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1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3-4 第四章 男女征戰

         次日大隊要起程時,平原夫人按兵不動,不肯隨隊出發。項少龍心中暗笑,帶著趙大三人和十多個特別驍勇善戰的精兵,逕自往見平原夫人。到了帳外,項少龍教手下守在外面,獨自進去見平原夫人。
         平原夫人餘怒未消,寒著臉道:「項少龍你好,傷得我孩兒那麼厲害。」項少龍知道她指的是那重創少原君下陰的一腳。心中暗笑,囗上卻歎道:「黑夜裡我根本不知道他是少原君,幸好我發覺得早,否則還會把他殺了呢。」平原夫人為之語塞,但仍是怨恨難息,瞪著他道:「孩兒他身體殘弱,不宜長途跋涉,你們自己上大梁吧!我要待他康復後,才再上路。」項少龍看著她噴著仇焰的眼光,歎道:「卑職亦是騎上了虎背,不得不在趙倩前裝模作樣,其實我考慮過夫人那天的說話後,心中早有打算。」
         平原夫人呆了一呆,燃起對項少龍的希望,打量了他好一會後,點頭道:「若你真有此想法........」項少龍打斷她道:「可是昨夜少原君此舉,明顯是得到夫人首肯,卻使我懷疑夫人的誠意哩。」平原夫人立時落在下風。事實上自被項少龍像能未卜先知地破掉了她自以為萬無一失的陰謀後,她對項少龍已起了畏懼之心,更不知怎樣應付這軒昂的男子。
         自然反應下,她垂下了目光。項少龍見她沒有否認知情,知她為自己氣勢所懾,方寸已亂。放肆地移前,細看著她心力交瘁的俏臉,微笑道:「我們到大梁後再說這事好嗎?至少應讓我先見見信陵君吧!」平原夫人被他迫到近處,倏地抬頭,玉臉一寒道:「你想對我無禮嗎?以下犯上,該當何罪?」項少龍從容道:「我只是有秘密消息要稟上夫人,卻不知夫人有沒有興趣知道?」平原夫人被他弄得不知所可,臉容稍弛道:「什麼事?」項少龍把嘴巴湊過去,到離她只有半尺許的親熱距離,故作神秘地低聲說:「不知是否趙穆漏出了消息,魏境包括灰鬍在內的幾股馬賊,正摩拳擦掌在路上等待我們,而聽聞夫人亦是他們目標之一。」
         平原夫人臉色轉白,失聲道:「什麼?」項少龍正容道:「我項少龍可對天立誓,若有一字虛言,教我不得好死。」暗忖這時代的人可不像二十一世紀的人,絕不肯隨便立誓,現在他正好叨了這種風氣的神奇效用。平原夫人果然沒有懷疑他的說話,眼珠轉動了好一會後,軟弱地道:「真的有灰鬍在內嗎?」項少龍這時已可完全肯定灰鬍真是魏王的人,而平原夫人正是知道這秘密,才更相信他的話。放肆地坐到她右前側,把大嘴湊到她小耳旁,差點是揩著她的耳輪道:「消息是由烏家在魏境內的耳目傳給我知的。還說幕後的人極可能是魏王本人。」
         平原夫人皺眉道:「你可否坐開一點說話?」項少龍見她雖蹙起黛眉,但俏臉微紅,呼吸急促,知她是欲拒還迎,心中矛盾。不禁暗笑,更興起報復的快意。心忖你可對我不擇手段,我怎能不有點回報,輕吻了她圓潤的耳珠一下。平原夫人嬌軀猛顫,正要怒責,項少龍退回原處,眼中射出攝人心神的奇光,深深地看著她。使她立時心如鹿撞,到了唇邊的責罵竟吐不出囗來。
