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2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11 第十一章 決勝漢水

         吳王闔閭和手下一眾大將,高踞馬上,遠遠眺看在漢水對岸,超過十萬人的楚國大軍軍容。
         吳國除了五隊千人的騎兵隊外,其他清一色是步兵,在這邊岸上擺開陣勢,露出近漢水邊的大片土地,靜待楚軍渡江過來。
         五日前吳師探得囊瓦親率大軍東來,便移師南下,形成現在夾江對峙的局勢。
         戰幕至此全面拉開。
         吳王闔閭傳下命令,不得在楚人渡江時攻擊。
         楚軍中一陣戰鼓傳來,先頭部隊,在重重革盾的掩護下,緩緩從十多個擺渡和兩道即建的木橋,源源不絕地越過漢水。
         這時正是清晨時分,微有霧氣,視野不能及遠。
         江漢平原刮起一陣陣的春風,吹得雙方的帥旗獵獵作響。戰車轔轔,健馬狂嘶,夾雜著一下接一下傳來的戰鼓,震動著每一個人的心弦。
         楚軍不負盛名,行軍迅速,不到一個時辰已有超過半數的軍隊越過漢水,在這邊背靠漢水擺開戰陣,這時就算吳王闔板改變主意,下達攻擊的命令,也不能影響到他們渡江了。這亦是卻桓度的意思,希望能與楚國的主力迅速決戰。
         楚軍的戰車在陣前分數列橫排,每輛戰車後有一小隊步兵,騎兵布在兩翼,楚軍後方帥旗高起,寫著一個「囊」宇。另外還有十多支將旗,代表楚國各位著名的將領。軍容極盛,聲勢迫人。
         吳軍沈著不動。
         夫概王道:「左邊的是武城黑的先鋒部隊,右邊是申息的先鋒部隊,中軍是沈尹戌,後方是囊瓦、費無極和鄢將師,總兵力達十二萬人。最少有千輛戰車,二萬騎兵。」
         敵勢強,兼且猛將如雲,豪勇者如夫概王也變得謙虛起來。
         伍子胥看著楚國龐大的隊伍,眼中燃起仇恨的怒火,奮然道:「我伍子胥練兵十年,等的正是這一刻,快哉快哉!」眾人感染了他的豪氣,士氣高漲起來。
         咚!咚!咚!
         一千輛戰車緩緩馳出,每輛戰車上的戰士,和著後方傳來的鼓聲,敲響橫懸車上的戰鼓。戰車上持戟的武士,一齊把長戟指向吳軍,戰車加速,千輛戰車一齊向前衝刺,天地間一時充斥著萬馬奔騰、千車並馳的聲音,殺氣瀰漫整個戰場。
         一排戰車橫衝而來,每輛戰車後面跟著百人一隊的步兵,一齊喊殺,直衝過來。
         楚人顯然希望以壓倒性的兵力、雷霆萬鈞的優勢,迅速以泰山蓋頂的聲勢,擊潰吳師。
         當戰車離開吳陣還有三十多丈的距離,一陣金鐵交鳴聲,楚軍兩翼各飛馳出一隊二千人的騎兵隊,分兩翼殺來,馬蹄狂奔,起漫天塵土,有如兩條威力無匹的龍捲風,配合著迎頭向吳陣衝去的戰車,分左右兩側向吳師直迫而來。
         吳軍的前鋒部隊把木盾整整齊齊分三行排在陣前。長達里許的盾牌陣,把吳軍重重保護起來。
         卻桓度大喝一聲:「預備神弩。」吳軍戰鼓急擂,二千具上滿箭矢的弩弓,在木盾間分前後兩排瞄向敵人,吳國的最新武器終於派上用場。
         戰車愈奔愈近,車上全身披掛的武士清晰可見,千百枝長戟,閃閃生光。車上另一戰士手執長弓,準備硬射進吳陣。
         戰車衝入三百步之內,這是弩箭的射程,比普通箭矢遠了三倍有多。
