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2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2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4. 漠外擒凶 石窟絕招誅怪物 草原較技 天山神劍伏奇人

第二十四回漠外擒凶 石窟絕招誅怪物   草原較技 天山神劍伏奇人
         凌未風猜到幾分,心頭一凜,問道:「哪個老怪物?」傅青主道:「鐵扇幫的幫主尚雲亭。」凌未風道:「聞說這老怪物頗有獨門武功,軟的硬的全都不吃,黑道白道全不賣帳,雖然混賬,卻還不是頂壞的人,如何會同人妖郝飛鳳在一起?又如何會去找武元英的晦氣,這卻真是出奇!」
         眾人快馬加鞭,百多里路,不過半天就趕到了,村莊上的人急忙迎接,武大娘喜道:「傅伯伯來了,成化的爹有救了!」傅青主與武瓊瑤進入內室,只見武元英面色淤黑,氣若游絲,見了故人,嘴唇微動,卻說不出話來,傅青主仔細驗視,替他把脈,說道:「不礙事,不礙事。」急忙替他放血,並推拿有關的穴道,然後取出一塊藥餅,給他嚼碎吞了。過了片刻,武元英面色好轉,叫道:「好狠毒的老東西!」在床頭下取出一支黑色的毒箭,說道:「不是我這幾根老骨頭還熬得住,可見不 著你了!」武元英一向在西北,而尚雲亭則在江南,兩人從未見過面,武元英道:「昨晚我斗那兩個賊人,老賊的武功雖強,我還擋得住他。他那把鐵扇起初施展的 也不過是點穴功夫,不料到了後來,越鬥越急,我的刀尖碰在他的扇上,蓬的一聲,就飛出了,幾枝毒箭,暗器原來是藏在扇子內的。」尚雲亭的毒箭,本來見血封 喉,幸在武元英幾十年功夫,非比尋常,這才熬得到傅青主到來。傅青主心中暗叫「好險」!剛才他說的「不礙事」,只是安慰武諒瑤的,現在見武元英已真的不礙 事了,這才鬆了口氣。
         傅青主不許武元英多說話,叫武瓊瑤侍候他休息,自出外堂。武大娘和天地會的弟兄早宰了幾隻肥羊,備好水酒款待。眾人等一路上吃的都是乾糧,嘴裡早淡出鳥來,大塊肉,大塊酒,吃得很是高興。武大娘悄悄地對傅青主道:「傅伯伯,你瞧那兩個賊人還會不會來?」傅青主道:「我就擔心他不來!」想了一會,叫武大娘喚武瓊瑤出來,叫她和易蘭珠不要攜帶武器,到村裡村外走了一轉,又對武大娘道:「嫂子,請恕我無禮,我想請嫂子開設靈堂,門口掛白,假裝辦喪事。」武大娘 道:「為什麼?」傅青主輕聲道:「引敵人來呀!這兩個怪物,尤其是那個人妖,我早就想把他除了!」武大娘和丈夫一向豁達,進去和他說了,武元英哈哈笑道:「我這條命也是傅老哥子救的,我還有什麼忌諱?要裝假就要裝得像一點,叫瓊兒逐戶去報喪。」
         傅青主替武大娘安排完畢,叫武瓊瑤和易蘭珠在原來的房間睡覺,自己和石天成則在鄰房,石大娘和武大娘同住,凌未風在外面巡視。佈置得非常周密,不料一連兩 晚,敵人都不來。傅青主道:「我看敵人一定會來的。不能鬆懈。」果然第三晚的下半夜,敵人真個來了,武瓊瑤幾乎著了道兒。
