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4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1
訪客: 3

kinghungip,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1 第一章 重會故人

         公元前五一一年,周敬王九年。
         吳王闔閭採取伍子胥和卻桓度的提議,以「彼出則歸,彼歸則出」的戰略,分師擾楚,使楚軍疲於奔命。
         公元前五一零年,周敬王十年。
         吳軍攻楚之「夷」、「潛」、「六」三城,楚軍往救,吳軍還。吳軍又再攻「弦」,楚軍往救,吳軍又退。
         公元前五零九年,周敬王十一年。
         吳軍攻越,大敗越師,使越人不得與楚聯手,吳國至此再無後顧之憂,伍子胥和卻桓度兩人更是密鑼緊鼓,計畫大舉攻楚,兩國形勢危急,大戰一觸即發。
         這天卻桓度在訓練吳軍的大校場上閱兵,吳兵車容整齊,進退井然有序,卻桓度心內滿意,想起自己由一個對兵法一無所知的人,搖身一變成為天下聞名的兵法大家,直為春夢一場。
         卻桓度吩咐手下繼續練兵後,想返回將軍府休息,剛走到校場的門口,一群人迎面而來,當中一人是夫概王,他身旁有位非常美麗的少女,一身武裝,嫵媚中帶有英氣,一對明眸閃露著野性,大膽又充滿了挑戰。卻桓度每次見夫概王,幾乎部是在與吳王議事的場合下,像這樣私下相見,還是破題兒第一次。
         卻桓度急忙避在一旁,躬身施禮,這夫概王為當朝貴胃,勢力根深蒂固,即使闔閭經易也不願惹他。
         夫概王眼中寒芒電閃,掃視了卻桓度幾眼,卻桓度感到皮膚如被電火炙過,暗驚此人果然不愧號稱吳越第一高手,功力驚人。
         夫概王陰沈地道:「孫將軍兵法,天下皆知,未知劍法是否亦同樣可觀。」
         他身旁眾親將一齊輕笑,顯出極大嘲弄。
         卻桓度何等修養,毫不動氣,答道:「小將自幼即好習將兵之術,專講千軍相對之道,兩人爭鋒,卻是疏忽得很。」這幾句話守中常攻,暗示不屑私人爭鬥,只重視千軍萬馬的攻守爭雄。
         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出自那美麗的少女口中道:「孫將軍此言差矣,若我現在提劍欲殺將軍,未知你有何自保之道?」這幾句話充滿了挑戰味道,完全不把卻桓度放在眼內,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卻桓度身旁的幾名親兵面現憤慨,連忙圍在他身前,顯然真怕這小姐出手冒犯。
         夫概王喝道:「舒雅不得無禮。孫將軍請見諒,小女舒雅一向管教不嚴,故有此胡言亂語。」他表面上雖似責怪女兒,語氣間卻無半點怪罪之意。卻桓度知道自己影響力日漸龐大,招來此人嫉忌,今日此來,正是試采自己的實學和反應。
         卻桓度道:「夫概王若無他事,小將便返家歇息,還請恕罪。」告了一個罪,率親兵離去。
         那少女的語聲遠遠飄來道:「下次再見之時,小女子定要請教高明。」又是一陣銀鈴般清脆的笑聲。
         卻桓度回到府上,吳王有信使到訪,原來晉國專使到來,要他出席今晚招待的國宴,卻桓度略事梳洗,又匆匆往吳宮而去。
         他的座駕馬車在途中遇到伍子胥的馬車,伍子胥請他過來坐上馬車,一同赴會。
         伍子胥道:「大王前日閱兵後,甚為滿意。」
         卻桓度忙道:「這主要是伍將軍一向訓練有素,小將追隨麾下而已!」
         伍子胥對它的謙讓頗為欣賞。話題一轉,忽然問起今早校場的事情道:「聽說適才夫概王與他女兒舒雅向你出言挑,你打算如何應付?」頓了一頓,見卻桓度沈吟不語,如他為難之處,又道:「我也知道這事極難應付,除非由大王出面干預,這舒雅一向任性而行,儘管夫概王也無奈她何。她年華雙十,但眼高於頂,貪她家世美貌來求親的,都給她用劍趕走。
         這次她若要纏上你,的確令人頭痛。」
         卻桓度道:「此女武技如何?」伍子胥苦笑道:「這才是真正令人頭痛的地方,舒雅雖是女兒身,卻是天資卓絕,盡得乃父真傳,欠缺的只是經驗火候。而且她手中寶劍獻自越王,由大王賜贈,劍名『越女』,鋒利之極,使她更是如虎添翼。」
         卻桓度道:「伍將軍請放心,我自有應付之法。」他暗忖儘管以夫概王的絕世武技,也末必能勝我卻桓度,區區利器死物,同足道哉!
