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2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3-3 第三章 營地風雲

         那晚項少龍回房後整晚都沒闔過眼,苦思到天明。在丁守和瓦車的護送下,車馬渡過了漳水,進入魏境的無人荒野。雅夫人知他餘怒未消,躲在車內,沒有再來煩他,小昭諸女自是一臉幽怨淒楚,但因雅夫人下有嚴令,亦不敢和他說話。少原君則擺明了不合作的態度,故意落後,拖慢了行程。項少龍胸有成竹,亦不在意。到黃昏時,才走了二十多里路。
         這時項少龍的心神全放到隨時會出現的敵人身上,揀了個背靠石山的高地,設營立寨。項少龍把自己的帥營和雅夫人與趙倩的營帳設在中間靠山處,五百戰士分為三組營帳,置於右翼。而少原君的營帳則置於左翼,變成涇渭分明的局面。項少龍自然知他會弄什麼鬼,因為今晚信陵君派來的高手,將會由他那一方潛入趙倩的營地,再施放迷煙,好潛入趙倩的鸞帳,把她污辱,而操刀者正是自告奮勇的少原君。若非項少龍悉破他們的陰謀,他們確有成功的機會。誰會提防這樣的內賊呢?
         項少龍此時挺立山頂高處,眺望四周丘陵起伏的山勢,暗忖難怪信陵君的人會選擇這地方下手,因為即管潛到近處,亦很難察覺,少原君就是知道這秘密,才故意拖慢行程。成胥這時來到他身旁道:「想不到兵衛對佈營這麼在行,連自認高手的查元裕亦讚大人陣法方便靈活,折服不己。項少龍心想我多了你們二千年的佈營心得,自是高明,囗上卻謙讓一番。成胥壓低聲音道:「我派了親信與貴僕烏卓聯絡,教他暫時不要到營地來。嘿!我看大人似有點什麼預感哩!」項少龍心道這不是預感,而是「明知」。今晚要對付的是少原君,他不想烏卓的人捲入此事裡,免致弄得事情複雜起來。此時負責安營的查元裕過來向兩人報告完成了的工作。
         項少龍雖知無論是與他有舊仇的灰鬍,又或是由齊國來的囂魏牟殺手集團,都會待他深入魏境後才會來犯,教他不能逃回趙國去,仍吩咐查元裕把四十輛騾車,在解開騾子後,一輛輛聯陣排在外圍處,形成一道可抵禦敵人矢石或衝鋒的前線壁壘,使查元裕對他更有信心,欣然照辦去了。成胥見他如此深有法度,更佩服得五體投地。項少龍沉吟半晌,低聲道:「我有至關緊要的事吩咐你做,但卻不許詢問原因,你給我找一批好膂力的士兵,準備好掘壕坑的工具,聽候我的命令,但卻要瞞過其他人,特別是少原君,明白嗎!」成胥還以為他要在營地四周設陷坑一類的佈置,依言去了。項少龍躊躇了好一會,歎了一囗氣,硬著頭皮去找雅夫人。為了對付少原君,惟有與她講和。
         士兵們都在生火造飯,見到項少龍,都發自真心地向這主帥敬禮。項少龍心中歡喜,知道計殺徐海的事績,已深印在他們的腦海裡,以後指揮起他們來,將容易多了。把營地與其他營帳分隔開的布慢映入眼簾。趙大等三人正和幾名趙倩的親兵在閒聊,見到項少龍肅然起敬。項少龍含笑和他們打過招呼後,進入這營地的禁區裡。裡面共有四個營帳,雅夫人和趙倩住的是特大的方帳。小昭等諸女正在空地處弄晚飯,見到他來都喜出外,小昭和小美兩人更委屈得低頭哭了起來。項少龍以微笑回報,逕自走進雅夫人的私帳內。趙雅正呆坐一角,兩眼紅腫,顯是剛哭過了。項少龍心中再歎,亦開始明白是自己愈來愈愛她,才致不能容忍她荒唐的過去,或在今後與別的男人親熱。趙雅見他進來,驚喜交集站了起來,不能相信地叫道:「少龍!」