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3-7 第七章 絕處逢生

         呂不韋堅持要送項少龍一程,後者欲拒無從下,惟有坐上他的豪華座駕。
         車子經過已大致完成,只欠些修飾的新相國府時,呂不韋躊躇志滿地指點著道:「田獵大典後,我會遷到這風水福地來,這是咸陽地運的穴眼,不過鄒老師卻說由於天星轉移,八年後地氣將會移進咸陽宮去,哈!那正是儲君加冕的時刻。多麼巧!」
         項少龍對風水一竅不通,但對歷史卻有「未卜先知」的能耐,聞言呆了起來,對鄒衍的學究天人,更是驚歎。
         呂不韋伸了個懶腰,笑道:「有八年當頭的鴻運,可給我完成很多事了!」
         項少龍不由心中佩服,呂不韋剛打了一場敗仗,眼下卻像個沒事人般,一副生意人的本色,不怕賠本的生意,只要能從別處賺回來就行了。
         呂不韋忽然探手親切地摟著他的肩頭,微笑道:「新相府萬事俱備,只欠了位好女婿,少龍明白我的意思吧!現在你見過娘蓉了,還不錯吧!我呂不韋最疼惜就是這寶貝女兒了。」
         項少龍心中暗歎,這可說是最後一次與呂不韋修好的機會了。
         這以大商家出身的秦室權相,最初是因利益與他拉上關係,亦因利益而要以辣手對付他,現在再次把他拉攏,仍是「利益」這兩個字。
         他可說是徹頭徹尾的功利主義者,只論利害關係,其他的都可以擺在一旁。
         換了別人,遭到剛才那種挫折,多少會有點意氣用事,他卻毫不計較,反立即對項少龍示好。
         如此類推,即使成了他的女婿,又或像小盤的「親生骨肉」,在利害關係下,他亦可斷然犧牲,呂雄正是個例子。
         項少龍直覺感到,呂不韋不但要通過小盤,把秦國變成他呂家的天下,說不定還會由自己來過過做君主的癮兒。
         呂不韋見他沒有斷然拒絕,只是沉吟不語,還以為他意動,拍了拍他肩頭道:「少龍考慮一下吧!下趟定要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無論如何,呂雄這蠢材的事不用放在心上了。」
         馬車停了下來,原來已抵達衙署正門。
         項少龍道謝後走下馬車。心裡明白,呂不韋將會於田獵時再問他一趟,若答案是「否」的話,就會照原定計劃在田獵時對付自己了。
         回到衙署,人人對他肅然致敬,項少龍才想到今趟不但小盤立了威,自己亦在都騎軍內立了威,以後指揮起這些出身高貴的都騎時,試問誰敢不服?
         滕翼和荊俊早回到署內,三人相見,禁不住大笑一番,暢快至極。呂雄的政治前途就此完蛋,實比殺了他更令這滿懷野心的人更難過。
         滕翼笑罷,正容道:「今次連帶將管中邪都給害了,這小子必定心中大恨。」
         項少龍苦笑道:「有一事將會使我和他更是勢成水火,因為呂不韋剛向我重提婚事,限我在下趟見他時答覆。」
         荊俊眨眼道:「這呂娘蓉可算美人胚子,不若把她娶過來玩玩,先報點仇也好。」
         滕翼怒喝道:「你當你三哥是什麼人?」
         荊俊立時閉口。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這事確令人頭痛,坦言拒絕的話,呂不韋可能受不了,不過亦顧不得那麼多了。」
         滕翼待要說話時,近衛來報,嬴盈和鹿丹兒又找上門來了。
         項少龍與兩女放騎馳出城門,沿著官道奔下山坡,來到一望無際的平原處,際此仲春時節,漫野翠綠,又有這兩位刁蠻的美女作伴,不由煩憂盡去,心懷大放。
         嬴盈興奮地來到他旁,指著地平處一座小山巒道:「那是著名的『歇馬坡』,山上有株參天古柏,旁有清泉,我們就以那裡為目標,誰先抵達,就算誰贏了,以後見面,都要執下屬之禮,為期三個月。」
         另一邊的鹿丹兒嬌笑道:「當然不止是比賽馬力那麼簡單,比賽者可以用任何方法,阻止對手得勝,但可不准傷害對手或馬兒,明白了嗎?」
         項少龍愕然道:「馬兒跑得那麼快,那來餘暇對付別人呢?」
         嬴盈橫了他媚態橫生的一眼,長腿一夾馬腹,馳了開去,嬌笑像春風般吹回來道:「那我們便不知道了!」
         鹿丹兒同時馳出。
         項少龍慣了她們的「不擇手段」,更沒有時間計較兩女「偷步」,策著疾風,箭般追去。
