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1
訪客: 4

kinghungip,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9 第九章 追獵開始

         追獵正要開始。
         獵人可以變為獵物,獵物也可以反轉過來成為獵人。
         「故五行無常勝,四時無常位,日有短長月有死生。」
         勝敗本來就是一線之隔。
         數十騎在官道上急馳前進,襄老盡領麾下高手,緊攝卻桓度的路線銜尾窮追。
         襄老對自己布下的偵查網極感滿意,一路不斷收到卻桓度的資料,卻桓度顯然想由上蔡北行,橫渡汝水,直趨召陵,那處乃十八國會師之所,諒楚人不敢追去。
         襄老暗笑卻桓度打錯這個如意算盤,同時估計他徒步而行,無論如何快捷,己方的快馬一定可以在汝水前把他追及。
         這時接近黃昏,襄老在一個小鎮換馬,連夜趕路。
         馬不停蹄,襄老一行直追上「重岡」,這處山巒起伏,一過這橫亙的山脈,汝水便在十里之處迂迴而流。
         明月高掛天上,月色下林間,上山的道路清晰可見,道路險陡難走。襄老使人牽著馬匹跟來,自己和萬悉解、鄭樨幾個武功最高強的手下,展開身法,掠上山頭。
         數人身法極快,不需半個時辰掠上山頭,正要走往下山的道路。驀地路中心一人提劍卓立,正是他們苦苦追趕的卻桓度。          卻桓度從容不迫道:「貴客還來,我豈能不專誠恭候。」
         眾人大驚失色,紛紛抽出兵器。
         襄老臉容不改,淡然道:「卻兄手上可是越人鑄制的鐵劍?」卻桓度心下佩服襄老的眼光和見識,答道:「襄兄果然目光如炬,這是越國大師歐冶子的精心傑作,襄兄一說便中。」
         襄老說道:「這鐵劍形制特別,故而我一看便知,我曾費過一番工夫找尋它的下落,知道它最後的主人是吳王闔閭,只不知我應該稱你為孫兄還是卻兄?」卻桓度幾乎失聲驚呼,襄老煞是厲害,居然憑一把鐵劍推測出自己目下虛虛實實的身份。當然他一定在吳國布不眼線,才能如此迅速作出推論。
         襄老一陣長笑,道:「所以我方若有任何一人成功逃離此地,我看比殺了你更使你難過。」說罷一揮手,身後數人立即分左右躍入林中,跟著一陣打鬥兵器碰擊之聲傅來,襄老方面躍入林中的人物均被截住。
         襄老立在路中心,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緩緩抽出腰配的銅劍,一邊道:「儘管你鐵劍再鋒利十倍,難助你今天脫離此劫。」
         卻桓度長劍直指襄老,他勝在手持鐵劍,但他最大的弱點,就是假若襄老決意逃走,他一定要奮不顧身死命阻止。狡猾如襄老,一定會利用這個形勢,來得到最大的利益。
         襄老長劍以雙手平舉胸前,兩眼凶光直射兩丈外的卻桓度。
         卻桓度長劍橫在胸前,很快進入「守心」的境界,一時間所有的事物都給拋諸腦後,眼中清楚看見襄老每一個部位,甚至連他的指尖睫毛,亦如在目前。
         至靜至極中,襄老全身輕動標前,手中長劍驀地彈上半空,劍尖指向卻桓度,在身前兩丈處的空間,如一點寒芒,向他面門迅如電閃般奔來。
         卻桓度一聲長嘯,橫在胸前的鐵劍上下迅速直上直落的移動,一連串金鐵交鳴的密集聲音,像珠子落在玉盤一樣,每一下聲音的間隔都是不差毫。
         兩人倏又分開。
         襄老銅劍高舉過頭,形相猙獰道:「你手中若非鐵劍,我這四十八擊足可令你的長劍變為碎屑。」
         卻桓度知他所言不虛,通:「你自知不敵,為何不夾著尾巴滾回上蔡。」
         九鐵龍揚威襄老臉上肌肉抖動,他不是不知道逃走其實是最佳打擊桓度的方法,可是要他命令手下逃走尚可;而他就算破壞了桓度在吳國的事業,但一來他不能殺掉桓度,二來成了兩度敗在桓度手下的懦夫,教他何能甘心。桓度正是看準他這弱點。
         兩人無論在心理和戰術上,都在不斷較量。
         襄老回復冷靜,冷冷道:「桓度,希望你的劍和你的口一樣硬。」
