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4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2. 李玉堂可是真有其人?

         在《十月圍城》中,警察司史密夫和富商李玉堂有一段針鋒相對的對話 :「孫文是大清通緝的要犯!你投資他,你就是同黨!」史密夫厲聲警告。
         「全香港誰不知道金利源的李玉堂是做大買賣的!」李玉堂反駁。
         「全香港都知道你李玉堂是革命黨!」史密夫續說。「……老兄,你現在有多危險你知道嗎?陳少白告訴你了嗎?」
         世紀初,資助革命,等於把身家性命財產都押上去的賭徒一樣。然而,香港之所以成為革命基地。正因有不少像李玉堂此等富商,不惜傾家蕩產,甚至把自己的店鋪,用作軍火庫,匿藏黨人等。
         那麼,李玉堂可是真有其人?
         「李玉堂」揉合了李紀堂和李煜堂兩大富商,再加天馬行空的想像力黏合而成。「金利源」也真有其鋪,當年在文咸東街,今之利源東西街,名稱正是由此而來!
         孫文的機要秘書馮自由在《革命逸史》(1936),《李紀堂史略》中劈頭第一句便說:「清季革命黨員捐助歷次起義軍餉最巨者,以李紀堂為第一。」
         李紀堂 (1873-1943)是香港富商李陞第三子。李陞富可敵國,他於1896年逝世時,李家向港府繳交了六百萬遺產稅,是1895年財政盈餘三倍之多!西環的李陞小學,便豎立李陞銅像。

捐五十萬作軍餉
         李紀堂曾在香港拔萃書院唸書,活潑好動,飛騎習射、擊球操舟、無一不精。夜裏,會以義勇軍身份,巡邏高陞及重慶戲院一帶,保護婦女,好打不平,人稱 「李三少」。
         1895年廣州起義失敗。孫文、鄭士良、陳少白三人乘船赴日本。廿二歲的李紀堂風聞此消息,親自登輪拜訪。翌年,他經謝纘泰介紹見楊衢雲,即加入興中會。 1902年6月,孫文再過境,李紀堂又登船見面,已承繼百萬遺產的他,更加揮金如土,即時給孫二萬元作策動起義之用,孫文和陳少白應邀赴越南河內參觀博覽 會,李紀堂又給了二千元餞
別費,像一支取之不盡的大水喉。臨別之際,李紀堂卻露出了一個異樣的微笑。
         原來,李紀堂有驚天大秘密,正瞞着孫、陳在進行之中。
         自從摯友楊衢雲死後,革命黨人謝纘泰密謀另起爐灶,聯同洪秀全殘黨洪全福,計劃於1903年1月28日除夕,策動 「廣州起義」,推舉容閎老博士為臨時大總統。李紀堂獨力捐出一半身家軍餉五十萬。1902年6月,李紀堂在德己笠街20號頂樓開設 「和記棧」,名義是行船館,賓際是起義總機關。
         1901年,李紀堂另在新界青山購地數百畝,辦畜牧圃植場,名為 「紅樓」,員工四百餘人,一半是三洲田起義失敗後的革命志士。「紅樓」位處偏僻,直至辛亥革命前夕,一直是黨人的軍火庫。李紀堂不惜冒險,駕小火輪載汪精 衛、黎仲賓等到此,製造炸彈及作爆烈品試驗。
         然而,廣州起義因洩密事敗,清廷捕殺黨人,更縣賞十萬元通緝李紀堂!幸他是太平紳士,受港府保護。1904年,他更出任香港東華醫院總理。但經此役後,李三少身家耗了大半,產業大部份作為抵押經濟日漸拮据。

謝纘泰瞞着孫文搞革命
         介紹李紀堂入會的謝纘泰 (1872-1939年),是一員猛將。他生於澳洲悉尼,十五歲隨家人到港,入讀皇仁書院,1899年設計及製造中國第一架飛船 「中國號」,試飛成功。他又於1898年幅畫了《東亞時局形勢圖》,最先刊於香港《輔仁文社社刊》,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幅著名的時事漫畫。
         圖中以熊代俄國,犬代英國、蛙代法國、廣代美國、日代日本、腸代德國。其旁題詞曰 :「沉沉酣睡我中華,那知愛國即愛家!國民知醒宜今醒,莫待土分裂似瓜。」1902年,他與友人創辦《南清早報》(《南華早報》前身),以此作宣揚革命思 想。革命後,謝退出政壇,死後則葬於薄扶林墳場。
         李紀堂遊走於幾名革命黨人中間,陳少白掛帥的《中國日報》長年虧蝕,便靠李紀堂每月捐助,又資助陳少白編寫改良粵劇,付二萬元促成立采南歌、振天聲等革命劇社,以宣傳革命。《十月圍城》中方天 (任達華飾)的戲班,靈感正由此而生。

