳炯明叛變時,他又寄出萬金繼續支持革命。陳少白不戀棧權力,留給子女的格言是:「不要做官,要做實事。」
   他最後葬在故鄉茶庵寺山腰,背後隱藏一段微妙的革命緣份,原來他與孫文曾兩度秘密到訪,拉攏洪門中人慧真和尚入黨,茶庵寺曾經是興中會秘密據點呢!
         陳少白原名聞紹,後改名陳少白,以示對家鄉先賢陳白沙的欽仰,亦方便避清廷耳目。他生於廣東江門市一個基督教家庭,書香門弟,「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無所 不通」,有才子之稱。另一方面,其三叔陳夢南每攜西方書籍給陳少白閱讀,啟發其民族意識及進步思想。陳少白曾說 :「革命思想多得自季父。......叔父之恩實不可忘」。

格致書院(嶺大)首位學生
         因其父陳子橋有份協辦美國長老會傳教士哈巴博士創立的格致書院 (即嶺南大學前身)。1888年開始招生時,少白第一個報考,成為格致書院第一個學生,正式接受西方教育。
         1889年,陳少白透過傳道人區鳳墀介紹,認識孫文,兩人一見如故。自此成為了興中會的重要領袖。
         為了追隨孫文,先後兩度輟學:第一次是不顧父親反對,離開了格致書院,廿一歲進入了孫文正在就讀的香港西醫書院。第二次是在孫文畢業後,1893年到廣州開設東西藥局。陳少白又一次違背父願,輟學赴廣州幫助孫文料理藥局。
         在就讀香港西醫書院時期,孫、陳二人,加上時任華民政務司署書記的尤列,在租業「楊耀記」(中環歌賦街八號,任職的楊鶴齡,時常聚在 「楊耀記」一起討論時政。孫文說他們四人 「非談革命則無以為歡」,因此被清廷稱為「四大寇」。
         1894年.孫文走上了職業革命家之路,陳少白也跟着結束藥局,追隨孫文步伐。1895年,孫文與陳少白等人一起建立了香港興中會,策劃廣州起義。廣州起義流產後,陳、孫被清廷通緝,流亡日本,斷髮改裝,後又到台灣成立興中會分會。

曾當 「白扇」及 「龍頭」
         第一次廣州起義失敗後,孫中山總結經驗教訓,認為起義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革命宣傳未能深人民心,因此決定在香港辦報,宣傳革命。陳少白根據孫中山的意 見,馬上進行籌備。他從日本購進印刷機器、排版鉛字等設備。1900年,陳少白用服部次郎的化名,在香港中環士丹利街二十四號創辦中國民主革命派第一張報 紙===《中國日報》。初出版時,少白兼任社長及總編輯,並破格使用日本報式橫行、短行排版,引起報界非議,後來卻又爭相仿效。
   《中國日報》1901年遷至永樂街,變成興中會的「御用旅館」,許多留日志士如 「情憎」曼殊等當年到港,便在報社下榻。是年十二月,適值禁限期滿,孫文由日本乘船至港,便攜眷住在報館三樓。未幾,在警力勸喻下被迫離境,前後居港僅一星期。
         陳少白還遵孫中山之命加入廣東三合會,被封為 「白扇」〈即軍師〉,後再加入哥老會,被推為 「龍頭」〈即首領〉。旋即會同三合會、哥老會兩股勢力與興中會聯合,於1900年共組興漢會,選孫中山為總會長、陳少白為實際主持人。

黨人互相攻訐
         1905年10月,《十月圍城》影射的歷史時空,任同盟會香港分會會長的陳少白,的確見過孫文,不在岸上,而在經港往越南的法國郵船上。其時,美國新頒禁制華工苛例,《中國日報》與鄭貫公的《有所謂報》因抵制美國的事上意見分歧,互相攻擊。孫文相約革命黨人陳、鄭至船上,勸令和解。所以,對抗大清廷的大廝殺沒有發生,而是黨人互相攻訐而已。
         主政《中國日報》期間,陳少白和康有為和梁啟超的維新派,展開激烈論戰。1906年,因為曾經記載康有為次女康同璧 (1883-1969)在美洲行騙華僑事,康入稟控告《中國日報》燬謗,要求賠償損失五千元。

