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 第二章 少年闖大禍

                石清走上兩步,向耿萬鍾、王萬仞抱拳道:「耿賢弟、王賢弟,這位師妹膽識過人,勝於鬚眉,想必是江湖上聞名的寒梅女俠花師妹了。其餘四位師兄,請耿賢弟引見。」
        耿萬鍾板起了臉,竟不置答,說道:「在這裏遇上石莊主夫婦,那再好也沒有了,省了我們上江南走一遭。」
        石清見這七人神色頗為不善,初時只道他們在謝煙客手下栽了觔斗,深感難堪,但耿萬鍾與自己素來交好,異地相逢,該當歡喜才是,怎麼神氣如此冷漠?他一向稱自己為「石大哥」;又怎麼忽爾改了口?心念一動:「莫非我那寶貝兒子闖了禍?」忙道:「耿賢弟,我那小頑童惹得賢弟生氣了麼?小兄夫婦給你陪禮,來來來,小兄做個東道,請七位到汴梁城裏去喝一杯。」
        安奉日見石清言詞之中對雪山派弟子十分親熱,而這些雪山派弟子對自己卻大剌刺地,正眼也不瞧上一眼,更不用說通名招呼了,自己站在一旁無人理睬,一來沒趣,二來有氣,心想:「哼,雪山派有什麼了不起?要如石莊主這般仁義待人,那才真的讓人佩服。」向石清、閔柔抱拳道:「石莊主、石夫人,安某告辭了。」石清拱手道:「安寨主莫怪。犬子石中玉在雪山派封師兄門下學藝,在下詢及犬子,竟對安寨主失了禮數。」安奉日心道:「這倒怪你不得。」說道:「好說,好說:」率領盜夥,轉身而去。
        耿萬鍾等七人始終二言不發,待安奉日等走遠,仍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流露出既尷尬又為難、既氣惱又鄙夷的神氣 ,似乎誰都不願先開口說話。
        石清將兒子送到雪山派大弟子「風火神龍」封萬里門下學藝,固然另有深意,卻也因此子太過頑劣,閔柔又諸多迴護,自己實在難以管教之故,眼看耿萬鍾等的模樣,只怕兒子這亂子還鬧得當真不小,陪笑道:「白老爺子、白老太太安好,風火神龍封師兄安好。」
        王萬仞再也忍耐不住,大聲道:「我師父、師娘沒給你的小....小....小...氣死,總算福份不小。」他本想大罵「小雜種」,但瞥眼間見到閔柔楚楚可憐、擔心關懷的臉色,連說了三個「小」字,終於懸崖勒馬,硬生生將「雜種」二字咽下。但他罵人之言雖然忍住,人人都已知道他的本意,這不罵也等於已破口大罵。
        閔柔眼圈一紅,說道:「王大哥,我那玉兒確是頑皮得緊,得罪了諸位,我.....我.....我先給各位陪禮了。」說着盈盈福了下去。
        雪山派七弟子急忙還禮。王萬仞大聲道:「石大嫂,你生的這小....小....傢伙實在太不成話,只要有半分像你們大哥大嫂兩位,那....那還有什麼話說?這也不算是得罪了我,再說,得罪了我王萬仞有什麼打緊?衝着兩位金面,我最多抓住小子拳打足踢一頓,也就罷了。但他得罪了我師父、師娘,我那白師哥又是這等烈性子。石莊主,不是我吃裏扒外,想來總得通知你一聲,我白師哥要來燒你的玄素莊,你.....你兩位可得避避。你這杯酒,我說什麼不能喝,要是給白師哥知道了,他不跟我翻臉絕交才怪。」
        他嘮嘮叨叨的一大堆,始終沒說到石中玉到底幹了什麼錯事。石清、閔柔二人卻越聽越驚,心想我們跟雪山派數代交好,怎地白萬劍居然惱到要來燒玄素莊?不住口的道:「這孽障大膽胡鬧,該死!怎麼連老太爺、老太太也敢得罪了?」
        耿萬鍾道:「這裏是非之地,多留不便,咱們借一步說話。」當下拔起地下的長劍,道:「石莊主請,石夫人請。」