百萬富翁     變階下囚
         1907年黃岡起義失敗,志士余繼成逃港。清廷向港府誣告他為巨盜。李紀堂傾囊請律師為余辯護,令其無罪釋放,成為壓垮李紀堂的最後一根稻草。
         翌年春,李紀堂欠債未能償還,被大債主余和行、余道生等控告,入獄四、五月。百萬富翁,竟然為資助革命成階下囚!此消息震動一時。李紀堂出獄之後,僅靠青 山農牧場一些產品來維持家計。但他仍然為革命黨人奔走,穿針引線,購運軍械。辛亥革命成功後,他先後獲委為廣東地方交通管理處處長、廣東公路局局長等。因 李三少不諳官場交往,不久,辭職歸港閒居。1921年4月,孫文就任非常大總統,得聞李紀堂處境困難,即委以庶務局局長之職。然孫文逝世後,李紀堂即受冷 落。
         李紀堂有三子,但晚境淒涼。臨死前,他僅窩居在月租三十元的何文田小單位內,身無立錐之地,求一飯而不可得。1940年國民政府獲悉他的窘況,每月接濟他二百元港幣。反觀紀堂兄弟仍身家豐厚,其胞弟李寶樁,家產便包括至今,仍屹立在上環的李寶樁大廈。

清廷腐敗 ,官迫 「商」反
        「前天我得到消息,清政府把廣州鐵路的修建權給了洋人。我在那裏投資的三千畝地眼看又要完蛋了!」在《十月圍城》中,李玉堂如此向史密夫伸冤。這段故事,靈感是來自史實。
         話說1906年,粵督岑春煊宣佈將粵漢鐵路收歸官辦,粵路股東黎國廉等反對,被捕下獄。香港股東陳席儒、陳賡虞、楊西岩即在香港組織粵路股東維護路權會,極力抗事,聘陳少白為保路會顧問。香港各報均力助股東,攻擊岑春煊之違法佔權,尤以《中國日報》最為激烈。
         《中國日報》維護路權的言論,令其被禁入粵,銷路斷絕。此時,李紀堂卻家財散盡,終由另一富商李煜堂接力,令《中國日報》免被拍賣之厄運。

李煜堂父子入同盟會
         李煜堂(1851-1936)和其子李自重〈1882-?〉更接近《十月圍城》中李玉堂父子的原型。李煜堂繼承父業經營藥材,年輕時出洋經商,吸取西方營 商手法之精粹,在港創立金利源和水利源兩藥材行。1902年,更先後創立多間保險公司,分店遍佈中國口岸及南洋諸島,被譽為「保險大王」。1905年,美 國頒布禁令,禁止華工入境,李煜堂便夥同何啟爵士〈1859-1914〉等,與美商談判,達成十二條款。
         李煜堂支持孫文革命思想,命其子李自重東渡日本求學,習軍事。18歲的李自重,終於在孫文親自主體下,加入同盟會。翌年,孫文派李自重及後來《中國日報》主編馮自由返港,成立分會,李煜堂同年加入同盟會。

大血戰以虛寫實
         1905年10月,亦即《十月圍城》故事影射的真實時空,孫文乘法國郵船赴越南途經香港,李自重帶18歲教友李樹芬(1887-1966,已故香港養和醫 院院長)登船謁見,經孫文批準加入同盟會。李自重則聽孫文勸告入博濟醫院學醫。根據資料所見,陳少白也有登船和孫文開會,孫文並未登陸,《十月圍城》中那 一場大血戰,以虛寫實,呈現了革命黨和清廷的殊死對抗。
         時年五十四歲的李煜堂由1905年開始,注資《中國日報》直至1911年革命成功。並把報社遷至上環德輔道301號。其子李自重主掌分會期間,曾於九龍創辦光漢學校,以軍事教育為主,受其影響,全港習武之風極盛,他亦因此而被港府驅逐出境。

