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3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3-6 第六章 前世今生

         太陽從東方升起,大地一片金黃。
         傅、厲兩人繼續行程。
         他兩人沿著祁連山的南面,深入沙漠,直往古浪峽而去。
         托來南山在前方聳起。
         在托來南山西南四十里,便是他們的目的地疏勒南山了。
         疏勒南山下有一大湖,叫哈拉湖,是少數民族聚居之地。
         厲工突然道:「傅兄,你有否覺得這處的沙層特厚,駱駝腳步艱困得多。」
         傅鷹道:「飛馬幫若要來攻,這處沙漠之地,正可發揮他們的戰術。」
         厲工微一沉吟道:「假設敵人有五百乘騎士,持重兵器來攻,你看我倆勝望如何。」
         傅鷹道:「我也正是如此擔心,要知當日我們與甘陝幫的人隔台而坐,若飛馬會誤以為我倆乃甘陝幫的來的幫手,則搏殺我二人,當為必行之事。只要敵人有五百之眾,在這等荒漠之地,我看即使以找兩人功力,恐怕也勝望不大,但要自保逃走,天下還未能有困得我等之力。」
         這幾句話極端自負,在傅鷹說來,便加在述說太陽從東方升起來的那一類真理。
         厲工道:「兵荒馬亂之時,厲某恐難和傅兄走在一道,如我倆分散逃走,便於古浪峽西五里的綠洲會合,假設因事錯過,便在疏勒南山下的哈拉湖見面,如何。」
         傅鷹道:「不見不敬。」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心靈水乳交融,一齊大笑起來,滿懷歡暢。
         厲工一踢駱駝,登時衝前去了。
         這對大敵,因更遠大目標和理想,放棄了人世間糾塵不清的恩怨。
         傅鷹緊緊跟上。
         敵人終於出現。
         四邊塵土漫天揚起,飛馬會的強徒四方八面出現。
         初時只是一排黑點,轉眼已見到那些手執矛箭的武士。
         傅鷹和厲工同時一愕。厲工哈哈一笑道:「敵人最少上千之眾,想是必欲置我們於死地。」
         傅鷹一聲長嘯,直衝雲天,一拍背後伴他出生入死的厚背長刀,當先衝去。
         厲工緊跟在後,向敵人殺奔而去。
         黃色的沙粒,在陽光照耀下,閃爍生輝。
         仿如波濤洶湧的黃沙大海。
         傅厲兩人衝至敵人二十丈許的距離,駱駝受驚,跪倒地上。
         敵人衝入十丈之內,漫天箭矢,勁射而來。
         傅厲兩人一齊躍去,如老鷹撲羊,凌空向衝來的數百凶悍之極的馬賊撲去。
         背後駱駝一聲慘嘶,全身插滿長箭,如同箭豬。
         傅鷹激起凶厲之心,在空中提起厚背刀,撥開長箭,覷準帶頭的強徒,凌空劈去。
         刀芒一閃,迎向那持矛頭領,鮮血飛上半天,血還末濺到地上,傅鷹的長刀閃電衝入馬賊處,又斬殺了三人。
         厲工撲去的方向,亦是人仰馬翻,一片混亂。
         傅鷹長刀一閃,總有一人血濺當場,比之當日西湖湖畔之戰,他功力又大見精進,氣力悠長,生生不息,那有半點衰竭之態。
         一時天慘地愁,一片慘烈。
         這時厲工一聲長嘯傅來,傅鷹知是逃走的訊號,也不逞強,輕易奪來一馬,望著古浪峽的方向殺去,見人便斬,一下子衝出重圍,落荒逃去。
         眾馬賊虛張聲勢,竟然不敢追趕。
         這一役,使飛馬會心膽俱寒,退回新疆,直到十多年後,才敢再進軍甘陝,傅、厲兩人機緣巧合,幫了甘陝幫一個天大的忙。
         傅鷹在金黃的沙漠上飛馳,心中泛起似曾相識的感覺,現在離開飛馬會襲擊他和厲工兩人的地方,最少有十數里遠,傅鷹馬行甚遠,穿過了古浪峽,直向綠田邁進。