        石清點了點頭,與閔柔向西走去,兩匹坐騎緩緩在後跟來。路上耿萬鍾替五個師弟妹引見,五人分別和石清夫婦說了些久仰的話。
        一行人行出七八里地,見大路旁三株栗樹,亭亭如蓋。耿萬鍾道:「石莊主,咱們到那邊說話如何?」石清道:「甚好。」九個人來到樹下,在大石和樹根上分別坐下。
        石清夫婦心中極是焦急,卻並不開口詢問。
        耿萬鍾道,「石莊主,在下和你叨在交好,有一句不中聽的言語,直言莫怪。依在下之見,莊主還是將令郎交給我們帶去,在下竭力向師父、師母及白師兄夫婦求情,末始不能保全令郎的性命。就算是廢了他的武功,也勝於兩家反臉成仇,大動干戈。」
        石清奇道:「小兒到了貴派之後,三年來我未見過他一面,種種情由,在下確是全不知情,還盼耿兄見告,不必隱瞞。」他本來稱他「耿賢弟」,眼見對方怒氣沖沖,這「賢弟」二字再叫出去,只怕給他頂撞回來,立時碰上個大釘子。
        耿萬鍾道:「石莊主當真不知!?」石清道:「不知!」
        耿萬鍾素知他為人,以玄素莊主如此響亮的名頭,決不能謊言欺人,他說不知,那便是真的不知了,說道:「原來石莊主全無所悉....」, 閔柔忍不住打斷他的話頭,問道:「玉兒不在凌宵城嗎?」耿萬鍾點點頭。王萬仞道:「這小....小傢伙這會兒若在凌霄城,便有一百條性命,也都不在了。」
        石清心下暗暗生氣,尋思:「我命玉兒投入你們門下學武,只因敬重白老爺子和封師兄的為人,看重雪山派的武功。就算玉兒年紀幼小,生性頑劣,犯了你們什麼門規,衝我夫婦的臉面,也不能要殺便殺。就算你雪山派武功高強,人多勢眾,難道江湖上真沒道理講了麼?」
        他仍是不動聲色,淡淡的道:「貴派門規素嚴,這個在下是早.知道的。我送犬子到凌霄城學藝,原是想要他多學一些好規矩。」
        耿萬鍾臉色微微一沉,道:「石莊主言重了。石中玉這小子如此荒唐無恥,窮凶極惡,卻不是我們雪山派教的。」石清淡淡的道:「諒他小小年紀,這「荒唐無恥,窮凶極惡』八字考語,卻從何說起?」
        耿萬鍾轉頭向花萬紫道:「花師妹,請你到四下裹瞧瞧,看有人來沒有?」花萬紫道:「是!」提劍遠遠走開。石清夫婦對望了一眼,均知他將花萬紫打發開去,是為了有些言語不便在婦女之前出口,心下不禁又多了一層憂慮。
        耿萬鍾嘆了口氣,道:「石莊主,石大嫂,我白師哥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你們是知道的。我那師姪女今年還只一十三歲,聰明伶俐,天真可愛,白師哥固然愛惜之極,我師父、師嫂更是當她心肝肉一般。我這師姪女簡直便是大雪山凌霄城的小公主,我們師兄姊妹們,自然也像鳳凰一般捧著她了。」
        石清點了點頭,道:「我邦不肖的兒子得罪了這位小公主啦,是不是?」
        耿萬鍾道:「『得罪』二字,卻是忒也輕了。他....他....他委實膽大妄為,竟將我們師姪女綁住了手足,將她剝得一絲不掛,想要強姦。」
        石清和閔柔「啊」的一聲,一齊站起身來。閔柔臉色慘白。石清說道:「那....那有此事?中玉還只一十五歲,這中間必有誤會。」
        耿萬鍾道:「咱們也說實在太過荒唐。可是此事千真萬確,服侍我那小姪女的兩個丫環聽到爭鬧掙扎之聲,趕進房來,便即呼救,一個給他斬了一條手臂,一個給他砍去了一條大腿,都暈了過去。幸好這麼一來,這小子受了驚,沒敢再侵犯我小姪女,就此逃了。」
