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7-1 第十七章 自大成狂(下)

         史婆婆道:「哼,老混蛋門下,個個都是萬字排行,人人都有個挺會臭美的好字眼,依我說,個個罪該萬死,都該叫作萬死才是,封萬死、白萬死、耿萬死、王萬死、柯萬死、呼延萬死、花萬死……」她每說一個名字,眼光便逐一射向眾弟子臉上。耿萬鍾、王萬仞等內心有愧,都低下頭去。史婆婆喝道:「起來,後來你師父又怎樣說?」
         封萬里道:「是!」站起身來,續道:「師父說道:『這小子說本派和少林派武功各有千秋,便是說我和普法這禿驢難分上下了,該死,該死!我威德先生白自在不但武功天下無雙,而且上下五千年,縱橫數萬里,古往今來,沒一個及得上我。』」
         史婆婆罵道:「呸,大言不慚。」
         封萬里道:「我們看師父說這些話時,神智已有點兒失常,作不得真的。好在這裡都是自己人,否則傳了出去,只怕給別派武師們當作笑柄。當時大夥兒面面相覷,誰都不敢說什麼。師父怒道:『你們都是啞巴麼?為什麼不說話?我的話不對,是不是?』他指著蘇師弟問道:『萬虹,你說師父的話對不對?』蘇師弟只得答道:『師父的話,當然是對的。』師父怒道:『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有什麼當然不當然的。我問你,師父的武功高到怎樣?』蘇師弟戰戰兢兢的道:『師父的功深不可測,古往今來,唯師父一人而已。本派的武功全在師父一人手中發揚光大。』師父卻又大發脾氣,喝道『依你這麼說,我的功夫都是從前人手中學來的了?你錯了,壓根兒錯了。雪山派功夫,是我自己獨創的。什麼祖師爺爺開創雪山派,都是騙人的鬼話。祖師爺傳下來的劍譜、拳譜,大家都見過了,有沒有我的武功高明?』蘇師弟只得道:『恐怕不及師父高明。』」
         史婆婆歎道:「你師父狂妄自大的性子由來已久,他自三十歲上當了本派掌門,此後一直沒遇上勝過他的對手,便自以為武功天下第一,說到少林、武當這些名門大派之時,他總是不以為然,說是浪得虛名,何足道哉。想不到這狂妄自大的性子越來越厲害,竟連創派祖師爺也不瞧在眼裡了。萬虹這孩子憑地沒骨氣,為了附和師父,連祖師爺也敢誹謗?」
         封萬里道:「師娘,你再也想不到,師父一聽此言,手起一掌,便將蘇師弟擊出數丈之外,登時便取了他的性命,罵道:『不及便是不及,有什麼恐怕不恐怕的?』」
         史婆婆喝道:「胡說八道,老混蛋就算再糊塗十倍,也不至於為了『恐怕』二字,便殺了他心愛的弟子!」
         封萬里道:「師娘明鑒:師父他老人家平日待大夥兒恩重如山,弟子說什麼也不敢捏造謠言。這件事有二十餘人親眼目睹,師娘一問便知。」
         史婆婆目光射到其餘留在凌霄城的長門弟子臉上,這些人齊聲說道:「當時情形確是這樣,封師哥並無虛言。」史婆婆連連搖頭歎氣,說道:「這樣的事怎能教人相信?那不是發瘋麼?」封萬里道:「師父他老人家確是有了病,神智不大清楚。」史婆婆道:「那你們就該延醫給他診治才是啊。」
         封萬里道:「弟子等當時也就這麼想,只是不敢自專,和幾位師叔商議了,請了城裡最高明的南大夫和戴大夫兩位給師父看脈。師父一見到,就問他們來幹什麼。兩位大夫不敢直言,只說聽說師父飲食有些違和,他們在城中久蒙師父照顧,一來感激,二來關切,特來探望。師父即說自己沒有病,反問他們:『可知道古往今來,武功最高強的是誰?』南大夫道:『小人於武學一道,一竅不通,在威德先生面前談論,豈不是孔夫子門前讀孝經,魯班門前弄大斧?』師父哈哈一笑,說道:『班門弄斧,那也不妨。你倒說來聽聽。』南大夫道:『向來只聽說少林派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達摩祖師一葦渡江,開創少林一派,想必是古往今來武功最高之人了。』」