         地上的沙層波浪般起伏,馬蹄踏上的蹄印,風一周便難以辨認,痕跡全無。
         傅鷹一點不為厲工擔心,如果真要擔心的話,反而是為那些主動伏擊的飛馬會馬賊,以厲工的絕世功力,又奸如狐狸,那些強徒豈是對手。
         這時遠方水平線處,出現了一條綠洲,隨著快馬的前進,綠色逐漸擴大為一塊,在金黃的沙漠中,分外奪目,看來綠田這塊沙漠的綠洲,當在七八里馬程之內。
         傅鷹額上冷汗直冒,他那熟悉的感覺愈來愈強烈。
         他似乎感到這是他生活了多年的地方,但任他搜索枯腸,也記不起何時自己曾來過此地,心中一片混亂。
         綠田在傅鷹視線中變大,綠洲中的湖水反光,隱約可見。
         傅鷹一聲驚呼,從馬上跌了下來,在沙上不停翻滾,全身震抖,他當日被八師巴斯引發對前生的記憶,倒捲而回,他已記不超自己是傅鷹,還是那家族破滅、妻子被奸的沙漠武士利蘭俄。
         另一個強烈生命,重新佔據他的心靈。
         千百世的前生,一幕一幕在眼前重演。
         傅鷹在靈智跨越了時空的阻隔,千百年的經驗,在彈指間重新經歷。
         傅鷹埋首沙內,全身庫鑾,渾身打戰。
         這時即使是個柔弱之極的女人,也可置他於死地。
         厲工這時到了綠田,突然間,他的心靈感覺不到傅鷹的存在,傅鷹的精神似乎已經解體。
         以他不能理解的方式,在時空上作無限伸展。
         厲工緩緩跪下,他已懾服在宇宙的神秘之下,甘作順民。
         傅鷹在不同的空間和時間神遊。
         不知經歷了多久,慢慢又回到「傅鷹」的意識內,身體虛弱,一陣寒,一陣熱,襲遍全身,意志接近完全崩潰,忍不住呻吟起來。
         忽然話聲傅進耳內,一把甜美清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道:「姊姊,他醒了。」
         另一把較低沉的女子聲音道:「他昏迷足有五日,全身忽冷忽熱,現在可能會有轉機,還不快去請長者阿曼來。」
         傅鷹昏昏沉沉,感覺到一隻手摸在自己的額頭上,接看又按自己的腕脈,觸摸腳板。
         一把老人的聲音道:「這人渾身氣脈混亂,我畢生還末見過如此病症,看來命不久矣。」
         跟著一陣沉默。
         這幾人都是以維吾爾方言交談,傅鷹心中大駭,原來自己竟然全無言語上的隔膜,看來前生的經歷,竟使自己聽懂他們的對答。
         這時聽到老者說自己命不久矣,心中一凜,靈智恢復了大部分,連忙專心一志,練起功來。呼吸開始進入慢、長、困的狀態。          少女的聲音驚哦一聲,似乎還說了些話。
         傅鷹已聽不清楚,沉沉地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慢慢復原。
         那千百世潛藏在心靈深處的回憶,變成了現在這「傅鷹」腦海的現實部分,經過了千百世均不斷再生和輪迴,傅鷹終於成功地在這一世喚回失去的部分。
         「醒覺」過來。
         不知多久,耳邊傅來「懇窒」之聲。
         傅鷹睜開雙目,看到日下正置身在一個帳蓬之內,瀰漫著羊脂的香味。
         他略台起頭,鷺然見到一個健美的女性背影,正在自己身旁換衣,赤裸的背部,豐映而嬌美,散發著無限的青春。
         傅鷹記起了白蓮玨湖中的裸浴,祝夫人渾身濕透後所展現的嬌人線條,和現在眼前背著自己更衣那健康的裸美。
         那維吾爾族的少女換好衣服,一轉過頭來,全身一震,接觸到傅鷹灼灼的目光。
         傅鷹見那少女膚色白裡透紅,高鼻深目,充滿了異國的風情,禁不住微微一笑,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齒。
         那少女何曾見過如此人物,加上塞外女兒不拘俗體,感情直接,渾然忘了被竊換衣服的羞澀,撲上前來,驚喜道:「你終於醒了。」
