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4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4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4. 比劍壓凶人 同門決戰 展圖尋緝夢 舊侶重來

第四回         比劍壓凶人 同門決戰  展圖尋緝夢 舊侶重來
         在山西大同附近,桑干河索回如帶,滔滔黃水不絕東流,河的兩岸山巒起伏,更雄奇的是,臨河是一片陡嶇絕壁,而絕壁上卻佈滿了洞窟,這些洞窟都是古代佛教徒所開闢的。大同附近的這些洞窟,有一個總名叫做「雲崗石窟」,大大小小,數達百餘,裡面的佛像雕刻,世界聞名。
         這一天正是暮春時節,天氣晴明,在山巒步,有兩男一女,默默前行,兩個男的是「天山神芒」凌未風和天地會副舵主韓志邦,女的是天地會的總舵主劉郁芳!
         他們自五台山下與群雄分手以後,繞道西行入滇,走了三天,到了雲崗,峻嶺荒山,連居民都找不到,更不要說旅舍了。劉郁芳笑道:「看來今晚我們只好住石窟 了!」凌未風道:「你不是最喜歡住開朗的地方嗎?石窟怎住得慣?」劉郁芳詫然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習慣?」原來劉郁芳小時,住在杭州,所住的地方,都是 窗明几淨。別的女孩兒家,都不大敢打開窗子,而她的房子,窗簾卻總是捲起的。因為她喜愛陽光,憎惡陰暗。
         凌未風見她反問,微微一笑道:「我是這樣猜罷了,小姐們總是喜歡潔淨的。」劉郁芳道:「我小時候是這樣,現在浪跡江湖,什麼地方都住得慣了。」
         兩人款款而談,韓志邦瞧在眼內,心裡不覺泛起一種異樣的感情,他有心於劉郁芳己有十年了,可是她卻毫無知覺似的,而對於凌未風,卻似一見如故。雖然凌未風對她好像冷熱異常,而且有時還故意和她頂撞,但她也不以為意。
         劉郁芳也看出了韓志邦的神情,笑道:「韓大哥,怎麼你幾天來都很少說話呀?我們趕快去找一個石窟吧。」韓志邦應了一聲,隨手拾起山旁的枯枝,用火石擦燃起來,做成火把,指著絕壁上的一個大石窟道:「這個最好!」劉郁芳一看,洞口鑿有「佛轉洞」三個大字。韓志邦道:「我在西北多年,常常聽佛徒談起這個石窟, 說是裡面的佛像雕刻,鬼斧神工,可惜我是個老粗,什麼也不懂。」
         三人邊談邊進入窟內,這石窟果然極為雄偉,當中的大坐佛高達三丈有多,它的一個手指頭比成人的身體還長,四壁更刻滿奇奇怪怪的壁畫,風格與中土大不相樣。 劉郁芳看著壁上所刻的「飛天」(仙女),衣帶飄舉,好像空際迴翔,破壁欲飛,不禁大為讚賞。凌未風也嘖嘖稱奇,說道:「我在西北多年,也未曾見過這樣美妙的壁畫!」
         劉郁芳若有所觸,接聲問道:「你到西北多少年了?」凌未風道:「十六年了!」劉郁芳面色倏變,忽然在行囊中取出一卷圖畫,說道:「你且看看這一幅吧!」一打開來,只見裡面畫的是一個丰神俊秀的少年男子。
         在凌未風展開畫圖時,劉郁芳雙眸閃閃放光,緊緊地盯著他,凌未風強力抑制著內心的激動,淡淡地笑道:「畫得真不錯呀!臉上的稚氣生動地表現出來了!畫中的 少年,恐怕只有十五六歲吧?」劉郁芳深沉地望著他,道:「你不認識畫中的人嗎?」凌未風作出詫異的樣子反問道:「我怎麼會認識他?」