         史婆婆點頭道:「這南大夫說得很得體啊。」
         封萬里道:「可是師父一聽之下,卻大大不快,怒道:『那達摩是西域天竺之人,乃是蠻夷戎狄之類,你把一個胡人說得如此厲害,豈不是滅了我堂堂中華的威風?』南大夫甚是惶恐,道:『是,是,小人知罪了。』我師父又問那戴大夫,要他來說。戴大夫眼見南大夫碰了個大釘子,如何敢提少林派,便道:『聽說武當派創派祖師張三豐武術通神,所創的內家拳掌尤在少林派之上。依小人之見,達摩祖師乃是胡人,殊不足道,張三豐祖師才算得是古往今來武林中的第一人。』」
         史婆婆道:「少林、武當兩大門派,武功各有千秋,不能說武當便勝過了少林。但張三豐祖師是數百年來武林中震爍古今的大宗師,那是絕無疑義之事。」
         封萬里道:「師父本是坐在椅上,聽了這番話後,霍地站起,說道:『你說張三豐所創的內家拳掌了不起?在我眼中瞧來,卻也稀鬆平常。以他武當長拳而論,這一招虛中有實,我只須這麼拆,這麼打,便即破了。又如太極拳的『野馬分鬃』,我只須這裡一勾,那裡一腳踢去,立時便叫他倒在地下。他武當派的太極劍,更怎是我雪山派劍法的對手?』師父一面說,一面比劃,掌風呼呼,只嚇得兩名大夫面無人色。我們眾弟子在門外瞧著,誰也不敢進去勸解。師父連比了數十招,問道:『我這些武功,比之禿驢達摩、牛鼻子張三豐,卻又如何?』南大夫只道:『這個……這個……』戴大夫卻道:『咱二人只會醫病,不會武功。威德先生既如此說,說不定你老先生的武功,比達摩和張三豐還厲害些。』」
         史婆婆罵道:「不要臉!」也不知這三個字是罵戴大夫,還是罵白自在。
         封萬里道:「師父當即怒罵:『我比劃了這幾十招,你還是信不過我的話,『說不定』三字,當真是欺人太甚!』提起手掌,登時將兩個大夫擊斃在房中。」
         史婆婆聽了這番言語,不由得冷了半截,眼見雪山派門下個個有不以為然之色,兒子白萬劍含羞帶愧,垂下了頭,心想:「本派門規第三條,不得傷害不會武功之人;第四條,不得傷害無辜。老混蛋濫殺本門弟子,已令眾人大為不滿,再殺這兩個大夫,更是大犯門規,如何能再做本派掌門?」
         只聽封萬里又道:「師父當下開門出房,見我們神色有異,便道:『你們古古怪怪的瞧著我幹麼?哼,心裡在罵我壞了門規,是不是?雪山派的門規是誰定的?是天上掉下來的,還是凡人定出來的?既是由人所定,為什麼便更改不得?制訂這十條門規的祖師爺倘若今日還不死,一樣鬥我不過,給我將掌門人搶了過來,照樣要他聽我號令!』他指著燕師弟鼻子說道:『老七,你倒說說看,古往今來,誰的武功最高?』」
         「燕師弟性子十分倔強,說道:『弟子不知道!』師父大怒,提高了聲音又問:『為什麼不知道?』燕師弟道:『師父沒教過,因此不知道。』師父道:『好,我現今教你:雪山派掌門人威德先生白自在,是古往今來劍法第一、拳腳第一、內功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傑,大俠士,大宗師!你且念一遍來我聽。』燕師弟道:『弟子笨得很,記不住這麼一連串的話!』師父提起手掌,怒喝:『你念是不念?』燕師弟悻悻的道:『弟子照念便是。雪山派掌門人威德先生白老爺子自己說,他是古往今來劍法第一……』師父不等他念完,便已一掌擊在他的腦門,喝道:『你加上『自己說』三字,那是什麼用意?你當我沒聽見嗎?』燕師弟給他這麼一掌,自是腦漿迸裂而死。餘下眾人便有天大的膽子,也只得順著師父之意,一個個念道:『雪山派掌門人威德先生白老爺子,是古往今來劍法第一、拳腳第一、內功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傑,大俠士,大宗師!』要念得一字不錯,師父才放我們走。」
