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9人線上 (6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9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3-7 第七章 參透天道

         二月二十日。
         疏勒南山。
         十絕關前。
         傅鷹和厲工兩人在此,不知不覺住了差不多半年時間,終日坐論天人之道,正邪兩個不同路徑的功夫,融會貫通,再難有所分別。
         其實所謂正邪之別,乃在於形式的分別,正者所謂從容中道,講求累進式的修養;邪者專走極端偏鋒,講求速成。這是大體而論,其中分別,錯綜複雜。
         厲工仰望天際,太陽慢慢爬上中天,哈拉湖的潮水在遠處衝擊上岸,蓬蓬有聲。
         傅鷹道:「當日蝕開始,太陽和月亮同度,潮水會漲至最高點,那亦應是十絕關開關之時。」
         厲工閉上雙目,好一會才道:「傅兄弟,如果我沒有聽錯,山內果然如你所料,有一巨大的地底湖,否則怎會在山內傅來隆隆水漲之聲。」
         傅鷹心中一震,一股如悶雷的聲音,果真是在石山之內微微傅來,甚至腳下也有細不可察的震動。
         戰神殿也是在一個地下湖中,十絕關和戰神殿,兩者是否有任何聯繫?
         大地忽然一暗,天上的太陽,已開始被黑影遮了一角,天狗食日的異象終於來臨。
         遠方一陣一陣的鼓聲傅來,傅、厲知道是附近的少數民族試圖以鼓聲驅去這食日的凶獸。
         黑影逐漸擴大,大地緩慢地進入黑暗。
         就在這時,軋軋隆隆的聲音在傅、厲面前響起,石山一陣震動,兩人面前十絕關那塊高五丈闊兩丈的大石,隆隆聲中緩緩降下。
         這十絕關的開關全賴天地之力,其設計精妙,直追戰神殿。
         十絕關的大門下降甚遠,其厚度達半丈之闊,非人力能加以開鑿,尤其在這等高山險峻之地,此等驚天地、泣鬼神的巨構,誰能為之。
         大石門迅速落下,露出一條長長深入石出內的通道。
         傅、厲兩人急忙掠了入去,剛進入口,另一股隆隆之聲跟著傅來,原來通道十丈深處之內另有一同樣大小的石門,也正在下降,石門落至與通道地面平貼處,另一道更遠的石門又隆隆落下。
         傅、厲兩人面對著這正在下降的第三道門,心中震駭實在難以形容,現在他們深入了這條開鑿出來的石道約二十丈處,地道內的四面石壁光潔平滑,也不知是甚麼工具造成,這時離第三道門又深進十丈的第四道大石門,亦開始迅速下降,露出另十丈的人道空間。
         當第十道石門降下時,他們已深入石門九十丈之遠,來到一個高二十丈、闊二十丈的方形大石殿,石殿的頂上有一塊渾圓的寶石,發出黃芒萬丈,照明了這個廣闊的空間。
         除了沒有頂上的大星圖,沒有四十九幅戰神圖錄石刻,沒有「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的石刻大字,也沒有前人的遺體外,這十絕關內的大殿,幾乎就是戰神殿的翻版。
         厲工緩緩跪下。
         在這巨大無匹的石門內的大空間正中跪下。
         淚水注滿他的眼眶。
         傅鷹有了上次戰神殿的經驗,雖然心神震湯,仍能遊目四顧。
         整個龐大的石山空間內,杳無一人,不見到其他任何出口。
         這十道大石門若再關閉,除了等待另一次的日蝕外,天下間怕無人可以離去。
         無上宗師令東來呢?