         鐵扇幫的幫主尚雲亭和人妖郝飛鳳遠來回疆,其中卻有一段緣故。他們是給孟武威和石振飛迫得遠走高飛的,孟武威的兒子孟堅那次給納蘭相府保縹,幾乎挫折在郝飛鳳手上,因此自北京大劫天牢之後,孟武成就攜子下江南,並約得石振飛相助,把鐵扇幫的垛子窯挑下,尚雲亭敗給石振飛的躡雲十三劍,郝飛鳳也幾乎給孟武威 的鐵煙桿打死,尚雲亭仗著一身精純的武功,輸了一招,就脫出身來,掩護郝飛鳳逃走,後來委實在江南站不住了,這才遁到漠外。
         卻說凌未風在外面把風,三更過後,毫無動靜,無聊得很,抽出伊士達臨終時送給他的那一把寶劍來,這把劍古色斑斕,寒光透射,式樣和中士的劍又有不同,他把玩了一會,忽見村頭人影一閃,把劍一橫,就奔上前去。前面來的乃是三個番僧,凌未風征了一怔,心想尚雲亭和郝飛鳳自己雖然沒見過,但總不會是番僧吧?正想 發問,為首的番僧忽然咦了一聲,走了上來,翻著怪眼問道:「你這廝從何得到這把寶劍?」凌未風道:「這把劍與你有何關係?」番僧冷笑道:「你可知這把劍的 來歷?」凌未風道:「什麼來歷我可不管,我只知道它是楊雲驄的東西!」番僧叫「哼」了一聲道:「楊雲驄的東西?楊雲驄是個強盜,他若不是死在江南,我會把 他的骨頭挖出來打三百鞭!」凌未風最敬愛自己的大師兄,聞言忍著一股怒氣,問道:「你莫非就是天蒙禪師?」番僧得意笑道:「原來你也知道老佛爺的名字,那麼你也該知道這把劍是我的東西了。你乖乖送上,老佛爺可饒你一條校狐,要不然,哼,教你找楊雲驄去!」凌未風心想:天蒙禪師當日率門下弟子圍攻自己的師 兄,給師兄繳去他的寶劍,送給伊土達,說起來這番僧怪不得誰。只是現在己過了二十多年,不知他是好是壞,若然他已改過,那麼清兵入侵在即,蒙藏回疆的人都 應齊心抗敵才是,不值得為了一把劍而得罪他。正躊躇間,那番僧又喝道:「你給不給?你是什麼人?敢抗老佛爺之命!」凌未風道:「我就是楊雲驄的師弟!」番僧板著臉孔問道:「我只知楊雲驄有一個師弟楚昭南,怎麼現在又鑽出一個來了?你若是楊雲驄的師弟,那麼你也得聽你現在的師兄的說話。」凌未風揚眉問道: 「你說什麼?」天蒙禪師哈哈笑道:「你還不知道嗎?那你準是假冒的了!楚昭南帶官兵到了回疆,派人入藏向我賠罪,替他死去的師兄求饒,叫我幫他平定蒙藏! 他答應給我找回寶劍,若找不回,就把他的游龍劍送我哩!這把劍既在你手中,那還有什麼可說!」凌未風忽然圓睜雙眼,喝道:「我本不想要這把劍的,現在卻偏 不給你,有本事你就來取!」
         天蒙禪師喝道:「徒兒,替我把這狂徒拿下!」兩個少年番僧左右撲上,凌未風兀立如山,四隻拳頭同時打到身上,只聽得「蓬蓬」兩聲,跌倒的不是凌未風,卻是 那兩個少年番僧!天蒙禪師虎吼一聲,忽然脫下大紅僧袍,迎風一抖,似一片紅雲直罩下來。凌未風見來勢兇猛,身移步換,避過來勢,一手抓著袍角,只覺如抓著 一塊鐵板一般,知道天蒙的武功也已登峰造極,暗運內力,一聲裂帛,撕下了半邊僧袍,天蒙禪師那半截僧袍已橫掃過來,左掌呼的一聲也從袍底攻出,凌未風身子陡然一縮,只差半寸,沒給打著,天蒙禪師驟失重心,晃了一晃,凌未風騰地飛起一腳,天蒙禪師居然平地拔起兩丈多高,手中僧袍,再度凌空撲擊!