         「這樣一來,人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第二日,我們替三個師弟和兩位大夫大殮出殯,師父卻又來大鬧靈堂,把五個死者的靈位都踢翻了。杜師弟大著膽子上前相勸,師父順手抄起一塊靈牌,將他的一條腿生生削了下來。這天晚上,便有七名師兄弟不別而行。大夥兒眼見雪山派已成瓦解冰消的局面,人人自危,都覺師父的手掌隨時都會拍到自己的天靈蓋上,迫不得已,這才商議定當,偷偷在師父的飲食中下了迷藥,將他老人家迷倒,在手足加了銬鐐。我們此舉犯上作亂,原是罪孽重大之極,今後如何處置,任憑師娘作主。」他說完後,向史婆婆一躬身,退入人叢。
         史婆婆呆了半晌,想起丈夫一世英雄,臨到老來竟如此昏庸糊塗,不由得眼圈兒紅了,淚水便欲奪眶而出,顫聲問道:「萬里的言語之中,可有什麼誇張過火、不盡不實之處?」問了這句話,淚水已涔涔而下。
         眾人都不說話。隔了良久,成自學才道:「師嫂,實情確是如此。我們若再騙你,豈不是罪上加罪?」
         史婆婆厲聲道:「就算你掌門師兄神智昏迷,濫殺無辜,你們聯手將他廢了,那如何連萬劍等一干人從中原歸來,你們竟也暗算加害?為休要將長門弟子盡皆除滅,下這斬草除根的毒手?」
         齊自勉道:「小弟並不贊成加害掌門師哥和長門弟子,以此與廖師弟激烈爭辯,為此還廝殺動手。師嫂想必也已聽到見到。」
         史婆婆抬頭出神,淚水不絕從臉頰流下,長長歎了口氣,說道:「這叫做一不做,二不休,事已如此,須怪大家不得。」
         廖自礪自被白萬劍砍斷一腿後,傷口血流如注,這人也真硬氣,竟是一聲不哼,自點穴道止血,勉力撕下衣襟包紮傷處。他的親傳弟子畏禍,卻無一人過來相救。
         史婆婆先前聽他力主殺害白自在與長門弟子,對他好生痛恨,但聽得封萬里陳述情由之後,才明白禍變之起,實是發端於自己丈夫,不由得心腸頓軟,向四支的眾弟子喝道:「你們這些畜生,眼見自己師父身受重傷,竟會袖手旁觀,還算得是人麼?」
         四支的群弟子這才搶將過去,爭著替廖自礪包紮斷腿。其餘眾人心頭也都落下了一塊大石,均想:「她連廖自礪也都饒了,我們的罪名更輕,當無大礙。」當下有人取過鑰匙,將耿萬鍾、王萬仞、汪萬翼、花萬紫等人的銬鐐都打開了。
         史婆婆道:「掌門人一時神智失常,行為不當,你們該得設法勸諫才是,卻幹下了這等犯上作亂的大事,終究是大違門規。此事如何了結,我也拿不出主意。咱們第一步,只有將掌門人放了出來,和他商議商議。」
         眾人一聽,無不臉色大變,均想:「這凶神惡煞身脫牢籠,大夥兒那裡還有命在?」各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誰也不敢作聲。
         史婆婆怒道:「怎麼?你們要將他關一輩子嗎?你們作的惡還嫌不夠?」
         成自學道:「師嫂,眼下雪山派的掌門人是你,須不是白師哥。白師哥當然是要放的,但總得先設法治好他的病,否則……否則……」史婆婆厲聲道:「否則怎樣?」成自學道:「小弟無顏再見白師哥之面,這就告辭。」說著深深一揖。齊自勉、梁自進也道:「師嫂若是寬洪大量,饒了大夥兒,我們這就下山,終身不敢再踏進凌霄城一步。」
         史婆婆心想:「這些人怕老混蛋出來後和他們算帳,那也是情理之常。大夥兒倘若一哄而散,凌霄城只剩下一座空城還成什麼雪山派?」便道:「好!那也不必忙在一時,我先瞧瞧他去,若無妥善的法子,決不輕易放他便是。」