金利源為革命聯絡點
         當時,李煜堂全面捲入革命的事業裏。1910年,廣州新軍起義失敗,港府對《中國日報》嚴加監視,李煜堂改以他的藥材行金利源為黨人秘密機關,所有海內外軍需之出納,軍火、器械之儲存,皆在金利源。翌年九月,辛亥革
命成功,《中國日報》遷廣州出版。李煜堂隨胡漢民至廣州,任廣東財政司長。但他上任後六個月即引退,從此折返商界,創辦新新百貨 (與先施和永安等,並列上海四大百貨公司之一)、香港廣東銀行、穗豐紡織及哈爾濱置業
等。
         李煜堂仍心繫國家大業。1916年討袁世凱之役、北伐之役、1932年抗日「一.二八」淋滬之戰等,李煜堂向港商募集數以百萬計的巨款,接濟義軍,直至1936年病逝香港。其子李重光民國後從商。重光哲嗣,今仍居香港。
         「百年老街」之一利源東街,正是以「金利源」取名,是首條華商物業命名的街道。

孫母住九龍城     靚次伯家業
         《十月圍城》中,李玉堂之子李重光假扮孫文,把大清刺客引至孫母楊太夫人 (1852年-1910年)的家門前,觸
發連場大廝殺,血濺孫家。
         現實中,孫母長子孫眉(1854-1915年),當時卻在檀香山牧場裏。到1907年,孫眉與佔據檀香山的美國打官司敗訴,加上多年傾巨款資助革命,數十 年的事業,己經破產了。他攜孫母與孫文之妻兒,移居香港,住在九龍城東頭村二十四號,孫壽屏宅。據香港學者馬楚堅博士考證,孫母此處原屬名伶靚次伯父親家 業。今為東頭村康東樓下,百佳超級市場之處。

資助孫文第一人
         其實,說到資助孫文革命第一人,正是大他十二年的胞兄孫眉。孫眉十五歲那年隨母舅楊文納到檀香山做工,後來在夏威夷群島中五大島之一的茂宜島,領地一千多 畝墾荒,經營農牧業兼營商業。1878年,孫眉返鄉結婚,乘便招了數百名華工到檀香山。翌年,他招弟弟孫文到檀香山,本想他學習經商,但孫文志在讀書,孫 眉就供他入讀當地基督家學校,西方思想的衝擊,影響孫文一生至巨。
         至1885年前後,他領有土地約六千英畝,雇工一千多人,牛、馬、豬等牲畜數萬頭,並開設商店,積資數萬,被稱為 「茂宜島王」。1895年廣州起義急需經費,孫眉則以賤價出售牲畜,以捐款充軍餉孫文妻兒,也因避開被清廷通輯,流亡檀香山,投靠孫眉。1904年,孫文 在檀香山發行債券,孫眉將千多頭牲畜變賣認購債券。孫眉曾將珍藏的極為珍貴的藥材和香料 「龍涎香」,贈孫文變賣作奔走革命旅費。
         孫眉為革命,傾家蕩產。在1907年攜一家老少來港,初時寓居在《中國日報》社,後租了九龍牛池灣荒地十餘畝經營農場 〈今日之坪石巴士總站對面範圍一帶〉,以耕種為活,並聯絡九龍區會黨。
         1910年7月,孫母去世。由於港府禁止孫文登岸,不能奔喪。從前的「茂宜島王」如今連殮葬母親亦無錢。喪葬事宜全由同盟會會員羅延年經辦,由南洋同志匯款千元,安葬於新界西貢壕涌百花林。同年9月,因孫眉參與革
命活動,被港府驅逐出境。1915年,他病逝澳門。
         為革命,孫眉傾盡一切,換來一個悲劇的結局。在孫眉死後兩年的1917年11月20日,自小受革命思想薰陶的兒子孫振興,乘 「泰山」輪運送新兵從黃埔經過,誤闖程璧光部海軍警戒線,遭遇海軍開槍射擊,當場飲彈而亡。
         「李玉堂」,也許是眾多革命富商的集體縮影,他們把性命、財產、以致家人安危,投入革命的烈焰之中。他們燃燒生命,最後卻成為歷史的灰燼。
《附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