         天蒙是西藏天龍派開山祖師天龍禪師的師弟,自二十多年的輸給楊雲驄之後,回到西藏,潛心再苦練了二十年,功力遠非以前可比,竟然和凌未風打了許久,未露敗象。
         再說武瓊瑤和易蘭珠同住一室,午夜過後,尚未見動靜,武瓊瑤道:「博伯伯這個計策又怕不行,敵人未必會來。」易蘭珠逼:「還是小心防備的好。」武瓊瑤道:「外面有凌大俠把風,敵人若來,只悄未進入莊內,就給他收拾了,還輪到我和你動手嗎?」她累了三晚,不覺打起瞌睡。易蘭珠卻仍打點精神,仗劍防守。過了一陣,忽然有股香氣從窗外吹進來,令人昏昏欲醉,易蘭珠大叫一聲不好,窗外已飛進兩個人來,為首的人陰聲怪氣笑道:「哈,哈,兩個花姑娘都在這裡!」易蘭珠 側的一劍刺出,郝飛鳳舉扇一擋,鏗鏘一聲,鐵扇已給斬斷,幾十枝梅花針飛射出來,易蘭珠舞起寶劍,一片錚錚聲響,把梅花針都激得反射回去,郝飛鳳絕未料到 易蘭珠如此厲害,手忙腳亂,尚雲亭大袖一揮,梅花針全給震落,身形起處,竟如蒼鷹撲兔,向武瓊瑤抓去。
         練武的人,最為警醒,武瓊瑤剛剛入睡,一鬧就醒過來,只是迷迷糊糊,竟沒氣力,尚雲亭撲地抓到,危急中武瓊瑤忽想起白髮魔女的獨門絕招「無常奪命」,就地一滾,纖足飛起,踢尚雲亭腿彎的「白市穴」,尚雲亭身子一縮,武瓊瑤已滾過一邊,易蘭珠一劍自後刺到,尚雲亭反手一拿,五指如鉤,向易蘭珠的手腕抓到,易蘭珠劍如飛鳳,一轉手腕斜刺出去,尚雲亭步似猿猴,鐵扇起處,又已指到易蘭珠脅下,易蘭珠只覺腦痛欲裂,劍法雖然精妙,卻敵不住尚雲亭,只好連連閃躲。尚 雲亭見易蘭珠吸了迷香,武功還是如此了得,不禁駭然。郝飛鳳乘機去抓武瓊瑤,忽然窗外一聲冷笑,郝飛鳳咕咚一聲,倒在地上,尚雲亭揚手一揮,一圈金光反射 出去,大聲叫道:「賊婆娘敢施暗算?」

    石大娘回身一閃,尚雲亭飛箭般地穿出窗去,石大娘的五禽劍當頭壓下,尚雲亭喝聲「打!」鐵扇一點石大娘手腕,石大娘冷笑一聲,回劍橫掃,瞬息之間,進了四 招,尚雲亭大吃一驚,飛身便逃。暗角處,驀然又轉出一個儒冠老者,長鬚飄飄,尚雲亭舉扇橫撥,那老者劍招極慢,但卻有極大潛力,尚雲亭扇搭劍身,正想來個 「順水推舟」,上削敵人握劍的手指,不料鐵扇竟給敵人的劍粘住,休說上削,連移動都難,尚雲亭急運足十成內力,向外一探,左掌也使了一招擒拿手,才解了敵 勢,一晃身,斜躍下落。這儒冠老者乃是傅青主,和石大娘聯袂退下。
         尚雲亭腳方點地,飛紅中早已在樓下等候,長鞭呼呼,向鐵扇捲來。尚雲亭仗著精純的武功,拆了幾招,兀是覺得吃力,手指一按鐵扇上機括,幾枝毒箭,流星閃電般地飛出,飛紅中回鞭一掃,短劍一蕩,把毒箭全部打落,尚雲亭又跳出場子,正想奪門而出,忽然一聲大喝,一個紅面老人,人未到,腳先到,雙足連飛,一頓鴛鴦連環腿,把尚雲亭又退回來,這人乃是石天成。
         尚雲亭一看四面八方,全是生平罕遇的高手,橫扇當胸,哈哈笑道:「你們以多為勝,我尚雲亭頭顱只有一顆,你們要取,我絕不皺眉。」傅青主、石大娘、飛紅巾、石天成四邊站定,不理不睬。一個陰惻惻的聲音突然響自耳邊,「你別賣狂,你只要能接我三招,我就放你出去,決不留誰!」聲音很小,卻是字字清楚,尚雲亭縱眼一看,只聞聲而不見人,方自驚詫,忽然耳邊又聽得怪聲喝道:「你這雙狗眼,連我都看不見。」語聲方停,場中心已多了一個瘦小的老人。這老人正是辛龍 子,他人既矮小,又仗著怪異的身法,突然鑽出,令尚雲亭大吃一驚。
