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4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4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2. 邊塞逃亡 荒漠奇緣逢女俠 草原惡戰 武林絕學駭群雄

 第二十二回   邊塞逃亡 荒漠奇緣逢女俠   草原惡戰 武林絕學駭群雄
         白髮魔女若有所思,半晌說道:「這兩朵花我用不著了,你不如拿去送給飛紅巾吧。」張華昭想起飛紅巾也是白髮盈頭,這兩朵花她正合用。
         第二日一早,張華昭拜別白髮魔女下山,走了兩日到了山麓,放起響箭,過了片刻,凌未風與桂仲明、冒浣蓮從山坳轉出,冒浣蓮一見就大聲喊道:「怎麼樣,我不 騙你吧?」張華昭喜孜孜地將經過說了,眾人齊都大喜,凌未風手上拿著一根黑黝黝的枴杖,在岩石上敲擊,笑道:「我們這趟再去找飛紅巾,看她敢不敢留難?」 張華昭這才注意到他手上的枴杖,笑道:「這枴杖真好玩,是木頭的嗎?」凌未風道:「你說好玩就送給你好了,它比鋼鐵還硬呢!我這幾天採集了許多天山神芒, 順便削下了天山特有的降龍木,弄成了這根枴杖。」張華昭道:「我只學過劍法,可沒學過用棍棒鞭杖等兵器。」凌未風道:「你就依無極劍法來使這根杖好了,只怕它比你手中的青鋼劍還更好呢!另外我再教你幾路枴杖點穴法。」張華昭這兩日機緣湊巧,學了白髮魔女的獨門輕功,又得了降龍寶杖,十分高興。
         凌未風等一行四人再回到天都峰,凌未風上前拍門,又是久久未有人應。凌未風皺眉道:「飛紅巾怎麼這樣不講清理不理不睬。」張華昭道:「我手上有她師父的玉簪,就闖進去見她吧!」凌未風又叫了幾聲,仍然未見答應,心中也不免有點惱怒,揮手說道:「也只有闖進去了!」桂仲明巴不得凌未風說出這話,雙掌用力,在石門上一推,登時把石門推開,凌未風道:「桂賢弟不可莽撞,我們雖是破門而入,還得以禮求見。」帶領眾人走人屋內,只見飛紅巾盤膝坐在蒲團之上,動也不動,就宛如古代遺留下的一尊石像。她對外面的紛擾,竟似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凌未風放輕腳步,走近蒲團,低聲喚道:「飛紅巾,我們奉令師之命來看你。」過了許久飛紅巾才輕啟雙目,吁聲說道:「你們來了?易蘭珠走了!世事如夢,一切空無,你們還要什麼?」這威震草原的女英雄,如今竟似一個垂危的病人,眼睛消失了光彩,話語軟弱無力,白髮飄拂,身軀顫抖,凌未風打了個寒襟,張華昭叫 道:「蘭珠姐姐真的走了!」飛紅個道:「是的,你贏了,她不願伴我同受空山岑寂,她要去找尋你們,她偷偷地走了,嗯,偷偷地走了!」她指一指右邊的牆壁 道:「你看!」那上面用寶劍劃了幾行字。」張華昭讀道:「恩仇未了,心事難消,願娘珍重,後會非遙!」失聲叫道:「她真的走了!」飛紅巾又閉上雙目,揮揮 手道:「你們走吧,誰也別理我了!」
         凌未風凝望著飛紅巾,心中無限難過,忽然他大聲叫道:「飛紅巾,你看看,這是什麼?」飛紅巾不由得睜開眼睛,凌未風倏地從張華昭手中,搶過了那根降龍寶杖,遞到飛紅巾面前,叫道:「飛紅巾,你要用枴杖了!這根給你!」飛紅巾訝道:「什麼?」凌未風大笑道:「你不行了,你不中用了,沒有枴杖,你路也走不動 了!」飛紅巾勃然大怒,自蒲團上一躍而起,駢指罵道:「凌未風你有多大本領,膽敢小覷我?劃出道兒來,我和你大戰三百回合,看到底是誰行誰不行了?」
         張華昭等駭然震驚,凌未風神色自若,朗聲說道:「飛紅巾你別動怒,你自己想想我有沒有說錯你,你為什麼神志頹喪?就是因為你失掉了你的枴杖!」飛紅巾瞪大眼睛,喝道:「胡說八道,你瘋了麼?」凌未風激動地叫道:「我不瘋,瘋的是你!你要把易蘭珠當做你的枴杖,沒有她你就連走也不能走啦!我真替你羞恥,你這 草原上的女英雄,要倚靠一個女孩子作你的枴杖!你是這樣脆弱,脆弱到自己沒有勇氣生活下去?可是易蘭珠不是木頭,她有生命,她懂得思索,她有感情,她不能 夠做你的枴杖!你明白嗎?飛紅巾,你也得試試自己站起來,不靠枴杖來走路啦!」
         飛紅巾給凌未風一陣數說,面色頹敗,紅了又青,青了又紅。冒浣蓮心中暗暗讚歎道:凌大俠真行,不是這樣一針見血地道破她,也醫不了她的心病!