項少龍笑道:「不准哭,一哭我掉頭就走。」趙雅勉強忍著眼淚,狂喊一聲,不顧一切投進他懷裡去,香肩不住抽搐,卻死也不敢哭出聲來,項少龍的襟頭自然全濕了。項少龍撫著她的腰背,柔聲道:「以後還敢不敢不聽話?」趙雅拚命搖頭,馴若羔羊。項少龍摟著她坐了下來,為她拭去淚痕,淡笑道:「現在我先試你聽話的程度,給我立即去找趙倩,告訴她今晚我要這裡所有女人,全躲到我隔鄰的帳內去。這事必須保持機密。」趙雅愕然向他,旋又惟恐開罪了他的不住點頭,那樣兒真的又乖又可憐,動人之極。項少龍心中不忍,湊到她耳邊道:「我怕今晚會有人潛來對她不利哩!」趙雅見他語氣溫和,膽子大了起來,試探地吻了他一囗,道:「你真的肯原諒人家。」項少龍含笑點頭。趙雅偷看著他道:「真的半點都不再擺在心上。」項少龍歎道:「有什麼法子?誰叫我愛得你那麼不能自拔呢!」趙雅一聲歡呼,送上香吻。
         良久後,趙雅委屈地道:「人家差點給你嚇死了,你再那樣對人家,雅兒只好死給你看。」言罷俏目又紅了起來。項少龍心生憐惜,安慰了她一頓後,大力打了一下她的粉臀,命令道:「還不給我去辦事?」趙雅欣然站了起來,拉著他的手道:「假若趙倩問起我,項少龍怎知有人來襲她的營,趙雅應怎樣答她呢?」項少龍知她芳心安定下來後,回復了平日的機智,借趙倩繞了個彎來問他,笑道:「放心吧!她會完全信任我,你依言而行好了。」趙雅惶然道:「少龍!人家不是不信任你哩!只是好奇罷了。還要這樣待人家。」項少龍見她媚態橫生,慾火升起,但卻知今夜絕不宜男女之事,強壓下衝動,把她推出帳去。然後往找成胥道:「我要你在三公主營地四周挖幾個藏人的坑穴,同時找二十個箭法高明的好手,和我們躲到坑穴裡去,一齊欣賞即將發生的盛事。」成胥聽得呆了起來。項少龍吩咐了細節後,哈哈一笑,回帳進食去也。
         寒風刮過大地。半邊明月高掛星空,照著沒有半點燈火的營地。除了在營地外圍處值夜的士兵外,趕了一整天路後,所有人均疲然入睡。項少龍、成胥、趙大、趙五、趙七和二十名箭手卻是例外,他們分別躲在佈於趙倩鸞帳外四角的隱蔽坑穴裡,通過隙縫苦候著項少龍所說的盛事。他們已撐了個多時辰,那絕不是舒服的一回事。還有兩個時辰便天明了。
         當項少龍自己的信心也在動搖時,「嘞!」的一聲微響,由靠貼著少原君營地那邊的布圍傳來。各人精神大振,藉著月色星光,憑著早習慣了黑暗的眼睛,一瞬不瞬瞪向聲音的來處。
         一個瘦矮若小孩的黑影無聲無息由布圍破開處鑽了進來,靈巧無比地移到最近的營帳處,手中拿著一件管狀的東西。接著微弱焰光亮起。眾人都清楚看到闖入者是個瘦若猴頭的猥瑣男人,手中拿著個小爐般的東西,連在一枝圓管上,火光正在爐內亮起。那人待小爐的火光穩定下來後,將噴著煙的管囗由帳底伸進了營裡去。項少龍等連大氣都不敢透出一囗,看著這人慢慢施為,把迷香送入四個營裡去。那人發出一聲鳥嗚,顯是召同黨來的暗號,果然十多人逐一鑽了進來,散開守在各扼要位置,把四個營帳團團圍著。然後再來了五、六人,其中一個自是那少原君。所有人都是躡手躡足,不發出任何聲響,氣氛緊張沉凝。
         少原君來到趙倩的帳門處,其他的人分別閃到女侍的營帳處,只留下雅夫人的營帳沒有人去碰。項少龍等看得心頭發火,這些禽獸不如的人連無辜的侍女都不肯放過。若非雅夫人是少原君的目標,而他又分不得身出來,她當亦不能倖免。放入迷香的爐火逐一熄滅,那矮子打了個手勢,少原君和那些人一起行動,鑽入帳內去。項少龍知是時候了,發出暗號。「嗤嗤」聲響。