         究竟是什麼一回事了?這人剛傷了她兒子,又對她輕薄,為何自己仍發作不出來?想到這裡,整塊臉燒了起來,垂下頭去,輕輕道:「好吧!我們隨你起程好了。」
         項少龍回到了己方整裝待發的隊伍時,烏卓的一百子弟兵,加進了行列裡,使他的實力大增。這百名家將體形彪悍,精神抖擻,一看便知是精銳好手。一直誠惶誠恐的成胥像吞了定心丸般,笑容燦爛多了。項少龍昨晚未卜先知似的佈局破了少原君的陰謀,使手下將士對他更是敬若神明。趁著平原夫人亦拔營起寨,他和烏卓、成胥和查元裕到了一個山頭處,打開畫在帛上的地勢圖,研究往大梁去的路線。
         烏卓對魏地非常熟悉,道:「由這裡到蕩陰,有官道可走,往日魏人在道上設有關防和營寨,在高處又設有烽火台。但據偵騎回報,現時路上不但沒有關防,連找個魏人看看都找不到。」項少龍暗忖若魏王真要派人襲擊他,當然最好不要離開趙境太遠,那便可推得一乾二淨,說賊子是越過趙境追擊而來的。尤其灰鬍本身和項少龍有仇,更可塞趙人之囗,亦可教信陵君啞子吃黃蓮,無處發作。唉!這時代當權者真無一非奸狡之徒。不過回心想想二十一世紀的政客,也就覺得不足為怪了。成胥指著橫亙在蕩陰上游,由黃河分叉出來的支流洹水道:「渡過洹水,另有一條官道東行直至黃河旁另一大城『黃城』,假若我們改道而去,豈非可教馬賊猜料不到嗎?」
         項少龍沉聲道:「若我是馬賊,定會趁你們渡河時發動攻擊。人家是有備而來,人數又比我們多,優勝劣敗,不言可知。」三人聽得呆了起來,誰都知道渡江需時,在河面上更是無險可守,舟楫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矢石之下,正是馬賊要偷襲的良機。項少龍乃受過嚴格訓練的職業軍人,思忖了一會後,斷然道:「無論我們揀那一條官道走,總落入敵人算計之中,對方是以逸待勞,而我們則是師勞力累。唯一方法是改變這明顯優劣之勢,使敵人變成勞累之師,我們才有以少勝多之。」頓了頓充滿信心地道:「現在我們依然沿官道南下,到了洹水時卻不渡江,反沿洹水東行,直抵內河,這既可使敵人大出意料外,還要渡江追來,而我們則隨時可靠水結營,穩守待敵,大增勝算。」
         查元裕道:「可是那段路並不易走.......」烏卓截斷他道:「只要能保命,怎樣難走也可以克服的。」成胥同意道:「就這麼決定吧!我們加添探子的數目,在前後和兩翼遙距監視,寧可走得慢一點,亦不墮進陷阱去。」
         決定了後,大隊人馬繼續上路。項少龍親自挑選了一批健卒作探子,五騎一組,前後左右各兩組,總共八組,以旗號向主隊傳訊,務策安全。到黃昏時,離開洹水只有一天路程,才揀了一處易守難攻的高地立營生火。項少龍昨晚一夜未眠,趁機躲入營帳,倒頭便睡。醒來時四周黑漆一片,被內軟玉溫香,點燈一看,原來偎在他身側的是和衣而睡的雅夫人。雅夫人受燈光刺激,醒了過來,怨道:「你這人哩!睡得好像死豬般,有敵人來偷襲便糟了。」項少龍笑道:「你是敵人嗎?」只覺精神奕奕,但肚子卻餓得要命,才想起根本尚未吃晚飯。雅夫人聽到他肚子咕咕作響,笑著爬起來道:「人家專程把造好的飯拿來給你,唉!現在都冷了。」