         二十年前的英氣雄風,驀然回來了,飛紅巾熱血沸騰,似乎要突破身體的軀殼。自失掉楊雲驄之後,她的確感到非常空虛,好像失掉了生活的支柱,她的武藝是越來越高,可是她的精神力量卻越來越弱,過去那種敢於獨往獨來,披荊斬棘的雄風忽然消逝,她把自己囚在天都峰上,獨自忍受痛苦的煎熬,到忍受不來時,就把易蘭 珠搶過來,用易蘭珠來替代楊雲驄在她心頭的地位,給她以生活的勇氣,她什麼也不理,只想要易蘭珠陪著她,在精神上扶持她,「是啊!我的確是把易蘭珠看成我 的手杖了!」飛紅巾心靈激盪,內心的聲音在責備她。她忽然大聲叫道:「凌未風,你說得對!但要枴杖的飛紅巾死了,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不要枴杖的飛紅巾。 走!我陪你們下山去,我替你們把易蘭珠找回來!我要到我的族人中去,讓他們知道二十年前的飛紅巾復活了!」
         凌未風把枴杖擲給張華昭,鼓掌歡呼,張華昭從懷中取出那兩朵優曇花獻上去道:「這兩朵花是卓老前輩留給令師的,令師不要,說叫我送給你。」飛紅巾聞得一縷幽香,更是神清氣爽,笑道:「這是什麼花?」凌未風道:「這是優曇花,據說可令白髮變黑,功逾首烏。」飛紅巾搖頭道:「我也不要它。我的心年輕就行啦,何必要把白髮變黑?我要留著這滿頭白髮,做一個紀念,這白髮會提醒我,我曾經衰老過,一個需要枴杖的女人!」她笑得非常爽朗,心湖明淨如天山的冰河!
         再說易蘭珠那日自凌未風與張華昭等去後,思潮浪湧,徹夜無眠,張華昭對她的蜜意柔情,固然令她徘徊不已,而凌未風那番說話,勸她繼承父親的遺志,更如當頭棒喝、暮鼓晨鐘,她想來想去,覺得飛紅巾雖然可憐,但自己這樣陪她在空山中度無聊的歲月,也不過是兩個可憐人相聚一處而已。「我還年輕,我的生命就讓它像蠟燭一樣,在空山中燒滅了嗎?不,我不願意!」易蘭珠突然從心內喊出來,幾個月來心頭上那個死結解開了,她迅速作了決定,離開飛紅巾,去找凌未風和張華昭,她悄悄地在壁上題了幾行字,就下山去了。
         易蘭珠在天山長大,熟識道路,她取道達扳城沿白楊河岸前往南疆,走了二十多天,忽覺氣候漸熱,一片沙漠橫亙面前,她知道再往前走,就是回疆著名的「火洲」 吐魯番了,「西遊記」中的火焰山,就是在這個地方。易蘭珠避開正面,從吐魯番西面繞過。一日正行路間,忽然陣陣熱風,刮地而來,霎忽黃沙滾滾,一片煙霧, 像沙漠上突然捲起一張遮天蔽地的黃絨氈幕。易蘭珠急忙躲在一個小丘後面,屏息呼吸,時不時用手撥開堆積的浮沙,過了許久,風沙才息!易蘭珠探出頭來,忽見小丘的那一邊,站著四條大漢,都是滿身黃土,狼狽異常!一個瘦小的漢子正向他的同伴問道:「東洛,我們迷了路,你可認得路嗎?」那個叫做「東洛」的人披著 一件大斗篷,把兩隻耳朵與半邊面孔全都遮著。他抬起頭來,望了一陣,叫道:「苦也!沙漠風暴,地形變換,我也認不出路了,好在我們的水囊沒有丟,只好拚命 朝最熱的地方走去,走到吐魯番,我就識路了。」另一個人說道:「這個鬼天氣,一時酷冷,一時酷熱,像這般炎熱,我們那點水只怕不到兩天就會喝完,如何過得 火焰山?」易蘭珠聞聲想起,一摸自己裝盛天山雪水的水囊,卻不知什麼時候被沙石刮了一個小洞,水全都漏乾了。