        武林之中,向以色戒為重,黑道上的好漢打家舍、殺人放火視為家常便飯,但若犯了這個「淫」字,便為同道眾所不齒。強姦婦女之事,連綠林盜賊也不敢輕犯,何況是俠義道的人物。閔柔只急得花容失色,拉着丈夫的衣袖道 :「師哥,那....那便如何是好?」
        石清乍聞噩耗,也是心緒煩亂。倘若他聽到兒子殺人闖禍犯了事,再大的難題也要接將下來,但這樣的事卻不知如何處理才是。他定了定神,說道:「如此說來,老天爺保祐,白小姑娘還是冰清玉潔之身,沒讓我那不肖的孽子點污?」
        耿萬鍾搖頭道:「沒有!雖然如此,那也沒多大分別。我師父他老人家的脾氣你是知道的,立即命人追尋這小子,吩咐是誰見到,立即殺了,不用留活口。」王萬仞接口道:「我師父言道:他老人家跟你交情不淺,倘若將這小子抓了來,他老人家衝你的面子,倒不便取他性命,不如在外面一劍殺了,乾乾淨淨。」耿萬鍾橫了他一眼,似嫌他多口。王萬仞道:「師父確是這般吩咐的,難道我說錯了麼?」
        耿萬鍾不去理他,續道:「倘若只傷了兩個丫環,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可是我們那小姪女年紀雖小。性子卻十分剛烈,不幸遭此羞辱,自覺從此無面目見人,哭了兩天,第三天晚上,竟悄悄從後窗縱了出去,跳下了萬丈深谷。」
        石清典閔柔又是「啊」的一聲。石清顫聲道:「可....可救轉了沒有?」
        耿萬鍾道:「我們凌霄城外的深谷,石莊主是知道的,別說是人,就是一塊石子掉了下去,也跌成了石粉。這樣嬌嬌嫩嫩的一個小姑娘跳了下去,還不成了一團肉漿?」
        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雪山派弟于名叫柯萬鈞的說道:「最冤枉的可算是大師哥啦,無端端的給師父砍去了一條右臂。」說時氣憤之極。石清驚道:「風火神龍?」柯萬鈞道:「可不是麼?我師父痛惜孫女,又捉不到你兒子,在大廳上大發脾氣,罵封師兄管教弟子不嚴,說他淨吃飯不管事,當什麼狗屁師父,越罵越怒,忽然抽出封師兄腰間佩劍,便砍去了他一條臂膀。我師母出言責備師父 ; 說他不該如此暴躁,遷怒於人。
        兩位老人家當弟子之面吵起嘴來,越說越僵,不知又提到了什麼舊事,師父竟然出手打了師母一個巴掌。我師母大怒之下,衝出門去,說道:「再踏進凌霄城一步便不是人。」
        石清慚愧無地,心想:「我欽佩封萬里的武功,令獨生兒子拜在他門下,那知竟累得他成為廢人。封萬里劍法剛猛迅捷,如狂風,如烈火,這才得了個風火神龍的外號。此人仇家甚多,武功一失,恐怕這一生是一步不敢下大雪山了。唉,當真是愧對良友。」
        卻聽王萬仞道:「柯師弟,你說大師哥冤枉,難道咱們白師哥便不冤枉嗎?女兒給人害死了,白師嫂卻又發了瘋。」
        石清、閔柔越聽越驚,只盼有個地洞,就此鑽了下去,真不知凌霄域經自己兒子這麼一鬧,更有什麼慘事生了出來。石清硬起頭皮問道:「白夫人又怎地....怎地心神不定了?」
        王萬仞道:「還不是給你那寶貝兒子氣瘋的?我們小姪女一死,白師哥不免怨責師嫂,怪她為什麼不好好看住女兒,竟會給她跳出窗去。白師嫂本在自怨自艾,聽丈夫這麼一說,不住口的叫:『阿繡啊,是娘害死你的啊!阿繡啊,是娘害死你的啊!』從此就神智胡塗了。兩位師姊寸步不離的看住她,只怕她也跳下了那深谷去。石莊主,我白師哥要來燒玄素莊,你說該是不該?」