         卻桓度震天大喝道:「放箭!」
         吳軍戰鼓擂得震耳欲聾,第一排千支弩,像一千道電光般,向迎陣衝來的千輛戰車疾射而去,向最著名的車戰之術宣戰。
         強勁的弩,透穿過披甲的馬身,透穿過披甲持戟的戰士,透穿過披甲持弓的箭手,一時人仰馬翻,整隊千輛戰車,有一大半亂成一團,戰士從馬車上倒撞下地,鮮血飛濺。
         還有數百輛馬車繼續衝來。剛好第二排千枝弩箭及時射出,楚軍又一次人仰馬翻,血染黃沙。
         吳軍一齊歡呼,兩側殺出夫概王和白喜分率的兩隊騎兵,向兩側衝來的楚國騎兵迎頭殺去。
         威震天下的楚國戰車至此宣告完蛋。
         楚方一陣擂鼓,攻來的騎兵倒退而回,給吳方騎兵咬著尾兒殺,楚軍紛紛倒地,吳軍先聲奪人。
         弩箭再次上膛。
         整個吳軍的先頭部隊隨著戰鼓的節奏,手提木盾,緩緩迫向楚軍。
         楚軍何曾見過如此驚人的武器,一時心膽俱寒。
         決定性的一刻,終於來臨。
         在卻桓度、伍子胥兩人的訓練下,吳軍三萬雄師成為當世最可怕的戰鬥力量。
         當吳師全軍緩緩推前時,左右兩翼的騎兵早源源殺出,尾隨著楚方退回的騎兵,分兩側殺入楚陣,短兵相接下,楚軍兩側一片混亂。
         這時在楚軍的後方,囊瓦高大的身肜,在全身甲外,蓋上紅披風高踞馬上,面容深沈,不露喜怒。他身邊是費無極和鄢將師,兩人面容蒼白,被吳方的強勁弩箭,嚇得心膽俱寒。
         囊瓦發下命令道:「戰車停止出擊,持盾死守。」
         戰鼓隆然響起,一排又一排長過人身的革盾,在陣前豎立起來,把楚軍遮得密不透風。
         吳方的推進緩而穩定,進入離楚陣三百步之處。
         囊瓦喝道:「預備強弓!」
         陣前的箭手,紛紛把箭搭在弦上,等待下一個拉弓的命令。
         一般的強弓,威力只能遠及百步,過了這距離,勢頭勁度都不准,囊瓦等的就是這個距離。
         吳、楚雙方在兩邊的騎兵血戰,愈趨激烈,但在中間橫跨裡計的空間,卻沈靜無聲,只有戰鼓一下一下的敲響,活像來自地獄的魔音。吳軍前進的速度,隨著鼓聲加速,迫進了楚陣前二百步內。
         楚方兩列戰車二千輛分前後兩行打橫排開,接近三萬的步兵挺戈持戟,陣容整齊地排在兩列橫亙一里的戰車後。
         太陽的光線在兩軍一側斜斜射下,兵刃的反映,使整個戰場金光點點,閃爍不定。
         吳兵繼續向楚陣推進,精銳的雄師,腳步聲整齊有致,生出一種強大的氣勢,活像催命的音符。
         五萬大軍,分成三組,囊瓦居中,遠眺吳軍迫近。
         囊瓦心內暗數,一百五十步,一百四十步,一百二十步,還有二十步,便是己方強弓可及的範圍,只有二十步。
         吳軍一陣震天鼓聲,至少有百個戰鼓同時敲響,最前的兩排步兵一齊蹲低,一聲大喝下,一排千個強弩伸出,機括輕響,千枝弩箭往楚陣射去。
         無可匹敵的弩箭,射穿了戰士的革盾,透過了戰士的護甲,透過了戰馬披甲的馬體,帶起了一蓬一蓬的鮮血。
         楚軍陣前人仰馬翻,兵士浴血倒下,亂成一片。
         這時第二排千枝弩箭,又射入楚陣。
         楚兵的箭手下意識地放箭,最遠的也只在吳軍陣前十步外落下,對吳兵毫無威脅。