         傅鷹一提氣,霍地站了起來,那少女也跟著站起。這少女身形修長,比傅鷹只是矮了半個頭。
         傅鷹步出帳蓬,帳蓬外天氣清涼,夕陽西下,天空一抹橙紅,大地壯麗無匹。
         這帳蓬恰在一個大湖旁,沿湖還有各種形式的其他蒙古包。看看自己身上,換上了一身維吾爾族男子的服飾。
         傅鷹再世為人,心想厲工不知怎麼了那少女在他身旁輕聲道:「姊姊在那邊來了。」
         其實傅鷹早已看到遠處有一少女,正騎馬奔來,他的目光當然遠勝身旁少女,甚至看到那美麗的維吾爾族少女面上那興奮的表情。
         那維吾爾族美女身穿紅衣,旋風似地策馬而來,離她妹妹和傅鷹還有丈許距離,一躍下馬,面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那少女遠遠叫道:「你好了。」
         傅鷹一陣大笑,不知怎地心內充滿勃勃生機,生命是如此的美好燦爛,朗聲答道:「我從來未曾如此之好。」
         他以極端純正的維吾爾話回答,兩女登時呆了。
         傅鷹感覺前生所有回憶,在腦海內水乳交融,渾然無間。
         他已遠遠超越了以前的自己,變成了一個更廣闊的「我」,如果他不是有銅鐵般集中意志的能力,根本便不能注意到此時此刻,變成一個外人眼中神經不正常的人。
         兩人一前一側,看著這英姿勃發的雄偉男子,一時看得如癡如醉。
         傅鷹坐在位於綠田正中的小湖前的草地斜坡上,看著碧綠的湖水於微風之中。
         身旁是一對美麗如花的姊妹。
         維吾爾族的美女婕夏娘和婕夏柔。
         心內無限溫柔。
         暗忖這一類美麗時刻,為甚麼總是那麼稀少,究竟是這種情景難見,還是我們缺乏那種情懷。
         兩個香噴噴的少女嬌軀,一左一右挨了土來,塞外少女大膽奔放,對自己所愛的人,沒有絲毫矜持。
         四周靜悄無人,黃昏下天地茫茫,遠方不時傅來馬嘶羊哇。
         傅鷹心中升起剛從戰神殿逃出生天,遇到白蓮玨沐浴時的情景,想起身為武士利蘭俄時,更曾在此地此湖,觀看一個美女出浴,一幅一幅的美景重現心頭。
         他側望左右這兩位貌美如花的姊妹,維吾爾族的少女都是輪廓分明,眼深而大,側面的角度看去,明艷不可方物。
         兩女見他看來,都露出動人的笑容,靠得做更緊了,面上一片緋紅。
         傅鷹心中一動,自祝夫人以來一直從未受人類最原始慾望推動地心靈,忽然活躍起來。
         首先轉頭低首望向妹妹婕夏美,大膽地在她身上巡梭。
         婕夏柔身形高姚,極為豐滿,塞外山川靈秀,孕育出如斯艷物。
         傅鷹又記起她在帳幕內更衣時,顯露出動人的裸背和線條,那已是人間美態的極致。
         婕夏柔臉上泛出一片紅暈,傅鷹具有強大的精神力量,直接通過心靈傳感,把他腦中的意念清楚地傳達給她,她但覺自己全身赤裸,任由傅郎目光任意巡遊。
         姊姊婕夏娘的雙手緊緊纏了上來,對傅鷹沒有進一步的攻勢,似乎有一點不耐煩,傅鷹再不覺得身旁是兩個人,而是兩團灼熱熔人的人。
         青春的熱情,燃燒著這封美女的心頭。
         陽光早逝,地火明夷,一彎明月升上高空。
         月夜下的湖水,倍添溫柔。
         生命在這等時刻,是何等寶貴。
         傅鷹心頭泛起一陣悲哀,當一切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後,便再沒有這類動人的時刻。
         熱戀只像一枝燃燒的燭火,終會熄滅。
         就像冬天會被春天替代一樣,難道這才是天地的真理?
         沒有永恆。
         傅鷹仰首望天,心中叫道:傅鷹,你要追求的,是否這渺不可測的「永恆」境界?