         尚雲亭橫行江南幾十年,自然是個識貨的大行家,知道辛龍子內功深湛,就只那手「傳音入密」的功夫,人在遠處,而聲卻直達別人耳邊,這樣精純的功力,還真是 見所未見。只是尚雲亭也有幾十年功力,雖然自知比不上辛龍子,但心想:只過三招,你無論如何也打不倒我。當下朗聲喝道:「你這話當真?」辛龍子道:「誰和你開玩笑?你數著,第一招就要打得你撲地!」尚雲亭突覺眼前人影一晃,辛龍子長袖飛揚,宛如半空伸出來的怪手,直撲他的面門,肘又撞他胸膛,腳尖又踢他膝 蓋。這一怪招,同時連攻對方上中下三處方位,對方除了使「燕青十八翻」的「滾地堂」功夫外,實在無可逃避。尚雲亭無暇思索,滾地一翻,一個鯉魚打挺,又翻 起來,只聽得那陰惻惻的怪聲,又在耳邊響道:「第二招要打得你團團亂轉!」
         尚雲亭尚未定神,忽見辛龍子左手握拳,右手伸指,左足足尖微起,以金雞獨立之勢,立在自己的側面,拳對胸膛,指向脅下,足尖又成「十字擺蓮」之勢,可以踢檔挑腹,只要一動,敵立可制自己死命,只好凝立不動,處處無備而處處有備,以上乘武功護著全身。辛龍子忽然冷笑一聲,胸膛一挺,作勢欲撲,尚雲亭只道他要 發動攻勢,急忙足尖一旋,團團亂轉,以八封游身掌法,應付敵人的全面攻勢。除了這一法子,實在也無法抵禦。哪料辛龍子只是作勢,並未前撲,待他旋轉之勢稍 緩,猛然喝道:「第三招要你摔出門去!」雙掌一撤,迅如奔雷,掌風人影中,尚雲亭大叫一聲,平地飛出數丈,但他也臨危顯了一手絕招,暗運內力將鐵扇震裂, 數十枝毒箭,齊向辛龍子飛來,辛龍子猝不及防,不由得也是一驚,急忙使個「一鶴沖天」之勢,飛身攀上屋樑,尚雲亭奪門狂奔,傅青主飛紅巾緊緊跟蹤追出。
         再說凌未風和天蒙惡鬥,功力悉敵,旗鼓相當,鬥了許久,兀是未分勝負。凌未風身法一變,把半截憎袍緊緊收束,舞成一根桿棒,將最近這次重上天山所學得的劍法,施展出來,居然是劈刺撩抹,悉依刀劍路數,那僧袍束成的桿棒,拿在他的手裡,真如拿著一柄寶劍。戰到分際,忽聽得一聲裂帛,凌未風的半截僧袍,將天蒙 手中的半截僧袍捲著,用力一絞,天蒙的僧袍,變成片片碎布,凌未風一掌劈去,天蒙慘叫一聲,回身便逃,凌未風正待追擊,忽覺背後風聲颯然,無暇追敵,反手便是一掌,背後的人「哎喲」叫了一聲,而凌未風也覺來人功力甚為純厚。
         這人正是捨命求生的尚雲亭,他受了凌未風一掌,全身麻軟,逃出幾步,傅青主已然趕到,駢指一戳,將他點倒地上,而天蒙禪師已帶了兩個徒弟飛逃了!
         凌未風向傅青主道聲「慚愧」,他因惡戰天蒙,竟放了尚雲亭混入莊內,甚覺尷尬。傅青主笑道:「兩個賊人都擒著了,凌大俠何必耿耿於懷。」說罷把尚雲亭押回莊內。
         石大娘等坐在堂中,正在審問人妖郝飛鳳,傅青主雙掌按在尚雲亭肩上,厲聲喝道:「你到西北想幹些什麼?為何混入武家莊?從實招來,否則我雙掌用力,把你的琵琶骨捏碎,再把你的武功廢了!」
         尚雲亭認得傅青主是無極劍的大師,叫道:「傅青主,你不必迫我!」又看了身受五花大綁的郝飛鳳一眼,長歎一聲道:「總是這個孽障害我!」用力一嚼舌頭,狂叫幾聲,噴出一口鮮血,在地上翻騰一陣,竟自死了!