         伍子胥卻以為卻桓度為了安慰他而作出此言,提醒他道:「孫將軍萬勿以女子而輕忽視之,我看你精神氣度,應是使劍好手,可是夫概王乃當今吳國第一高手,家傳之學,絕對不能大意。」
         卻桓度不想再談這個問題,問道:「不知今日晉國派來的專使是何人?」伍子胥說:
         「這人名叫巫臣,他原為楚國申地的大公,後來為了一名美姬,叛離楚國,現在頗得晉室信任。孫將軍,有何不妥?」原來他見到卻桓度臉色一變,這人一向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這刻一聞巫臣之名,居然有如此反應,他那能不奇怪。
         卻桓度道:「我只是想起另一件事。」車子倏地停在吳宮正門前。卻桓度暗叫僥倖,否則也不知如何砌詞搪塞。
         兩人下車進宮,晚宴擺在吳宮的翔空殿內,吳王的座席高踞殿左,客席設於殿右,兩邊各有席位,出席的當然是吳國當朝的公卿大臣。殿心騰出大片空地,以供舞技雜耍等娛賓節目的進行。
         兩人早來了一點,只有大臣斗辛在殿內,跟著夫概王、白喜、子山和其他公卿陸續到來。
         又待了一會,吳王陪著一高瘦威嚴的男子,步入殿內,殿裡的樂工,連忙奏起絲竹管弦之樂,禮節周到。這等儀式,在魯國是家常便飯,在這被視為蠻夷末開化的吳國來說,則是極事鋪張,足見吳王闔閭對這次晉國來使的重視。
         吳王一一為眾人引見,到卻桓度時,巫臣驟見卻桓度,臉上難以掩飾地露出一絲驚忡。
         但巫臣不愧經驗老到,轉瞬臉容即恢復如常,裝作和卻桓度首次相遇,說了一番客氣話。眾人都沒有留心,只有伍千胥沒有放過兩人的神情,似乎動了疑心。他何等樣人,先是卻桓度聞巫臣名而色變,跟著巫臣見卻桓度時,又有異容,那能不動疑念?
         各人分賓主坐定,照例又是說番客氣話,舉杯祝賀,跟著闔閭進入正題道:「此次巫專使帶來令吾國鼓舞的消息,晉國有意與我建立聯盟,夾擊大敵楚國,這對於阻遏楚國橫行肆虐,功德無限。」眾人立即響起一片道賀聲音。
         卻桓度暗忖這必是巫臣遊說之力,不要說晉國出兵相助,只要晉國能控制北方諸國,不插手於吳、楚之爭,已是天大的喜訊。
         巫臣一陣長笑道:「我國國君英明有為,以天下和平共存為己任,楚國一貫欺凌弱小,令尹囊瓦殘暴好戰,我國豈能不關心。」
         闔閭道:「此次除了與晉國結成盟友外,巫專使特地從晉國帶來了戰車兵員,使我等能對中原上乘車戰陸戰之術,一開眼界。」
         巫臣哈哈一笑道:「這真愧不敢當,只是希望在這交流下,兩相參詳,以增對付楚人的勝算。」巫臣原為楚人,這時的國家觀念,並不強烈,反之家族的觀念,血濃於水,遠較國家為重,所以巫臣矢志滅楚,在當時是毫不稀奇。
         巫臣跟著又道:「這次我受國君之命,在戰車之外,特地從我國精選歌舞妓十人,來此獻藝,請各位欣賞。」說完一拍手掌,殿後一片絲竹鐘聲,十名身材曼妙,聲色俱全的美人,走進殿內載歌載舞,果然是千中挑一的美女。
         卻桓度估計這些美女氣質高貴,想來都是中道破敗的大官貴族的後人,被收作女奴,看來這次晉國,非常重視這次聯盟。
         歌舞完畢,美女輕快退出殿外,殿內的男子都泛起色授魂與的表情。美色的力量的確龐大,連闔閭也不例外。
         巫臣道:「這批美女,精擅歌舞之道,對於私房恃奉,尤有專長,是此次我出使貴國的一份禮物,請大王笑納。」
         闔閭仰天一陣長笑,顯然對這份厚禮歡暢非常,尤其聽到這批美女精於床第之道,更是心花怒放,男人一談到這類問題,距離立即縮短不小。
         闔閭道謝過後,略一遲疑,將其中八人,分贈群臣,卻桓度也分得一個。