         對正進口遠方的大石壁上的正中,約兩丈見方的壁面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
         傅鷹掠過那二十丈的空間,來至壁下,原來竟有人以手指之力,便生生在堅如精銅的山石上寫滿了字。
         尤其是使人驚駭的是這些字在石壁的正中,最低的那個字離地也有九丈之高。
         這高度不要說凌空寫字,就算只是躍至那高度,傅鷹自問也勉可辦到。
         再要停在空中運指裂壁寫字,真是想也不敢想。
         這大殿空空蕩蕩,當然沒有任何工具使人爬上這樣的高度。
         這一切都是那樣令人難以理解。
         厲工這時掠至身旁,傅鷹側目一看,他也是一面駭然,顯然和自己一樣,轉著同樣的念頭。
         光滑的石壁上面寫著:余十歲學劍,十五歲學易,三十歲大成,進窺天人之道。
         天地宇宙間,遂再無一可與抗手之輩。轉而周遊天下,南至天竺眾國,西至波斯歐陸,北至俄羅斯,遍訪天下賢人,竟無人可足與吾論道之輩。廢然而返。始知天道實難假他人而成。乃自困於此十絕關內。經九年潛修,大徹大悟,解開最後一著死結,至能飄然而去。
         留字以紀。
         令東來立。
         傅鷹熱淚盈眶,這令東來的確使人高山仰止,不能自已。
         忽然隆隆之聲傅入耳際,石殿的大門已開始升起。
         傅鷹向厲工招呼一聲,向正在關閉的大門掠去。
         可是厲工依然卓立當地,全無動身之意。
         傅鷹突然完全明白,厲工再也不會走了,他要留在此地,和令東來一樣,要勘破這生死之秘。
         這便是他們的「決鬥」。
         大石門一道又一道在他的身後關上,轉瞬傅鷹已站在大門之外。
         太陽又露出萬丈光輝,但厲工已自閉於這十絕關內,最少要十三年之後,才可以重開。
         傅鷹心中盤算無上宗師「最後一著」意何所指,是否戰神圖錄的最後一幅石刻:「破碎虛空」丙辰年十月,距魔宗蒙赤行和傅鷹兩人在杭州鎮遠大道決鬥後二年。
         龍尊義聲勢愈來愈大,在廣東海陵山附近投海而死的抗蒙名將張世傑的舊部,宋室的餘兵紛紛來歸,龍尊義來者不拒,建立起一支達二十萬人的部隊,聚集在鄱陽湖旁的龍興,密謀北上,攻擊思漢飛囤集在北面數百里外長江旁重鎮武昌的蒙軍。
         大戰一觸即發。
         這日黃昏的時分,一乘健馬,載看一個身材健碩、意氣軒昂的男子,馬旁插了一支長丈八的漆紅長槍,背後跟隨著十多位全副武裝的騎士,身上均繡有一個龍字,都是龍尊義的部屬。
         這時十多位騎士往城門馳去,顯然是要離開龍興。
         眾人來到城門,該處防衛森嚴,滿佈龍尊義的軍隊。
         一個領導模樣的軍官,走了上來,面無表情,擺足架勢,要看出城的手令。
         那帶頭男子身後眾人齊聲罵道:「我們左先鋒紅槍譚秋雨,與右先鋒祁碧芍小姐並為龍元帥座下兩大支柱,你不懂睜眼看清楚嗎?」
         紅槍譚秋雨高踞馬上,面目陰霾密佈,一聲不響。
         那攔著路的軍官道:「史其道副帥的指令如此,還請譚爺萬勿見怪。」
         這人說話慢條斯理,令人更是氣憤。
         紅槍譚秋兩大喝一聲,如平地起了一個焦雷,全場所有人,心頭如被雷擊。
         譚秋雨一把提起紅槍,幻出滿天紅影,向那攔路的軍官刺去。
         槍影忽又散去,紅槍回插在駿馬之旁,譚秋雨淡淡道:「我的紅槍,便是通行證。」
         我的那軍官全身衣衫盡破,面色蒼白如死人,令人擔心他被嚇得膽破而已。
         譚秋雨一夾馬腹,高速直向城門衝去,千多騎一聲呼嘯,一行十數騎,旋風一樣衝出城外,竟然無入敢攔阻。
         紅槍譚秋雨一槍之威,震懾全場。
         十數騎全力奔馳,但要發 剛才的悶氣,很快馳出數里,路旁有間酒鋪,譚秋雨勒馬站定,一躍下馬,道:「拿酒來。」
         譚秋雨一人獨據一桌,面無表情狂喝起來。
