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3-6 第六章 始皇立威

         咸陽宮西殿的議政廳中,小盤高踞三級台階最上一層的龍席,負責文書紀錄的李斯的席位設於他後側處。
         次一層坐著太后朱姬。
         其他大臣分列兩旁,席地而坐。
         一邊是呂不韋、蔡澤、王綰和蒙驁,另一邊是徐先、麃公、王齕三人。
         當討論到鄭國築渠一事時,昌平君神色凝重地進來稟告,說項少龍有急事求見,眾人大感愕然。
         小盤自然心中有數,立即命昌平君把項少龍召入來。
         項少龍昂然進廳,行過君臣之禮後,把整件事陳說出來,然後道:「此事本屬臣下職權範圍內的事,可是呂雄口口聲聲說要由呂相評理,由於事關呂相清譽,臣下不敢私自處理,故報上來望由儲君、太后和呂相定奪。」
         呂不韋氣得臉都青了,大怒道:「這混賬傢伙現在那裡?」
         只看這麼一句話,就可知呂不韋的專橫。
         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在身為儲君的小盤表示意見後,才輪得到其他人說話,呂不韋如此霸氣迫人地發言,實犯了不分尊卑先後之罪。
         而他雖表示出對呂雄的不滿,卻仍是以家長責怪下輩的口氣,非是秉公處理的態度。
         小盤早有準備,從容道:「右相國請勿動氣,首先讓我們把事情弄個一清二楚。」
         轉向朱姬道:「太后!王兒這麼做對嗎?」
         朱姬望著階下傲然挺立的項少龍,鳳目射出無比複雜的神情,又瞥了正瞪著她打眼色的呂不韋,幽幽歎道:「照王兒的意思辦吧!」
         在這種情況下,她只有支持自己的愛兒。
         麃公徐先等露出訝異之色,想不到這年輕的儲君,竟有應付複雜危機的大將之風。
         任何明眼人都可看出,此事牽涉到呂不韋和項少龍的鬥爭,事情可大可小。
         小盤壓下心中興奮,不理呂不韋,向項少龍平靜地道:「呂邦所以尚未犯下淫行,只是因及時被人揭發,不能得手,此乃嚴重罪行,不知項卿家是否有人證?」
         項少龍道:「那對夫婦正在廳外候命,可立即召來,讓儲君問話。」
         蔡澤插入道:「儲君明監,此等小事,盡可發往都律所處理,不用勞神。微臣認為當前急務,應是弄清楚呂副統領是否因出於誤會,一時意氣下與項統領發生衝撞,致冒犯了項統領。都騎都衛兩軍,乃城防兩大支柱,最重要是以和為貴,化干戈為玉帛,請儲君明察。」
         這番話自是明幫呂雄。
         蔡澤乃前任宰相,地位尊崇,換了在一般情況,小盤會給他一點情臉,但現在當然不會就此了事。
         本要發言的徐先和麃公,一時間只好把到了咽喉的話吞回肚內去。
         呂不韋容色轉緩,當其他人除李斯和項少龍外,均以為小盤會接受蔡澤的提議時,這未來的秦始皇一拍龍几,昂然長身而起,負手步下龍階,到了朱姬席前,冷然道:「蔡卿家此言差矣!我大秦自商鞅變法,最重將遵軍法,稟守尊卑之序,故能上令下行,士卒用命,使我軍縱橫無敵,稱雄天下。」
         再移前步下最低一級的台階,銳目環視眾臣,從容自若道:「若有人違反軍法,公然以下犯上,而我等卻視若罔見,此事傳了開去,對軍心影響之大,誰能估計?故對此事寡人絕不會得過且過,如真證實呂副統領確有犯下此等重罪,定須依軍法處置,不可輕饒。」
         廳內人人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這仍是個大孩子的儲君,能如此侃侃而論,言之成理,充滿一代霸主的氣概。
         呂不韋和朱姬像是首次認識到小盤般,愕然聽著。
         只有俯頭作卑微狀的李斯眉飛色舞,因為這兩番話的撰稿人就是他。
         麃公振臂喝道:「好!不愧我大秦儲君,軍令如山,賞罰分明,此正是我大秦軍屢戰不敗的憑依。」
         小盤微微一笑後,見人人目光全投在自己身上,不由一陣心怯,忙回到龍席坐下,稍有點洩氣地道:「眾卿有何意見?」
         蔡澤被他間接罵了一頓,還怎敢作聲?噤若寒蟬地垂下了頭。
         呂不韋雖心中大怒,對這「兒子」又愛又恨,終還是不敢當著眾人公然頂撞他,而事實上他亦心知肚明這小儲君言之有理,惟有往朱姬望去,希望由她解圍。
         朱姬明知呂不韋在求她相幫,若換了不是項少龍,她會毫不猶豫地這麼做,現在只好詐作視如不見了。