         傅青主微微歎息,急忙伸手一捏郝飛鳳的下巴,郝飛鳳哇哇大叫,牙齒全給捏碎,和血吐出,傅青主使了這手辣刑,為的是防止郝飛鳳也學尚雲亭的樣子自殺。
         郝飛鳳痛極叫道:「你們把我殺了吧!」傅青主在他頸項一拍,喝道:「你說不說?」郝飛鳳慘叫一聲,語音含糊,可是還分辨得出他說什麼,他說:「我給石振飛 和孟武威逼到塞外,是天蒙禪師叫我們來的。」凌未風道:「是天蒙禪師叫你來的?叫你來做什麼?」郝飛鳳看了武瓊瑤一眼,垂首不語,武瓊瑤粉面通紅,心頭火起,拍的一掌,把郝飛鳳的大靈蓋震得粉碎。
         凌未風笑道:「武姑娘,也難怪你發脾氣,只是太便宜了這廝。」在屍身上一搜,果然搜出天蒙給他的一封信,叫他得手之後,持信去見楚昭南,原來楚昭南也知道 武元英在草原上建起村莊,只以「癬疥之患」,不想親自料理,所以叫天蒙禪師順道去毀滅武家莊,而天蒙禪師又和逃到塞外的尚雲亭勾結上了,要他們先探虛實。 郝飛鳳色膽包天,第一天在武家莊外探視,見著武瓊瑤,不等天蒙禪師到來,就和尚雲亭撲入莊內採花,幾乎給武元英砍死,仗著尚雲亭的毒箭,才能逃脫,第二次 和天蒙會合之後,再分批來犯,不料又遇到許多高手,終於喪命。
         凌未風沉吟半晌,說道:「楚昭南四處邀人,看來清兵大舉入侵之期不遠,我們須得好好準備。」飛紅個昂頭笑道:「我明天就遣人邀約南疆各族酋長,聽李公子的調遣。」李思永拱手說道:「女英雄東山復出,那好極了,我願荊亨力,以作前驅。」凌未風笑道:「你們不必互相推讓了。大家累了這麼多天,還是明日再說 吧。」辛龍子翻著怪眼道:「你們都是忙人,忙著什麼勞什子的國家大事,我卻是閒雲野鶴,對你們的事情毫無興趣。我要回天山采金煉劍,恕不幸陪了。」凌未風 將他一把拉住,說道:「辛大哥,你要回去,也不忙在今宵,明日兄弟還有要事奉告!辛龍子道:「念在你曾救過我的命,我依你的話,要我多管塵世俗事,那我可 不幹。」
         一宿易過。第二日晨曝稀微,易蘭珠就在村莊外的草地徘徊。她下山之後,內心充滿激情,回疆的大草原是她父親當年馳騁之地,她父親的一生就是在草原上度過 的,因之她對回疆的大草原也有著說不出的一種深厚感情,就好像對她的父親一樣。她一早起來,就是想等待凌未風,向他傾訴她對父親的懷念,加對草原的感情。
         易蘭珠正在凝思,忽然發現草原上還有另外的一個人在獨自徘徊,她跑了過去,那個人抬頭叫道:「蘭珠,你這樣早!」這人乃是張華昭,飛奔著迎面而來,到了易蘭珠跟前,忽然停了下來,呆呆注視,易蘭珠奇道:「你傻了麼?看些什麼?」張華昭叫道:「蘭珠,你的頭髮,你的頭髮!」
         易蘭珠手撫青絲,愕然問道:「我的頭髮怎樣了?」張華昭喜得跳起來道:「一根白頭髮都沒有了!」拉著易蘭珠到泉水邊一照,只見滿頭烏黑,發光鑒人,易蘭珠半晌說不出話來。張華昭拉著她的手讚道:「蘭妹妹,你真美!」易蘭珠忽悠然歎道:「管它白髮黑髮都與我無關,白髮不足憂,黑髮亦不足喜,我是跟定飛紅巾的 了!」
         張華昭奇道:「你不是曾逃出深山,不願受她拘束的嗎?」易蘭珠道:「你一點也不懂得我,也不懂得飛紅巾。現在的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她了,我和她現在都不是在深山之中,而是在草原之上呀!我現在尊敬她,就如尊敬我的凌叔叔一樣。」易蘭珠經過了這場大變,又受了凌未風的激勵出山,對張華昭的愛心雖然沒有死掉,可是她的愛情已經被另外一種強烈的感情蓋過了,這感情就是對於草原的感情,她要繼承她父親的志願,為草原上的牧民解救苦難。理想燃燒著她的心,對死去的父親 那種深沉的懷念佔據了她的心,愛情反而退到次要的位置,此刻她還沒有心情談情說愛,對白髮黑髮的事情,更不放在心上了!