         有限的生命,其追求的目標,可是「無限」。
         疏勒南山高出雲際,為當地第一高峰,雄偉險峻,令人呼吸頓止。
         山腳有一大湖,比綠田的湖要大土十多倍。
         湖邊聚居著十多族人,一幅世外桃源景象。
         厲工於七日前來到此地。向當地的哈薩克族人租了一個營帳,靜待傅鷹的前來。
         他的精神凝練,絲毫沒有等待那種焦心,就算等上千世百世,絕不會有分毫不耐煩。
         他在營帳內打坐,已進入第五天,周圍的所有活動,是似在另一世界內進行,與他全不相干。
         突然在至靜中,他感到數人的接近,心中一凜,知道前來的全是一等一的高手,不禁心下嘀咕。
         一把聲音在帳蓬外響起道:「厲老師,我等數人為思漢飛皇爺部下,可否進來一談。」
         厲工道:「我看沒有什麼好談的了。爾等如欲謀算傅鷹,可安心在此靜候,他正在來此途中。若為爾等生命著想,應立即遠離此地,傅鷹已到了一個非世俗一般武功所能擊敗的水平,非汝等可以明白。」
         帳外一片沉默。
         另一把聲音響起道:「傅鷹能於蒙赤行手下逃出,我們心裡有數,此行我們是有備而來,擁有足夠的強大力量,搏殺世間任何高手,如若厲老師能鼎力相助,成功的機會自然增加一倍不止。」
         厲工知道自己和傅鷹化敵為友,的確大出思漢飛、卓和等的意料,這些人前來試探,是要澄清自己約立場,如果自己表明幫助傅鷹,這些人首要之務,自然是先料理自己,否則任得自己與傅鷹兩人聯手,這些人真是死無葬身之地。
         回心一想,假設自己和這些人聯合,的確擁有殺死傅鷹的能力,世事變幻莫測,正在於此。
         思漢飛千算萬算,智比天高,還是不能預測到今日的變化。
         厲工沉聲道:「厲某已無爭勝之心,爾等所有事,均與我無關,連速離去。」
         這幾句話模 兩可,使人不知他意欲何為。
         外邊陷入一片沉默裡。
         厲工心靈忽現警兆,蓬的一聲,衝破帳頂,躍上半空,腳才離地,幾枝長矛從四周帳壁破布而入,插在剛才自己靜坐之處。
         這幾人武功,比自己預料還高。
         厲工躍上半空,突然在空中橫移數丈,落在離帳蓬數丈遠的青草地上,背向著湖,凌空撲上去截擊他的高手,紛紛落空。
         厲工一站實地,迅速環顧四周,自己身處於一個斜坡下,背後是廣闊無際的哈拉湖,這時斜坡頂一排數十騎士,向自己俯衝而來,兩側有二十多三十個高手,齊齊向自己撲來。
         厲工心頭一震,暗忖蒙人實力之大,實在難以測度,盡然可以聚集如此多高手,難怪自誇有足夠殺死傅鷹的能力,能否成功,尚在末知之數,要殺自己,機會仍是很大。
         厲工那敢戀戰,一聲長嘯,向湖中倒翻而去,入水不見。
         厲工應變之快,大出敵人意料之外,縱有千軍萬馬,也感有力難施。
         圍攻厲工帶頭的幾個人迅速聚在一起,商議下一步行動。
         一個身材高大的蒙古人,看來是今次行動的領導人,首先開口道:「厲工今次顯然採取與我方不合作的行動,據卓和指揮使的指令,如果厲工站在傅鷹的一方,我等須立即退卻,各位以為如何。」
         這人語氣中充滿信心,顯然對卓和的指令不大同意。
         他們今日這次聚集了蒙古大帝國各地的高手達七十二人之眾,要他們相信,以這樣的實力還不能搏殺兩個漢人好手,實在比登天還難,這亦牽涉到種族的尊嚴。
         另一個身形矮壯的蒙古漢道:「所謂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現今我等人強馬壯,那傅鷹生死未卜,我們在此以逸待勞,他不來也罷,一來我們便給他當頭痛擊,他也是血肉之軀,我等何懼之有。」