         易蘭珠這一急非同小可,在土丘後一躍而出,叫道:「過路的大哥,你們要去哪裡?我認得路!」易蘭珠雖滿身黃土,但卻掩不住清麗的容顏。四條大漢陡見沙漠之中出現如此美麗的少女,全都呆了,那瘦小的漢子喝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單身在大漠上行走?」易蘭珠心中生氣,大聲說道:「你管我做什麼?我替你帶路, 你把水囊的水分一點給我,大家都有好處,你們若不願意就拉倒。我自己會去找水,你們也儘管走你們的路。」一個肥頭大耳的漢子叫道:「著呀,有這樣漂亮的姑 娘帶路還有什麼不好?姑娘你渴了嗎,來,來!我這就給你喝水。」易蘭珠瞪了他們一眼,心想這四人似乎不是什麼好人,但自己一身武藝,卻也不怕他們。當下朗 然說道:「咱們彼此患難相助,你別亂嚼舌頭!」她大大方方地把胖子遞過來的水喝了兩口,揮渾手道:「好了!走吧!」
         這四個人全是大內高手,那瘦小的漢子是「鐵筆判官」成天挺,那個被著大斗篷的卻是邱東洛。邱東洛給凌未風削了兩隻耳朵,怕被旁人看見恥笑,所以長年四季都披著斗篷。另外兩個是成天挺的副手,一個叫做鄭大錕,一個叫做連三虎。
         康熙是一個好大喜功的皇帝,平定了吳三桂與李來亨之後,便想拓土開疆,統一蒙藏。他又聽說李來亨雖然死了,他的弟弟李思永卻不如下落,有可能逃入回疆,因此他圖謀回疆蒙藏之心更急,成天挺等四人便是他派入回疆的武士,任務是探聽邊情與偵查李思永的下落。
         易蘭珠一點也不知他們的來歷,泰然自若地與他們同行,慚東洛一路瞧著她,神情頗為怪異,胖子鄭大錕忽然笑道:「邱大哥,你不是累來不喜歡娘兒的嗎?怎的今天給小狐狸迷著了!」易蘭珠勃然大怒,忽然前面黃塵滾滾,有兩騎馬飛馳而來。成天挺道:「咦,這兩人騎術怎如此了得?」話聲未了,那兩騎馬己到面前。馬上 人一躍而下,一個是白衣書生,一個是紅衫少女,一紅一白相映成趣。易蘭珠又驚又喜。這紅衣少女乃是白髮魔女的關門弟子武瓊瑤,凌未風與桂仲明在拜謁晦明禪 師之時,所見的就是她。
         武瓊瑤原是終南派名宿武元英的掌珠,凌未風、劉郁芳等人大鬧五台山之時,就是在武元英的家望集會,因此武瓊瑤認得凌未風與冒浣蓮。而凌,冒二人卻絕想不到她也會在天山,倉卒之中,兩人都認不出紅衣少女就是她。
         當日大鬧五台山之後,群雄分散,武元英父女原是留在山西的,後來因為風聲日緊,在山西站不住腳,輾轉到了回疆。武元英帶武瓊瑤上天山謁見晦明禪師,不料剛 到半山,就碰見白髮魔女,白髮魔女一見武瓊瑤就喜歡了她,伸手便要武元英把女兒送給她做徒弟。武元英不知她的來歷,她微微一笑,把崖石隨手抓下一塊,捏成 粉碎,笑道:「終南派與武當派甚有淵源,你難道連白髮魔女的名頭也沒聽過嗎?」武元英一聽才知面前的老婆婆,便是與己的一輩武當派掌門人卓一航有過糾紛的 白髮魔女,他聽師長說起,白髮魔女當年為了卓一航,曾打敗武當五老的圍攻,連卓一航的師叔都給她傷了,武功之高,世所罕見!只是推算年代,她已是百歲之 人,武元英真料不到她還活在世上。
         武瓊瑤平日也聽父親說過白髮魔女的故事,如今一聽這巾幗中並世元二的女人,願收她做徒弟,大喜叩謝,先自肯了,只是武元英依依不捨。白髮魔女道:「我只要她跟我三年就行了,我教徒弟與別人不同,我教三年當得別人教三十年,過了三年,我就放她回來跟你。」
         白髮魔女暮年收徒,武瓊瑤又聰明又淘氣,非常懂得哄她歡喜,白髮魔女把她寶貝得了不得,把獨門劍法悉心傳授於她,用藥物之力,給她冶元固本,果然在三年之中,把她調教得非常出色。除了功力稍差之外,論劍法不在飛紅巾之下。武瓊瑤也常到天都峰找飛紅巾遊玩,因此認得易蘭珠。
