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kinghungip.net
☆ 藤農線上書籍 ☆

11. 基因研究動搖「有中國特色的民族主義 」

        在 Arthur Smith、魯迅、柏楊、孫隆基、劉曉波等人都已經數落了中國人無數的缺點後,「醜陋的中國人」這樣的課題還有甚麼好寫?很奇怪,真的還有。而且寫得很好。
拔刀相助的神話
        相信任何心智上已獲啟蒙的人也不會反對,傳統中國人-----或者說是傳統漢人的社會,一般都是虛偽得叫人作嘔的。比如父母或師長在我們小時候都會三令五申的叫我們做人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要切戒「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民族陋習,但要是我們信以為真,有天真的給不幸的人「拔刀相助」、要跟惡勢力戰鬥,我們便會馬上看到,這些曾經鼓勵我們要做好人好事,要有犧牲精神的人往往是第一個上前阻撓我們仗義的人。
        一代人中僅有的幾個實踐家就這樣很快的幻滅了。這樣的道德教誨一代代的口耳相傳,不停的講,但實踐是絕不可能的。要是擱開人道主義不論,這一類講一套做一套的人-----包括我們的父母、師長-----活下去也只會令這個墮落的世界變得更加墮落。
        最近劍橋大學和牛津大學的遺傳學家合作完成對澳洲土著的基因研究,首次確定澳洲土著也跟世界上所有其他人那樣,其祖先均來自非洲。在此之前,雖然國際間的基因學者已幾乎無不同意現代人類均起源自於過去十萬年間從非洲走出來的晚期智人( Homo sapiens sapiens ),但對於澳洲土著的起源仍然不敢肯定,因此依然今多年來節節敗退、數目越來越少,並主要集中在中國大陸的「多地區人類起源論」信徒尚有一點幻想的餘地。正如負責這次研究的Toomas Kivisild 教授和 Phillip Endicott 教授說,這個研究發現給「多地區人類起源論」又再加上另一口棺材釘。而望著這副棺材發愁悲泣的,自然是中共當局和大中國主義者的了。

中國死守「人類多地區起源論」
        學界曾有多年對人類起源抱有兩種主流看法,一是單一起源論,通常就是指現代人類約於過去十萬年間從非洲外移到世界各地,包括中國;二是多地區起源論,意思就是現代人類乃從世界不同地區的人科動物(hominid)獨立演化而來。但自現代分子生物學(Molecular  Biology)興起以來,基因學者以人類基因裡面的忠實準確的標記追蹤並測定現代人類過去的生物演化過程和時間,至今已多次反覆檢定了現代人類確是於過去十萬年間起源自非洲,於是學術界已紛紛揚棄「人類多地區起源論」,「人類單一起源於非洲論」幾乎已成定論。但惟獨中國大陸,出於「政治需要」,依然竭力對近年基因研究對人類起源的重大發現裝作視而不見,繼續擁抱著一大堆缺漏不全的化石,垂死掙扎的迷戀著「人類多地區起源論」,依然堅稱中國人起源自中國本土,特別是來自在中國出土的北京直立人( 即所謂北京人 )。基因研究已清楚顯示,中國的現代人類絕不是從北京直立人( Homo Erectus )或北京猿人演變而來,而是在距今一萬八千至六萬年前從非洲走出來,這些來自非洲的現代人類把早前同樣來自非洲的北京直立人全面取代,兩者也沒有雜交。研究人員一般相信,生活於東亞的直立人和早期智人在於上一個冰川紀即第四冰川紀( 發生於一萬五千年至七萬五千年前之間 ),由於氣候惡劣而滅絕。自北京人出土( 並遺失 )六十多年來,世界各地出土的直立人化石越來越多,已不稀罕,現在還加上基因研究顯示北京直立人不是現代人的祖先,「北京人」頭蓋骨的研究價值與意義已經暴跌,但中國大陸還是不改對「北京人」的膜拜,並一次又一次的發起尋找「北京人」頭蓋骨行動,這是極具「愚民效果」的政治小動作。
        那為甚麼中國大陸的學者絕大部份依然不理會國際學術界的發展,要堅持中國人是起源於中國呢?這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由中國政府嚴密控制的中國學術界負有重大政治任務,在中國人起源的問題上尤甚;其次是許多中國學者都是狂熱、盲目的大漢或大中國主義者。