         韓志邦看著劉郁芳的神情,覺得非常奇怪,也湊上來問道:「這是什麼人?劉大姐為什麼隨身帶著他的畫像?是你失散了的兄弟還是親朋?」
         劉郁芳茫然起立,韓志邦在火把光中,看見她微微顫抖,問道:「你怎麼啦?」這時外面桑干河夜濤拍岸,通過幽深的石窟,四壁蕩起回聲,就像空山中響起千百面 戰鼓。劉郁芳緩緩說道:「聽這濤聲倒很像在錢塘江潮呢。」她吁了一口氣,靠著石壁,神情很是疲倦。韓志邦心中一陣疼痛,走過去想扶她,劉郁芳搖搖頭道: 「不用你扶。韓大哥,這事情我早該對你說了。」她指著畫中的少男說道:「這幅畫是我畫的。畫中的大孩子是我的童年的好友,在錢塘江大潮之夜,我打了他一個耳光,他跳進錢塘江死了!」韓志邦問道:「既然是好友,你為什麼又打他耳光?」
         劉郁芳面色慘白,啞聲說道:「這是我的錯!那時我們的父親都是魯王的部下,死在戰場,我們和魯王的舊部,隱居杭州。有一天,我們的人,有幾個被當時鎮守杭州的納蘭總兵所捕,我的朋友也在內。後來聽說供出魯王在杭州的人,以致幾乎被一網掃盡。」韓志邦握著拳頭,噴的一聲打在石壁上,說道:「既然他是這樣的人,不要說打他耳光,就是殺了也應該!」他說了之後,看見劉郁芳又搖了搖頭,再問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他說了?」劉郁芳道:「那晚我們的人越獄成功,他也跑了出來,我碰到他,問他到底說了沒有?他說:『這完全是真的!』韓志邦怒道:「劉大姐,虧我一向敬佩你,這樣的人,你不殺他己是差了,還要想念他!」
         劉郁芳瞪了他一眼道:「事情有時很複雜,在沒有完全清楚之前,隨便下判語,可能就鑄成大錯。我那位朋友,從小就是非常堅強的小子。可是他被捕時到底只是十六歲的大孩子哪!」韓志邦道:「是孩子也不能原諒!」劉郁芳不理他插嘴,繼續說下去道:「他被捕後,受了各種毒刑,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後來敵人使用苦肉 計,叫一個人喬裝抗清義士,和他同關在一個牢房,提他出去打時,也把那個人拖去打,而且比他還打得厲害。他年紀輕就相信那人是自己人。那人說要越獄,但怕 出獄後無處躲藏。他就將我們總部的地址說給那人知道。這件事是我們的人越獄後,擒著獄卒,詳細查問才查出來的!」
         韓志邦聽了這話時呆住,顫聲說道:「劉大姐,恕我無理,我想問你一句話……」
         劉郁芳把頭髮向後掠了一掠,面對著韓志邦,用一種急促的聲調打斷他的話道:「我知道你想問的是什麼了。這十多年來,我總帶著他的畫像,結婚的事情,我連想 也沒有想過!」韓志邦默然不語,過了一會,才輕聲說道:「你的想法真可怕!」劉郁芳搖搖頭道:「假如你當時看見他給我打的那張臉,你就不會以為我想得可怕 了!我一閉起眼睛,就會看見他那可怖的,絕望的,孩子氣的臉!我殺死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做錯的事情是再也不能挽回了!」
         凌未風扭絞著雙手,帶著刀痕的臉,冷冰冰的一點表情也沒有。劉郁芳瞥了一眼,驀地望驚叫起來。用手蒙著眼睛,喊道:「呀!我好像又看到他了……」韓志邦跑 過去,用手輕輕扶著她,說道:「總舵主,你想得太多了,這只是一種幻覺……」他話未說完,眼光和凌未風碰個正著,凌未風的眼光就像刺人的「天山神芒」一樣,韓志邦不覺打了一個寒噤,嚷道:「凌大哥,不要這樣看人行不行?給你嚇死了!」