         那白面書生正是李思永,他在清兵圍剿之下,拚死衝出,傅青主、劉郁芳、石天成父女、韓荊等人仗著一身武藝,也都脫出身來。只有韓荊的盟兄弟朱天木楊青波卻不幸戰死。李思永和傅青主等十多騎,自四川西走,輾轉到了回疆,這一日驟遇沙漠風暴,李思永騎的是一匹黃駿馬,未曾走過沙漠,給風沙所嚇,長嘶狂奔,疾逾 閃電,離群走散。李思永雖然是一身武藝,卻不懂得應付風沙之法,焦急間,忽然斜刺裡一騎馬衝來,一個紅衣少女與他擦身而過,牽著李思永的衣袖道:「快躲在 馬腹之下,順著風跑!」李思永正感風沙刮面,兩眼難睜,渾身氣力也漸消失,被少女提醒,一翻身倒懸馬腹,和少女並轡飛馳,過了許久,風沙才息,兩人翻上馬 背,李思永向她道謝,問道:「姑娘師門,可肯賜教?」紅衣少女嬌笑道:「什麼師門呀不師門,我一點也不懂。」李思永道:「姑娘騎術精絕,那一定是懂武藝的 了!」紅衣少女笑道:「我們在草原上討生活,不懂騎馬還行麼?至於什麼武藝,那我可全不懂了。」紅衣少女嬌小玲瓏,明艷照人,吐氣如蘭,婀娜作態,李思永 不覺心醉,以為她真是草原牧民的女兒,竟瞧不出她身懷絕技。那紅衣少女問道:「公子這般發問,想必是精通武藝的了!」李思永道:「學過幾手粗淺的功夫。」 紅衣少女道:「我要到吐魯番附近的葉爾羌去,公子懂得武藝那好極了,能不能陪我走一程呢?我真害怕!」李思永奇道,「怕什麼呢?草原上有強盜嗎?」紅衣少 女道:「強盜倒是沒有。只是最近有許多滿洲武士跑到咱們的草原來亂闖,為非作歹,比強盜還凶。」李思永怒道:「若我碰著他們,一定把他們的狗腿打折!」紅 衣少女道:「他們很厲害啊,公子成嗎?」李思永道:「這些武士十個八個我還對付得了。姑娘不要害怕,我和朋友們準備到南疆的莎車,要經過葉爾羌,我就陪姑 娘到那裡去好了。」李思永不知清廷派到回疆的都是一流好手,他只以為是一般武士,所以毫不放在心上。那紅衣少女正是武瓊瑤,她沿路發現成天挺他們的蹤跡, 已暗自跟了一程,知道他們武功頗高,不敢單獨動手。聽了李思永的話,微微一笑。她下山之後,先見過老父,這次便是奉老父武元英之命去迎接李思永、傅青主他 們的,她雖沒見過李思永,可是臨行前曾問清相貌,九成料到這白面書生是李思永,心想武林中人都稱讚李公子文武全材,我倒要逗他一下。
         武瓊瑤有一搭沒一搭地逗李思永閒話,問道:「我們天山一帶,以前有一個楊雲驄大俠幫我們打過清兵,你知道嗎?」李思永笑道:「楊大俠早就死了,我認識他的 師弟凌未風。」武瓊瑤道:「李公子的武藝比他們如何?」李思永又笑道:「凌未風的劍法獨步海內,我如何比得上?姑娘,武功這東西奧妙得很,我也說不清 楚。」武瓊瑤故意說些孩子氣的話,逗李思永談論武藝,李思永真的把她當成不懂事的女孩子,和她談得很開心。兩人不知不覺之間,走了一大段路,和邱東洛等人 在沙漠暮然相逢。
         易蘭珠驟見武瓊瑤,又驚又喜,正想招呼,武瓊瑤忽然打個招呼,縱聲笑道:「哎喲!沙漠上出現天仙了,你叫什麼名字?怎長得這樣美啊!」邊說邊去拉易蘭珠的 手。易蘭珠也是機靈的人,雖然不知她葫蘆裡賣什麼藥,但卻懂得她的意思,不願在陌生人前相認。於是也拉她的手笑道:「姑娘可真叫我開了眼界了,好在這裡不是開『叼羊』大會,否則男孩子們都要騎馬追你了。」「叼羊」是回疆各族流行的一種遊戲,男女互相騎馬追逐,女的道到男的,可以用鞭抽打他,有兩句詩道: 「姑娘騎駿馬,長鞭打所歡」所說的就是這種「叼羊」遊戲。武瓊瑤和李思永並轡奔馳,狀若追逐,所以易蘭珠故意用話取笑她。武瓊瑤倒不在乎,李思永則滿面通紅了,他進入回疆,懂得「叼羊」的意思,心想:「怎麼草原上的女孩子,口這樣沒遮攔,胡亂拿人取笑。」李思永本來是個光明磊落的英雄,一向沒有男女之見, 可是他對武瓊瑤暗裡動情,連他自己也未覺察,不知不覺之間,就顯得比平時敏感許多。