         成自學、齊自勉、梁自進相互瞧了一眼,均想:「你夫妻情深,自是偏向著他。好在兩條腿生在我們身上,你真要放這老瘋子,我們難道不會逃嗎?」
         史婆婆道:「劍兒,阿繡!」再向石破天道:「億刀,你們三個都跟我來。」又向成自學等三人道:「請三位師弟帶路,也好在牢外聽我和他說話,免得大家放心不下。說不定我和他定下什麼陰謀,將你們一網打盡呢。」
         成自學道:「小弟豈敢如此多心?」他話是這麼說,畢竟這件事生死攸關,還是和齊自勉、梁自進一齊跟出。廖自礪向本支一名精靈弟子努了努嘴。那人會意,也跟在後面。
         一行人穿廳過廊,行了好一會,到了石破天先前被禁之所。成自學走到囚禁那老者的所在,說道:「就在這裡!一切請掌門人多多擔代。」
         石破天先前在大廳上聽眾人說話,已猜想石牢中的老者便是白自在,果然所料不錯。
         成自學從身邊取出鑰匙,去開石牢之門,那知一轉之下,鐵鎖早已被人打開。他「咦」的一聲,只嚇得面無人色,心想:「鐵鎖已開,老瘋子已經出來了。」雙手發抖,竟是不敢去推石門。
         史婆婆用力一推,石門應手而開。成自學、齊自勉、梁自進三人不約而同的退出數步。只見石室中空無一人,成自學叫道:「糟啦,糟啦!給他……給他逃了!」一言出口,立即想起這只是石牢的外間,要再開一道門才是牢房的所在。他右手發抖,提著的一串鑰匙叮噹作響,便是不敢去開第二道石門。
         石破天本想跟他說:「這扇門也早給我開了鎖。」但想自己在裝啞巴,總是以少說話為妙,便不作聲。
         史婆婆搶過鑰匙,插入匙孔中一轉,發覺這道石門也已打開,只道丈夫確已脫身而出,不由得反增了幾分憂慮:「他腦子有病,若是逃出凌霄城去,不知在江湖上要闖出多大的禍來。」推門之時,一雙手也不禁發抖。
         石門只推開數寸,便聽得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哈哈大笑。
         眾人都吁了一口氣,如釋重負。只聽得白自在狂笑一陣,大聲道:「什麼少林派、武當派,這些門派的功夫又有屁用?從今兒起,武林之中,人人都須改學雪山派武功,其他任何門派,一概都要取消。大家聽見了沒有?普天之下,做官的以皇帝為尊,讀書人以孔夫子為尊,說到刀劍拳腳,便是我威德先生白自在為尊。哪一個不服,我便把他腦袋揪下來。」
         史婆婆又將門推開數寸,在黯淡的微光之中,只見丈夫手足被銬,全身繞了鐵鏈,縛在兩根巨大的石柱之間,不禁心中一酸。
         白自在乍見妻子,呆了一呆,隨即笑道:「很好,很好!你回來啦。現下武林中人人奉我為尊,雪山派君臨天下,其他各家各派,一概取消。婆婆,你瞧好是不好?」
         史婆婆冷冷的道:「好得很啊!但不知為何各家各派都要一概取消。」
         白自在笑道:「你的腦筋又轉不過來了。雪山派武功最高,各家各派誰也比不上,自然非取消不可了。」
         史婆婆將阿繡拉到身前,道:「你瞧,是誰回來了?」她知丈夫最疼愛這個小孫女,此次神智失常,便因阿繡墜崖而起,盼他見到孫女兒後,心中一喜歡,這失心瘋的毛病便得痊癒。阿繡叫道:「爺爺,我回來啦,我沒死,我掉在山谷底的雪裡,幸得婆婆救了上來。」
         白自在向她瞧了一眼,說道:「很好,你是阿繡。你沒有死,爺爺歡喜得很。阿繡,乖寶,你可知當今之世,誰的武功最高?誰是武林至尊?」阿繡低聲道:「是爺爺!」白自在哈哈大笑,說道:「阿繡真乖!」
         白萬劍搶上兩步,說道:「爹爹,孩兒來得遲了,累得爹爹為小人所欺。讓孩兒替你開鎖。」成自學等在門外登時臉如土色,只待白萬劍上前開鎖,大夥兒立則轉身便逃。