         其他十數人另外坐開,不敢上來勸阻。
         一陣蹄聲自遠而近,由龍興的方向馳來。
         馬蹄聲到酒鋪前條然而止。
         一團紅影飄了人來,直到譚秋雨對面坐下。
         兩人四目相投,正是與譚秋雨齊名的紅粉艷後祁碧芍。
         祁碧芍一手拿起酒杯,一口烈酒,仰頭倒落咽喉,烈酒激起一面紅暈,倍添艷麗。
         譚秋雨道:碧芍,剛才那情形你也不是看不到,龍爺一力主戰,要知對陣沙場,蒙古鐵騎天下無敵,我們宜守不宜攻,今次龍爺聽那惡棍史其道之言,揮軍北上,無異送羊入虎口,加上我軍訓練末足,新丁眾多,參差不齊,爭權奪利之輩,又高踞重位,我看我們實難有希望。」
         祁碧芍默默無語。
         譚秋雨道:「碧芍,不如你退出此等局面,往找傅大俠。」
         祁碧芍舉手阻止他說下去道:「我此生已獻與國家,縱是戰死沙場,亦是無悔。
         只是小人當道,令我極為痛恨。」
         譚雨秋長笑起身道:「大丈夫馬革裹屍,我今次被調前線,打那第一陣,不論勝負如何,但求無愧蒼天民族,於願已足。碧芍,現今我敬你一杯,祝你美艷長青。」
         一杯盡乾,大笑上馬而去。
         十數騎的蹄聲,在遠方消失。
         祁碧芍心頭一陣激動,腦海中現出傅鷹的絕世英姿。
         傅鷹這時正來到四川的成都,過去的一年時間,他大半也在西域四處閒蕩,一路潛修戰神圖錄上的心法,比之往昔,大是不同,整個人藏而不露,非是當日如出鞘寶刀,鋒芒外現。
         這天,傅鷹走在成都的街道上,街上眾生營營役役,各為自己的事而奔走,兩邊館子林立,四川著名的食館,辣牛肉、湯圓子等,都集中此地。
         忽然心中一動,傅鷹知道有人正從後注視自己,剛想轉頭,一人在後大喜:「傅兄慢走。」
         傅鷹轉過身來,一個瀟 不羈、意氣飛揚的文士向自己行來,頗具龍行虎躍之姿,竟是八師巴座下四大弟子之一的漢人宋天南,這人原為自己死敵,當日在千里崗東頭渡橋,傷在自己刀下。
         宋天南來至近前,一面歡喜之容道:「傅兄,如果世界上還有我最想見的人,這就必是閣下了。」
         傅鷹奇道:「宋兄何出此言。」
         宋天南道:「不如坐下才說。」
         兩人走入一間茶館,泡了兩盟茶。
         宋天南問道:「傅兄震驚當世的寶刀,為何不見」傅鷹莞爾,道:「凶器不祥,捨之已久。」
         宋天南恍然道:「傅兄超凡入聖,世俗之器,何堪污手。傅兄當日一刀,對我不啻當頭棒喝,自該日起棄武從易,近日來頗有悟於心,重返西藏,謁見師尊,得傅至道,傅兄實有大恩於我。」
         傅鷹微微一笑,道:「不知八師巴兒近況如何。」
         宋天南道:「師尊上月坐化於布達拉宮。」
         傅鷹閉上雙目,好一會才又睜開,面容不見半點波動。
         宋天南續道:「師尊自與傅兄別後,返回西藏,傅位與另一人後,舍下一切俗務,閉關修行。除了我、鐵顏師兄和蓮玨師妹外,其他人一律不見。至兩個多月前,他交代了一切後事,便進入死關,並囑我等於四十九日後開關。」宋天南說到這裡,停了下來,似乎細意回味著當日的情景。
         過了好一會,宋天南才道:「開關時,師尊早已圓寂,他一手觸地,手中指作蓮花結,面現微笑,肉身絲毫沒有腐化之象。」          傅鷹微微一笑,有悟於心。
         宋天南跟著說出一件石破天驚的事:「蓮玨師妹為你誕下一男嬰,師尊改名為鷹緣。」
         傅鷹靜坐如故,虎目光芒一閃,重又消去。
         傅鷹寂然良久,宋天南不敢打擾。
         傅鷹忽然伸手往頭上一削,一束頭髮,有如被利刃切下。
         傅鷹取出一條白布,將頭髮置於其上包好,向宋天南道:「宋兄勞煩你將此束頭髮,順道往西藏時,帶給蓮玨,告訴她大恩大德,傅鷹不敢須臾或忘。」
         站起身來,微一施禮,飄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