向康同璧開炮   惹火上身
         康同璧擅長詩詞書畫,是近代聞名的才女。1902年,康同璧女扮男裝,赴印度尋父,哄動一時。翌年,她赴美留學,曾入讀哈佛大學,1909年成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首位中國女畢業生。她和女兒的故事,被章詒和寫入《最後的貴族》一書中。
         陳少白冒犯 「最後的貴族」,令《中國日報》幾陷破產邊緣。孫文在南洋,得悉後特匯款三千元來,主張力爭。陳少自以訟事費時失事作罷,結果敗訴。
         《十月圍城》中有方天 (任達華飾,和 方紅 (李宇春飾)的戲班,靈感取自陳少白真實故事。陳少白能編、寫兼改革粵劇,為了宣傳革命,他還成立了「采南歌」、「振天聲」、「振天聲白話劇」等劇杜,排 演《文天祥殉國》、《自由花》、《賭世界》、《鳴不平》等劇本演出。1908年,他攜團赴南洋演出愛國劇碼。

兩次辭官 ,轉營實業
         辛亥革命後,陳少白先後兩次辭官,致力於辦實業和家鄉建設。第一次,是在1911年11月,陳少白在廣州任廣東軍政府外交司司長後,1912年2月南京臨 時政府成立,孫文以統一大局為重,辭去臨時大總統職,陳少白也即辭職辦實業。他成立粵航公司,任職總經理,從法國商處購買兩艘輪船,行駛廣州、香港之間。
         1915年,陳少白與李煜堂(《十月圍城》中李玉堂的原型)設立上海保險公司。1918年底,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陳少白趁機高價把公司船隻全部賣給想復 興航運的英國,結束了粵航公司,購下聯興碼頭,在碼頭旁建起了四層半大樓 「塔影樓」,至今仍屹立在廣州白鵝潭畔,至今仍住有陳少白後人,保留陳用過的舊物。
         1921年,孫文在廣州就任非常大總 統,聘當年四大寇中的陳少白、楊鶴齡、尤列為總統府顧問,陳少白欣然赴任;翌年1月,陳少白並被任命為銀行監督。但粵軍總司令陳炯明萌生異心,陳少白雖曾 斡旋孫、陳之間,但徒勞無功。陳炯明於6月16日發動叛亂,圍攻總統府,於是陳少白再度辭職返回故里,但仍於8月9日寄出萬金,支持孫文繼續革命。以後隨 孫中山赴廣西揮師北伐,也不掛官名。
         以後,陳少白專心家鄉建設,擔任一個小小的鄉事委員會主席 (鄉長),致力建橋整路、辦學校的實事。他在病重彌留之際,他還對其幼子陳君濯說:「不要做官,要多做事。」
         1934年,他病逝北京,停居西山舌雲寺,這也是孫中山逝世時停靈的地方,故挽聯中有 「生奔死赴,碧雲恨繼中山」之句,其後,葬於故鄉江門市茶庵寺山腰。

拉攏和尚當革命黨!
         陳少白為何葬於茶庵寺山腰呢?
         原來,這座由唐代一行和尚,(682-727)所建的茶庵寺,和孫文與陳少白有一段微妙的革命緣份。
         一行和尚俗名張遂,是世界上第一個發現了恆星運動的天文學家,與李時珍、祖沖之、張衡並列中國古代四大科學家之一。他當年雲遊四海,貪此地風水特佳,故建此寺。
         1895年,孫文聽聞茶庵寺住持慧真和尚,原是洪秀全部下,太平天國失敗後削髮為僧,到茶庵寺當住持,暗中仍繼續反清活動。孫文因而想拉攏慧真和尚入興中會,在陳少白帶路下,來茶庵寺拜會慧真和尚,成功遊說他入會。茶庵寺亦從此成為興中會一個據點。
         1908年,孫文第二次到訪茶庵寺,因為慧真和尚已成功吸取到新黨羽陳宜禧。孫文和陳少白等數人,帶備炸彈和手槍傍身,秘密上山,卻見山下來了一隊清兵數十人浩浩蕩蕩地操上來,大吃一驚。後來才知,是官太來上香,虛驚一場而已。
         晚年,陳少白發起修建茶庵寺,增建了望月、紅葉橋等,令茶庵寺成為外海一大名勝。
         陳少白的墓碑,已成為江門市市級文物保護,保留着中華民國政府主席林森題詞,兼國民黨的青天白日黨徽!可見陳少白地位之超然矣。

《附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