         再說邱東洛以前在雲南撫仙湖濱,曾和李思永見過一面,他左邊那只耳朵就是那次給凌未風割下來的。三年不見,李思永並沒有什麼改變,邱東洛兩隻耳朵被割,面上又被凌未風劃了兩刀,長年披著斗篷,李思永一眼卻看不出他是誰來。
         邱東洛認出李思永,又驚又喜,心想: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他真的逃到回疆來,又撞在我的手上,真是上天保佑,叫我立此大功。但他知道李思永武藝不比尋常,單打獨鬥,還不懼他,只是一打起來,必定是性命相搏,要擒他卻不容易。當下用了他們圈內的暗語,告訴成天挺等人知道:這白面書生就是李思永,叫他們暗中準備,嚴密戒備,一聲今下,就要把他活捉。武瓊瑤聽他們說黑話,只是嘻嘻地笠笑。
         易蘭珠見邱東洛偷偷盯著李思永,心想這人真怪,看人如此沒有禮貌,也睜大眼睛看他。邱東洛目光和她碰個正著,忽然記起一人,大聲問道:「你是楊雲驄的什麼人?」易蘭珠傲然答道:「關你什麼事?」李思永突然跳起,大聲喝道:「這廝在凌未風劍下僥倖逃生,還敢在此作惡。」李思永聰明過人,記性極好,他雖因邱東 洛面貌變異認不出來,但一聽聲音,卻暮然記起。邱東洛在撫仙湖邊向凌未風挑戰時,話說得很難聽,李思永當時在旁細聽,對他的口音有很深刻的印象。
         邱東洛還未答話,成天挺雙筆已嗖地拔出,在李思永面前一站,縱聲笑道:「李公子幸會幸會!公子十萬大軍,一朝瓦解,輾轉萬里,沙漠逃荒,這真是何苦來哉! 不如隨我們進京,歸順今聖,皇上定會開恩,給公子一官半職。」李思永面色倏變,兩柄流星錘也自腰間解出,按他的性格,本就不耐煩聽完成天挺的說話,但他顧 著旁邊「不懂武藝」的武瓊瑤,擔心混戰,會令她無辜受傷,當下眉頭一皺,朗聲說道:「你們都是衝著我來的,是不是?」成天挺嘻嘻笑道:「李公子料得不 錯。」李思永傲然說道:「既然如此,不必多費唇舌,你們就都上來動手吧。話說明在先,這兩位姑娘都不是和我一路,你們既只是衝著我來,就不應為難她們,我 若輸給你們,甘願束手就縛!」成天挺翹起拇指,叫道:「好,李公子快人快語,不得反侮!」當下招呼邱東洛道:「喂,你和那位姑娘說些什麼呀,有這麼多話 說?過來做個證人吧。」也不知邱東洛剛對才說了什麼,易蘭珠怒道:「你敢辱罵我爸爸!」寶劍出手,喇的一劍刺去,邱東洛一躍避開,高聲叫道:「天挺兄,我 們另有過節,她是我仇人的女兒!」易蘭珠也叫道:「使流星錘的那位大哥,我領你的情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成天挺見易蘭珠那一劍出手很快,頗感詫異,遙對武瓊瑤打個招呼道:「你是不是也要動手,你們三人,我們也出三人好了!」武瓊瑤搖頭道:「哎喲,我不懂打架的!」李思永道:「你快走吧,咱們後會有期。」武瓊瑤嬌笑道:「我不懂打架,我卻喜歡看打架,又有刀又有劍還有銅錘,哈,一定很好看呀!」她不但不走,反 而安安穩穩地坐了下來,托著香腮觀戰,笑道:「誰攪亂我看打架,我就把他的臉抓破!」李思永心裡罵道:「真是個傻大姐。」但此時情勢危急,性命相搏,也顧 不得她了。成天挺雙筆一立,大聲道:「公子,請賜招!」左筆斜飛,右筆直點,分點李思永的命門要穴,李思永大吃一驚,想不到沙漠之中,竟然碰著清廷侍衛中的一流高手!