         凌未風「嗤哧一聲嘲笑道:「虧你們還是天地會的舵主呢!這樣膽小。你們別盡作惡夢了,你聽聽,外面好像有人來了。」
         這時石窟裡嗡嗡然的響起回聲,一團火光在黑暗中漸漸移近。凌未風振臂迎上,只見外面來了四個喇嘛和一個軍官裝束的人。凌未風和韓志邦都懂得藏語,兩面交談,知道他們也是錯過宿頭,才到石窟過夜的。
         四個喇嘛都很和藹,只見那個軍官神色卻頗傲慢,凌未風瞧著他的袖口繡有飛鷹,知道那是吳三桂王府中人的標誌,不覺多看了兩眼,那軍官嘀嘀咕咕,凌未風等也不理他,自在佛像之後安歇。那佛像一丈來高,像一個大屏風一樣,將兩邊的人阻隔開來。
         那幾個喇嘛,興致似乎很好,在佛像邊燒起一堆火,手舞足蹈地唱起歌來。歌聲起初激昂清越,較後卻很蒼涼。劉郁芳好奇地問道:「他們唱的是什麼?」
         凌未風聽了一會,說道:「他們唱的是西藏的一個傳奇故事。故事說有一個少年叫做哈的廬,是草原上的英雄,又是一個好歌手,他非常驕傲,從不肯向人低頭。後 來他愛上一個牧羊女,名叫阿蓋,阿蓋比他更驕傲,要他當著眾人的面跪在她的裙下,她才答應婚事,哈的廬果真跪下來求婚,年青的姑娘們都掩著面,不忍見他們 心目中的英雄,這樣受凌辱。現在唱的,就是哈的廬說的話,他說:「我孤鶴野雲的仙夢,到而今都已幻入空冥,這二十年來的深心驕傲,都降伏你冰雪的聰明!」 劉郁芳聽著凌未風的轉譯,心中如醉,偶然一瞥、只見凌未風的眼中,也閃著異樣的光彩。
         劉郁芳驚異地望了望凌未風,凌未風「噓」了一聲道:「你聽,這首西藏的傳奇詩美極了!現在是牧羊女阿蓋的傾訴。她曾拒絕過一個藩王王子的求婚,心中其實也是愛哈的廬的,他說:
         『一切繁華在我是曇花過眼,
         眾生色相到明朝又是虛無,
         我只見夜空中的明星一點,
         永恆不滅直到石爛海枯!
         那不滅的星星是他漆黑的明眸,
         將指示我去膜拜,叫我去祈求,
         這十多年來的癡情眷戀,
         願化作他心坎中的脈脈長流。」
         劉郁芳呼吸緊促,撫掌說道:「這首歌果然好,結果怎樣?該是他們兩人結了婚吧?」凌未風憂鬱地說道:「不是,結局是誰也料不到的,哈的廬是非常驕傲的人, 他愛阿蓋,他也愛自己的驕傲,他跪下來求婚,阿蓋笑了,正想拉他起來,不料他一把匕首就把阿蓋插死了,跟著他自己也自殺了。他臨死前唱道:
         『歡樂的時間過得短促而明亮
         像黑夜的天空驀地電光一閃,
         雖旋即又消於漠漠長空,
         已照出快樂悲哀交織的愛念。』」
         韓志邦喊起來道:「這不近人情,如果我愛一個人,我絕不會殺她!」凌未風笑道:「我也不會,但如果我是哈的廬,那女人要我當眾表示屈服,我也一定不會向她求婚。這首歌雖然不近人情,但也唱出了人的自尊,雖然那自尊是過份的。這首長歌的題名是:在草原上誰是最倔強的人。」
         那軍官似乎給歌聲攪得很不耐煩,用藏話喝道:「不要唱了,快去睡吧,明早還要趕路!」話聲未了,只見石窟中陰側側地有人笑道:「不用趕路了,你們沒有明天了!」不說軍官和喇嘛,就是凌未風也吃了一驚,這人好俊的內功,人還未到,而聲音好似就在耳邊!