         張華昭默然無語,慢慢地理解了她的心情,拉著她的手輕輕說道:「蘭妹妹,我懂得的,我的父親給清兵殺死的時候,我的心中也是充滿著復仇的火焰,一點也不想到其他。但是,我們永遠在一起,也並不妨礙我們的事業呀!」易蘭珠面現紅霞,掙脫他的手說道:「別鬧了,你看凌叔叔他們來了!」
         凌未風和辛龍子並肩走到草原,不一會傅青主石天成他們也來了,凌未風點點頭道:「蘭珠,你早!」看著張華昭笑了一笑,忽見張華照黯然無語,覺得很是奇怪。
         辛龍子道:「凌未風,你約我出來有什麼事?請快說罷。」凌未風突然從腰間解下一把寶劍,遞過去道:「你看這把劍如何?」辛龍子細細賞玩,彈劍長嘯,說道: 「這是西藏天龍派的鎮山寶劍呀,你如何得到?」凌未風笑道:「原來你也知道這把劍的來歷,你喜歡這把劍嗎?」辛龍子淡然說道:「若果在天蒙賊禿的手中,也 許我會搶他的。在你的手中,我不會強搶的。」凌未風哈哈笑道:「你既然喜歡,我就送給你!」辛龍子愕然道:「真的?」凌未風道:「一把寶劍有什麼稀奇,我 生平從不用寶劍,也未嘗受過挫敗!」辛龍子怪眼一翻,將寶劍揮動幾下,說道:「哈,凌未風,你怕我不受寶劍,故意激我,好,我接受你的好意,但還是要和你 比劍!」凌未風道:「好呀!咱們點到為止,勝敗不論。」
         桂仲明拿來一桶石灰,凌未風取出他平常慣用的青鋼劍,在石灰中一插,反身躍出,說道:「來吧!」易蘭珠武瓊瑤十分奇怪,只有傅青主持須微笑。
         凌未風知道辛龍子武功極高,新近又學了達摩劍法,若那恩威並施,不能將他收服,因此送他寶劍之後,仍踐前言,要和他比劍。傅青主老於閱歷,自然猜到凌未風心意。易蘭珠和武瓊瑤卻在暗暗著急,她們見識過辛龍子的武功,以她們兩人聯劍合攻之力,兀自敵不過辛龍子的,如今辛龍子寶劍在手,如虎添翼,只怕凌未風抵擋不了,兩人暗捏一把汗,站在鬥場的外圍,準備一有危險之時,立刻搶救。
         辛龍子橫劍當胸,與凌未風相對而立,雙目凝視,久久不動。眾人方覺奇怪,忽然辛龍子往地上一坐,劍尖倏地上挑,凌未風沉劍一引,辛龍子閃電般地在地上打了幾個盤旋,除了有限幾人,別人根本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又站了起來,傅青主伸出舌頭對石大娘道,達摩劍法真個神妙,只這一伏一起的時間,他已接連使了十幾手怪 招,若非凌未風,也真難抵擋得住。
         再看鬥場時,形勢又變,辛龍子活像一個醉漢,腳步踉蹌,時而縱高,宛如鷹隼凌空;時而撲低:宛如蝶舞花影,一把寶劍東指西劃,看來不成章法,其實每一招都暗藏好幾個變化,凌未風施展出天山劍法中的「須彌劍法」,攻守兼備,一柄青鋼劍飄忽如風,意在劍先,悠然而來,寂然而去,使到緊處,真是攻如雷霆疾發,守如江海凝光。達摩劍法雖然怪絕,卻是傷不了凌未風分毫。
         辛龍子鬥到酣處,忽然一聲怪叫,劍法再變,鬥場中四面八方都是辛龍子的身影,那柄寶劍寒光電射,劍花錯落,就如黑夜繁星,千點萬點,灑落下來,凌未風的身形,已被劍光裹住,連傅青主也看得不大清楚,不知道他是如何防禦的了!