中國式民族主義內容荒誕
        按照共產主義的教義,民族主義按理只是資產階級(Bourgeoisie)的東西,所以共產主義信徒原應只講無產階級國際主義,而不是資產階級民族主義,但中國共產黨卻不但講民族主義,而且由於它是徹底把民族主義用於政治目的,所以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人都更講民族主義,甚至把孫中山當年為了製造全中國和諧表象而捏造出來的「中華民族」概念竊為己有並狂用( 但對於孫中山的另一個產物「中華民國」則要趕盡殺絕 )。無論如何,共產黨人講民族主義就是意識形態上的亂倫,但中國共產黨並不以此為恥。更壞的是,中共所講的民族主義異常狹隘,其內容不但由政府任意規定,而且是建基於極其荒誕胡鬧的基礎上,那就是,中國人民族主義的大前提必須是:中國人的始祖一定要來自中國大地,如中國人就必是「炎黃子孫」或「黃帝子孫」那樣〈而且由於勢利眼,似乎連做敗將蚩尤的子孫也不可以〉。這樣的民族主義應是中國獨有,可以稱之為「有中國特色的民族主義」。中共企圖讓人相信,中國人都是來自一發源自中土的祖先,並在此共同血緣下、萬世一統的發展下來。
        所以,說中國人不是起源自中國,是中共當局甚至是許多中國民族主義者難以接受的事,特別是民族主義已經成為中共統治的救命稻草,中共非經過一番漫長的捶胸頓足掙扎,是不會承認中國人不是起源自中國的,承認中國人是「黑帝子孫」的。

統一台灣的藉口更形牽強
        既然中國人的始祖是非洲人,那麼中共要求統一台灣的訴求就變得有點尷尬。幾年前中共曾罵呂秀蓮搞台獨「數典忘祖」,到去年中國總理溫家寶還是彈著「數典忘祖」的老調說「( 陳水扁總統 )數典忘祖,妄圖割裂中華民族的血脈,切斷兩岸同胞的骨肉聯繫」。以前基因研究不夠發達,許多人胡裡胡塗才相信中國人是黃帝子孫,那時講「數典忘祖」還有一點點意義,但現已發現中國人的始祖是非洲人而不是三皇五帝,那麼溫家寶罵陳水扁「數典忘祖」就相當無稽了。而且,基因研究甚至發現,台灣目前為數幾十萬的原住民最初約在一萬四千年前由東南亞的印尼、馬來西亞一帶遷徙而來,並極可能是玻里尼西亞人( Polynesjan )的祖先,又與北美伊努依人、南美印地安人的血緣相關。那麼,他們與中國大陸的血緣關係就更是風馬牛不相及。中國統治者晚至一六八四年才首次成功侵佔台灣並將之劃入中國版圖,但中共卻一直以台灣『自古以來』為中國神聖領土為由而『堅持要收回』台灣,那麼,台灣原住民一萬四千年前就已經來到台灣,若以「自古以來」為領土歸屬依據,台灣原住民不才是貨真價實的台灣主人麼?但為了不惜一切的證明中國人與台灣人是「萬世一統」、「血肉相連」,《人民日報》就曾發表了以下這篇可以反映中共的邏輯能力處於災難性低水平的千古奇文:
        「地理上,在遠古時代,台灣島與大陸是連在一起的,後來因為地殼的變動,與大陸連在一起的部份沉入海底,形成海峽.....也就是說,台灣島本是祖國大陸的組成部分.....」
(2000年4月10日《人民日報》)
《註:倒不如說:「地理上,盤古初開時,所有國家與大陸是連在一起的,後來因為地殼的變動,與大陸連在一起的部份沉入海底,形成海峽.....也就是說,地球上所有地方本是祖國大陸的組成部分.....」,好一套愚人騙己兼無知低能學說,雖然這類學說在中共高官來說是「潮流語」。》
        若按此理論,恐怕全世界只能有一個國家了,因為,就近在一萬年前,澳洲還是與新幾內亞相連〈所以非洲人才能從新幾內亞步行到澳洲〉,而在更早之前的盤古大陸( pangaea )期間,地球上的陸地還是全部連在一起的。中國人過去一百以中國人身為發源自神州大地的原住民〈甚至是中國最古老的原住民〉,以爺爺身分作為統一台灣的重要依據,但現在發現兩者都是來自非洲的移民,那種幻想出來的「爺孫」臣屬關係就更屬癡人說夢了。
        總之,中國人為了擴張領土而歪理連篇的前科之多,已指不勝屈。譬如中共一方面反對英國人使用「新界」〈即新侵佔的疆界〉,自己卻肆無忌憚地堅持使用「新疆」〈一樣是指新侵佔的疆界〉,甚至在無數文獻中居然厚顏無恥地說,「新疆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那麼,為甚麼英國人不可以也說「新界自古以來就是英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呢?

