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2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10 第十章 美人恩重

         卻桓度心中一動,想起那次躲進夏姬的車底潛入夏浦,又想重施故技。一看之下,廢然若失,原來車底的形制不同,離地只有數寸,除非他變成一片布帛,否則全無擠進去的可能。
         這種形制的馬車,顯然不適合長途旅程,美觀而不實用,應是皇宮的座駕,想到這裡,決定冒一次險。
         馬車在兩旁植滿松樹的長道,緩緩馳向卻桓度。
         卻桓度提氣躍上樹頂,虎視著逐漸接近的馬車。
         馬車來到樹底下,卻桓度隨意折了根樹枝,運勁向道旁另一方向射去。
         樹枝「啪」的一聲撞上另一邊的樹叢,發出清脆的聲響。
         馬車前後各八名的侍衛,被聲音所驚,一齊轉頭望向另一邊。
         機不可失,輕盈得像只小鳥的卻桓度從茂密的樹葉枝交錯處倒翻而下,葉聲輕響,像一陣微風拂過,一下打開門關,閃入了馬車內。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瞬息間,完成了這一連串複雜的動作,錯非卻桓度身手,拿捏的時間這樣精確,如何能在宋兵眼前,偷天換日。
         其實更重要是卻桓度大膽的冒險精神,在多次的逃生中,他都顯示了這種膽色氣度,令他轉危為安。
         閃入車內,卻桓度和車內的人同時一驚。
         車內的人驚的是無端有人在這等不可能的情況下闖入。
         卻桓度驚的是料不到車內坐的是名女子。而且這樣嬌柔纖美,楚楚動人。
         不知是否命運的安排,兩次車上的都是美女。
         上次是夏姬,這次從這女子華麗的服裝,看來是宋王妃嬪一類的身份。
         那女子還未來得及驚呼,卻桓度粗壯的大手已把她的小口掩個結實。
         女子的相貌極美,她又不同於夏姬的艷麗,清秀脫俗,有一種出塵的美態。
         卻桓度心下大感不安,自己這個俗子冒犯了佳人。不過現在已騎上了虎背。
         她俏臉的下半部被卻桓度的手掌遮掩,剩下最明顯是一對明亮的眼睛。
         這對美眸變化萬千,卻桓度突然驚覺它們竟能清楚傳達出不同的感情,早先的驚惶,已被好奇所代替,然後又變成一種很複雜的感情。似乎混集著憐憫、同情和些許傾慕。
         這種反應大大出乎卻桓度意料之外,使他百思不得其解。
         車子緩緩而行,外面護著馬車而行的宋兵懵然不知,車內竟然發生這種驚人的變化。
         車內的卻桓度面對的卻是另一個問題。
         在他的手掌下,他清楚感到她纖巧溫潤的紅輕軟濕潤。柔柔的顫動觸動著他的心弦。
         他本來打算一上來便點對方的穴道,但現在卻完全下不了手。這等以硬手法封閉經穴,對體質纖弱的女子,可能會造成長期性的後遺症,他怎能不憐香惜玉?