         兩個喇嘛驀的跳將起來,向外撲去,在黑暗的石窟通道中,只聽得暇暇啪啪的摔交聲響,凌未風在佛像背後望去,忽見兩團黑忽忽的東西擲了進來。兩個喇嘛竟然不 過三五個照面,就給來人摔倒,當作皮球一樣地拋了進來。那軍官和另外兩個喇嘛勃然大怒,倏地拔出了兵器,就迎上去通道中,幾聲長笑,飛鳥般地掠進了幾個黑 衣漢子。韓志邦聳一聳肩,就待跳出,凌未風一把按住,悄聲說道:「別忙,看來的是什麼人!」話聲未了,來人已到了佛像之前,凌未風一見,詫異得幾乎喊出聲 來。
         進來的是三個黑衣衛士,為首的竟是游龍劍楚昭南。不說凌未風驚詫,與喇嘛僧同來的軍官也喊了起來,這軍官名叫張天蒙,與楚昭南本來同是吳三桂的心腹。
         張天蒙見楚昭南把兩個喇嘛摔了進來,急忙喊道!「大哥別動手,是自己人!」楚昭南跨前一步喝道:「天蒙,你叫他們把『舍利子』交出來,我可以饒他們不死!」
         「舍利子」乃是佛門的寶貝,據說有道的高僧死後,用火焚化,骨肉雖燒成灰,但卻有一顆像珍珠般的骨頭,百煉不化,其名便是「舍利子」。吳三桂道桂王入緬, 把緬甸紫光寺鎮寺之寶——龍樹禪師留下的「舍利子」劫了回來。龍樹是釋迦牟尼的大弟子,大乘教派的創始人,佛教的聖物,第一是釋迦牟尼留下的佛牙,第二便 是龍樹禪師留下的「舍利子」,吳三桂為了要聯絡達賴喇嘛,因此叫張天蒙護送「舍利子」到西藏,那四個喇嘛乃是入滇迎接聖物的人。楚昭南知道這事,和康熙一說,康熙立刻派兩個武功超卓的衛士和他一同去攔劫。正因康熙分心於對付吳三桂和攔劫聖物,武家莊群雄,才能順利分散,沒有受到搜捕。
         張天蒙見楚昭南一開口就要「舍利子」,心中大疑,問道:「楚大哥,你剛從西藏回來嗎,這『舍利子』是平西王叫我護送的,不敢有勞。」楚昭南冷笑道:「什麼平西王?這『舍利子』是當今皇上叫我來拿的!」張天蒙大吃一驚道:「你反了!」楚昭南大笑道:「吳三桂反得我反不得?我問你,你到底是願跟吳三桂還是願跟 皇帝?」
         張天蒙在平西王府中,地位比楚昭南稍低,吳三桂圖謀反叛之事,他毫不知情。見楚昭南這樣說,如晴天起了霹靂,頓時做聲不得。楚昭南迫前一步,喝道:「你到 底怎麼樣?」張天蒙心中七上八落,猶疑不足。另外兩個喇嘛,見楚昭南用漢話大聲呼喝,雖聽不懂他說什麼,但看樣子似是逼迫張天蒙的樣子,心中有氣,雙雙跑 上,施展「大力千斤拳」,一左一右,哩哩地打出兩拳。楚昭南故意賣弄,不躲不閃,迎面就接了兩拳。這兩拳擊著胸膛,「蓬!蓬!」兩聲,如中敗革!兩個喇嘛 都給彈退幾步,可是楚昭南也覺一陣疼痛,吃了一驚,心想這兩個喇嘛果然有幾斤氣力。他不敢怠慢,撲地騰起,似飛鷹攫兔之勢,朝兩個喇嘛的後心便抓,看看得 手,忽聽得佛像後一聲巨喝,一顆鐵蒺藜流星閃電般的襲到。楚昭南好俊的功夫,在半空中一個「鯉魚打挺」,立刻倒翻出去。那顆鐵蒺藜給他在倒翻時用腳後跟一 蹴,箭一樣地倒射回去。佛像後韓志邦剛剛縱出,吃鐵蒺藜一射,急挺手中兵刀八卦紫金刀一拍,雖然將鐵蒺藜拍飛,可是虎口竟一陣發麻。這鐵盔蒺藜楚昭南倒蹦 回來,勁度還是如此之強,韓志邦也不禁大吃一驚!