         說到騎術,項少龍屬半途出家,比起王翦這種似可在馬背上吃飯睡覺的人,當然萬萬不及。但若只比速度,憑著疾風,應該不會輸於任何人,問題是念在兩女在扳倒呂雄一事上幫了個大忙,今趟好應讓她們贏回一仗,好哄兩位小姐開心。在美女前認認低威,可視為一種樂趣。
         有了這想法後,再無爭雄鬥勝之心,作個樣子,遠遠吊著兩女的馬尾,朝目的地輕鬆馳去。
         草原山野在蹄起蹄落間往後方退去。
         項少龍不由想起了趙雅。
         假若真能成功殺了田單為善柔報仇,回來時她應抵達咸陽了。
         經過了這麼多波折,他定要好好待她,使她下半生能過點舒適幸福的日子。
         前方兩女沒進了一片疏林裡。
         項少龍的思索又來到了琴清身上。
         感情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往往愈是克制,誘惑力便愈強大,他和琴清間的情況就是這樣。根本不用男歡女愛,只要兩人相對時那種微妙的感覺,已有偷吃禁果的動人滋味。假設能永不逾越那道無形的界限,這種形而上之的精神偷情,實在更是美麗。問題是若有某一剎那忽然一發不可收拾,就糟糕透了。
         假若仍在二十一世紀,有人告訴他自己會在美色當前時苦苦克制,他絕不會相信,但現在終於發生了,可知他的轉變是多麼厲害。
         神思飛越中,林木掩映間,人馬闖進了疏林內。
         兩女的背影在疏林深處時隱時現。
         這時代的女子出奇地早熟,或者是由於十四歲已可嫁人的關係,風氣如此,像嬴盈和鹿丹兒才不過十五、六歲,已是盛放的鮮花,更因自少學習騎射劍術,體態健美,比之別國美女,多添了一份矯捷輕盈的味兒,要說她們不誘人,只是捫著良心說謊話。
         但項少龍卻絕不想招惹她們。
         一來是因既無暇亦無心於攪新的男女關係,尤其是鹿丹兒,更是儲妃人選之一,若他拈手,就是與小盤爭風了,這是他絕不肯做的事。
         這並非二十一世紀,一夕之緣後大可各散東西。特別是這些有身份地位的貴女,弄上手必須負上責任,而他項少龍現在最怕的就是對美女負責任,只是個琴清,已使他手足無措,不知如何善處了。
         正思索間,忽感不妥。
         眼角黑影一閃,項少龍警覺望去,一面網子似的東西迎頭罩來,撒網的人卻躲在一叢矮樹後。
         項少龍本能地拔出血浪,一劍劈去。
         豈知網子倏地收緊,把血浪纏個結實,還往外猛扯。
         項少龍心中暗笑,儘管兩女加起上來,恐仍難敵自己的神力。
         想都不想,用力抽劍,還使了下巧勁,欲順勢把這特製的怪網割斷。
         豈知一股無可抗拒的大力狂扯而來,項少龍大惑不解時,連人帶劍給拉下馬去,跌了個四腳朝天。
         疾風空馬馳出十多步後,停了下來,回頭奇怪地瞪著他。
         對方扯力不斷,項少龍無奈下惟有放手,任由從未脫手的配劍被人奪走。
         兩女的嬌笑聲立時由草叢後傳來。
         項少龍心中明白,對方必是借馬兒之力,以巧計奪劍,為之氣結,索性躺在草地上,看著樹頂上的藍天白雲。
         不旋踵,兩女的如花玉容出現在上方處,俯頭往他這敗將看下來,笑得花枝亂顫,得意洋洋。
         嬴盈雀躍道:「原來你是這般不中用,以後我們再沒有興趣理會你了。」
         項少龍感受著疲倦的脊骨,平躺地上那舒服入心的滋味,微笑道:「真不再理我嗎?那真是求之不得了。」
         鹿丹兒把奪得的血浪插在他臉旁,不屑道:「臭美的男人,人家稀罕你嗎?真不明白紀嫣然為何要嫁你,連佩劍都保不住。」
         嬴盈跺足嗔道:「丹兒!你還要和他說話嗎?你是否耳朵聾了,聽不到他說恨不得我們不理睬他。走吧!以後我都不要再見到他了。」
         鹿丹兒略作猶豫時,早給氣苦了的嬴盈硬扯著去了。
         待蹄聲遠去後,疾風馳了回來,低頭察看主人。
         項少龍苦笑著坐了起來,暗忖這樣也好,怕只怕這兩個刁蠻女仍不肯放過他。
         嬴盈這麼受不了他的說笑,其實正因是稀罕和看重他,故份外下不了氣。
         就在此時,疾風露出警覺的神色,豎起了兩隻耳朵。
         完全基於戰士的直覺,項少龍一掌拍在疾風的馬股上,大喝道:「走!」
         疾風與他心意相通,放開四蹄,往前奔去。
         同一時間,項少龍撲地滾入剛才兩女藏身的矮樹叢中。
         機括聲響。