         那一邊,易蘭珠、邱東洛動了兵刃,也是各自吃驚,邱東洛左刀右劍,招數繁複古怪,片刻之間,連攻了十多招。易蘭珠哼了一聲,暗道:瞧不出狗腿子倒有幾分本領,斷玉劍揚空一閃,驀地進招。「噹」的一聲,把邱東沼的刀尖截斷,邱東洛知道碰到了寶劍,連退幾步,倏地冷笑一聲,刀鋒一轉,劍尖斜挑,自側面欺身而 進,風雷刀劍,招招狠毒。易蘭珠兀然不懼,天山劍法,霍霍展開,銀光裹體,閃電驚飄,在刀劍夾擊中,連守帶攻,二尺八寸的短劍,劍劍不離敵人要害。易蘭珠 年紀雖輕,已得天山劍法的神髓,更加上飛紅巾又以白髮魔女的獨門劍法相授,在「天山七劍」之中,只有她是獨具兩家之長,可惜的是火候未夠,氣力也較差,要 不然兩個邱東洛也抵擋不住。
         武瓊瑤坐在旁邊觀戰,暗暗點頭讚歎,易蘭珠和她年紀差不多,論輩份比她低半輩,但劍法精妙,卻是各擅勝場。邱東沼兩手使兩般兵器,仗著怪異招數勻經驗老到,雖暫時支撐得住,但看來易蘭珠必可得勝。
         李思永那邊,形勢卻大不相同。成天挺的武功與楚昭南在伯仲之間,兩枝判官筆神出鬼沒,專點敵人三十六道大穴,倏而又當五行劍使,點打戳擊扎刺,變化無窮, 李思永武功雖高,比起來卻稍有遜色。幸而他的流星錘靈活非常,利於遠攻,又能近擋,收發迅疾,就如活動的暗器一般,成天挺也有幾分畏懼。兩人各展奇門兵 器,乍進乍退,倏合倏分,不多一會,己拆了百多招,成天挺殺得性起,雙筆翻飛,李思永被他迫得收緊流星錘的鐵索,捨掉遠攻之利,改為防守。武瓊瑤大為焦 急,想出手相救,又以說話在先,且李思永是個成名人物,若自己助他以二敵一,還怕他真個不悅。
         成天挺那兩個副手,見成天挺佔了上風,高興非常,他們卻看不出邱東洛處在下風,只道這場廝殺穩勝無疑,看見武瓊瑤焦急神情,竟然拿她取笑:鄭大錕和連三虎 都是好色之徒,兩人一唱一和,一個說:「喂,紅衣小姑娘,他是你的情郎嗎?你這個情郎不行,還是再揀過一個吧!」一個說:「你真不懂惜玉憐香,她正心痛著 呢!小姑娘,我來安慰你。」連三虎不知死活,前來調笑,武瓊瑤冷笑一聲,說道:「我有話在先,誰攪亂我看打架,我就抓破他的臉!你再走近一步,我就不客氣 了!」連三虎嬉皮笑臉,說道:「我不信你這樣凶。」邁前一步,話聲未了,忽然一股勁風,直撲面門。尚未看清,兩眼已給抓瞎。武瓊瑤身法快極,一抓抓下,兩 顆眼珠取到手中,把手一揚,將連三虎的眼珠當成鐵蓬子打出,鄭大錕驚叫一聲,未曾合口,已給眼珠打進口中,一股血腥味道好不難受,說時遲,那時快,武瓊瑤 又已到了他的面前!正是:
         草原奇女子,談笑戲凶頑。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