         跟著是第三排的弩箭,這次弩箭向天空發射,千枝弩箭在天空畫過一個美麗的弧度,深深地射入陣內,這些弩箭威脅較小,但亦造成楚兵很大的混亂。
         囊瓦知道不能容許這情形繼續下去,一聲令下,戰車後的步兵,一齊從戰車間衝殺出來,往吳陣殺去。
         戰車大部分戰馬都倒在血泊下,楚國名震天下的車戰之術,完全派不上用場。楚人步兵本是較弱的一環,現在卻要倚賴它殺敵取勝。
         吳方弩箭一排排射向衝來的楚兵,鮮血四濺中楚兵紛紛倒下。
         囊瓦一聲令下,居中兩旁的騎兵緩緩前進,以強大的兵力,準備援助傷亡慘重的先鋒部隊。
         卻桓度知道時機成熟,一聲號令,吳軍的中間裂開一條通道,卻桓度手揮「鐵龍」,一馬當先,率著二千精銳的騎兵,從這隙縫直殺出陣,往楚人殺去,一時馬蹄衝奔的聲音,震動著整個戰場。
         當卻桓度親率的騎兵剛衝出陣,吳軍前排的過萬步兵,一聲大喊,亦持著矛戈向前衝殺,像一個三角形的尖錐,直刺向楚人的心臟。
         卻桓度策騎走在這尖錐的尖端,剎那間投進重重楚軍內,踏著體,向敵人攻去。
         「鐵龍」在馬前化作寒芒萬道,楚人紛紛在血濺中倒下,不一刻整隊騎兵在他的率領下,殺進敵人的腹地,把楚人的先部隊沖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活像一個血肉的屠場。
         囊瓦首次臉色大變道:「那人是誰?」費無極道:「讓我手刃此人。」一拍馬,率著近衛,向卻桓度殺去。
         吳王闔閭和伍子胥在後方押陣,笑道:「囊瓦準備作最後反擊,應是我們出動的時候了。」一聲令下,剩下的一萬大軍,向前推進。戰爭全面開展。
         夫概王與白喜率領的騎兵開取得上風,把敵人迫得節節退回本陣。
         整個戰場除了闔閭的一萬精兵和囊瓦的三萬兵力,全部戰員都投入了混戰。一片慘烈。
         卻桓度在敵陣內來回衝殺,所向披靡,瓦解了敵人一波又一波的反攻,身後騎兵士氣高昂,在他帶領下,有如虎入羊群。楚人最擅車戰,一旦失去所依,無論在士氣和實力上的打擊,都大得難以估計。
         忽地一隊敵人殺奔過來,卻桓度頓覺壓力大增,數支長矛如龍般在不同角度刺來,殺氣騰騰,卻桓度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猛然省起這不就是費無極的長戈三十六騎。
         卻桓度一聲長嘯,不懼反喜,「鐵龍」在空中旋轉飛舞,長戈紛紛從中折斷,他一直以來苦思破這長戈三十六騎的戈法,這下正好派上用場,寒芒數閃,名動楚國的三十六騎,紛紛倒跌馬下,身首異處。
         就在這時,一股勁風在身側閃電般擊來,卻桓度大喝一聲,硬將「鐵龍」收回側劈,噹的一聲,把剌來的長矛劈開。
         卻桓度側頭一看,一個身材高大的獨眼楚將,把被卻桓度格開的長矛一收一放,改了個角度,破空刺來,長矛帶起的勁風撲面而至。
         卻桓度心下大喜,心想你費無極送上門來,省得我費力尋你。整個身體驀地從馬上彈起,一腳踏上刺來的矛頭,再一個倒翻直往費無極掠去,手中「鐵龍」橫劈費無極的頭顱。
         費無極心下大駭,對方渾身披甲,顯帶銅,躍上空中輕盈有如狸貓,這等武功,前所未見。他不知卻桓度與襄老一戰,獲益良多,功力更上一層樓,費無極還不及當時的襄老,怎能不魂飛魄散?