         不說旁人替凌未風擔心,辛龍子卻是倒吸一口涼氣,凌未風看來似是被困著,其實卻是用最上乘的劍法,著著反擊!辛龍子只覺面前如布了一面鐵壁銅牆出不進去, 寶劍指處,都被一股極大的潛力擋了回來,還不時要用上乘武功,解去凌未風青鋼劍的粘力。似這樣鬥了一百多招,把旁人看得眼花撩亂,忽然凌未鳳在劍光中如星丸跳躍,辛龍子猛縱起來,一圈銀虹,環腰疾掃,易蘭珠武瓊瑤驚叫一聲雙雙槍出,石天成比她們更快,雙掌一錯,已搶在前頭,大叫:「辛龍子,你這孽障,膽敢 傷害凌大俠!」語聲未停,忽見凌未風笑吟吟地站在面前,辛龍子卻如鬥敗的公雞一樣,斜立在凌未風三丈之外,抱劍說道:「凌大俠真好劍法,我輸了!」石天成 驚愕得說不出話來,仔細看時,只見辛龍子的衣服上,有許多白點,這才恍然大悟,這些白點,全是凌未風用劍尖上的石灰點上去的,若然凌未風真個把辛龍子當為 敵人,辛龍子早已喪命在三尺青鋒之下了。
         凌未風也袍劍當胸,笑時吟地說道:「辛大哥真好劍法,鬥了三百多招,才偶然失了一招,做兄弟的十分佩服。」易蘭珠的天山劍法已有八成火候,見凌未風只不過贏了一招,在這樣短促的時間內,就能夠在辛龍子身上留下幾十處記號,也是駭得說不出話來,想不到本門劍法的神妙至如斯!
         辛龍子既是佩服又是尷尬,正在下不了台,石天成喝道:「大丈夫恩怨分明,你有恩不報,有仇不報,算哪一門俠義道!」辛龍子陡然轉身,將劍向上一舉,朗聲說 道:「師兄,我承教了!凌大俠武藝無雙,我要報恩也無從報起,我只有隨著凌大俠,但願仗他之內,報了楚昭南的暗算之仇,我就回轉深山。」石天成仍是怫然不 悅,輸恨辛龍子太過糊塗,正想發話,忽然草原上數騎飛來,到武元英跟前,倏地翻身下馬,報道:「清軍已大舉入疆了!」
         這幾個人都是武元英差到邊界探聽消息的,他們在邊境的烽火台上遙見清兵大隊開來,連忙飛騎回報,傅青主沉吟道:「大軍行程遲緩,沿途又定有牧民隊伍,向他們襲擊,最少還要十天半月,他們才能攻到這裡。」飛紅個道:「十天之內,我保管能把南疆各族,聚集起來。」武元英道:「只是孟祿那邊,卻是心腹大患,孟祿 是喀達爾族的老酋長,和南疆的哈薩克族都定居在喀永沁草原,在那草原上還有十多個部落,而以喀達爾和哈薩克兩族的人最多。雖然孟祿只得三四個部落擁護,但 他勢力最大,清軍一旦進來,他會裹挾其他各族,服從他的。」凌未風慨然說道。「我和哈薩克人最熟,我們師兄弟兩代,都幫哈薩克人打過仗,我願到喀爾沁草原 走一趟。先和哈薩克人聯絡,然後把孟祿收服過來。」眾人聽了,都說太過危險,武元英道:「那邊是孟祿的勢力,你單槍匹馬,恐怕會受暗算。」凌未風笑道: 「我一生經歷過無數危難,何懼一個孟祿。何況我還有哈薩克族的朋友。」辛龍子應聲說道:「我是哈薩克人,二十多前,我曾做過一件很對不起本族的事,當時不 知道錯,現在是知道了。我願隨凌大俠前往,一來可報凌大俠恩德;二來也可稍贖愆。」眾人見辛龍子願往,齊都大喜,心想兩個都是絕世武功,應該不至於出事,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
         當晚,凌未風和劉郁芳靜靜在草原漫步,劉郁芳幽幽說道:「才一見面,你又走了!」凌未風強笑道:「我總會回來的。」劉郁芳道:「但你卻一直不願說真話。」 凌未風道:「我的過去已經埋葬了,你為何一定要知道我的過去?」劉郁芳道:「可是我心頭上的那個童年朋友,卻還沒有死掉!凌未風,你真的這樣殘酷,不願把 當年真相告訴我嗎?」草原上餓狼夜曝,胡笳遠聞,凌未風輕輕地推開劉郁芳的手,悄悄地道:「我再重複我過去說過的一句話,在臨死之前,我一定會把真相告訴你的!」
正是:
         歷盡滄桑心未換,疑真疑幻費疑猜。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