         此人名牙木和,為當日驚雁宮之役被橫刀頭陀以斷矛所殺的牙木溫之弟,這一筆血賬,他當然算在傅鷹頭上,所以主戰最力。          他這樣一說,其他高手連忙附和。
         帶頭的高大蒙古人木霍克有見及此,連忙和眾人商議戰術策略。
         哈拉湖旁,一時戰雲密佈。
         厲工跳入湖內,再也沒有出現,一若在人間消失了一樣。
         傅鷹高踞馬上,遠眺遠方連綿的山脈。
         經過了托來南山,便到哈拉湖。
         哈拉湖介乎托來南山和疏勒南山之間的盆地,避過了姆塔格沙漠吹過來的風沙,所以草木繁茂,成為遊牧民族安居之所。
         快馬走了一個多時辰,哈拉湖邊連綿的樹林,清晰可及。
         傅鷹遠望全景,心靈中突然產生一種前所末有的感應,他清楚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殺氣和力量,橫亙在前方,這力量至強至大竟然有足夠殺死自己的能力。
         便在這時,一縷輕煙從左方的山頭逐漸升起,在半空上形成了一朵雲。
         傅鷹微微一笑,暗忖這便是他的催命符了,藉著這輕煙,敵人傅遞了自己出現的訊息,等待著自己的羅網已經在前面張開。
         傅鷹策馬前行,到了離開進入哈拉湖的樹林前,傅鷹一躍下馬。
         他人極愛馬,不想這匹馬隨他一齊遭到不幸。
         一拍馬股,馬受驚往原路跑回。
         這匹馬頗為通靈,身上又有記認,必能跑回那對美麗的維吾爾姊妹花,傅鷹又想起當他要走時,那對美麗的塞外少女依依不捨的情景,心下不一軟,人世間的感情,確是難於割斷。
         傅鷹一拍背上長刀,向著落湖的山路走下,進入了林木茂密的沿湖區傅鷹知道敵人最佳的戰術,必是待自己出林之後,在林木與湖水間的廣大空地,以雷霆萬鈞之勢,圍攻自己,那樣才能發揮他們聯鬥的威力。
         他心下全無半點驚懼,亦無半分緊張,像去赴一個宴會那樣輕鬆寫意。
         他並非蓄意去達到這種心境,而自然而然的便是這樣。
         木霍克站在一個小山樹上,看著傅鷹進入樹林,一揮手號,全部高手立即進入攻擊的位置,大戰如箭在弦。
         漫長的等待。
         木霍克大感不妥,傅鷹已過了應出林的時間有一柱香之久,這林區的面積不大,只有里許方圓,要藏起一個人來,卻是輕而易舉。
         傅鷹這一手漂亮之極,登時爭回主動之勢。
         木霍克一揚手,七十多高手立即轉變形勢,迅速移動,由集中重兵在出林的小路上,轉而把整個林區圍了起來。
         傅鷹伏林不去,令木霍克不得不改變策略。
         他對傅鷹怎能料敵先機,大惑不解,以致步步失著。
         木霍克現在只有兩條路走,一是靜待傅鷹出林。
         這個方法,他想也不敢想,試問如果傅鷹也像厲工那樣來個五日不出,他們必是不戰自潰了。
         第二個方法就是入林殺敵。
         這是極端危險的做法,可是他已別無選擇。
         他把己方七十二人,分派了其中三十人入林搜索,只要一發現敵蹤,便發出訊號。
         搜索在極有組織之下進行。
         由三人組成小組,從深思熟慮得出的角度,闖入林中。
         每個小組和另一個小組之間,都有緊密的聯繫,只要敵人落入任何小組的搜查網內,便如蛛絲的感應傅達一樣,己方全部人立即都會知曉。
         這木霍克指揮從容,怪不得卓和委他以重任,可是今次的敵人實在太可怕了。
         而且還有穩坐魔道第一把交椅的血手厲工,在一旁虎視耽耽。
         傅鷹靜立林中,目標明顯,看來並沒有絲毫掩飾行藏的打算。