         十多支弩箭勁射入樹叢裡。
         此時項少龍已由另一邊滾了出來,橫移到一顆大樹後,順手由腰內拔出兩枚飛針。
         對方應是一直跟在他們身後,俟兩女離開,才現身施襲。
         他沒有防範之心,皆因呂不韋理該不會在這種微妙的時刻使人襲擊自己。因為若他遇襲身亡,最大的兇嫌自是非他莫屬了。
         風聲響起,一支弩箭由左側樹後電射而來。
         項少龍猛一閃身,弩箭貼臉而過,插在身後樹上,其險至極。
         他一個翻騰,就地向箭發處滾了過去。
         樹後的蒙面敵人正要裝上第二支弩箭時,項少龍的血浪已透腹而入。
         眼角人影閃掠,項少龍連轉頭看一眼的時間也欠奉,揮手擲出飛針,兩聲慘叫,先後響起。
         項少龍知道不可停下來,又就勢滾往一堆草叢裡,剛才立身處掠過了四支弩箭,可見敵人的凶狠和必要置他於死地的決心。
         足音由後方響起,來犯者不會少於二十人。
         項少龍收起長劍,左右手各握著兩枚飛針,憑聲往後連珠擲出,又橫滾開去。
         一聲淒厲的慘叫由後方傳來,四枚飛針,只有一枚建功。
         敵人紛紛找尋隱起身形的戰略地點。
         直到此刻,敵人仍只是以弩箭對付他,幸好敵人對他的飛針非常顧忌,不敢強攻,否則他早已送命。
         不過這並非辦法,敵眾我寡下,只要敵人完成包圍網,他將必死無疑。
         他唯一的優點,就是驅走了疾風,只要再翻上馬背,便有希望逃生了。
         項少龍再往前滾去,快要來到另一株大樹時,大腿火辣般劇痛,一枝弩箭擦腿而過,連褲子帶走了大片皮肉,鮮血立時涔涔淌下。他悶哼一聲,移到樹後。
         步聲驟響。
         項少龍探頭後望,只見一個蒙面大漢,正持弩弓往他撲來,忙擲出飛針。
         那人臉門中針,仰後翻倒,弩箭射到了半空。
         三枝弩箭由樹後疾射而至,幸好他及時縮了回來。
         鮮血不受控制地狂流出來,劇痛攻心。
         項少龍知道這是關鍵性的時刻,振起求生的意志,勉力往前滾去,躲到一堆亂石之後,頭腦一陣暈眩,知是失血過多的現象,忙拔出匕首,割下了一截衣袖,緊在腿傷處。
         敵人處傳來移動時帶動草葉的響聲。
         項少龍心中大愁,現在他的行動力因腿傷而大打折扣,更無力在偷襲者完成包圍網前,逃出去與疾風會合。
         就在此時,他看到了前方兩樹間連接著一條絆馬索。
         項少龍心念電轉,明白了這是嬴盈和鹿丹兒兩女布下對付他的第二重機關。再環目一掃,竟發現另外還有兩條絆馬索,把前方去路攔著。
         足音再次迫來。
         項少龍又氣又喜,暗忖幸好疾風沒有經過此處,亦知道這是目下唯一的逃生機會,精神大振,跳了起來,往前狂奔而去,同時嘬唇發出尖銳呼喚疾風的哨聲。
         風聲勁起。
         項少龍飛身撲過絆馬索,翻滾而去。
         勁箭在頭頂呼嘯而過。
         他再彈起來時,疾風的蹄聲由遠而近。
         後方一聲呼嘯,敵人再顧不得隱起身形,扇形般狂追而來。
         項少龍在樹叢間左穿右插,把速度提至極限,引誘敵人發放弩箭。
         要知為弩弓裝上弩箭,是既費力又耗時的事,很多時還要借助腳力,所以發放了一箭後,敵人若不想讓他溜走,就必須暫時放棄裝上弩箭,好全力追趕他。
         少了弩箭的威脅,比的就是腳力了。
         疾風此時出現在左前方百丈許外,全速奔來。
         項少龍由於腿傷的關係,走得一拐拐的,愈來愈慢,幸好不出所料,弩箭攻勢停了下來,只餘下敵人急驟的奔跑聲。
         接著是驚呼倒地的叫響,當然是給絆馬索摔倒了。
         項少龍趁機大叫道:「敵人中伏了!快動手!」
         後方一陣混亂。
         這時疾風奔至身前,項少龍撲上馬背,打橫衝出。
         順勢回頭瞥了一眼,只見蒙面敵人翻倒了七、八個在地上,未倒下的仍有六、七人,其中一人的身形非常眼熟,正擲出手中長劍,往疾風插來,手勁與準繩,均無懈可擊。
         項少龍揮劍橫格,同時大笑道:「旦楚將軍不愧田相手下第一猛將!」
         一夾疾風,像一片雲般飛離險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