        石清道:「該燒,該燒!我夫婦慚愧無地,便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擒到這孽子,親自送上凌霄城來,在白姑娘靈前凌遲處死....」閔柔聽到這裏,突然「嚶」的一聲,暈了過去,倒在丈夫懷裏。石清連連捏她人中,過了良久,閔柔才悠悠醒轉。
        王萬仞道:「石莊主,我雪山派還有兩條人命,只怕也得記在你玄素莊的帳上。」
        石清驚道:「還有兩條人命?」他一生飽經大風大浪,但遭遇之酷,實以今日為甚,當年次子中堅為仇家所殺,雖然傷心氣惱到了極處,卻不似今日之又是慚愧,又是惶恐,說出話來,不由得聲音也啞了。
        王萬仞道:「雪山派遭此變故,師父便派了一十八名弟子下山,一路由白師哥率領,是到江南去燒你莊子的,還說‥‥還說要‥‥」說到這裏,吞吞吐吐的說不下去,耿萬鍾連使眼色阻止。
        石清鑒貌辨色,已猜到王萬仞想說的言語,便道:「那是要擒在下夫婦到大雪山去,給白姑娘抵命了。」
        耿萬鍾忙道:「石莊主言重了。別說我們不敢,就算真有這份膽量,憑我們幾手粗淺功夫,又如何請得動莊主夫婦?我師父言道:令郎是無論如何要尋到的,只是他年紀雖小,人卻機靈得緊,否則凌霄城地勢險峻,又有這許多人追尋,怎會給他走得無影無蹤?」閔柔垂淚道:「玉兒一定死了,一定也摔在谷中死了。」耿萬鐘搖頭道:「不是,他的腳印在雪地裏一路下山,後來山坡上又見到雪撬的印子。說來慚愧;我們這許多大人,竟抓不到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我師父確是想邀請兩位上凌霄城去,商議善後之策。」
        石清淡淡的道:「說來說去,那是要我給白姑娘抵命了。王師兄說還有兩條人命,卻又是什麼事?」
        王萬仞道:「我剛才說一十八名弟子兵分兩路,第一路九個人去江南,另一路由耿師哥率領,在中原各地尋訪你兒子的下落。倒起霉來,也真會禍不單行‥‥」耿萬鍾截住他的話頭,道:「王師弟,不必說下去了,這件事跟石莊主無關。」王萬仞道:「怎麼無關?若不是為了那小子,孫師哥、褚師弟又怎會不明不白的送了性命?再說,到底對頭是誰,咱們也不知道,回到山上,你怎生回稟師父?師父一生氣,恐怕你這條手臂也保不住啦。石莊主夫婦交遊廣,跟他二位打聽打聽,有什麼不可?」
        耿萬鍾想起封師兄斷臂之慘,自忖這件事確是無法交代,向石清夫婦打聽一下,倒也不失為一條路子,便道:「好罷,你愛說便說。」
        王萬仞道:「石莊主,三日之前,我們得到訊息,說有個姓吳的人得到了玄鐵令,躲在汴梁城外侯監集上賣燒餅。我師兄弟九人便悄悄商量,都覺能不能拿到石中玉那小于,也只有碰運氣的了,人海茫茫,又從那裏找去?十年找不到。只怕哥兒們十年便不能回凌霄城,若是將那玄鐵令得來,就算拿不到你的兒子,回去對師父也算有了交代。商議之際,不免便有人罵你兒子,說他小小年紀,如此大膽荒唐,當真該死。正在這時,忽然有個蒼老的聲音哈哈大笑,說道:『妙極,妙極!這樣的少年天下少有,良才美質,曠世難逢!』」
        石清和閔柔對瞧了一眼,別人如此誇獎自己的兒子,真比聽人破口大罵還要難受。
        王萬仞續道:「那時我們是在一家客店之中說話,那上房四壁都是磚牆,可是這聲音透牆而來,十分清晰,便像是對面說話一般。我們九個人說話並不響?不知如何又都給他聽了去。」