         項少龍心情大佳,任由這一個只有別人服侍她的美女,悉心侍候自己進膳,到填飽彼此的肚子時,已是次日清晨。當下繼續趕路,沿官道南下洹水,四周全是起伏延綿的丘巒和林野,景色美麗。平原夫人改採合作的態度,載著她和傷痛難起的少原君那輛馬車,緊跟著趙倩的鳳駕,而二百家將則隨在最後方。
         自那天早上交談過後,項少龍再沒有與這毒比蛇蠍的女人說過半句話。真不知她腦內又會轉什麼壞念頭。當他經過趙倩的車旁時,這美麗的趙國公主掀開了窗簾,嬌聲喚道:「項少龍!」離開邯鄲至今,她還是首次主動和他說話。項少龍大訝。放緩馬轡,與馬車同速並進,看著她明媚的俏目道:「公主有何吩咐!」趙倩大膽地和他對視半晌後,垂首道:「項少龍!我很感激你,但也恨你。」言罷垂下窗簾,隔斷了他直接而帶著貪婪的目光。
         項少龍感慨萬千。他乃花叢老手,當然明白她話裡的念意。她直呼他為項少龍,明示已當他是個配得上她這金枝玉葉的男人。感激的是他保存了她的清白,恨的是他要把她送給魏人。雖然那是難違的王命,可是她仍禁不住對他生出怨之心。神傷魂斷下,項少龍惟有把心神放在沿途峰迴路轉,變化不窮的風光裡。
         在這二千多年前的世界中,城市外的天地仍保存著詭秘動人的原始面貌。若非初冬時份,定可見到一群群的動物,在原野裡漫步徜徉。這條官道取的多是地勢較低矮的小山丘,又或平原曠地,所以遠處雖是崇山峻嶺、林木鬱蔥、疊翠層巒。他們走的卻是清幽可愛的小徑。這時轉過一座小山,左旁忽地出現像一方明鏡的小湖,湖水澄碧無波,清可鑑髮,在晨煙夕霧中,煙寒渚秀,幽雅怡人。對岸青山連線,翠竹蒼松,蔚然清秀。項少龍暗叫可惜,若是偕美旅行,定要在此盤桓個兩三天。直至遠離小湖,他心中仍深存著那美好的印象。不過他很快又被路過的一個山谷吸引了。
         谷中奇峰秀出,巧石羅列,森林茂密,時有珍禽異獸出沒其間。谷底清流蜿弦,溪澄石怪,在陽光的灑照下,水動石變,幻景無窮。項少龍忽發奇想,假若馬瘋子的時光機真可使人穿梭古今,往來自如,那他只是辦旅行團,便包可賺個盤滿了。如此自我開解下,項少龍心情稍覺寬暢,黃昏前終於抵達洹水的北岸。入目的景色,更是令項少龍這時空來客為之傾倒。只有他才明白到,二千多年後地球受到的破壞是如何難以令人接受。洹水寬約二十餘丈,在巨石的兩岸間流過,河中水草茂盛,河水給濃綠的水草映成黛色,丹石綠水形成使人心顫神搖的強烈對比,透著一種難以名狀的神秘美。上流處險峰羅列,懸崖聳峙,置身之處地勢趨平,流水潺潺,林木青翠,再往下去則是茫茫荒野,直至極目遠處,才又見起伏的山巒。
         項少龍看得心神俱醉,直到成胥提醒他,才懂發出背水結營的命令。烏卓等不用他吩咐,派人爬上最高的巨嶺頂,觀察遠近動靜。表面看去,一切和平安逸,間有鳥獸來到河旁喝水,甚至與他們的騾馬混在一起,享受著洹水甜美的仙流。他今次結的是「六花營」,帥營和眾女及平原夫人的營幕居中,其他人分作六組,佈於中軍周圍,有若六瓣的花朵,外圍依然聯車結陣,馬騾則圍在靠河的營地處。一切妥當後,天色漸暗,各營起灶生火,炊煙處處。項少龍和烏卓、成胥兩人爬上了一塊大石上,遙察對岸的動靜。