         車子忽然停了下來。
         卻桓度眼中威迸射,背脊微微弓起,處在高度的戒備狀態下,以應付任何突變。
         那女子望著他的威武形相,眼中露出深感興趣的神情。
         這微弱的外表下,有一顆勇敢的心。
         一個聲音在車外響起道:「左衛范傑生,向夫人問好!」
         卻桓度大叫不好,剛要拚死衝出,忽地發現事有轉機。原來那女子正點頭示意,眼中同時射出願意合作的神情。
         一來刻不容緩,二來儘管大叫大嚷,也不能造成太大分別。卻桓度決定押上一注,迅速收回大手。
         女子輕輕喘氣。
         外面又道:「夫人!你沒事嗎?」語氣比以前緊張。
         女子嬌聲應道:「什麼事?」「已到宮門了。」范傑生道。
         「嗯!」
         女子示意卻桓度在車廂內躲藏起來,她已為卻桓度的俊美容貌、瀟風度所動,敬慕之心也不由暗中生起,卻又不敢和他開聲說話。此刻,她直視卻桓度,面上透著興奮的神情。
         馬車緩緩駛進宮門。
         兩人默默無語。女子會說話的眼睛射出難分難捨的神色。兩人萍水相逢,乍聚又分。
         馬車停下。
         女子俯身在卻桓度的耳邊飛快道:「我知你是孫先生,我國這樣待你,是懾於齊國之威,幸好我已做了點補贖。珍重了,記著,我姓鄭,閨字柔然。」說完推開車門下車而去。
         車外傳來鄭柔然的聲音道:「馬兒可以牽走,但馬車卻留在原地,我或者還要外出。」
         隨從連忙應諾。
         這鄭柔然身份奇怪,至於事實如何,看來沒有機會知道的了。
         人聲遠去。
         馬兒亦被牽走。
         卻桓度正要探察外面的形勢,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車門被打了開來。          一個聲音在外邊輕輕道:「孫武!你可以瞞過宋國那班飯桶,卻怎能過我呂振。況且你已中了我的劍,能殘喘至如今,相當不錯。若你能立即獻上兵書,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卻桓度心念電轉,這呂振正是剛才在宋王陵前誇耀自己擊傷孫武的齊國高手。心中一動,忙把聲音裝作受了重傷後那種柔弱道:「你如何知道我藏身車內。」
         呂振一陣低笑道:「我一看車輪痕跡,便知載重量大增,再比對以前輪痕的深淺,當然知道是你躲進車內。我也是低估了你,居然受我一劍之後,仍能神不知鬼不覺,避入車內。」
         卻桓度見他一路低聲說話,知道他怕人知曉他在此,不覺心下奇怪,而且自己車行甚緩,他大可在任何一處截停自己,為何卻要在此處動手。
         卻桓度道:「這交易可以接受,但卻有一個條件,如果你能告訴我,你為何要待至如今才出現。」
         呂振顯然心情極佳,道:「告訴你也無礙,我之所以待到此刻,就是根本不怕你飛走,其次就想證實鄭妃是否包庇了你。久聞鄭妃美艷無雙,我或可藉此事一親香澤。」跟著嘿嘿淫笑起來。
         卻桓度怒氣填膺,心中殺機頓起。
         呂振已在車門出現,手中提著一把長劍,喝道:「還不拿來。」
         卻桓度運功迫出一額汗珠,看來像重傷垂危,在懷裡取出兵書,向呂振遞去。
         呂振面現喜色,卻不接書,手中長劍電閃,直向卻桓度胸口刺去,辣之極。
         卻桓度一側一竄,已把呂振的長劍挾在脅下,一拳擊在呂振胸口,跟著聽到他胸前骨折之聲,呂振倒飛三尺外卻桓度這一拳極有分寸,力量雖然強大,呂振的身卻不遠跌。他武功遜於卻桓度,又誤以為對手受了重傷,那能不立斃當場。