        石清和閔柔心頭都是一震,尋思:「隔磚牆而將旁人的說話聽了下去,說不定牆上有孔有縫,說不定是在窗下偷聽而得,也說不定有些人大叫大嚷,卻自以為說得甚輕,倒也沒什麼奇怪。但隔牆說話,令人聽來清晰異常,那必是內功十分深厚。這些人途中又逢高人,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柯萬鈞道:「我們聽到說話聲音,都呆了一呆。王師哥便喝道:『是誰活得不耐煩了,卻來偷聽我們說話?』王師哥一喝問,那邊便沒聲響了。可是過不了一會,聽得那老賊說道:「阿璫,這些人都是雪山派的,他們那個師父白老頭兒,是你爺爺生平最討厭的傢伙。一個小娃娃
        居然將雪山派的老‥‥攪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豈不有趣?嘿嘿,嘿嘿!妙極,妙極!』我們一聽,立時便要發作,但耿師哥不住搖手,命大夥兒別作聲。
        「只聽得一個小姑娘的聲音笑道:『有趣,有趣,就可惜沒氣死了那老‥‥還不算頂有趣。』她又說了幾句什麼鬼話,這女孩子的聲音隔牆壁,便聽不大清楚了。那老賊咳嗽了幾聲,說道:『氣死了老‥‥可又不有趣了,幾時爺爺有空,帶你上大雪山凌霄城去,親自把這老‥‥氣死了給你看,那才有趣呢。』」他說到「老」字,底下兩字都含糊了過去,想必那人提到他師父之時,言語甚是難聽,他不便複述。
        石清道:「此人無禮之極,竟敢對白老爺子如此不敬,到底是仗什麼靠山?咱們可放他不過。」
        王萬仞道:「是啊,這老賊如此目中無人,我們便豁出了性命不要,也要跟他拚了。我們正在怒氣難忍的當兒,只聽『咿呀』一聲響,一間客房中有人開門出來,兩人走進院子之中。大夥兒都拔出劍來,便要衝進院子去。耿師哥搖搖手,叫大家別心急。卻聽那老賊說道:「『阿璫』今兒咱們殺過幾個人哪?』那小女鬼道:『還只殺了一個。』那老賊道:『那麼還可再殺兩個。』」
        石清「啊」的一聲,說道:「『一日不過三』!」
耿萬鍾一直不作聲,此時急問:「石莊主,你可識得這老賊麼?」石清搖頭道:「我不認得他,只是曾聽先父說起,武林中有這麼一號人物,外號叫作什麼『一日不過三』,自稱一日之中最多只殺三人,殺了三人之後,心腸就軟了,第四人便殺不下手去。」王萬仞罵道:「他奶奶的,一天殺三個人還不夠?這等邪惡毒辣的奸徒,居然能讓他活到如今。」
        石清默然,心中卻想:「聽說這位姓丁的前輩行事在邪正之間,雖然殘忍好殺,卻也不聽說有什麼重大過惡,所殺之人往往罪有應得。」只是這句話不免得罪雪山派,是以忍住了不說出口。
        耿萬鍾又問:「不知這老賊叫什麼名字?是何門何派?」石清道:「聽說此人姓丁,真名也不知叫什麼,他外號『一日不過三』,老一輩的人大都叫他為丁不三。」柯萬鈞氣憤憤的道:「這老賊果然是不三不四。」
        石清道:「聽說此人有三兄弟,他有個哥哥叫丁不二,有個弟弟叫丁不四。」王萬仞罵道:「他奶奶的,不二不三,不三不四,居然取這樣的狗屁名字。」耿萬鍾道:「王師弟,在石大嫂面前,不可口出粗言。」王萬仞道:「是。」轉頭對閔柔道:「對不住。」閔柔微微一笑,說道:「想來那三個都是外號,不會當真取這樣的古怪名兒。」
        石清道:「本來丁氏三兄弟在武林中名頭也算不小,想來白老爺子跟他們有些過節,不願提起他們名字,是以眾位師兄不知。後來怎樣了?」
        王萬仞道:「只聽那老賊放屁道:『有一個叫孫萬年的沒有?有一個叫褚萬春的沒有?你們兩人給我滾出來。』那時我們怎耐得住,九個人一湧而出。可是說也奇怪,院子中竟一個人也沒有。大家四下找尋,我上屋頂去看,都不見人。柯師弟便闖進那間板門半掩的客房去看。只見桌上點着枝蠟燭,房裏卻一隻鬼也沒有。