         他今年才是三十四歲,但實戰經驗之豐,江湖上已是罕有其匹。
         傅鷹的精神,進入了至靜至靈的境地,幾乎里許方圓的樹林內,不要說敵人每一下步聲,幾乎每一下蟲鳴蟬唱,也一一通過他的腦海內,加以收集和分析。
         他身形電閃,連人帶刀,疾如奔雷向樹林的一角撲去,幾乎同一時間,三個人成品字形地閃入林來。
         這三人一進林,樹叢中長虹一現,傅鷹絕世無雙的厚背長刀,在空中以最快有力的弧度,同時向三人滑翔而來,生似三人送上去給傅鷹切割一樣,拿捏角度的準確,和時間的恰當,使這三人全無反擊之力。
         這三人每一人在西域都是獨當一面的好手,傅鷹攻來這一刀最奇怪的地方,就是令這被刀光籠罩約三人,每一人都感到傅鷹的攻擊下,自己是首當其衝的一個。
         血光四濺,在傅鷹的偷襲下,這三人沒有一人來得及把訊息傅出,已浴血身亡。
         傅鷹身形一退,又消失在厚密的叢林內。
         三人的 體迅速被另一組發現,木霍克和幾組人同時趕到現場。
         檢查了三人的死活,這批精選的高手,也不由倒抽涼氣。
         這三人都是咽喉剛剛被割斷,不多分毫,也不差分毫,動手和位置的準確,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
         眾人這時才感到思漢飛和卓和的擔心大有道理。
         這刻欲罷不能。
         一團陰影籠罩各人。
         傅鷹如能於己力之人發出訊號前,搏殺當場,每一組自然都難逃被逐個擊破的命運。
         一陣急嘯傅來,眾人一陣緊張,依聲撲去,只見離此約二十文處,伏著另三條 ,顯然又是傅鷹的傑作。
         木霍克當機立斷,迅速集中林內和林外的人手,在樹林的東端,一齊向西端搜去。
         這個樹林長滿粗可合抱的柏樹,本來景致怡人,現在佈滿這批高手,立時變得殺氣騰騰,有如屠場。
         眾人在木霍克率領之下,推進了半里許的距離,抵達樹林的中部。
         樹林外站崗於高處監視均己方人馬,不時傅來訊號,表示未見傅鷹出林,換句話說就是這大敵仍在林內。
         就在那一刻,傅鷹卓立林中,一聲大喝,長刀幻化出萬道寒芒,迎頭殺至,他在樹林中利用林木的掩護,迅速地移動,身形詭異難測,使敵手完全不能把握他的去向,不能聯成合擊之勢,迫得各自為戰;給予傅鷹逐個擊破之利。
         轉眼間倒在傅鷹刀下的高手,超過了十五人,一直向樹林的西端且戰且退。
         傅鷹殺得性起,將刀法發揮到極致,這時他的刀法已完全沒有軌跡可尋,每一刀都是即興的佳作,他的對手完全不能把握他的刀路,更不能預估他刀勢的去向。
         手中大刀如長江大河,衝奔而來;有時又如尖針繡花,細膩有致。
         有時如千軍萬馬,衝殺沙場;有時卻如閨中怨婦,如訴如泣,使人身處其中,萬般情狀。
         他每一刀的刀氣,形如實質,殺敵遠及十丈,不一刻,又有十多人在他的刀下即時斃命。
         被他擊中的,只有死者,沒有傷者。
         忽然一把長矛當胸刺來,這一矛氣勢森嚴,渾然天成,是血戰開始以來,最有威脅的一擊。
         傅鷹大喝一聲,刀當劍使,一刀刺在矛尖上。
         持矛者向後飛退,噴出一口鮮血,十丈處才能站立不動,正是木霍克。
         他借這一矛之力,硬阻傅鷹剎那的時間,雖不免當場受傷,但手下們亦藉這一下緩衝,聯成合圍之勢,各種兵器,遙指圈內的傅鷹。
         傅鷹心不暗凜,這木霍克武功直追卓和,是第一個在他手下受傷不死的人,這時身前身後四周圍了一圈又一圈的人,遠處的樹上都伏有高手,達四五十人之眾,這種實力的確驚人,自己為了擋那一矛,陷身重圍之中。