         韓志邦剛站穩腳步,楚昭南已是再度撲到,韓志邦身形一矮,往前一個縱步,八卦紫金刀照楚昭南胸前疾劈,楚昭南左手袖子往外一拂,一股勁風,直撲面門,韓志邦側一側頭,刀已擲空,楚昭南身形迅如飄風,突地繞到韓志邦背後,韓志邦也是虛實並用,招數並未使老,他一刀溯空,已疾的斜塌身形,刀鋒外展,刷地旁掃楚 昭南下盤。楚昭南大喝一聲「撤手!」右掌劈面打出,左手則駢指如朝,照韓志邦右臂「三里穴」點去。韓志邦刀已劈出,見勢不妙,連忙變招應敵,「三羊開 泰」,一招三式,刺胸膛,掛兩肩,狠狠地掃來。但他快,楚昭南更快。他一刀劈出,敵人方位已變,他只見敵人左拳在面前一晃,眼神一亂,右臂已是一陣酸麻。 楚昭南武功神奇,竟是方位變而招數未變,左手手指,仍然點著了韓志邦的穴道。只聽得「嗆啷」一聲,紫金刀掉在地上。
         這幾招快如電光石火!與楚昭南同來的兩個衛士,這時才剛剛看清韓志邦的面容,大聲喊道:「這廝是天地會的總舵主!不要放過他!」楚昭南獰笑一聲,正待趕 上,豪然一道烏金光芒,自佛像後電射而出,楚昭南運足內勁,橫袖一拍,竟役將暗器拍飛,袍袖給刺穿了一個大洞,暗器貼肉而過,餘勢仍然非常強烈,射在對面 石壁上,鏗鏘有聲,一枝似袖箭而非袖箭的東西,竟然穿入了石壁。
         說時遲,那時快,佛像背後,一男一女飛身而出,雙雙攔在楚昭南面前,楚昭南嗖的一聲,拔出佩劍,並不上前,卻反倒縱出一丈開外,喝道:「你是晦明禪師的什麼人,三番兩次和我作對,你當我真的怕你嗎?」
         這時劉郁芳已將韓志邦救起,給他解了穴道。凌未風笑嘻嘻地站在佛像之前,不理楚昭南,先用藏語對那幾個喇嘛道:「你們站過這一邊來,『舍利子』可不能讓他們搶去。」那幾個喇嘛依言疾退,和楚昭南同來的兩個衛士,雙雙趕上,凌未風把手一揚,又是兩道烏金光芒電射而出,那兩個衛士也非弱者,一個舉起鬼頭刀用力 一格,只聽得驀然一聲,火星疾飛,鬼頭刀竟給暗器射缺一口;另一個用「一鶴沖天」的輕功絕技,平地拔起三丈多高,饒是他躲得這樣炔,暗器還是貼著他的鞋射過,他穿的是鐵掌鞋,後跟也給射掉。兩人嚇出了一身冷汗。楚昭南喝道:「別忙料理那些喇嘛,他們逃跑不了!」兩個衛士趁此一喝,也不再追,分立楚昭南左右。而張天蒙卻仍不聲不響,斜挨在佛像之旁,靠近喇嘛。
         這時凌未風才冷冷地對楚昭南笑道:「論師門淵源,我要尊你一聲師兄;論江湖道義,我要罵你一聲賊子!你到底願我尊為師兄,還是甘為我罵作賦子?人鬼殊途,你該早作抉擇了!」
         凌未風自江南遠奔漠外,在大山之巔,跟隨晦明禪師習技十年,其事甚秘,莫說武林中無人知曉,就是曾在晦明禪師門下習技的楚昭南也不知道。楚昭南只道大師兄 楊雲駱死後,自己可以獨霸天下,不料那日在五台山谷,忽然鑽出了一個凌未風,使出了天山掌法中的絕招,自己驟吃一驚,竟然挨了一掌。如今聽他公然表白身 份,叫自己作師兄,心中一慌,但隨即又想:「縱使他就是晦明禪師的關門徒弟,但他不過三十歲左右,無論如何也比不上自己幾十年功力,何必怕他?
         當下楚昭南橫目瞧視,傲然說道:「誰是你的師兄?你要認我做師兄,可得先露幾手出來瞧瞧,來!來!我討教你的掌法!」他挨了一掌,余忿未消,一定要在掌法上找回面子。
         凌未風冷冷一笑,便待亮式,楚昭南正待上前,和他同來的一個衛士,忽地斜刺殺出,說道:「殺雞焉用牛刀,且待俺先會會這廝!」楚昭南一看,這衛士名叫古元 亮,乃是河南點穴名家方家之後,他的點穴法攙雜在掌法之中,厲害異常,是大內第一流的高手。楚昭南心想,讓他先去試招,對自己甚有好處,若他勝了,自己無須出手;若他輸了,自己也可看清楚凌未風路道。於是微微點首,讓古元亮先上。