         卻聽白自在喝道:「走開!誰要你來開鎖?這些足銬手鐐,在你爹爹眼中,便如朽木爛泥一般,我只須輕輕一掙便掙脫了。我只是不愛掙,自願在這裡閉目養神而已。我白自在縱橫天下,便數千數萬人一起過來,也傷不了你爹爹的一根毫毛,又怎有人能鎖得住我?」
         白萬劍道:「是,爹爹天下無敵,當然沒人能奈何得了爹爹。此刻母親和阿繡歸來,大家很是歡喜,便請爹爹同到堂上,喝幾杯團圓酒。」說著拿起鑰匙,便要去開他手銬。
         白自在怒道:「我叫你走開,你便走開!我手腳步上戴了這些玩意兒,很是有趣,你難道以為我自己弄不掉麼?快走!」
         這「快走」二字喝得甚響,白萬劍吃了一驚,噹的一聲,將一串鑰匙掉在地下,退了兩步。他知父親以顏面攸關,不許旁人助他脫難,是以假作失驚,掉了鑰匙。
         成自學等本在外間竊聽,聽得白自在這麼一聲大喝,忍不住都在門邊探頭探腦的窺看。
         白自在喝道:「你們見了我,為什麼不請安?那一個是當世第一的大英雄、大豪傑?」
         成自學尋思:「他此刻被縛在石柱上,自亦不必怕他,但師嫂終究會放了他,不如及早討好於他,免惹日後殺身之禍。」便躬身道:「雪山派掌門人白老爺子,是古往今來劍法第一、拳腳第一、內功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傑,大俠士,大宗師。」梁自進忙接著道:「白老爺子既為雪山派掌門,什麼少林、武當、峨嵋、青城,任意門派都應取消。普天之下,唯白老爺子一人獨尊。」齊自勉和四支的那弟子跟著也說了不少諂諛之言。
         白自在洋洋自得,點頭微笑。
         史婆婆大感羞慚,心想:「這老兒說他發瘋,卻又未必。他見到我和劍兒、阿繡,一個個都認得清清楚楚,只是狂妄自大,到了難以救藥的地步,這便如何是好?」
         白自在突然抬起頭來,問史婆婆道:「丁家老四前幾日到來,向我自嗚得意,說你到了碧螺山去看他,跟他在一起盤桓了數日,可有此事?」
         史婆婆怒道:「你又沒真的發了瘋,怎地相信這傢伙的胡說八道?」阿繡道:「爺爺,那丁不四確是想逼奶奶到他碧螺山去,他乘人之危,奶奶寧可投江自盡,也不肯去。」
         白自在微笑說道:「很好,很好,我白自在的夫人,怎能受人之辱?後來怎樣?」阿繡道:「後來,後來……」手指石破天道:「幸虧這位大哥出手相助,才將丁不四趕跑了。」
         白自在向石破天斜睨一眼,石牢中沒甚光亮,沒認出他是石中玉,但知他便是適才想來救自己出去的少年,心中微有好感,點頭道:「這小子的功夫還算可以。雖然和我相比還差著這麼一大截兒,但要趕跑丁不四,倒也夠了。」
         史婆婆忍無可忍,大聲道:「你吹什麼大氣?什麼雪山派天下第一,當真是胡說八道。這孩兒是我徒兒,是我一手親傳的弟子,我的徒兒比你的徒兒功夫就強得多。」
         白自在哈哈大笑,說道:「荒唐,荒唐!你有什麼本領能勝得過我的?」
         史婆婆道:「劍兒是你調教的徒兒,你這許多徒弟之中,劍兒的武功最強,是不是?劍兒,你向你師父說,是我的徒兒強,還是他的徒兒強?」
         白萬劍道:「這個……這個……」他在父親積威之下,不敢直說拂逆他心意的言語。
         白自在笑道:「你的徒兒,豈能是我徒兒的對手?劍兒,你娘這可不是胡說八道嗎?」
         白萬劍是個直性漢子,贏便是贏,輸便是輸,既曾敗在石破天手底,豈能不認?說道:「孩兒無能,適才和這小子動手過招,確是敵他不過。」
         白自在陡然跳起,將全身鐵鏈扯得嗆啷直響,叫道:「反了,反了!那有此事?」