         蒙驁乾咳一聲,發言道:「少龍和呂副統領,均是微臣深悉的人,本不應有此事發生。照微臣猜估,其中可能牽涉到都騎都衛兩軍一向的嫌隙,而由於兩位均上任未久,一時不察,致生誤會,望儲君明監。」
         朱姬終於點頭道:「蒙大將軍之言有理,王兒不可魯妄行事,致傷了軍中和氣。」
         呂不韋見朱姬終肯為他說話,鬆了一口氣道:「這事可交由本相處理,保證不會輕饒有違軍法的人,儲君可以放心。」
         小盤、項少龍和李斯三人聽得大叫不妙時,一直沒有作聲的徐先長身而起,來到項少龍旁,淡然道:「微臣想和少龍到外面走一轉,回來後始說出心中的想法,請儲君賜准!」
         除了項少龍三人外,其他人都大為錯愕,不知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項少龍欣然隨著徐先去了後,王綰待要趁機說話,給小盤揮手阻止道:「待左相國回來後再說吧!」
         王綰想不到小盤如此威霸,只好把說話吞回肚內去。
         議政廳在奇異的靜默裡。
         眾人都不由把眼光投到小盤這未來的秦始皇身上,像首次認識他般打量著。
         他仍帶童稚的方臉露出冷靜自信的神色,坐得穩如泰山,龍目生芒,教人摸不透他心內的想法。
         朱姬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兒子長大了。
         這些天來,她正如項少龍那久旱逢甘露的形容般,與嫪毐如膠似漆,旦旦而伐,極盡男歡女愛,好借情慾來麻醉自己,避開這冷酷的現實。
         在她傳奇性的生命裡,最重要的四個男人就是莊襄王、呂不韋、項少龍和眼前的愛兒,但命運卻使她與他們形成了複雜難言的關係。
         尤其是呂不韋下毒手害死了莊襄王,使她不知如何自處,令她愧對小盤和項少龍。最要命的是切身的利益迫得她不得不與呂不韋聯成一氣,力保自己母子的地位。
         只有嫪毐能令她忘掉了一切。
         在這剎那,她直覺感到與兒子間多了一道往日並不存在的鴻溝,使她再難以明白自己的儲君兒子了。
         呂不韋則更是矛盾。
         一直以來,他都和小盤這「兒子」保持著非常親密的關係,對他戮力栽培,望他成材,好由父子兩人統治大秦,至乎一統天下,建立萬世不朽的霸業。
         這亦是他要不擇手段置項少龍於死地的原因,他絕不容任何人分薄了小盤對他的敬愛。
         可是他卻從未想過小盤會因王權而與他發生衝突,在這一刻,他卻清楚地感覺到了。
         他此時仍未看破整件事是個精心設計的佈局,只以為小盤在秉公處理這突發的事件。
         呂雄的無能和愚蠢,他早心中有數,否則就不會以管中邪為主,呂雄為副了。
         諸萌命喪於項少龍之手,對他的實力造成了嚴重的打擊,使他在人手上的安排陣腳大亂。現在終給呂雄攪出個難以收拾的局面來。
         他此際心中想到唯一的事,就是殺死項少龍,那他的霸業之夢,才能不受干擾。
         至於蔡澤和王綰這兩個傾向呂不韋的趨炎附勢之徒,則有如給當頭棒喝般,首次認識到小盤手上操縱著的王權,始終是凌駕於呂不韋之上,非是任由太后和權相操縱。隨著他的成長,終有一天他會成為主事的君王。
         蒙驁的想法卻較為單純。
         他之所以有今天,是拜呂不韋所賜,對呂不韋可說是死心塌地,現時他手中兵權之大,比之王齕有過之而無不及,成為了呂不韋手上最大的籌碼。無論發生了什麼事,他都只會向呂不韋效忠。
         王齕的想法則比他複雜多了。
         這位秦國的大將軍是個擴張主義者和好戰的軍人。
         只有南征北討,方可使他感到生命的意義。這令他逐漸靠向呂不韋,因為在呂不韋膽大包天的冒險精神下,正好能使他盡展所長,東侵六國。
         但忽然間,他體會到這尚未成年的儲君,已隱焉表現出那種胸懷壯志,豪情蓋天的魄力和氣概,使他不得不重新考慮自己的立場。
         麃公這軍方最德高望重的人,是個擁護正統的大秦主義者,打一開始便不喜歡呂不韋這外人。且由於項少龍的關係,使他釋去了懷疑,深信小盤乃莊襄王的骨肉,現在見到小盤表現出色,更是打定主意,決定全力扶助這未來的明主。
         殿內眾人各想各的,一時間鴉雀無聲,形成了怪異的氣氛和山雨欲來前的張力。
         頃刻後徐先和項少龍回來了。
         項少龍到了王齕旁止立不前,剩下徐先一人來到龍階之下。
         徐項兩人施禮後,徐先朗朗發言道:「稟告儲君太后,微臣可以絕對保證,此事非關乎都騎都衛兩軍下面的人的派系鬥爭,致生誤會衝突。」
         呂不韋不悅道:「左相國憑何說得這麼有把握呢?」