         古元亮剛才給凌未風一枝暗器,打斷鞋跟,也是憤怒得很,他一上來,就大聲喝道:「我也是要先討教你的掌法,你若要比暗器,等下我也可奉陪。咱們說話在前,可不許暗放冷箭!」
         凌未風知道他怕自己的暗器厲害,所以抬出江湖上比武的規矩,言明在前,要比完一樣才比一樣,遂微笑道:「不用暗器,一樣可以打得你亂跳!」
         古元亮腳尖一點,如箭離弦,喝道:「不和你鬥嘴,接招!」話聲未完,一掌已向凌未風「天摳穴」按去,凌未風見他掌風甚勁,所按部位又是穴道,不敢怠慢,一聲長嘯,倏地一個旋身,橫掌如刀,猛切古元亮腑門,古元亮大吼一聲,托地跳將出去,凌未風雙臂弩張,一掠丈許,向背心便抓。那料古元亮雖吃迫退,卻不是真敗,他倏地身軀一矮,陀螺般的直擰轉來,雙掌驟發,一打凌未風脅下的「乳泉穴」,一掃腰部「關元穴」,競是敗裡反攻,狠招硬掃。
         韓志邦看得「阿呀」的叫出聲來,楚昭南卻一聲大道:「老古,留神!」韓志邦還未看清,只見古元亮已跌跌撞撞倒退出數丈開外,面色灰白。凌未風喝道:「你已輸招,還賴在這裡作甚!」古元亮悶聲不響,雙掌一錯,狠狠地又攻上來。這一來只見掌風越發凌厲,凌未風進倏退,身法步法,絲毫不亂。而古元亮則似一隻受傷 的獅子,強攻猛打,掌風所到,全是按向凌未風的三十六道大穴。
         古元亮一時疏忽,吃了個虧,心中大怒,再度猛撲,凌厲之中見綿密,所截之中雜點穴,雙掌起處,全是按向人身三十六道大穴,凌未風身隨掌走,見招拆招,古元 亮兀是攻不進去。戰了片刻,凌未風驀地大喝一聲,掌法驟變,右手橫掌如刃、劈、按、擒。拿,展開了天山擒拿手中最厲害的截手法;左手卻駢指如戟,竟在古元 亮雙掌翻飛之中,欺身直進,找尋穴道。古元亮的斷掌法給他的截手法克住,絲毫施展不得,而凌未風的左手,卻如同捻著一技點穴撅,指尖所到,也全是指向古元 亮的三十六道大穴。這正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古元亮是點穴名家,識得厲害,心中越發吃驚,凌未風也真「損」,每向一處穴道點去,就大喝一聲, 「三里穴」、「湧泉穴」、「天元穴」……叫個不停,好像故意點醒對方,占元亮左右趨避,全身都給冷汗濕透,旁邊人看來,只見他蹦蹦因躺飛,形狀十分滑稽。
         楚昭南越看越不是味兒,叫道:「退下!退下」他雙掌一錯,正待上前,只聽得凌未風又是一聲大喝,身形迅若狂風,猛的繞到古元亮三背後,只一抓,便抓著了古元亮右臂,左手在他腰後一戳,古元亮像死蛇一樣,軟作一團。凌未風在大喝聲中,將古元亮猛擲出去。楚昭南一把接著,只見古元亮雙眸緊閉,四眼僵硬,急忙伸 手在他的「伏兔穴」一拍,古元亮哇的一聲叫了出來,吐出一口淤血,軟癱倒地,動彈不得。
         楚昭南再也按捺不在,雙掌齊出,向凌未風撲去。凌未風雙肩一聳,輕輕避開;楚昭南搶步上前,雙掌又旋風一樣劈去,凌未風仍然不接,側身一衝,竟翩如巨鷹, 從楚昭南掌底直鑽出去。楚昭南大喝一聲,翻身一抓,雙掌擒拿;凌未風贍的竄起一丈多高,如燕翅斜展,側身下落。楚昭南喝聲:「那裡走」?又追上來。凌未風凝身止步,雙目虎虎有威,大聲說道:「且慢動手,我尊你是師兄,讓你三招,你若再不知進退,我只好與你一決雌雄。我若輸了,從此回轉天山,你若輸了又如何?」楚昭南道:「舍利子隨你拿去!」凌未風道:「好,發招吧!」楚昭南腳踏洪門,雙掌挾著勁風嗖地向凌未鳳胸膛打去!凌未風一掌格開,兩人風馳電掣般地 打將起來。只見手掌起處,全帶勁風,石窟內多年堆積的塵土,給掌風震盪得四處飛揚,如黑霧瀰漫,石窟本就陰睛,這一來更顯得陰風慘慘,駭目驚心。通道上燒 著的一堆火,火光在掌風煙霧中搖曳,似明似滅,旁邊的人都屏著呼吸,心頭似給重物壓著,透不過氣來。