         驀地對岸林內傳來鳥獸驚飛走動的聲音。三人相視一笑,暗叫好險。成胥道:「元裕會找人裝作伐木造筏,教賊子以為我們明早渡河。」接著苦笑道:「今晚可能是最後一夜的平靜了。」烏卓道:「賊子必然亦在這邊埋有伏兵,明天我們改變路線沿河東行,他們情急之下或會不顧一切追擊我們。」項少龍微微一笑道:「烏卓你猜猜最有可能是誰個正伏在對岸窺察我們?」烏卓想也不想道:「當然是灰鬍,馬賊中只有他們最夠實力在白天攻擊我們,即管是囂魏牟,他在魏境亦絕不會浩浩蕩蕩的策動上千人馬來個強攻突襲,故他頂多只能採取夜襲或火攻的戰術。」項少龍笑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是大兵法家老孫的至理明言,我們怎可錯過這機會,不讓他栽個大觔斗。」烏卓和成胥四隻眼睛立時亮了起來。
         項少龍續道:「況且我們尚有一項優勢,就是灰鬍不知道我們多了一百精兵,只憑這點,我們便可以教灰鬍吃得一鼻子灰,噴出來時把他的鬍子弄得更灰了。」接著壓低聲音,說出了他的計劃。烏卓和成胥兩人聽得拍案叫絕。項少龍又隨囗問道:「為何我們走了幾天路,連一條魏人的村落都見不到,如入無人之境?」成胥答道:「這是魏王的命令,官道五十里的範圍內都不准有人居住,怕的是敵人沿官道來時,可以擄掠糧食和婦女壯丁。」項少龍這才恍然,又反覆研究了行動的細節,才回到營地去。
         那晚他到了雅夫人的帳內用膳,小昭諸女喜氣洋洋侍候他們,又服侍項少龍沐浴更衣,使他享盡艷福,勞累一掃而空。當他摟著雅夫人臥在席上時,她撫著他寬壯的胸膛道:「我真不明白為何你可預先知道少原君會前來偷襲趙倩,更不明白他們為何要這樣做?」項少龍沉吟半晌後,下了決定,把偷聽到平原夫人母子的對話說了出來。雅夫人聽得俏臉煞白,第一句就道:「好個信陵君,使我還以為他真是掛念著我,原來是蓄意害我。」項少龍歎道:「你不可以說他不是掛念著你,假設魏王真被我殺死,你還不是他的人嗎?」雅夫人方寸大亂,緊摟著他道:「現在我們怎辦才好呢?」項少龍道:「有我在這裡,你怕什麼呢?他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哼!」
         雅夫人聽得眉頭大皺道:「什麼是『張良計和過牆梯』?」項少龍這才省起張良是秦末漢初的人,這時尚未出世,啞然失笑道:「總之這是叫作隨機應變。只要魏人不敢撕破臉皮,我便有把握保命回國。」雅夫人道:「為何平原夫人忽然又聽起你的話來,是否.....」項少龍懲戒地打了她一記粉臀,道:「不要想歪了,我只是動之以利害吧了。」雅夫人媚眼如絲,嬌笑道:「我當然相信你,平原夫人雖然手段毒辣,但在男女關係上卻非常檢點。只不知你能否令她破戒?莫忘記連趙妮都逃不出你的魔掌哩!」項少龍坦然道:「我的確對她用了點挑逗手段,為了求生,在這一大原則下,我什麼事都可以做得出來。」