         高舉頭上的長劍從頭頂直劈而下,配合著身形前衝,變成直往兩丈外的桓度當頭劈下去。這一下身形和手勢的配合,無懈可擊,表面看來簡單,其實是千錘百煉下妙手偶得的成果。
         襄老的長劍挾著雷霆萬鈞之威,彷似破開十重青天,從雲外一劍擊下。
         桓度長劍向上側挑,恰好擊中襄老長劍的劍身,「噹」一聲大震,襄老倒飛向後,桓度亦踉踉蹌蹌向後退開去,兩人嘴角溢出鮮血,這一下硬碰毫無便借之處,兩人互擊下,同時受傷。
         桓度退勢剛止,他知道這一下硬接,大家都試出與對力功力匹敵,可是桓度佔了鐵劍的便宜,他恐怕襄老改變主意,真個逃走,所以身形甫定,未及調氣立即冒險出擊。
         桓度疾如電火般拉近與襄老的距離,手中長劍幻化出千重劍氣,一波一波向襄老捲去。
         襄老嘿然冷笑,長劍反巧為拙,大刀闊斧劈出幾劍,有如衝殺於萬馬千軍之中,生起一猛烈的感覺。
         這幾下平平無奇的側劈,在桓度的劍網上產生幾下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聲,桓度劍網一滯,襄老手中寒芒大盛,直往桓度迫去。
         桓度邊擋邊退,剛才襄老數劍以拙勝巧,他雖不致立即敗陣,卻一時間落在下風,襄老得勢不饒人,每一刺劈都貫滿真力,務求速速斃敵。
         桓度展開渾身解數,仍然處在下風,他知道假若敗勢一成,絕難平反。
         當退到第二十八步時,一聲長嘯,長劍全力反刺,肩上血光寨現。襄老亦為了退避自己這同歸於盡的反擊,抽身退後,只能刺傷他的肩頭。
         二人再次成對峙的局面。
         桓度身形微向前俯,像一隻待勢而撲的猛豹。長劍捧在胸前,斜指向天。
         襄老前膝跪地,左手持劍,斜斜指向桓度。
         兩人再不敢輕視對方。襄老驚懍桓度驚人的判斷和意志力,居然在劣勢下,仍能以同歸於盡的手法扳回平手。
         桓度肩上鮮血直淌,幸好未傷及筋骨,不成大礙。
         殺氣彌漫。
         驀地兩人齊聲大喝。
         乍合倏分。
         這時才傳來金鐵交鳴的悶響。
         桓度面色蒼白,七孔溢出鮮血,長劍柱地支持身體。
         襄老手中銅劍寸寸斷,胸前一灘血跡,迅速擴大。
         襄老緩緩倒下。
         桓度喑叫僥倖,兩人功力相若,非是手中「鐵劍」遠勝襄老的銅劍,必是同歸於盡的結局。
         卓本長的語聲來道:「主公!敵人全部解決。」按著語聲轉急:「主公,你怎麼了?」
         桓度本想微笑,但只能嘴角一牽,以弱不可聞的聲音道:「大功告成,立即撤走。」
         三個月後桓度返抵吳國,精神尤勝往昔,與襄老一戰,使他劍術更上一層樓,休息了三個多月後,完全康復過來,乘勢留在楚國,一方面訓練手下各人,,另一方面精研劍術,好應忖將來與囊瓦一戰。
         桓度返抵府中,立即準備沐浴更衣,入宮進謁吳王。豈知舒雅已在府上和夷蝶一起,成了知交。
         舒雅和夷蝶都清減了少許,清麗可人。
         舒雅一見,他便別轉了臉,神情委屈,對桓度不帶她同行,難釋於懷。
         桓度仲出強壯的臂膀,輕分左右抄著兩女蠻腰,溫柔地道:「舒雅,難道不高興我回來嗎?」夷蝶急忙她分辯道:「怎麼會,雅妹每天都來等你……」還未說完,巳給舒雅捏了一把。
         桓度心叫完了,舒雅天天來此,他們的戀情當是街知巷聞,不知他父親夫概王如何對待自己?口中卻不閒著,道:「也好!一齊陪我沐浴吧!」
         兩人粉臉通紅,齊齊脫身逃去。
         桓度一抵吳宮,便知有大事發生。
         吳王闔閭和一眾大臣均聚集在殿上。見到桓度歸來,無不下喜。
         伍子胥扼要地向桓度說了最近的局勢發展。
         楚國令尹囊瓦向蔡國索取名裘及佩玉,又向唐國索馬,兩國的國君斷然拒絕,囊瓦勃然大怒,欲把兩國國君軟禁,令中原各國大為惱火。
         蔡昭侯朝晉,請晉國以中原盟主的身份,征伐楚國。當時晉國范獻子主政,以周室名義,號召天下,遂有召陵之會,晉、魯、宋、衛、陳、蔡、鄭、許、曹、莒、邾、頓、胡、杞、小邾、滕、薛各國君王、及齊、周等,均有到來參與,聲勢之大,一時無匹。