         兩人打了一會,驀然都往後退出幾步,眾人驚詫看時,只見兩人圓睜雙眼,似鬥雞一般互相瞪視。楚昭南大喝一聲,在幾步之外,一掌劈出,凌未風雙掌合什,也是 遙遙一放;兩人拳來腳往,中間總隔著幾步距離,掌鋒連衣裳也沾不著,而且越打越慢,就真的像兩師兄弟在那裡拆招練式一樣。劉郁芳和韓志邦等都是行家,早看出兩人每一舉手投足,全都暗藏著幾個變化,雖然隔著幾步,每一招數,也都全是帶守帶攻,應付對方的。這種最上乘的掌法,若是哪一方稍有疏漏,對方只要身形 微動,便可立施殺手。
         兩人拆了一百多招,都是稍沾即走,仍然分不出上下高低。旁邊的人正看得眼花繚亂之際,驀聽得凌未風也是一聲大喝,楚昭南猛的向後便退,凌未風身形迅如狂飄,欺身直進,反手一掌,楚昭南驀然如巨鷹下撲,自上一縱而下,雙掌朝凌未風的天靈蓋直按下來。凌未風迫得雙掌向上一抵,四掌相交,「蓬!蓬!」兩聲,兩人竟給碰跌一丈開外。
         原來楚昭南習武的時間,雖比凌未風長,但凌未風練的是童子功,自小就把根基紮好,而楚昭南少年時曾狂嫖縱飲,功力反差了一籌,更加上楚昭南近年志得意滿, 練習遂疏,驟遇強敵,雖然功力大致相當,也要受制。剛才凌未風本已贏了一招,正要續施殺手,不料楚昭南卻跳在佛像的手指上,若然這一掌打去,會毀壞佛像。 凌未風投鼠忌器,不敢損傷雲崗石窟中的瑰寶,只好急急撤掌,楚昭南乘勢從上壓下,佔了便宜,因此兩人在表面看好像打成平手。
         楚昭南心裡明白,這位未見過面的師弟,功力確比自己還高,又急又怒。但利祿熏心,又不肯罷手。他仆地即起,「游龍劍」嗖然出手,微帶嘯聲。這柄劍削鐵如泥,是天山派所傳的兩把寶劍之(另一把是短劍,為楊雲駱所得,楊死後己歸易蘭珠)。楚昭南在劍法上造詣最深,又侍有寶劍在手,因此雖輸了招,仍是一派狂傲,要和凌未風比劍。
         楚昭南拔劍出手,略一揮動,只見一縷寒光,電閃而出,劉郁芳駭然叫道:「這是寶劍!」凌未風全然不顧,提左腳,倒青鋒,欺身直進,一劍斬去,劍鋒自下捲 上,倒削楚昭南右臂,這是天山劍法中的絕險之招,名為「極目滄波」。楚昭南自然識得,仗著寶劍鋒利,也使出險招,霍地塌身,「馬龍掃地」,刷!刷!刷!一 連三劍,向凌未風下盤直掃過去。凌未風靈巧之極,身形如猩猿跳擲,一起一落,楚昭南劍劍在他的腳底掃過,碰也沒有碰著。楚昭南剛一長身,正變招,凌未風瞬 息之間,就一連攻了五劍,楚昭南給迫得措手不及,連連後退,竟無暇去削他的兵刃。
         但楚昭南在劍法上浸淫了幾十年,自是非同小可,他一看凌未風打法,就知道他是以快制慢,用最迅捷的劍法來迫自己防守,使自己不能利用寶劍的所長。他冷笑一聲,忽然凝身不動,一口劍霍霍地四面展開,幽暗的石窟中,登時湧出一圈銀虹,迴環飛舞。凌未風的劍是普通兵刃,一碰著便會給他削斷,因此根本遞不進去。而 他卻在銀虹中耿耿注視,
尋瑕抵隙找凌未風的破綻。
         酣鬥聲中,凌未風抽劍後退,楚昭南大喝一聲,挺劍刺出,劍光如練,向凌未風背後戳來。凌未風忽地回轉朝臣,閃電般地舉劍一撩,只聽得嗆啷一聲,和楚昭南的 劍碰個正著,劉郁芳驚叫一聲,以為這番凌未風定難倖免,不料響聲過後,突然非常沉寂,既無金鐵交鳴之聲,甚至連腳步聲也聽不到。
         原來凌未風這回身一劍,便搭著了楚昭南的劍脊,鋒刃並不觸及。楚昭南用力一抽,只覺自己的劍竟似給粘著一樣,抽不出來!原來晦明禪師採集各派劍法之長,創立天山劍法,這一手便是太極劍法中的「粘」字訣。
         楚昭南自是行家,知道若硬要抽劍,必定給凌未風如影附形,連綿不斷地直攻過來,無可奈何,只好和他斗內功,苦苦纏迫!