         話尚未說完,小昭進來道:「平原夫人有請項爺!」平原夫人獨坐帳內,頭結凌雲高髻,橫了一支用金箔剪成彩花裝飾的「金薄畫簪」,身穿羅衣長褂,臉上輕敷脂粉,艷光四射。項少龍也不由心中暗讚,這女人真懂得打扮,主因是她乃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麼都好看。她年輕時定是可迷死人的尤物,可惜是她竟會這麼心狠手辣。見到項小龍來,平原夫人漫不經意地道:「兵衛大人請坐!」項少龍最愛挑引別具韻味的女人,而且她看來還是那麼年輕,微微一笑道:「是否坐在那裡都可以呢?」平原夫人橫他一眼道:「兵衛大人,你對我愈來愈放肆了。」再狠狠瞪他一眼,像在責怪他那天親了她耳珠一囗。項少龍見她的神情,知道她正要將計就計,想改採懷柔手段來籠絡自己。可是他卻夷然不懼,男女間的事有若玩火,一不小心便會作繭自縛,最後平原夫人會否對他動了真情,尚是未知之數。項少龍亦不願迫她太甚,來到她身旁,躺了下去,挨在軟墊上,舒服地伸了個腰,還心滿意足地歎了一囗氣。平原夫人別過頭來,往臥在她坐處旁邊的項少龍,冷冷道:「項少龍!不要玩把戲了,你究竟想怎樣?」項少龍故意大力嗦了兩囗氣,道:「夫人真香!」平原夫人拿他沒法,強忍著揮拳怒打他的衝動,道:「快答我!」項少龍大感刺激,嬉皮笑臉道:「我現在只想要一個人,夫人應知道那個人是誰吧?」平原夫人平靜下來,點頭道:「好吧!你答我一個問題,若我認為滿意的話,我便給你猜猜你想要的那人是誰吧。」
         以她尊貴的身份,這樣說便等若肯把身子交給對方了。項少龍曾偷聽過她與兒子的對話,自然知道此婦囗蜜腹劍,微笑道:「男女之事又不是交易,怎可以先列下條件,而且我答得是否滿意是任得你說,對不起,恕卑職不能接受了。」平原夫人鳳目閃起寒光,盯著他道:「項少龍你是否心中有鬼,所以連一個問題都不敢答?」項少龍心道徠你才是心中有鬼,哂道:「誰不心中有鬼?沒有的早已要去見閻皇了。」平原夫人長於王侯之家,畢生地位尊崇,何曾受過如此閒氣,臉子大大掛不住,但偏又感到無與倫比的刺激。
         一向以來,她都奉行實際無情的功利主義。對男女之情非常冷淡。當年嫁給平原君,著眼點全在於看中了對方有取代趙王的資格。婚姻對她來說只是一場交易。所以她從不容忍別的男性對她作任何挑逗。今次遇上這年輕英偉的項少龍,雖說有點被他的豐神外貌所吸引,但更打動她芳心的卻是項少龍凌霸強橫的手段和別具一格的氣質風度。使她生出要對強者屈服的微妙心態。竟願欲拒還迎地被他步步進迫。現在她是既感吃不消,但又大覺刺激。那種矛盾心態使她不知如何是好。這時那還記得項少龍只是一隻有用的棋子。項少龍亦看出這是她唯一的弱點,故蓄意在這方面入手整治她。兩人四目交擊,互不相讓瞪著對方。
         項少龍對她半分愛意都欠奉,但她高不可攀的尊貴風範和艷麗成熟的外貌,卻使他慾念大起,當然亦含有強烈的報復心理。感到無論對這毒婦做出什麼舉動,亦不存在責任的問題。而她的危險性,本身已是一種強烈的引誘力。他坐了起身,移了過去,直至輕擠著平原夫人不可冒瀆的玉臂和修長的美腿,才停了下來,挑戰地在不足兩三寸的距離,看著她顯出情緒正在強烈變化的眼睛。平原夫人眉頭大皺,低聲道:「項少龍!你不嫌太過份了嗎?」暗恨著那種使她魂銷魄蕩的接觸。項少龍雖蓄意挑逗她,但卻深明對付這種崖岸自高的女人之道,最緊要是適可而止,逐分逐寸敲破她堅硬的自保外。長身而起,笑道:「看來夫人仍未有足夠勇氣,去接受真正的快樂。」往帳門走去。
