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SJBlFWwYZSJX5HgaqtyNQ
☆ 藤農線上書籍 ☆

6. 揮金如土的閹民工程

        自鴉片戰爭以來,無數中國人和洋人就開始追問,為甚麼一個可以發明紙張、印刷術、火藥和羅盤等等奇技的文明,如今會如此落魄坎坷呢?有人認為只是中國運氣不好,在國運低沉之時要迎向世界,也有人以「中國衰落之謎」視之為無法解釋,又或建構理論巨廈,不一而足,但都未能服眾。而我對此問題思考、探索了二十多年後到近年方有突破性頓悟。我發現,中國之所以會一方面發明紙張、印刷術而卻長期衰落不起,主要原因是中國並未能同時發明或從外國輸入言論自由。紙張和印刷術一直置於沒有言論自由的環境,根本就如同垃圾,紙張上所載的都是斲智的官樣文章和陳腔濫調。更壞的是,中國統治者不但沒用善用這些偉大發明來造福人群,提升文明,而是恰恰反過來,絞盡腦汁利用這些偉大發明去控制民眾的思想的行動,但求自己的江山萬世不墮。所以,紙張和印刷術一俟傳入夷人手中即大放異彩,成為啟蒙、解放人類的利器,但在中國卻是用以培訓奴才、控制奴才、向奴才發施號令的工具。造物者第一時間將紙張和印刷術送到中國人手上,也無法將他們從黑暗的半開化世界中拯救出來!中國統治者為了一己私慾徹底糟蹋紙張和印刷術,弄得舉國非奸即愚,中國人有甚麼法子不用火藥來嚇鬼,用羅盤來看風水呢?毫無疑問,中國人誤用知識的紀錄是人類社會罕見的,一如魯迅說:
        「醫術和虐刑,是都要生理學和解剖學知識的。中國怪得很,固有的醫書上的人身五臟圖,真是草率錯誤到見不得人,但虐刑的方法,則往往好像古人早懂得了現代的科學。」
〈《且介亭雜文.病後雜談》,1934年〉
        中國人和夷人對偉大發明有如此截然不同的應用,中國衰落確是死於自然,原是用不著引經據典考究死因的。
互聯網過濾系統全球最精密
        然而,中國人對偉大發明的糟蹋和誤用並未終止,當前中共對互聯網的控制,跟歷代皇朝對使用紙張和印刷術的控制,毫無二致,都是為了保住政權,而不惜斷送民眾提升民智的機會。按此發展,兩千年後,那些博學鴻儒難免又要苦苦研究為甚麼互聯網跟四大發明一樣,不能拯救中國。
        中共對互聯網之控制,已引起國際間的深度關注和研究,今年四月由哈佛大學、劍橋大學和多倫多大學聯合研究及發表的報告 Internet Filtering in China in 2004-2005〈《中國的互聯網過濾 2004-2005》www.opennetinitiative.net/studies/china〉,以近六十頁篇幅力陳中共這方面的罪行。報告說:「中國的互聯網過濾系統之精密,全球無出其右.....它包括.....立法監管和技術控制,動員無數的國家機關和成千上萬的公、私人員,審查的內容.....包括網頁、網路日誌、討論區、大學的留言版以及電郵。」並稱「這些扭曲的網上資訊對中國使用者影響深遠,令人憂慮。」
        Google 是世界上最出色並以絕對優勢領先的互聯網搜尋器,但在大陸最受歡迎的搜尋器居然不是 Google,而是數據貧乏速度又慢兼且名列「網絡十大流氓軟件」的國貨-----百度。當中主要原因除了是百度提供大量流行曲及電話鈴聲下載等軟性兼非政治資訊之外,就是大陸的 Google已被當局刪檢得七零八落,受到諸多限制,搜尋極其不便,於是百度才得以稱王。知名資訊科技分析公司 Yankee Group 亞太區副總裁王學軍最近〈2007年初〉就披露了一個發人深思的現象,就是中國手機用戶經常使用手機搜尋率相當高,使用率比美國的手機用戶還高,不過中國手機用戶大多只是搜尋電話鈴聲或螢幕牆紙一類資訊。這不得不含我們想到中國歷史上一個又一個專制皇朝的順民每每沉溺於靡靡之音,這情況跟今天應無甚麼分別,因為靡靡之音不涉思想、政治,多能被統治者所容忍,甚至鼓吹。
        中國公安部和國安局為了控制互聯網和利用尖端資訊科技控制民眾的「金盾工程」,據學者何清漣研究,前期投入到現在為止,已花去八億美元。而中國現在一年的中央財政教育支出才僅僅三百五十億元人民幣 〈2005年數字〉,人均教育開支長居世界倒數幾位,這八億美元要今多少中國學齡兒童失學,要等待海外的「希望工程」打救!Greg Walton 是互聯網技術與人權民主運動問題專家,他深入研究「金盾工程」,並在研究報告中指出「金盾工程」要發展的國家保安控制機關,包括:(一)一個包羅全中國成年人口的全國性資料庫;(二)全民要隨身攜備的智慧卡,讓當局可在幾米的距離內在持卡人不知情下掃瞄;(三)設立閉路電視以監控公眾地方;(四)發展一種可讓公安當局可以即時對照指紋的技術;(五)建立中國網路上的防火牆,最終目標是「將一個巨大的網上資料庫跟一個無所不包的監視網絡結合,當中包括語音和面貌識別、閉路電視、智慧卡、信用紀錄和互聯網監視技術。」(見 China's Golden Shield:Corporation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國人過去尚因「山高皇帝遠」而有一點「自生自滅」的自由,皇帝即使要處死一個在邊疆的蟻民也要花好長時間快馬加鞭才將聖旨送到目的地,蟻民尚可偷生一段時間。但現在的皇帝發來一個電話或電郵,在「金盾工程」的協助下,從抓人、處死、摘取器官大可幾天內就完事。