         這種鬥劍,真是武林罕見。石窟裡靜得連繡花針跌在地上都能聽出聲來。過了片刻,只聽得楚昭南發出微微的喘息之聲,額上開始沁出汗珠,看來兩師兄弟,就要生死立判,無法解救。
         正在眾人全神貫注之際,和喇嘛同來的軍官——楚昭南的老搭檔張天蒙,忽然悄俏地沿著石壁,移身走近一個喇嘛,驀然伸指一點,那喇嘛大叫一聲,翻身便倒。張天蒙一把抓著,在他懷中一掏,掏出一隻擅香盒子,獰笑一聲,閃電般地向石窟外面逃去!幾個喇嘛大聲狂呼:「舍利子,給劫走了!舍利子給劫走了?」
         凌未風大叫一聲,將劍猛的一抽,轉身便追。楚昭南身子向前一傾,隨即一躍而起,劍光如練,也狠狠地自後趕來。這時張天蒙在前面狂奔,眾人在後面緊緊追趕。楚昭南一面追一面揮舞寶劍,韓志邦等西邊閃避,霎時已給他趕在前頭,只是總越不過凌未風。
         凌未風輕功超卓,片刻之間,已越過通道,出了石窟,這時和張天蒙距離越來越近,他奮身一掠,挺劍直向張天蒙後心擲去,張天蒙也早已解出兵刃,他所用的是一條龍絞鎖骨鞭,擅於鎖拿刀劍,又可作硬兵器用,他和楚昭南並列吳三桂帳下,武功也自不弱,聽得腦後風聲,頭也不回,反手就是一鞭,凌未風的劍竟然給他纏 著。張天蒙大喜,轉身用力一拉,不料絲毫沒有拉動,反給凌未風將劍一挺,劍尖直向脈門劃來。張天蒙大吃一驚,急急將手一抖,鎖骨鞭倏地解開,凌未風的劍已 如雷霆擊到。
         凌未風運劍如鳳,在長鞭飛舞中欺身直進。張天蒙拚命抵擋,給他迫得連連後退,退到了懸崖邊沿,只聽得水聲轟鳴,兩人身旁,一條瀑布沖瀉而下,而下面就是深不可測的桑干河。
         兩人動手不過片刻,楚昭南已自赴到,張天蒙猛的用力打出幾鞭,向旁一閃,凌未風挺劍便撲,忽見張天蒙左手一揚,一件東西,越過了凌未風直向楚昭南飛去。凌未風起初以為是暗器,但一聽風聲,已知不是,而且又不是向自己打來,更感驚詫。這時只聽得張天蒙一聲大喝:「接住!」跟著對凌未風獰笑道:「你把我殺了 吧!『舍利子』你可休想!」凌未風霍然醒起,回身一躍,向楚昭南奔去,只見楚昭南剛剛接了東西,正想收入懷中,凌未風眼力極強,分明看出是個錦盒,他急得 大吼一聲,捨了張天蒙,挺劍直逼楚昭南,劍法迅捷之極,霎忽就鬥了三五十招,這時眾人已陸續趕到。張天蒙紛躍如飛,登上一個突出來的小山峰,正好在楚昭南 和凌未風的頭頂,他居高臨下,將山石用力推下,砰砰巨響,沙石紛飛,泥土飛揚中,幾塊大如磨盤巨石滾滾而下。楚昭南和凌未風在纏鬥中都無法躲避,雙雙向 前,滾地葫蘆般地向桑干河面直跌下去。凌未風憤恨之極,空中一個鯉魚打挺,將手中長劍朝小山峰脫手擲去,只聽得張天蒙哎喲一聲,給凌未風長劍刺個正著。
         凌未風使出絕頂輕功,頭下腳上,將近河面,又一個「鷂子翻身」,雙腳輕輕勾住河邊峭壁上突出的石筍,放眼看時,只見楚昭南給瀑布直衝下去,他半個身子已浸入水中,用一隻手拚命抓著河岸的石頭,掙扎欲起,這形勢,雙方都是危險之極。

欲知兩人性命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