曾鼓吹全人類都是起源自中國
        中國大陸學者或一般中國人由於多屬狂熱、盲目的大漢或大中國主義者,無論被中國文化折磨得多悲慘,也絕大部份依然對身為中國人極其自豪,依然深信不疑中國文化跟其他任何文化比較都無比優越,所以絕大多數不但難以接受中國人不是起源於中國,甚至有一段時間,中國人曾鼓吹全人類都是起源自中國,譬如在中國大陸近年出版的幾本書籍,就都載有以下一段文字:
「亞洲多是黃種人,美歐多是白種人,非洲多是黑種人。但不論甚麼膚色,其現代人的鼻祖仍被推論為黃種人.....許多科學家認為,不管是黑人、白人,都是從五十萬年前的猿人進化到大荔人,進而衍生成現代人的。」

〈見《人文地理學概論》、《人類神秘現象全記錄》、《千古之跡[世界文化史五零零疑案]》、《人類未解之謎新探索》等〉
        正如一中國大陸考古學者說:「試問會有哪個中國人會不想見到人類證實起源於中國呢?」〈《亞洲華爾街日報》1998年6月17日〉
    《註:難道支持以上學說就不是數典忘祖、離經背道、忤祖逆宗、不求甚解的理論了嗎?》
        但今天,由於實在太多科學證據顯示現代人類確是起源於非洲,中國大陸人士才不好意思再撐不去,不得不悄悄少提全人類起源自中國的論調,一些中國學者暗中把中國是「人類起源的搖籃」調整為「人類演變的搖籃」!但對於中國人起源於中國這條「防線」則依然拚死堅持。這情況跟中國在過去幾百年對待外國人的態度幾乎一樣。最初,中國不知天高地厚,都以為中國是天下第一,外國人都是野蠻人,都要奉中國為王,必須以中國天朝的標準行事。到後來中國終於醒覺自己才是野蠻落後之邦時,才不敢再指令各國按天朝的標準行事,只要各國不再干預中國「內政」,不阻止中國政府「關門打狗」就於願已足了。
中國人不屑做非洲人後代
        中國另一個要堅持中國人是起源於中國的原因,相信是因為中國人實在太難接受中國人的祖先,竟然是深為一般中國人所鄙視的非洲人。要是基因研究證明全人類是來自歐洲,相信中國人不會那樣抗拒,那樣苦苦堅持中國人非要起源於中國不可。在人人是「鑑貌辨色」專家的華人社會,當中包括香港特別是中國大陸,種族膚色歧視向來非常嚴重,一般人對於非洲人的歧視尤其露骨。「黑鬼」之聲,就像排泄那樣自然的隨時從當地華人之口濺射而出。早前連飽讀詩書的陶傑也說:「盧〈維思〉同胞,諗真鱓(編註:廣東話,「諗真D」意指想清楚一點。),認清國際大勢,連非洲黑鬼,都當中國係神咁拜,千祈唔好咁衝動做傻事呀!」
(香港《蘋果日報》2007年2月9日)
        其他的市井就可想而知。年前香港就有一本地男子斥罵一尼日利亞黑人為「死黑鬼」,被該黑人還以顏色,迫令該港男受「腋下之辱」。結果黑人被判監並獲緩刑,但罵人「死黑鬼」的港男卻完全不被檢控!但我肯定這港人事後不會懺悔,而只會怨自己倒霉或哀嘆其他同樣歧視黑人的同胞居然見死不救。華人稍一聽到「黃皮狗」馬上就會指人辱華並發癲撒野,於是早前無數大陸民眾由於不懂義大利文並深受中國式民族主義的毒害,一看到一著名手機的測試訊息中跳出意大利文 Ciao ( 意思即「再見」),就誤以為這是指鬆獅犬( Chow Chow ),並進而肯定這是國際間把中國人當作狗的辱華圖謀,於是群起而攻揚言杯葛,但警惕華人「辱洋」卻從來不是華人的興趣所在。雖然有人爭辯說,中國統治者在自己國民大饑荒屍橫遍野時,也以天文數字援助非洲國家呀,但這些援助完全出於政治利用,毫無關愛成分,此所以何以當毛澤東正重金援助非洲國家時,可以同時發生中國學生排擠並驅逐非洲留學生的大笑話。無論如何,中國人對非洲人的歧視已經根深蒂固,雖然其他某些國家也歧視或曾經歧視非洲人,但像中國人那樣弱於反省、不知悔改的,則聞所未聞。所以要一般中國人接受自己的祖先是非洲人,是非常痛苦的事。我曾就此詢問過多位外國人和中國人,當中沒有一個外國人介意自己的祖先是非洲人,但中國人則顯然相當介意。而我,則為單純的非洲人可以在幾萬年之間,繼續進化為某些文明國家那樣的仁人君子,或退化為盛產於中國的奸邪凶惡奴才小人,而陷入深深的沉思。
        「有中國特色的民族主義」怎樣繼續在「非洲人是中國人祖先」這殘酷事實下胡混下去,將是一齣比香港「偽特首選舉」更富娛樂性的鬧劇。
原載於2007年7月《開放雜誌》
摘錄自:《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基因研究動搖「有中國特色的民族主義 」 撰文.鍾祖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