國際大企業鼎力協助
        中國當局這些闊民奴民大計在加拿大北方電訊 (Nonel)、美國的思科公司(Cisco)、太陽公司 (Sun Microsystem)及摩托羅拉等國際大企業鼎力提供最尖端科技下進展非常順利。為中國當局提供度身訂造路由器用以攔截網路資訊和搜尋電郵內關鍵字的思科公司的技術高層稱思科無需為中國當局怎樣應用這些技術負責:「我們不管中國政府的事,這與思科無干。」〈見 Ethan Gutmann著 Losing the New China:A Story of American Commerce,Desire and Betrayal,頁一三一〉儘管希特勒如毛澤東一樣在中國大陸是頗受推崇的人物,但我還是建議參與「金盾工程」的科技人員讀一下 Racial Hygiene:Medicine Under the Nazis或Cleansing the Fatherland : Nazi Medicine and Racial Hyiene 之類關於大批德國醫生協助希特勒屠殺的著作,以及他們在紐倫堡大審判上的自辯。
        我隨手在 Google 搜尋器上打上「思科」和「金盾」兩詞一併搜尋,竟然有一萬兩千多個結果,撲面而來的就是思科公司網站的大字標題:「實現『科技強警』-----思科助陝西公安打造『金盾網』」。我再走進有七千多種國內期刊一千五百萬篇文章的「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用「思科」和「金盾」兩詞一併搜尋,有關文章有幾十篇之多,印象最深刻的一篇叫《天羅地網  思科幫忙-----我國公安系統的第一個VoIP網路系統》!
    廣州市公安局在其「廣州金盾網」www.gzjd.gov.cn 上,以「把互聯網裝進口袋有助於移動處警」為題,強調康柏掌上電腦 iPAQ 等科技設施對公安人員如何重要:
        「當公安民警追捕犯罪嫌疑人時,所有行動小組和獨立行動人員均配備隨身電腦,行動人員根據情報判斷追捕目標所在區域,通過 iPAQ 在目標地區的數位地圖上分析周邊地形地物,佈置相應的包圍圈並迅速佔據有利地形。在行動過程中,行動人員通過相應的通訊方式.....將相互間的位置隨時傳送到 iPAQ 上,並在數位地圖上顯示出來。與此同時,移動調度中心的終端.....將所有行動人員的位置、行動軌跡、移動速度等資訊即時顯示.....」。
一篇推銷 iPAQ 產品的文章這樣說,
        「康柏公司的 iPAQ 為公安行業提供了量體裁衣式的端對端無線解決方案.....對於通緝案件,無線應用更是大顯身手,以前通緝公告是公安部發傳真,後來變成網上公佈,照片也比傳真清楚,但無法在執行的時候查看。現在公安幹警在盤查時,可以直接通過 iPAQ 隨身電腦從後台數據庫取得嫌疑犯的照片.....再狡猾的嫌疑犯也無所遁形。」
        中國若再發生六四事件,緝捕學運領袖就省力得多了。康柏中國對其「金盾工程」相關爭議業務的回應是「我們不是唯一的公司,所有人都在做。你們可以去問 Sun (太陽公司)!」( 見上述 Greg Walton 報告 )