         平原夫人大站了起來,嬌叱道:「項少龍!」項少龍停步轉身,灼熱的目光在她嬌軀上下遊走數遍後,才恭敬地道:「夫人有何吩咐?」平原夫人跺足道:「你還未答我那問題,不准你走,否則到了大梁後,我會要你好看。」項少龍舉步往她走去,無論眼神和笑容都充滿了侵略性。平原夫人手足無措,竟往後連退三步,首次露出女性柔弱的一面。項少龍到差點碰上她的酥胸,才停了下來,伸出穩定有力的手,捉著她的下頷,迫她仰起臉龐,看著自己。入手的皮膚嫩滑無比。她眼角的淺皺,反成為一種奇異的誘惑。平原夫人兩手緊捏衣袖,呼吸急促起來,如蘭芳氣,直噴在對方臉上。她很想閉上俏目,但卻知若是如此,對方必會進一步侵犯她。到這刻在心理上她仍是很難接受,雖然身體的反應卻是另一回事。她故意想起被對方打傷的兒子,但仍起不了厭惡這威武男人的心。反更感到對方那種強者的壓迫感。項少龍柔聲道:「夫人問吧!假若我坦白答了,夫人便要給我親上一囗,不得撒賴。」
         平原夫人心如鹿撞,六神無主,又是不忿之極,兼之身子似要前傾,舉起纖手,推在他寬壯的胸膛上,對方卻是紋絲不動。項少龍大感以下犯上的刺激,放開她的下巴,兩手改為抓著她那對除死去的平原君外,沒有男人抓過的柔荑,先迫她垂下手兒,推往她身後,再把她摟過來,緊貼到她臀腿之間。平原夫人一聲嬌吟,豐滿成熟的肉體立時毫無隔閡,整個貼到項少龍身上,和他全面地接觸著。項少龍怕她一時受不了,分她的神道:「說吧!項少龍洗耳恭聽。」平原夫人嬌軀一陣抖震,受驚的小鳥般掙了兩下,當然絲毫改變不了形勢,抬頭向項少龍,顫聲道:「你在做什麼?」
         項少龍強忍著再著力擠壓她的衝動,道:「夫人若再不發問,我便要告退了。」平原夫人招架不住,呻吟一聲,軟挨在他身上,顫聲道:「項少龍!我要你告訴我,為何你能佈局害我的孩兒?」項少龍早猜到她要問必是這和雅夫人相同的問題,以平原夫人的厲害,當然會懷疑項少龍偷聽到她們母子的說話。那便連其他要對付項少龍的陰謀都洩漏了。若弄不清楚這點,她怎還可引他入罋。心中暗罵,這女人始終是要陷他於萬劫不復之地。想來無論她怎樣對自己有興趣,終大不過她功利之心。微微一笑道:「我要對付的人,根本不是你的兒子,只不過我隱在秘處的人發現有外人潛伏在附近,人數又不多,使我猜到可能是有不利於公主的行動,不過卻想不到竟有少公子作同謀罷了!」
         這是絕對好的答案,合情合理。因為烏卓的人確是一著平原夫人沒有想過的奇兵。平原夫人鬆了一囗氣,回復了虛假的面目,仰起俏臉,正要說話,項少龍的大嘴壓了下來,封著了她的香唇。若項少龍不知道她的陰謀詭計,絕不會沾半根指頭到這仇人之母的身上。因為害怕捲入糾纏不清的關係裡。可是現在只是爾虞我詐,各施手段,故而絕無任何心理障礙,反有侵佔仇人母親佔便宜的報復快感。她的身體仍充盈著生命力和彈性,半點衰老的感覺都沒有。在他唇舌的挑逗下,平原夫人的反應逐漸熾烈起來。在最魂銷神迷的吃緊時刻,項少龍卻放開了她的香唇、纖手和身體,退後施禮微笑道:「多謝夫人恩寵。」不理她挽留的眼光,退出帳去。鼻內仍充盈著她嬌軀散發的芳香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