         徐先以他一向不亢不卑、瀟灑從容,令人易生好感的神態道:「呂邦在咸陽街頭,曾當眾調戲人家妻子,為微臣路過阻止,還把呂邦訓斥了一頓,當時已覺得呂邦心中不服。剛才微臣往外走上一轉,就是要看看那對小夫妻,是否乃微臣見過的人,現經證實無誤,可知此事有其前因後果,非是都騎裡有人誣害呂邦,製造事端。至於呂雄硬闖都騎衙署,強索兒子,先拔刀劍,以下犯上一事,更是人證俱在,不容抵賴。」
         眾人至此才明白他要往外走一轉的原因,連蒙驁也啞口無言。
         呂不韋則恨不得親手捏死呂邦,經徐先的警告後,這小子仍是色膽包天,幹出這種蠢事來。
         小盤冷哼一聲道:「呂邦定是想在事後殺人滅口,才敢如此不把左相國的說話放在心上。」
         眾人心中一寒,知道這年輕儲君,動了殺機。
         這正是整個佈局最微妙的地方,由於有徐先的指證,誰都不會懷疑是荊俊蓄意對付呂雄父子了。
         朱姬蹙起黛眉,沉聲道:「呂邦是蓄意行事,應無疑問;可是左相國怎能肯定呂雄確是首先拔劍,以下犯上呢?」
         徐先淡淡道:「因為當時嬴盈和鹿丹兒均在場,可作見證。」
         麃公一呆道:「小丹兒怎會到了那裡去?」
         呂不韋冷笑一聲道:「這事真是奇怪之極,不知少龍有何解釋?」
         眾人的眼光,全集中到立於左列之末的項少龍處。
         徐先道:「這事微臣早問過少龍,不若把昌文君召來,由他解說最是恰當。」
         小盤下令道:「召昌文君!」
         守門的禁衛立時將上諭傳達。
         候命廳外的昌文君走進殿來,下跪稟告,把嬴盈和鹿丹兒守在宮門,苦纏項少龍比鬥一事說了出來。
         呂不韋的臉色變得難看之極,撲了出來,下跪道:「儲君明監,呂雄如此不分尊卑上下,違抗上級命令,微臣難辭罪責,請儲君一併處分。」
         今次連項少龍都呆了起來,不知應如何應付,呂不韋這樣把事情攬到身上,朱姬怎也不會容小盤令呂不韋難以下台。
         朱姬果然道:「相國請起,先讓哀家與王兒說幾句話,才決定如何處理此事。」
         呂不韋心知肚明朱姬不會容許小盤降罪於他,仍跪在地上,「痛心疾首」地道:「太后請頒布處分,微臣甘心受罰!」
         朱姬見他恃寵生驕,心中暗罵,又拿他沒法,低聲對小盤道:「右相國於我大秦勞苦功高,更由於日理萬機,有時難免管不到下面的人,王兒務要看在相國臉上,從寬處理此事。」
         小盤臉無表情的默然不語,好一會後才在眾人期待下道:「既有右相國出面求情,呂雄父子死罪可免。但今趟之事關係到我大秦軍心,凡有關人等,包括呂雄在內,全部革職,永不准再加入軍伍。呂邦則須當眾受杖五十,以儆傚尤。管中邪身為呂雄上級,治下無方,降官一級,至於統領一位,則由項卿家兼任。右相國請起。」
         朱姬固是聽得目瞪口呆,呂不韋亦失了方寸,茫然站了起來,連謝恩的話也一時忘了。
         項少龍趨前跪倒受命,暗忖這招連消帶打,使自己直接管治都衛的妙計,定是出自李斯的腦袋。
         小盤猛地立起,冷喝道:「這事就如此決定,退廷!」
         眾人忙跪倒地上。
         小盤把朱姬請了起來,在禁衛和李斯簇擁下高視闊步的離開。
         項少龍心中湧起怪異無倫的感覺,同時知道廳內這批秦國的重臣大將,如他般終於真正體會到「秦始皇」睥睨天下的氣魄和手段。
         而他卻只還是個未成年的大孩子。
         項少龍為了怕給鹿丹兒和嬴盈再次纏著,故意與麃公、徐先、王齕等一道離開。
         踏出殿門,呂不韋和蒙驁正在門外候著,見到項少龍出來,迎過來道:「今趟的事,全因呂雄而起,儲君雖赦了他的死罪,本相卻不會對他輕饒,少龍切勿把此事放在心上。」
         麃公等大為訝異,想不到呂不韋如此有度量。
         只有項少龍心知肚明因呂不韋決意在由後天開始的三天田獵期內,務要殺死自己,才故意在眾人前向他示好,好讓別人不會懷疑他的陰謀。當然,那個由莫傲和管中邪兩人想出來的殺局,必定是天衣無縫,毫無破綻痕跡可尋。
         項少龍裝出不好意思的樣兒,歉然道:「這事小將是別無他法,呂相請勿見怪。」
         呂不韋哈哈一笑,與麃公等閒聊兩句後,親熱地扯著項少龍一道離宮,氣得守在門外的鹿丹兒和嬴盈只有乾瞪眼的份兒。
         看著呂不韋談笑自若,像沒有發生過什麼事的神態表情,項少龍不由心中佩服。
         笑裡藏刀才最是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