孫中山若生於今天
        中國公安部早前更大搖大擺的在其「中國公共安全網」(http://af.cps.com.cn)上以「『科技強警』商機無限」為專題,進一步深化「以商圍政」的統戰策略:
        「科技強警是一項關係到社會穩定,國家長治久安的重要工作。近三年來,廿一個科技強警示範城市共投入近百億元資金用於科技強警建設.....『科技強警』這項政策裏面蘊藏著巨大的商機,而且這個商機是長久的、持續的。這個商機可以說不亞於北京奧運商機,值得企業去認真研究和把握.....各級公安機關以『金盾工程』建設為契機.....」。
        國際特赦組織公佈的資料顯示,二零零四年因為網路言論被中國政府關押的人數比二零零二年多了六十%,到目前已知的仍有三十多人被關押,這就是「金盾工程」一個很好的業績報告。為了打入中國市場,多少人要出賣靈魂!所以我一直在強調一個為人所忽視的全球危機,就是中國經濟勃興,不僅會以其受污染的產品損害全球人類的健康,也必會拖低全球的道德水平。在中國商場跑了三年的 Ethan Gutmann 列舉了無數勾當案例後說,在中國商場勝利的外商,都無一例外要投入骯髒不堪的勾當,否則只有出局。任你在國外講甚麼自由人權,要來中國發大財,就要參與箝制、奴役和剝削中國平民的勾當,人人都要失節破身,個個著糞。從北方電訊、思科作金盾工程的尖兵,到雅虎應中國政府要求簽訂《中國互聯網行業自律公約》,自行過濾其搜尋器上的內容,到最近竟然向中國公安提供異見人士師濤在雅虎電郵戶口內的電郵資料,使其獲刑十年,誰敢不從?
        中國國父孫中山若生於今天,必被「金盾工程」殲滅於萌芽狀態。「金盾工程」將令中國的民主運動和獨立工會運動更加艱難,到頭來中國工人無了期的被壓榨,被迫繼續以極低工資出賣勞力,以廉價貨傾銷全球,為「金盾工程」提供技術的西方國家也是大難臨頭的。
        中國當局對資訊科技的誤用和濫用沉溺日深,今民眾受到人類歷史上,甚至是預言小說上也沒有出現過的監控,也可能令中國人錯過了藉互聯網作知識飛躍的機會,他日將中國搞得更焦頭爛額之時,必又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鬧,不然就是繼續「中國可以說不」之類義和團式宣洩。
        中國今天得以用錢收買靈魂,魚肉鄉民,大家難免會想起始作俑者的美國前總統尼克森。曾任尼克森捉刀人的 William Safire 在他逝世前跟他談到中國的經濟發展並未能令中國的自由寸進,尼克森語帶傷感地說,他對此所抱的希望已不如從前,「我們或已製造了一個科學怪人。」

〈 "We may have created a Frankenstein.",見 2000 年 5 月18 日《紐約時報》〉
原載於2005年11月《開放雜誌》
摘錄自:《中國比小說更離奇》----揮金如土的閹民工程   撰文.鍾祖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