         卻桓度心念電轉,暗想這闔閭若能將十名美女一齊贈予手下,這等胸襟,足當天下霸主無疑。可是此刻既遲疑不捨,而闔閭自己又多佔一名美女,異日遇上利慾引誘,難保便要壞事。這時他已給闔閭下了一個評價。
         他望向伍子胥,雖獲贈美女,卻是毫無歡容,卻桓度知他全心全意,放在報復楚國殺父殺兄之恨,其他一切,全不在乎。心中一動,想到這種完全被仇恨佔據的情緒,也可以像色慾般使人疏忽其他。
         晚宴繼續舉行不表。
         宴會在子時初結束。
         卻桓度回到私邸,是丑時中。
         剛步進大廳,手下親信來報有遠客在偏廳等候。
         卻桓度心中一動,連忙步入偏廳。
         一健碩的男子卓立廳中,一面風霜,臉上有一道由眼下斜落至唇角的刀疤,見到卻桓度,眼中露出激動的神色,淚花隱現。
         卻桓度揮退左右手下。
         那人噗的一聲,跪了下來。
         卻桓度慌忙扶起道:「現在時勢不同,本長你不須如此。」原來竟是最初護送卻桓度逃出卻氏山城,後因躲避敵人追殺而分手的卓本長。
         卓木長是應召而來的,但兩人這次相見,恍如隔世。
         卓本長道:「主公!」他仍然在非常激動的情緒裡,反而不知從何說起。
         卻桓度非常瞭解他的感受,想起不知不覺,兩人分開了差不多五年有多。為了緩和卓木長的情緒,卻桓度淡淡問道:「現下各人境況如何?」那時隨他們一齊逃出求生的,幾近百人,他們現在情況如何,自然是這身為他們主公的卻桓度最關心的問題。
         卓本長臉容一整,情緒漸漸平復,他也是精明冷靜的人,只是剛才乍見卻桓度,又一直以為他已死去,才如此激動。
         卓木長道:「當日我們分散逃走,遵照主公的吩咐,在各地隱姓埋名,從事各種行業的發展,不少人已變成行業裡的出色人物。想不到我卻氏不單兵法行,從商也行。」說到這裡,微微一笑。
         卓本長續道:「我逃在銅綠山,在那裡從事亦金的開採,亦卓有成就。」
         卻桓度微微笑道:「一向都知你算盤厲害,若說你從商不賺錢,我第一個人不相信。」
         卓木長道:「我待形勢安定下來,便利用卻氏獨有的手法,聯絡各人,因為怕被中行識破,所以全部使用新的聯繫方法,終於找上五十二人。主公!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讓你知道,就是這五十二人裡,沒有一個人不在這五年中刻苦練劍,等待你回來帶我們復仇。」
         卻桓度心下感動,暗忖這批人均是卻氏精銳,且正值盛年,如果能痛下苦功,這批子弟兵的力量,真是龐人驚人。這便是自己的班底。
         卓木長的語聲繼續傳入耳內道:「大家都是有心人,所以這五十二人之中,有部分人更控制了一些地方的幫會和勢力。況且我卻氏數百年基業,勢力深入楚國各地,我又由各地密召集和我們有親密關係的壯丁,在銅綠山集中訓練,現在可動用的人手,足有五百之眾。」
         卻桓度擊節讚賞道:「本長,你這樣一來,省卻我很多無謂工夫。現在吳、楚大戰一觸即發,我一定要有可以信任的人手,在大戰前完成兩個任務。」說到這裡頓了一頓,陷入了沈思裡。
         卓本長打量這位自幼一同長大的主公,俊偉的面龐,威四射,深具大將主帥的氣度,心下欣慰。
         卻桓度抬頭望向草本長,眼中寒芒閃動,道:「有兩個人,我一定要在吳、楚決戰前先行宰掉。」
         卓木長眼中閃過仇恨的光芒道:「其中一個必是中行,這叛徒我一直在密訪尋他的行蹤,據最新的消息:這賊子應在長城附近的泌陽,第二個人還請主公賜知。」
         卻桓度道:「第二個人就是襄老。」
         卓本長全身一震,襄老名動楚域,殺人無數,雖被千千萬萬人恨之刺骨,仇家遍地,卻仍然屹立不倒,這人的可怕,可想而知。