         卻桓度心想終於為孫武報了這一劍之恨。他跟著躍出車外,四周靜悄無人,連忙挾起他的身,越過宮牆而去。這呂振是齊國派來的人,一個不小心處理,每每是滅國之由。
         公元前五一二年,周敬王八年。
         縱觀當時天下形勢,周室逐漸式微,諸國勢力日趨龐大,擴展軍力。列強之中,又以楚國和晉國實力雄厚,在其他諸國之上。
         晉國地處中原之地,雄霸黃河流域,楚國以長江兩岸肥沃的土地為根基,雖偏處南方,卻有進窺中原之心。一時兩雄互相牽制。楚受晉阻,未能主宰中原;晉有楚擾,也不能獨霸天下。
         再說晉國和楚國兩強的情形,晉國自從著名的崤山之戰後,與秦國成為死敵,又與齊國不和,故雖有霸主之名,卻是處處窘迫。加上晉國公室王族日漸衰弱,權力逐漸轉移到公卿和國內的小封臣手上,形成六卿對峙,劍拔弩張,各懷異志,內亂迫於眉睫。當日卻桓度拒絕巫臣之邀,不和他一起投靠晉國,其理在此。所以這時晉國實在無力外顧。
         至於南方霸主的楚國,楚昭王年幼繼位,即起用令尹囊瓦,此人一旦得權,排斥異己,致卻桓度滅族毀家,弄得天怒人怨,伏下禍根。
         在這等形勢下,僻處東方長江下游的吳國,在立志圖強的雄主闔閭的領導下,乘時而與。闔閭更重用深知楚國政情的伍子胥,此人家族盡為楚王所殺,矢志扶助吳國,以報大恨。乃「修法制,下賢良,選練士,習戰鬥」,為吳國進行富國強兵之道,卓有成效。
         當然,這時吳國的實力仍然遠遠落在晉、楚兩國之後,但已形成一股新興的勢力,在東方蠢蠢欲動。
         這一天,在吳王闔閭的帶領下,最主要的將領在議事廳聚集。
         吳王闔閭首先發言道:「若我吳國欲爭霸天下,應從何處先行做起?」說完精芒閃耀的雙目,環顧手下群將。闔閭高大雄壯,方面大耳,面色明潤,不怒自威,決斷而且有懾人的氣魄。
         眾將一齊沈吟,這問題極為難答,若沒有充分的理由去支持,必遭吳王輕視。
         公卿子山首先打破沈默,揚聲道:「我國偏處東方,與越國為鄰,西北兩方強敵環伺,理應先與外修好,轉而專心內政,待國勢富強,拉近與晉、楚、齊、秦等大國的差距,始可從容定計,切忌時機未熟,便輕舉妄動。」子山為人穩重,一向主張漸進式的國策,故有此議。
         闔閭淡淡一笑,也不置評,轉眼望向其他各人。
         以勇力著稱吳國,貴為闔閭之弟的夫概王朗聲笑道:「子山此言,未免不合時宜。耍知道在今日這弱肉強食的時代,我雖無害虎之心,虎卻有傷人之意,兼且我國版圖不大,如若龜縮不出,憑這數百里之地,終是難成大事。所以目下當務之急,應著眼於闢地拓展,這樣國勢日強,始有爭勢之望。」這夫概王形態威猛如雄獅,雙目藏神不露,既有謀略又具野心,是吳國最著名的猛將,手上一支長矛從未遇上十合之將,被譽為吳越第一高手。生性凶殘好戰,手下血腥無數,人人驚懼。
         闔閭神色不動地道:「夫概王心雄志高,只不知爭霸之道,應以何著為先?」這一問便問在節骨眼上,每一個國策,都是一種理想和目標,但如何取捨和施行,才是決定成敗的關鍵。
         夫概王胸有成竹地道:「致勝之道,當避強取弱,例如郯、徐、陳、蔡等小國,可逐漸蠶食,如此累積而進,我吳國必有一日可與晉、楚爭長短。」
         另一大將白喜附和道:「夫概王果然高瞻遠矚,本將甚願追隨旗下,為國爭利。
         」這白喜與夫概王一向站在同一陣線,共同進退。
         闔閭見一直沒有作聲的伍子胥面帶冷笑,心下一動,便問:「伍將軍你的意見如何?」
         伍子胥道:「夫概王指出吳國之興,在乎能否擴大幅員,本將完全同意。但對實行的方法,卻覺得仍有商榷餘地。」