        「我們正覺奇怪,忽聽得我們自己房中有人說話,正是那老賊的聲音。聽他說道:『孫萬年、褚萬春,你們兩個在涼州道上,幹麼目不轉睛的瞧着我這小孫女?又指指點點的胡說風話,臉上色迷迷的不懷好意。我這小孫女年紀雖小,長得可美。你兩個畜生,心中定是打了髒主意,那可不是冤枉你們罷?給我滾進來罷!』孫師哥,褚師哥越聽越怒,雙雙挺劍衝入房丟。耿師哥叫道:『小心!大夥兒齊上。』只見房中燈火熄了,沒半點聲息。我大叫:『孫師哥!褚師哥!』他二人既不答應,房中也無兵刃相鬥的聲音。
        「我們都是心中發毛,忙幌亮火摺,只見兩位師哥直挺挺跪在地下,長劍放在身旁。耿師哥和我搶進房去,一拉他二人,孫師哥和褚師哥隨手而倒,竟已氣絕而死,周身卻沒半點傷痕。也不知那老賊是用甚麼妖法害死了他們。說來慚愧,自始至終,我們沒一個見到那老賊和小女賊的影子。」
柯萬鈞道:「在涼州道上,我們可沒留神曾見過他一老一小。孫師哥、褚師哥就算瞧了他孫女幾眼,又有什麼大不了啦。」
        石清、閔柔夫婦都點了點頭。眾人半晌不語。
        石清道:「耿兄,小孽障在凌霄城闖下這場大禍,是那一日的事?」
        耿萬鍾道:「十二月初十。」,石清點了點頭,道:「今日三月十二,白師哥離凌霄城已有三月,這會兒想來玄素莊也早讓他燒了。耿兄,王兄,眾位師兄,我夫婦一來須得
        找尋小孽障的下落,拿住了他後,綁縛了親來凌霄城向白老爺子、封師兄、白師兄請罪;二來要打聽一下那個『一日不過三』丁不三的去向,小弟夫婦縱然惹他不動,也好向白老爺子報訊,請他老人家親自出馬,料理此事。告辭了!」說一抱拳,團團作了個揖。
        柯萬鈞道:「你‥‥你‥‥你交代了這兩句話,就此拍手走了不成?」石清道:「柯師兄更有什麼說話?」柯萬鈞道:「我們找不到你兒子,只好請你夫妻同去凌霄城,見見我師父,才好交代這件事。」石清道:「凌霄城自然是要來的,卻總得諸事有了些眉目再說。」
        柯萬鈞向耿萬鍾看看,又向王萬仞看看,氣忿忿道:「師父得知我們見了石莊主夫婦,卻請不動你二人上山,那‥‥那‥‥豈不是‥‥」
        石清早知他的用意,竟想倚多為勝,硬架自己夫婦上大雪山去,捉不到兒子,便要老子抵命,說道:「白老爺子德高望重,威鎮西陲,在下對他老人家向來敬如師長,倘若白師哥在此,奉了白老爺子之命,要在下上凌霄城去,在下自是非遵命不可,現下呢,嗯,這樣罷!」解下腰間黑鞘長劍,向閔柔道:「師妹,你的劍也解下來罷。」閔柔依言解劍。石清兩手橫托雙劍,遞向耿萬鍾道:「耿兄,請你將小弟夫婦的兵刃扣押了去。」
        耿萬鍾素知這對黑白雙劍是武林中罕見的神兵利器,他夫婦愛如性命,這時候居然解劍繳納,可說已給雪山派極大的面子,他們為了這對寶劍,那是非上凌霄城來取回不可,便想說幾句謙遜的言語,這才伸手接過。
        柯萬鈞卻大聲道:「我小姪女一條性命,封師哥的一條臂膀,還有師娘下山,白師嫂發瘋,再加上孫師哥、褚師哥死於非命,豈是你兩口鐵劍便抵得過的?耿師哥跟你有交情,我姓柯的卻不識得你!姓石的,你今日去凌霄城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石清微笑道:「小兒得罪貴派已深,在下除了陪罪致歉之外,更無話說。柯師兄是雪山派的後起之秀,武功高強,在下雖未識荊,卻也是素所仰慕的。」雙手仍托雙劍,等耿萬鍾伸手接過。