         卻桓度道:「這兩人我必須盡速解決,你派出手下各人,把他們的行蹤,鉅細無遺地告訴我知,讓我潛入楚境,手刃此兩人。」
         他說話充滿自信和威嚴,草本長雖想出言勸阻,話到口邊,始終說不出來。
         卻桓度如何不知潛入楚境的凶險,但如果將來對壘沙場,被這兩人識破自己的身世。那時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所以這次特別密遣親信潛入楚地,通過一年來種種聯絡手法,才找上卓本長。
         兩人一番相讓,密定來日計策,直到天亮,卓本長才匆匆離去。
         卻桓度待卓本長走後,精神興奮,睡意全無,信步踏出宅門,沿著外面的大路,隨意走著。
         晨光熹微,道上行人稀少。
         就在這時,背後響起一褲蹄聲。
         卻桓度心中一動,知道麻煩來了。
         原來蹄聲響起時,是在身後二十文處,來人應是在該處策騎等待,見卻桓度出來,才飛騎追至。
         其次這追騎一路加速,卻桓度估計,當追騎來至身後時,剛好是這匹馬最高峰的速度。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如雷的奔馬聲中,隱隱傳來金屬在空中顫動的聲音,卻桓度高度靈敏的聽覺告訴他,騎者手中持著的,應該是長戈或長戟那一類攻堅的硬兵器,而且一定是高舉馬前,斜指半空,才會發出這樣奇怪的異饗。
         卻桓度步速不增不減,依然悠閒地向前緩步前行。
         追騎迅速接近。
         十丈、九丈、八丈……卻桓度看見迎面來的行人,眼中現出恐懼的光芒,紛紛躲到一旁。
         背後金屬顫動的異響,忽地消去。轉變為破空的響聲。這等轉變極為含蓄微妙,只有像卻桓度這種受到家傳「守心」之術訓練的高手,才可以感應得到。
         卻桓度微微一笑,這響聲的轉變,表示敵人的矛尖,從斜指變成平指,直向他卻桓度的背脊刺來。
         六丈、五丈、三丈……卻桓度心中一塵不染,整副精神集中在背後的追騎上,他雖然從沒有反首回顧,但背後每一下馬蹄聲、矛尖每一下顫動聲,都是了然在胸,鉅細無漏。
         二丈、一丈……急騎帶起的勁風,吹得卻桓度全身衣衫揚起。
         後面橫空一聲怒喝,金屬破風之聲大作,敵人手中利器,迅若急雷地直往自已背後刺來。
         卻桓度感到敵人利器的勁風破體而至,無論在手勁、角度、位置的拿捏,都當得上好手之列。
         卻桓度一言不發,身形一閃,長戈已給他夾在肋下,掠向一旁。
         健馬擦身飛過,那騎士也是了得,危急間鬆開持戈的雙手,打了一個仰,又坐直身形,沒有給卻桓度拖落馬下,但已是狼狽不堪。
         那人直掠出去,邊走邊嚷道:「我是代舒雅小姐教訓你的。」語聲隨著遠去,人騎只剩下一點影子。
         卻桓度啼笑皆非,這等初生之犢,自己若非不想招惹事端,即使來上十個,也早命喪黃泉,還要這樣大言不慚。
         取下左肋夾著的長戈一看,上面鑄了個寧字,心中迅速想起白喜手下大將寧重謀,不知這年輕小伙子和他有何關係。
         這時手下幾個親隨氣急敗壞地趕了上來,連連請罪。
         其中一個親隨道:「這是寧重謀的三公子寧聲,是夫概王女兒舒雅的追求者之一。」
         卻桓度恍然大悟,心想這舒雅糾纏不清,令人頭痛。兼且夫概王在吳國另成一股勢力,只要吳王闔閭稍有失著,便會取而代之,自己夾處其中,情形危險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