         傅鷹一聲長嘯。
         山林響應,宿鳥驚飛。
         傅鷹刀光一閃,旁邊一株粗可合抱、高達三丈的大樹,轟的一聲直倒下,大樹倒下的方向極是巧妙,剛好在林木較空處,直向地上倒下。
         傅鷹身子貼著倒下的樹木飛出,由樹腳貼樹飛向樹頂,由於大樹倒下,傅鷹變成平身飛出,直向六丈的遠處炮彈般漂去。
         眾高手閃開躍起,一矛一刀一劍,三個人貼身追去,死命刺向傅鷹後背。
         傅鷹感到背後殺氣襲體,雙腳一瞪,在倒下的大樹一踏,向遠方斜斜飛出。背後攻來的兵器紛紛落空。
         傅鷹藉著大樹的倒下,輕易逃出重圍,變成眾人在後之勢。
         傅鷹覺得此次搏鬥,自己功力又比以前大進,兼且內力生生不息,每一刀劈出,總猶有餘力,比之驚雁之役和西湖畔之戰,那種力竭身疲,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現在即管再遇蒙赤行,雖末必定能取勝,卻肯定有一拚之力,不似當日要藉雷電之威,始能逃過大難。
         正在此時,一股鋒銳驚人的殺氣迎面而至。
         傅鷹駭然前望,一人長髮向後飛揚,向著自己衝來。
         正是血手厲工。
         傅鷹心下念頭電轉,一是厲工和這批人前後夾擊自己,若是如此,自己現在已是九死一生;另一個可能性厲工是助自己而來,他針對的是身後撲來的高手。
         現在傅鷹必須作一個決定。
         厲工閃電撲至。
         傅鷹放棄攻擊之念,兩人迅速擦身而過,傅鷹只聽身後數聲慘呼,立有數人遭殃。
         傅鷹暗自慶幸,自己終沒有看錯厲工。
         他知道厲工故意造成剛才那種形勢,試探自己對他的信任,這人行事的確離奇古怪,難以常理測度。
         傅鷹一個倒翻,加入戰圈,一正一邪兩大絕頂高手,居然真心誠意,並肩作戰。
         一個接一個的敵人,在他們的面前倒下。
         卓和的估計一點不錯,這兩大高手聯手之威,即管他們的驚人實力,也絕不能討好。
         傅鷹和厲工站在疏勒南山的觀日台上,雄視整個柴達木地。
         祁連山脈遙遙橫亙在東南方。
         西邊是庫姆塔格大沙漠,遼闊無邊。
         傅鷹看著手上令東來親繪的指示圖道:「十絕關在那處。」說完用手遙指對面一座高山的山腰,該處形勢險峻,人畜難至。
         傅鷹搖頭道:「這等險峻之地,要蓋一間石屋也極困難,何人可在此建這等洞府。」
         傅鷹知道他只是感歎而已,並不是奢望自己能給他解答。這幅指示圖清楚明白,十絕關轉眼可達,心內甚感歡欣。
         這處已超過了海拔七千多尺,山上長年結冰,空氣稀薄,卻不能難倒這兩人。
         厲工當先而行,向目標邁進,這位凡事也不動心的宗主,也有急不及待的時候。
         半個時辰後,傅、厲站在二片光滑如鏡、高達十丈闊六丈的大石壁前,這塊石壁石質與他處截然不同,沒有半點裂痕,嵌在石出的山腰裡。
         厲工道:「這處應是十絕關的進口,你看石壁約五丈許處和兩邊約兩文處,有一長方細線,顯見是進口和石壁的接合處,但剛才我們二人一齊合力推動,不能移其分毫,可以想見,必另有其他方法開門。」
         傅鷹道:「令東來自困此十絕關內,必然有其深意,信中提及明年二月二十日,關門自開之語,當非虛言。」
         厲工道:「我們看來除了在此等待之外,再無他法。」
         傅鷹道:「要推動此巨石,並非人力所能做到,明年二月二十日,處於天上剛好太陽與月亮同度,勢將引起大潮汐,哈拉湖的湖水會漲至十三年來的最高點,我看這十絕關,可能是靠山內深藏的水力所推動,令東來既精於天文,自然可以把握時間進入此關內,又預計開關之日,指示其侄前來,一看結果。」