         豈知晉國權卿荀寅,向蔡侯求賄被拒,竟大力勸范獻子拒絕出兵,其詞曰:「國家力危,諸侯力貳,將以襲敵,不亦難乎?水潦方降,疾瘧方起,中山不服,棄盟取怨,無損於楚,而失中山,不如辭蔡侯。吾自方城以來楚未可以得志,只取勤焉。」范獻子因此拒絕出兵,致攻楚之議半途而廢。晉國此舉失信天下,盟主的地位大損,也失去諸侯的支持,變成名存實亡盟主。
         蔡、唐兩國哭訴無門,轉向吳王闔閭求援,吳王闔閭既喜且驚,正在商議間,度恰好抵達。
         各人商議了兩個多時辰,仍無定策,兼之桓度剛從楚國回來,眾人都很想聽取他的意見。
         桓度緩縷道:「白三年前開始,我們先後奪得楚國在淮河流域的三個重鎮--巢、州來及鍾離,全面控制了淮河中下游。我國的戰船,可以暢通無阻地抵達荊楚。可以說在與楚的長期鬥爭中,第一次取得這樣有利的形勢。唯一欠缺的,就是一個很好的藉口,使我們大舉攻楚時,出師有名。現在這是不能再好的機會了。」
         眾人一齊點頭,北上爭霸,原就是吳國的國策。其實擴展上地,正是春秋戰國大大小小國家的同一目標和方向,也是富強之道,否則弱肉強食,難逃滅亡的命運。
         闔閭道:「不知孫將軍此行,有何收穫?」眾人露出傾聽的神態,目下進攻楚國在即,戰略成為最首要考慮的因素。
         桓度微微一笑,在這裡賣個關子道:「如若大王批准,小將在稍後再詳細報告。現在我想先聽大家高見?」闔閭知他一舉一動,莫不暗含深意,微笑道:「當然可以,就讓眾位各抒高見。」
         白喜道:「一直以來,我們都知道敗楚的訣要在於速戰速決。所以針對此點,我曾根據楚國的地形,設計能最快抵達楚都『郢』的路線。」說到這裡,白喜賣個關子,察看眾人的反應,看見各人露出傾聽的神色,大是滿意道:「我的構想是這樣,沿著淮河南岸向西推進,穿越大別山,攻方城,南下豫章,由豫章西行渡漢水,一抵此地,郢便在三日馬程之內,大王以為如何?」伍子胥道:「白將軍所設計的行軍路線,無疑是最快速入郢的路線,微臣毫無異議,可慮者,敵人在這條路上,關隘重重,例如:方城乃楚國軍事重鎮,在北方諸國的進攻下,依然屹立不倒,兼之在那一帶主事的武城黑精擅兵法,以逸代勞,我方勝算不敢樂觀。」
         白喜道:「將軍所慮甚是,但若拖長行軍的時間,不是更予敵人打擊我們的機會。」
         夫概王道:「我對大家的憂慮,頗有同感。往昔我軍節節勝利,連奪州來、鍾離和巢三邑,圍『弦』、侵『潛』,攻『六』,緊逼楚國本土,造成今日的優勢,在於「敵遠我近」四個字,楚師鞭長莫及,故而每戰必敗。可是這次我大吳勞師遠征,形勢扭轉,變成敵近我遠,相差不可以裡計。我軍盡起,縱或較楚軍精銳,也只不過區區三萬之數,即使我們能克勝於初,敵人的後援源源不絕,我方勝望不大。」
         眾人心下無不凜然,夫概王一向主戰,但審度形勢,仍然不支持一場大規模深入楚境的遠征。
         跟著其他大臣斗辛等一齊附和,表示了不支持出征的態度。
         闔閭心下躊躇,若不利用這良機,如何能完成爭霸的大業。忽然想起桓度這個孫武,這人在吳國威望日隆,連夫概王、自喜等也得賣他賬,這時他微笑不語,臉上神情高深莫測,使人難以揣測他的心意。
         闔閭腦中靈光一動,知道桓度先讓各人指出難處,再一一化解,這樣才足以使上下一心,再無疑慮。連忙道:「孫將軍!應是你說出高見的時刻了。」
         殿內頓時鴉雀無聲,靜待這個天下知名的兵法大家,如何化腐朽為神奇,解開這個死結。
         桓度從容一笑,暗忖自己集兵法劍法的大成,連夫概王、白喜都以他馬首是瞻,這對於擊敗強楚,最為有利。此刻若不能使眾人心悅誠服,將來入楚,必因缺少合作默契和信心,成為致敗的因素。
         度沈聲道:「我方和楚國的形勢比較,不須我再多作廢言,不過我卻要指出制勝之道,全在於戰術的運用,此次我到楚國探路,便是針對敵我實力,定下行軍之計。我曾在「勢篇」提出『故形人而我無形,則我專而敵分:我專為一,敵分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則我眾而敵寡;能以眾擊寡者,則吾之所與戰者,約矣』。」
         這是說楚人目標明顯,兵力分佈清楚可知,反而吳軍若能令楚人難知其進兵路線,便能由「有形」變作「無形」,如此敵人必然因防守之處多以致兵力分散,在這個情形下,變為「我專而敵分」,「我眾而敵寡」。
