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7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7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4-1 第四章 長樂幫幫主(下)

        侍劍嗔道:「是好人也說這些下流話?裝不了片刻正經,轉眼間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我說呢,好少爺,你便要扮好人,謝謝你也多扮一會兒。」
        那少年對她的話全然不懂,問道:「你……你說什麼?我搶他妻子來幹什麼,我就是不懂,你教我吧!」這時只覺全身似有無窮精力要發散出來,眼中精光大盛。
        侍劍聽他越說越不成話,心中怕極,不住倒退,幾步便退到了房門口,若是幫主撲將過來,立時便可逃了出去,其實她知道他當真要逞強暴,又怎能得脫毒手?以往數次危難,全仗自己以死相脅,堅決不從,這才保得了女兒軀體的清白。這時見他眼光中又露出野獸一般橫暴神情,不敢再出言譏刺,心中怦怦亂跳,顫聲道:「少爺,你身子沒……沒有復原,還是……還是多休息一會吧。」
        那少年道:「我多休息一會,身子復原之後,那又怎樣?」侍劍滿臉通紅,左足跨出房門,只聽他喃喃的道:「這許多事情,我當真是一點也不懂,唉,你好像很怕我似的。」雙手抓住椅背,忍不住手掌微微使勁。那椅子是紫檀木所製,堅硬之極,那知他內勁到處,喀喇一響,椅背登時便斷了。那少年奇道:「這裡什麼東西都像是麵粉做的。」
        謝煙客居心險毒,將上乘內功顛倒了次序傳授,只待那少年火候到時,陰陽交攻,死得慘酷無比,便算不得是自己『以一指之力相加』。那少年修習數年,那一日果然陰陽交迫,本來非死不可,說來也真湊巧,恰好貝海石在旁。貝大夫既精醫道,又內力深湛,替他護住了心脈,暫且保住了一口氣息。來到長樂幫總舵後,每晚有人前來探訪,盜得了武林中珍奇之極的『玄冰碧火酒』相喂,壓住了他體內陰陽二息的交拚,但這藥酒性子猛烈,更增他內息力道,到這日剛好展飛在『膻中穴』上一擊,硬生生的逼得他內息龍虎交會,又震得他吐出丹田內鬱積的毒血,水火既濟,這兩門純陰純陽的內功非但不再損及他身子,反而化成了一門亙古以來從未有的古怪內力。
        自來武功中練功,如此險徑,從未有人膽敢想到。縱令謝煙客忽然心生悔意,貝海石一心要救他性命,也決計不敢以剛猛掌力震他心口。但這古怪內力是誤打誤撞而得,畢竟不按理路,這時也未全然融會,偶爾在體內胡衝亂闖,又激得他氣血翻湧,一時似欲嘔吐,一時又想跳躍,難以定心。其中緣由,這少年自是一無所知。本來已是糊里糊塗的如在夢境,這時更似夢中有夢。是真是幻,再也摸不著半點頭腦。
        侍劍低聲道:「你既饒了展香主性命,又替他接骨,卻又何苦再罵他畜生?這麼一來,他又要恨你切骨了。」見他神色怪異,目光炯炯,古里古怪的瞧著自己,手足躍躍欲動,顯是立時便要撲將過來,再也不敢在房中稍有停留,立即退了出去——
        水畔楊柳茂密,將一座小橋幾乎遮滿了,小船停在橋下,像是間天然的小屋一般。丁當鑽入船艙,取出兩副杯筷,一把酒壺,再取幾盤花生、蠶豆、乾肉,放在石破天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