         厲工點頭同意道:「傅兄弟,看來我們也要在此作上數月居民了。」
         傅鷹哈哈一笑道:「此處山川壯麗:何樂不為。」
         兩人一齊長笑起來。
         厲工已等上十年,又何礙區區數月。
         龍尊義得到岳冊之後,發掘了當年岳飛留下來的四個兵器庫,又遍招匠人,依岳冊上的兵器圖,製作戰車,招兵買馬,加上他聲威大振,頓然成為反蒙的主力,勢力迅速膨脹起來,除了佔據了根據地廣東一帶外,還迅速向鄰近的湖南、江西、福建等數省擴展,聲勢浩大,天下人心振奮,豪雄來歸附,集結成一股龐大的反蒙力量,局勢比前大是不同。
         向無蹤和許夫人這時已結為夫婦,兩人也是有心之士,特地南下江西,來到龍興,欲拜見龍尊義。
         兩人去到龍尊義的府第前,守衛森嚴。
         二人遞上拜帖,立即有人出來查問,這才入去通報。
         兩人足足等了半個時辰,才再有人出來,引他們進去。
         兩入心想龍尊義日理萬機,他們等上這許時間也是應該的。
         高牆內院落連綿,不時有一隊又一隊身披重申的兵隊浚巡,頗有氣派。
         向無蹤兩夫婦卻看得直搖頭,要知這還不是前線交戰之地,只要足以保安便夠,這等重甲兵隊,徒耗人力。
         這時兩人進入了正門的廣場,忽然引路的人向左一轉,不上正門,反而將兩人帶至正門右側的入口,進入了一間小小的偏廳。
         又在那裡待了個時辰,這才見到一個書生模樣的人走了出來。
         這書生淡然道:「歡迎兩位前來投效,在下白院同,為龍尊義大帥下之文書長,特來為兩位登記,若調查無誤,必盡早通知兩位。」這白院同口說歡迎,但態度上卻絕無歡迎之意。
         向、許兩人心中大怒,知道向這種人發作,毫無用處,立即告辭而去,這白院同並不挽留。
         兩人回到客棧,還是心中有氣,一方面感歎龍尊義如此作風,豈能成事,至此二人意冷心灰,計畫於明天離此而去。
         估不到當天晚上,龍尊義旗下主將祁碧芍竟親身到訪。
         三人都是舊識,客氣幾句後,祁碧芍便道:「賢夫婦今日的遭遇,我已深知,那白院同是史其道的人,知道你倆和我的關係,所以特別從中弄鬼,萬勿見怪。」
         向無院恍然道:「你們現在已是漢人的唯一希望,若仍未能精誠團結,如何能驅逐鍵子,還我山河。」
         祁碧芍搖頭道:「龍元帥自從取得岳冊,一躍而成天下反蒙的盟主後,性情大變,無復當年小心經營、禮賢下士的態度。近月來更寵信史其道,我數次苦勸,還為他疏遠,我明天便被調往饋江東另一營地,小人得道,我也不敢再留賢夫婦了。」語氣消極。
         向、許二人也不知怎樣安慰她。
         向無蹤道:「思漢飛已在武昌調集重兵,此人天縱之才,運兵詭奇難測,祁小姐若見事不可為,還請為自己打算。」
         向無蹤知祁碧芍熱心為國,不敢直接點出既然小人橫行,何不引退保身。
         祁碧芍暗忖若是這番話在數月之前和自己說,必是拍案而去,可是這些日來實在有點意冷心灰,答道:「賢夫婦好意,碧芍心領,我已泥足深陷,手下還有上萬親信,若我一走,必對龍元帥打擊重大,我何能成為千古罪人。」
         向氏夫婦一想也是,放棄了勸她退出之心。
         祁碧芍忽地低下頭來道:「有沒有他的消息。」
         向、許兩人一聽便知他是指傅鷹。
         向無蹤道:「自去年與傅大俠一別,全無他的消息,不知現下如何呢。」
         祁碧芍望向窗外的夜空,心中狂喊:「傅郎,你知否我是怎樣地掛念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