         費無極名列楚國四大劍手之三,盛名非虛,反應的迅速也是超凡,他持矛的雙手立即放開,手中金光一動,抽出腰際護身的銅劍,剛好迎上卻桓度側劈而來的「鐵龍」。棄矛、拔劍、格擊三個動作在眨眼間完成,行雲流水,毫無停滯。
         卻桓度暗讚一聲,人尚凌空,手中「鐵龍」又再變化。
         費無極長劍平行,但卻處於略高分毫的角度,兩劍互錯而過,剛好對手凌空在上,他的長劍在對方的身下切過,敵人的長劍,在越過了自己的長劍後,直削向自己的頭臉,劍未到,一股凜然的劍氣,先割臉而來。
         費無極大喝一聲,不及把劍收回來,棄劍倒翻下馬,頭頂一涼,頭的銅胄連著頭皮,被削下了一大塊。費無極見敵人劍勁如此厲害,大生怯意。展開身法,向右側搶去。忽地異聲從背後響起,費無極知道不妙,正要加速,後心一涼,一把長劍透背而過,在胸前突出一截劍尖。費無極一聲慘叫,僕前死去。
         費無極撕心裂肺的叫聲傳入囊瓦的耳內時,他和他的部隊剛好投入戰鬥。囊瓦手執長戟,閃動間必有吳兵浴血慘死,他知道擒賊先擒王的道理,看見闔閭的大旗在二百步外的人海裡,一聲令下,當先向大旗的方向殺去。吳兵奮不顧身地攔截,紛紛在囊瓦驚人的武功下當場被擊斃,為楚軍挽回不少劣勢。
         眼看離闔閭不遠,一名吳國大將迎面衝來,囊瓦一見大喜,喝道:「伍子胥,為什麼這麼急著送死。」
         伍子胥怒喝一聲,手中長槍閃動,當胸刺來。囊瓦一聲嘲笑,長戟擦的一聲,把伍子胥連續刺來的十多槍一一架開,一副全不費力的樣子。
         伍子胥卻是喑自叫苦連天,囊瓦長戟貫滿真氣,數十下交擊下,他雙臂麻,槍法一滯。
         囊瓦何等樣人,長戟乘虛而入,直往伍子胥胸前刺去。
         伍子胥一聲大喝,翻身落馬,避過胸前要害,左肩鮮血飛濺。
         囊瓦一夾馬腹,正要趨前斃敵於馬下,刷刷連聲,兩枝弩箭在近處激射而來。
         囊瓦不敢托大,長戟在胸前上下迅速揮動,當當兩聲,迅速的弩箭居然給他擋開。但吳方藉著這個空隙,把伍子胥救回陣來,轉眼便被重重的吳兵阻隔著,囊瓦喑叫可惜。正欲繼續深入吳陣,一個聲音在背後響起道:「囊瓦!」
         囊瓦抽馬回頭,丈許外有一吳國大將,手中長劍閃動下,己方人馬紛紛倒地,往自已殺來,登時認得是費無極意欲手刃的吳將。
         囊瓦沈聲道:「孫武!」話還未完,已策騎向對方直衝過去,長戟直擊敵人。這一戟乃他一生功力所聚,力求一招斃敵。心想殺得此人,吳軍如折一臂。
         長戟隨著疾奔的馬剌出,宛似一條惡龍,向卻桓度追噬而去。囊瓦紅披肩倒飛在後,有如一團紅雲捲向敵人。
         卻桓度一聲長嘯,「鐵龍」在斬飛了一個楚將的頭顱後,畫過一個半圓,一劍劈在囊瓦刺來的長戟上。
         「噹」一聲大震,兩人一齊倒翻下馬,好化去對方的勁力。
         囊瓦腳才著地,視線剛好被馬匹所阻,剛要側躍開去,馬腹下劍芒一閃,敵人從馬腹下貼身攻來。
         囊瓦這時的長戟反成為他的障礙,他將戟尾上封,一陣金鐵交鳴的聲音,敵劍刺了五十二下,他也用戟尾封擋了五十二下,但第五十三劍終於刺入他左脅下。
         囊瓦大叫一聲,紅影一閃,倒飛向後,手中長戟順勢飛擲而出,那人滾地一閃,長戟穿破他身後的馬體,健馬一聲慘嘶,側倒地上,塵土飛揚。
         囊瓦躍上身後吳國騎兵的馬上,雙掌一拍,吳兵七孔流血,倒跌下馬。
         卻卻桓度避過長戟,還欲追趕,囊瓦已逃回陣內,不禁喑叫可惜,不過這一劍也有的他好受了。
         這一戰直殺到當日黃昏,吳軍取得全面勝利。囊瓦的十二萬雄師,傷亡過半。在楚師退卻時,吳軍又乘勝追擊,殺得血流成河,橫遍野,把漢水變成血河。
         費無極、鄢將師、武城黑當場身死,囊瓦僅以身免,率領殘餘退向柏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