        柯萬鈞心想:「我們要拿這二人上大雪山去,不免有一場劇鬥。他既自行呈上兵刃,那是再好也沒有了,這真叫『自作孽,不可活』。」生怕石清忽然反悔,再將長劍收回,當即搶上兩步,雙手齊出,使出本門的擒拿功夫,將兩柄長劍牢牢抓住,說道:「那便先繳了你的兵器。」縮臂便要取過,突然之間,只覺石清掌心中似有一股強之極的黏力,黏住了雙劍,竟然拿不過來。
        柯萬鈞大吃一驚,勁運雙臂,喝一聲;「起!」猛力拉扯。不料霎時間石清掌中黏力消失得無影無蹤,柯萬鈞這數百斤向上急提的勁力登時沒了落處,盡數吃在自己的手腕之上,只聽得「喀喇」一聲響,雙腕同時脫臼,「啊喲!」一聲大叫,手指鬆開,雙劍又跌入,石清掌中。
        旁觀眾人瞧得明明白白,石清雙掌平攤,連小指頭也沒彎曲一下,柯萬鈞全是自己使力岔了,等於是以數百斤的大力折斷了自己手腕一般。
        柯萬鈞又痛又怒,右腿飛出,猛向石清小腹踢去。
        耿萬鍾急叫:「不得無禮!」伸手抓住柯萬鈞背心,將他向後扯開,這一腳才沒踢到石清身上。
        耿萬鍾知道石清的內力厲害,這一腳若是踢實了,柯萬鈞的右腿又非折斷不可。他的武功見識卻高得多了,當下吸二口氣,內勁運到了十根手指之上,緩緩伸過去拿劍。手指尖剛觸到雙劍劍身,登時全身劇震,猶如觸電,一陣熱氣直傳到胸口,顯然石清的內力藉雙劍傳了過來。耿萬鍾暗叫:「不好!」心想石清安下這個圈套,引誘自己和他比拚內力。練武之人比拚內力,最是凶險不過,強存弱亡,實無半分旋
        餘地,兩人若是內力相差不遠,往往要鬥到至死方休,到後來即使存心罷手或是退讓,也已有所不能。當其時形格勢禁,已無旋餘地,只得運內勁抵禦,不料自己內勁和石清的內勁一碰,立即彈了回來。
        石清雙掌輕翻,將雙劍放入耿萬鍾掌中,笑道:「咱們自己兄弟,還能傷了和氣不成!告辭了!」
        剎那之間,耿萬鍾背上出了一身冷汗,知道自己功力和石清相比委實差得遠了,適才自己的內勁撞到對方內勁之上,一碰即回,那裹是他對手?他不令自己受傷出醜,便是大大的手下容情。耿萬鍾呆呆捧雙劍,滿臉羞慚,不知說什麼好。
        石清回頭道:「師妹,咱們還是去汴梁城罷。」閔柔眼圈一紅道:「師哥,孩兒‥‥」
        石清搖了搖頭,道:「寧可像堅兒這樣,一刀給人家殺了,倒也爽快。」
        閔柔淚水涔涔而下,泣道:「師哥,你‥‥你‥‥」石清牽了她的手,扶她到白馬之旁,再扶她上馬。雪山派弟子見到她這等嬌怯怯的模樣,真難相信她便是威震江湖的「冰霜神劍」。
        花萬紫見玄素雙劍並騎馳去,便奔了回來,見王萬仞已替柯萬鈞接上手腕,柯萬鈞卻在一句「老子」、一句「媽媽」的破口大罵。花萬紫問明情由,雙眉微蹙,說道:「耿師哥,此事恐怕不妥。」
        耿萬鍾道:「怎麼不妥?對方武功太強,咱們便合七人之力,也留不下人家。總算拘押了他們的兵器,回凌霄城去也有了個交代。」說著拔劍出鞘,但見白劍如冰、黑劍似墨,寒氣逼人,只侵得肌膚隱隱生疼,果然是兩口生平罕見的寶刃,說道:「劍可不是假的!」
        花萬紫道:「劍自然是真的。咱們留不下人,可不知有沒能耐留得下這兩口寶劍?」耿萬鍾心頭一凜,問道:「花師妹以為怎樣?」花萬紫道:「去年有一日,小妹曾和白師嫂閒談,說到天下的寶刀寶劍,石中玉那小賊在旁多嘴,誇稱他父母的黑白雙劍乃天下一等一的利器;說他父母捨得將他送到大雪山來學藝,數年不見,倒也不怎麼在乎,卻不捨得有一日離開這對兵器。此刻石莊主將兵刃交在咱們手中,倘若過得幾天又使什麼鬼門道,將寶劍盜了回去,日後卻到凌霄城來向咱們要劍,那可不易對付。」