         這個道理清楚明顯,不過如何能達到這個目標,才是難題。
         闔閭說出了眾人的想法道:「願聞其詳。」
         度道:「淮水以西,長期駐有楚國大將申息之軍隊,若我冒然西進,大戰勢所難免,以寡擊眾,勝負殊難預料。儘管得過此關,其後西攻方城,南搗郢都,尚需頻繁的接戰,此等重兵交接,攻其有備,於我等遠征之師,至為不利,萬不可行。」眾人露出同意的神情,這等於否定了白喜最短行軍路線的提議。
         桓度待無人提出意見時,續道:「首要之務,一定要避開方城一關,免得以硬碰硬,捨西就南,實行遠程奔襲,攻其必守之地,這下必然大出楚人意料之外。」說到這裹,停了一停,微笑道:「使他們疲於奔命。
         」殿內眾人無不莞爾,整殿氣氛頓然輕鬆起來。原來這「疲於奔命」四字出於巫臣,當日巫臣藉出使齊國之利,帶走夏姬,襄老和公子反懷恨在心,聯合殺盡巫臣的家族,瓜分他的財產,巫臣大怒下,由晉致書二人,誓必使他們「疲於奔命以死」,向晉獻聯吳制楚之策,故而有來使吳國之事。
         大臣斗辛道:「若沿淮水南行,不經方城入郢之路,反改向南,推進的路線如何?」桓度道:「這一問正是我楚國之行的目的。」語氣中露出強大信心,他既曾實地偵查,自然能以專家身份提出意見。
         桓度續道:「若從淮水攻楚,有兩條路徑,一是西經方城,另一則是通過冥、直轅、大隧約三個關隘,向西南推進,直趨漢水,溯漢水而上,郢都指日可達。」
         夫概王擊節歎道:「孫將軍高見。楚人為防衛郢都,對附近關隘,一向嚴謹。但這冥等三關既偏且遠,因有高山所阻,不能西進,只可南下,故而防守粗疏。唯一可慮者,這條路線盡多低窪沼澤,三關又位於大別山脈,不利行車,對於我們新近習得的車戰之術,大大不利。」
         闔閭和伍子胥會心微笑,暗讚桓度高瞻遠矚,一早定下應付之策。
         桓度果然道:「以車戰對車戰,正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況且若經三關南下,雖有通道可循,卻須經過大片山地,兼且該處河湖眾多,不利笨重戰車馳騁。故而這次成敗的關鍵,在於以靈活的步兵,配合精銳的騎兵,再以優良的武器,對抗楚國自以無敵天下的車戰。」
         桓度這個果略,正是孫武「計篇」上所說的「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敵制勝,計險厄遠近,上將之道也。知此而用戰者必勝;不知此而用戰者,必敗。」桓度深悉楚國的地形,刪除了用車戰的可能性。
         闔閭道:「步兵行軍緩慢,當以何法解決?」白喜插言道:「這個反為容易,現今淮河中下游,盡在我方控制下,可溯淮水西進,至淮陽棄舟經三關南下,直抵漢水,沿江而上,直達郢都。」眾人稱善。
         桓度補充道:「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楚國軍容鼎盛,若全軍對壘,我方戰必不利。
         故須多方誤敵,調動楚師,分散其防守力量,使楚人不知何處該守,何處該棄。」
         闔閭略一沈吟,把各人的意見總結起來道:「所以誤敵之計,先是從淮水逆流而上,於淮陽棄舟登陸,避開敵軍嚴密防守的方城,跟著南下漢水,楚軍應防之處太多,兵力分散,致使我方勝算大增。」言罷仰天長笑起來,這一笑,定下了中國歷史上最早一次步兵大會戰。
         吳師在桓度的設計下,定了選擇楚國東北境的三個關口為突破點,正好打中了楚人防守上的薄弱環節,「出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深遠迂迴,以奇兵取勝。達到孫武所說的「吾所與戰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則敵所備者多。敵所備者多,則吾所與戰者寡矣。」孫武若是泉下有如,必然心感大慰。
         閭道:「眾卿再無異議,立即準備,擇日出兵。」
         眾人轟然應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