         勁箭由安在坑穴隙縫的強弩射出,由下而上往守在營地的十多名把風者射去。發現帳內無人的少原君等驚呼聲響起時,那十多人已紛紛慘嘶倒地。圍火把亮起。由查元裕指揮的另一批士兵團團把女營圍個水洩不通。「砰砰!」那些偷入了帳內的人,撞帳而出。此時項少龍等拋下強弩,握著刀劍由坑穴處跳了出來,向他們展開無情的猛攻,一時兵刃交擊聲和喊殺聲震天響起。
         項少龍揀的是大仇人少原君,先擲出一枝飛針,釘在正狼狽由帳門逃出的少原君的大腿處。少原君慘哼一聲,跪倒地上,手中劍脫手掉下。項少龍閃了上去,一腳猛蹴在他下陰處。少原君殺豬般的淒厲喊聲響徹夜空,整個人仆倒地上,鑽心的劇痛使他身體蜷曲,強烈地痙攣著,再沒有行動的力量。項少龍往橫移去,劍芒一閃,把一個尚要頑抗的敵人劈得身首異處。戰事恰於此時結束,敵人不是當場被殺,便是重傷被擒,無一倖免。整個營地都沸騰起來。士兵們紛紛湧來。在那邊等候好消息的平原夫人,亦領著家將駭然趕至。
         圍被扯了下來,火把照得明若白晝。查元裕的人持著強弩,把平原夫人的人擋著,不讓他們闖到這邊來。項少龍哈哈一笑,走到仍在痛不欲生的少原君身旁,一腳狠踢在他的腰眼處,把他掀得翻了過來,然後提腳踏在他胸膛上,長劍指著他咽喉要害,向因肌肉扭曲致像變了樣子的少原君微笑道:「噢!原來是少原君,真得罪了。」平原夫人憤怒惶急的聲音響起道:「項少龍!」項少龍仍盯著少原君,囗中喝道:「元裕怎可對夫人無禮,還不請夫人過來。」此時雅夫人和趙倩亦由帥帳那邊走來,看到了項少龍身側的人和四周情況,她們都清楚發生什麼事了。
         四周雖圍了數百人,但誰都沒有說話,只有火把燒得獵獵作響。平原夫人氣急敗壞走入來,怒叱道:「還不放了我的孩兒。」少原君正要說話,項少龍的長劍往前移去,劍鋒探入他囗中,嚇得他連動也不敢動,呻吟都停了。項少龍冷冷看著平原夫人,沉聲道:「我項少龍受大王重任,護送公主往大梁,現在少原君夥同外人,施放迷香,欲壞公主貞操,夫人如何交待此事。」平原夫人見愛兒褲管染血,方寸大亂,惶急道:「你先放開他再說。」項少龍雙目射出凌厲神色,堅決地道:「不!我要把他當場處決,所有責任由我負起來。頂多我們立即折返趙國,交由大王決定我項某人的命運。」平原夫人臉上血色退盡,囗唇顫震道:「你敢!」
         趙倩嬌美的聲音冷然道:「如此禽獸不如的人,項兵衛給我殺了他吧!」雅夫人雖覺不妥當,卻不敢插嘴,怕項少龍誤會她護著少原君。項少龍故意露出一個冷酷的笑容,挑戰地看著平原夫人。平原夫人像忽地衰老了十多年般,頹然道:「好吧!你怎樣才肯放過我的孩兒。」項少龍別轉頭來,向趙倩,正容道:「三公主可否將此事全權交卑職處理。」趙倩俏臉微紅,不敢看他,垂下螓首,輕輕點頭。項少龍見這美女對自己如此溫婉,升起異樣感覺,想到她要嫁給魏人,又心叫可惜。再扭頭向平原夫人道:「我可以不再追究此事,但夫人須立書保證,少原君他以後都不可再對公主有禽獸之心,夫人意下如何?」
         平原夫人差點咬碎了銀牙,項少龍這一著極為厲害,迫得自己不能拿此事向趙王翻項少龍的賬。項少龍更是胸有成竹,知道她還要借助自己去刺殺魏王,不愁她不屈服。平原夫人沉吟半晌後,終於認輸道:「好!算你厲害。」項少龍微笑道:「厲害的是夫人,卑職只不過是有點運道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