         史婆婆和他做了幾十年夫妻,對他心思此刻已明白了十之八九,尋思:「老混蛋自以為武功天下無敵,在凌霄城中自大稱王,給丁不四一激之後,就此半瘋不瘋。常言道:心病還須心藥醫。教他遇上個強過他的對手,挫折一下他的狂氣,說不定這瘋病倒可治好了。只可惜張三、李四已去,否則請他二人來治治這瘋病,倒是一劑對症良藥。不得已求其次,我這徒兒武功雖然不高,內力卻遠在老混蛋之上,何不激他一激?」便道:「什麼古往今來武功第一、內力第一,當真不怕羞。單以內力而論,我這徒兒便勝於你多多。」
         白自在仰天狂笑,說道:「便是達摩和張三豐復生,也不是白老爺子的對手。這個乳臭未乾的黃口小兒,只須能有我內力三成,那也足以威震武林了。」史婆婆冷笑道:「大言不慚,當真令天下人齒冷。你倒和他比拚一下內力試試。」白自在笑道:「這小子怎配跟我動手?好吧,我只用一隻手,便翻他三個觔斗。」
         史婆婆知道丈夫武功了得,當真比試,只怕他傷了石破天性命,他能說這一句話,正是求之不得,便道:「這少年是我的徒兒,又是阿繡沒過門的女婿,便是你的孫女婿。你們比只管比,卻是誰也不許真的傷了誰。」
         白自在笑道:「他想做我孫女婿麼?那也得瞧他配不配。好,我不傷他性命便是。」
         忽聽得腳步聲響,一人匆匆來到石牢之外,高聲說道:「啟稟掌門人,長樂幫幫主石破天,會同摩天居士謝煙客,將石清夫婦救了出去,正在大廳上索戰。」卻是耿萬鐘的聲音。
         白自在和史婆婆同聲驚噫,不約而同的道:「摩天居士謝煙客?」
         石破天得悉石清夫婦無恙,已脫險境,登感寬心,石中玉既然來到,自己這個冒牌貨卻要拆穿了,謝煙客多時不見,想到能和他見面,甚是歡喜。
         史婆婆道:「咱們和長樂幫、謝煙客素無瓜葛,他們來生什麼事?是石清夫婦約來的幫手麼?」耿萬鍾道:「那石破天好生無禮,說道他看中了咱們的凌霄城,要咱們都……都搬出去讓給他。」
         白自在怒道:「放他的狗屁!長樂幫是什麼東西?石破天又是什麼東西?他長樂幫來了多少人?」
         耿萬鍾道:「他們一起只五個人,除了石清夫婦倆、謝煙客和石破天之外,還有一個年輕姑娘,說是丁不三的孫女兒。」
         石破天聽得丁璫也到了,不禁眉頭一皺,側眼向阿繡瞧去,只見她一雙妙目正凝視著自己,不由得臉上一紅,轉開了頭,心想:「她叫我冒充石中玉,好救石莊主夫婦的性命,怎麼她自己又和石中玉來了?是了,想必她和石中玉放心不下,怕我吃虧,說不定在凌霄城中送了性命,是以冒險前來相救。謝先生當然是為救我而來的了。」
         白自在道:「區區五人,何足道哉?你有沒跟他們說:凌霄城城主、雪山派掌門人白老爺子,是古往今來劍法第一、拳腳第一、內功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傑、大俠士、大宗師?」
         耿萬鍾道:「這個……這個……他們既是武林中人,自必久聞師父的威名。」
         白自在道:「是啊,這可奇了!既知我的威名,怎麼又敢到凌霄城來惹事生非?啊,是了!我在這石室中小隱,以避俗事,想必已傳遍了天下。大家都以為白老爺子金盆洗手,不再言武,是以欺上門來啦。嘿嘿!你瞧,你師父這棵大樹一不遮蔭,你們立刻便糟啦。」
         史婆婆怒道:「你自個兒在這裡臭美吧!大夥兒跟我出去瞧瞧。」說著快步而出。白萬劍、成自學等都跟了出去。
         石破天正要跟著出去,忽聽得白自在叫道:「你這小子留著,我來教訓教訓你。」