        柯萬鈞道:「咱們七人眼睜睜的瞧著寶劍,總不成寶劍真會通靈,插翅兒飛了去。」
        耿萬鍾沉吟半晌,道:「花師妹這話,倒也不是過慮。石清這人實非泛泛之輩,咱們加意提防便是,莫要又在他手裏摔個觔斗。」王萬仞道:「小心謹慎,總是錯不了。打從今兒起,咱們六個男人每晚輪班看守這對鬼劍便是。」頓了一頓,問道:「耿師哥,這姓石的這會兒正在汴梁,咱們去不去?」
        耿萬鍾心想若說不去汴梁,未免太過怯敵,路經中州名都,居然過門不入,同門師兄弟日後說起來,大是臉上無光,但明知石清夫婦是在汴梁,自己再攜劍入城,當真十分冒險,一時沉吟未決。
        忽聽得一陣叱喝之聲,大路上來了一隊官差,四名轎夫抬著一座綠呢大轎,卻是官府到了。
        耿萬鍾心想侯監集剛出了大盜行兇殺人的命案,自己七人手持兵刃聚在此處,不免引人生疑,和官府打上了交道可麻煩之極,向眾人使個眼色,說道:「走罷!」
        七人正要快步走開,一名官差忽然大聲嚷了起來:「別走了殺人強盜,殺人強盜要逃走哪!」耿萬鍾不加理會,揮手催各人快走。忽聽得那官差叫道:「殺人兇手名叫白自在,是雪山派的老不死掌門人。無威無德白自在,你謀財害命,好不要臉哪!」
        雪山派七弟子一聽,無不又驚又怒。他們師父白自在外號「威德先生」,這官差直呼其名已是大大不敬,竟膽敢稱之為「無威無德」。王萬仞刷的一聲,拔出了長劍,叫道:「狗官無禮,割去了他的舌頭再說。」耿萬鍾道:「王師弟且慢,官府中人怎能知道師父的外號名諱?定然有人指使。」當即縱身上前,抱拳一拱,問道:「是那一位官長駕臨?」
        猛聽得嗤的一聲響戶轎中飛出一粒暗器,正好打在他腿旁的「伏兔穴」上。這粒暗器甚是細小,力道卻強勁之極。耿萬鍾腿一軟,當即摔倒,提起手中長劍,運勁向轎中擲去。他人雖摔倒,這一招「鶴飛九天」仍是使得既狠且準,颼的一聲,長劍破轎帷而入,顯然已刺中了轎內放射暗器之人。
        他心中一喜,卻見那四名轎夫仍是抬了轎子飛奔,忽見一條馬鞭從轎中揮將出來,捲向王萬仞左腿,一拉一揮,王萬仞的身子便即飛出,他手中捧著的墨劍卻給馬鞭奪了過去。
        花萬紫叫道:「是石莊主麼?」白劍出鞘,揮劍往馬鞭上撩去,嗤的一聲輕響,轎中又飛出一粒暗器,打在她手腕之上。她手腕劇痛,摔下白劍,旁邊一名同門師兄忙伸足往白劍上踏去,突然間轎中飛出一物,已罩住了他的腦袋。那入登時眼前漆黑一團,大驚之下急忙向後縱躍,再抓住頭上之物,用力向地下擲落,卻是一頂官帽,只見轎中伸出的鞭子捲起白劍,正縮入轎中。
        柯萬鈞等眾人大呼追去。轎中暗器嗤嗤嗤的不絕射出,有的打中臉面,有的打中腰間,竟是誰也沒能避過。這些暗器都沒打中要害,但中在身上卻疼痛異常,各人看那暗器時,都驚得呆了,原來只是一粒粒黃銅扣子,顯是剛從衣服摘下來的。雪山派群弟子料得轎中那人必是石清,說不定他夫婦二人都坐在轎中,倘若趕上去動武,還不是鬧個灰頭土臉?
        柯萬鈞氣得哇哇大叫:「這姓石的一家,小的荒唐無恥,大的無恥荒唐,說將兵刃留下來,一轉眼卻又奪了回去。」
        王萬仞指著轎子背影,雙腳亂跳,戟手「直娘賊,狗雜種」的亂罵。
        耿萬鍾道:「此事宣揚出去,於咱們雪山派的聲名沒什麼好處。大家把口收著些兒,回山去稟明師父再說。」想到此行不斷碰壁,平素在大雪山凌霄城中自高自大,只覺雪山派武功天下無敵,豈知一到用上,竟然處處縛手縛腳,不由得一聲長嘆,心下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