         石破天停步,轉過身來。阿繡本已走到門邊,關心石破天的安危,也退了回來,她想爺爺半瘋不瘋,和石破天比試內力,只怕下手不分輕重而殺了他,自己功力不濟,危急之際卻無法出手解救,叫道:「奶奶,爺爺真的要跟……跟他比試呢!」
         史婆婆回過頭來,對白自在道:「你要是傷了我徒兒性命,我這就上碧螺山去,一輩子也不回來了。」白自在大怒,叫道:「你……你說什麼話?」
         史婆婆更不理睬,揚長出了石牢,反手帶上石門,牢中登時黑漆一團。
         阿繡俯身拾起白自在腳邊的鑰匙,替爺爺打開了足鐐手銬,說道:「爺爺,你就教他幾招武功吧。他沒練過多少功夫,本領是很差的。」
         白自在大樂,笑道:「好,我只須教他幾招,他便終身受用不盡。」
         石破天一聽,正合心意,他聽白自在不住口的自稱什麼『古往今來拳腳第一』云云,自己當然鬥他不過,由『比劃』改為『教招』,自是求之不得,忙道:「多謝老爺子指點。」
         白自在笑道:「很好,我教你幾招最粗淺的功夫,深一些的,諒你也難以領會。」
         阿繡退到門邊,推開牢門,石牢中又明亮了起來。石破天陡見白自在站直了身子,幾乎比自己高一個頭,神威凜凜,直如天神一般,對他更增敬畏,不由自主的退了兩步。
         白自在笑道:「不用怕,不用怕,爺爺不會傷你。你瞧著,我這麼伸手,揪住你的後頸,便摔你一個筋……」右手一探,果然已揪住了石破天後頸。
         這一下出手既快,方位又奇,石破天如何避得,只覺他手上力道大得出奇,給他一抓之下,身子便欲騰空而起,急忙凝力穩住,右臂揮出,格開他手臂。
         白自在這一下明明已抓住他後頸要穴,豈知運力一提之下,石破天起而復墜,竟沒能將他提起,同時右臂被他一格,只覺臂上酸麻,只得放開了手。他「噫」的一聲,心想:「這小子的內力果然了得。」左手探出,又已抓住他胸口,順勢一甩,卻仍是沒能拖動他身子。
         這第二下石破天本已早有提防,存心閃避,可是終究還是被他一出手便即抓住,心下好生佩服,讚道:「老爺子果然了得,這兩下便比丁不四爺爺厲害得多。」
         白自在本已暗自慚愧,聽他說自己比丁不四厲害得多,又高興起來,說道:「丁不四如何是我對手?」左腳隨著絆去。石破天身子一幌,沒給他絆倒。
         白自在一揪、一抓、一絆,接連三招,號稱『神倒鬼跌三連環』,實是他生平的得意絕技,那裡是什麼粗淺功夫了?數十年來,不知有多少成名的英雄好漢曾栽在這三連環之下,那知此刻這三招每一招雖都得手,但碰上石破天渾厚無比的內力,竟是一招也不能奏效。
         那日他和丁氏兄弟會面,聽丁不四言道史婆婆曾到碧螺山盤桓數日,又妒又怒,竟至神智失常,今日見到愛妻歸來,得知碧螺山之行全屬虛妄,又見到了阿繡,心中一喜,瘋病已然好了大半,但『武功天下第一』的念頭,自己一直深信不疑,此刻連環三招居然摔不倒這少年,怒火上升,腦筋又糊塗起來,呼的一掌,向他當胸拍去,竟然使出了三四成力道。
         石破天見掌勢兇猛,左臂橫擋,格了開去。白自在左拳隨即南出,石破天閃身欲避,但白自在這一拳來勢奇妙,砰的一聲,已擊中他的右肩。
         阿繡「啊」的一聲驚呼。石破天安慰她道:「不用擔心,我也不大痛。」
         白自在怒道:「好小子,你不痛?再吃我一拳。」這一拳被石破天伸手格開了。白自在連續四拳,第四拳拳中夾腿,終於踢中石破天的左胯。
         阿繡見他二人越鬥越快,白自在發出的拳腳,石破天只能擋架得一小半,倒有一大半都打在他身上,初時十分擔憂,只叫:「爺爺,手下留情!」但見石破天臉色平和,並無痛楚之狀,又略寬懷。
         白自在在石破天身上連打十餘下,初時還記得妻子之言,只使三四成力道,生怕打傷了他,但不論是拳是掌,打在他的身上,石破天都不過身子一幌,便若無其事的承受了去。
         白自在又驚又怒,出手漸重,可是說也奇怪,自己儘管加力,始終無法將對方擊倒。他吼叫連連,終於將全身勁力都使了出來。霎時之間,石牢中拳腳生風,只激得石柱上的鐵鏈叮叮噹噹響個不停。
         阿繡但覺呼吸為艱,雖已帖身於門背,仍是難以忍受,只得推開牢門,走到外間。她眼見爺爺一拳一掌的打向石破天身上,不忍多看,反手帶上石門,雙手合什,暗暗禱告:「老天爺保佑,別讓他二人這場打鬥生出事來,最好是不分勝敗,兩家罷手。」
         只覺背脊所靠的石門不住搖幌,鐵鏈撞擊之聲愈來愈響,她腦子有些暈眩,倒似足底下的地面也有些搖動了。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突然之間,石門不再搖幌,鐵鏈聲也已止歇。
         阿繡帖耳門上,石牢中竟半點聲息出無,這一片靜寂,令她比之聽到天翻地覆的打鬥之聲更是驚恐:「若是爺爺勝了,他定會得意洋洋,哈哈大笑。如是石郎得勝,他定然會推門出來叫我,怎麼一點聲音也沒有?難道有人身受重傷?莫非兩人都力竭而死?」          她全身發抖,伸手緩緩推開石門,又目緊閉,不敢去看牢中情形,唯恐一睜開眼來,見到有一人屍橫就地,甚至是兩人都嘔血身亡。又隔了好一會,這才眼睜一線,只見白自在和石破天二人都坐在地下,白自在又目緊閉,石破天卻是臉露微笑的向著自己。
         阿繡「哦」的一聲,長吁了口氣,睜大雙眼,看清楚石破天伸出右掌,按在白自在的後心,原來是在助他運氣療傷。阿繡道:「爺爺……受了傷?」石破天道:「沒有受傷。他一口氣轉不過來,一會兒就好了!」阿繡右手撫胸,說道:「謝天謝……」
         突然之間,白自在一躍而起,喝道:「什麼一口氣轉不過來?我……我這口氣可不是轉過來了麼?」伸掌又要向石破天頭頂擊落,猛覺一雙手掌疼痛難當,提掌看時,但見雙掌已腫成兩個圓球相似,紅得幾乎成了紫色,這一掌若是打在石破天身上,只怕自己的手掌非先破裂不可。
         他一怔之下,已明其理,原來眼前這小子內力之強,實是匪夷所思,自憶數十招拳掌招呼在他身上,都給他內力反彈出來,每一拳每一掌如都擊在石牆之上,對方未曾受傷,自己的手掌卻抵受不住了,跟著覺得雙腳隱隱作痛,便如有數千萬要細針不斷鑽刺,知道自己踢了他十幾腳,腳上已受到反震。
         他呆立半晌,說道:「罷了,罷了!」登覺萬念俱灰,什麼『古往今來內功第一』云云,實是大言不慚的欺人之談,拿起足鐐手銬,套在自己手足之上,喀嚓喀嚓數聲,都上了鎖。
         阿繡驚道:「爺爺,你怎麼啦?」
         白自在轉過身子,朝著石壁,黯然道:「我白自在狂妄自大,罪孽深重,在這裡面壁思過。你們快出去,我從此誰也不見。你叫奶奶上碧螺山去吧,永遠別回凌霄城來。」
         阿繡和石破天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過了好一會,阿繡埋怨道:「都是你不好,為什麼這般逞強好勝?」石破天愕然道:「我……我沒有啊,我一拳也沒打到你爺爺。」
         阿繡白了他一眼,道:「他單是『我的』爺爺嗎?你叫聲『爺爺』,也不怕辱沒了你。」石破天心中一甜,低聲叫道:「爺爺!」
         白自在揮手道:「快去,快去!你強過我,我是你孫子,你是我爺爺!」
         阿繡伸了伸舌頭,微笑道:「爺爺生氣啦,咱們快跟奶奶說去。」——
         謝煙客嘿嘿冷笑,一雙目光直上直下的在石中玉身上掃射。石中玉只嚇得週身俱軟,魂不附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