         夫概王面色陰沈,不露半點喜怒變化,他一向與伍子胥不和,這刻心下更是充滿殺機。
         白喜連連冷笑,嘿然不語。
         伍子胥也不理會,續道:「我國若要蠶吞鄰近小國,足有餘力。但郯、徐等國雖小,卻與其他大國關係密切,為此一來,我們必犯眾怒,引致列強群起來攻,徒取其辱。」
         大夫斗辛道:「伍將軍所言甚是。」
         夫概王和白喜連連冷笑,搖頭表示極不同意。
         這時形勢非常明顯,這五位吳國最重要的大臣,除子山一人主張緩進外,其他都是主戰派,而主戰派又分為夫概王與白喜一個陣營,伍子胥和斗辛則是另一種意見。
         只有吳王闔閭還未表態。
         闔閭一聲長笑道:「伍將軍究竟有什麼計畫,何礙說出來讓大家研究。」
         伍子胥淡然一笑,露出極強的自信道:「若要爭霸中原,淮河流域便是我等之踏腳石。」
         闔閭皺眉道:「這一帶乃在楚國控制之下,我等如若染指,豈不是會引起與楚國的正面衝突。」
         夫概王哈哈一笑道:「那伍將軍就正中下懷了。」
         原來伍子胥原為楚人,因父兄族人均被楚王所殺,故志切復仇,夫概王這就是在暗諷他別有私心。
         伍子胥並不理會,他為人城府很深,等閒不會流露心內的感情,這時他滿面風霜,因過度思慮而略帶蒼老的面容,不見絲毫波動地道:「我若強大,必不容於楚國,況且我國東面是大海,沒有擴張餘地,南方是落後地區,取之無用,向北,齊、晉、秦列強豈容我勢北伸,所以我等如謀躋身上國,必須先擊敗楚國。若要擊敗楚國,就要先取淮夷。這淮夷之地,士地肥沃富裕,又盛產銅礦,必可助我國霸業。」
         這一番話極有見地,吳王闔閭點頭不已。連夫、白兩人也一時語塞。他們兩人均是有謀有略的名將,自然知道伍子胥所說確屬高見。
         子山道:「伍將軍之言道盡敵我形勢,但楚國軍力十倍於我,兼且我國地處長江下游,而楚國則居江之上,敵人順江攻我則易,我逆江而上則難;何況楚國水師名震天下,大將如白素功皆是水上名將,我等何能與之抗衡?」子山始終主和而不主戰,但他的見解,正指出了吳國一向屈處下風的因由。
         伍子胥道:「我就是針對這點,定下了幾個對付之法。第一,我們要努力學習陸上攻守之道,特別是精研車戰之術。大王如若批准,我有一故人現在晉國,此人既精於此道,尤熟楚軍戰術,得他來助,當能如虎添翼。」
         闔閭點頭道:「伍將軍心目中的人選必是叛離楚國的巫臣,此人離楚後,親族盡為子反、囊瓦等所殺,血海深仇,果然是理想人選,伍將軍可放手而為。」他對伍子胥這避重就輕、不與敵人在江上交鋒的策略,顯然極為欣賞,要知吳本江湖之國,習水戰而不習陸戰,但從水道與楚爭,實無法勝楚,故這一著實是對症下藥。
         伍子胥道:「其次於我方另一個有利因素,就是利用敵人鞭長莫及的形勢。要知楚國勢力雖能遠達淮河中下游,但因距本土太遠,難以駕馭,故也是其薄弱環節。因此淮夷之地,是我所必爭的,也是能爭的。」頓了一頓,他接著道:「楚國設在此地的三邑州來、鍾離及巢,是我們的首要目標,只要奪此三鎮,便能控制淮域,大利西進。我們可分三師進擾,敵進我退,敵退我進,使楚師疲於奔命。」
         闔閭拍案叫絕,連與他一向不和的夫概王和白喜,也不得不點頭同意。但亦更生嫉忌之心。
         斗辛這時插嘴道:「在這之前,我們先要經略後方,斷越之援楚。」
         伍子胥道:「這個必然。」
         闔閭心內歡喜,正要讚賞。那知伍子胥道:「下將還有一個提議。」
         眾人心下大奇,不知他尚能提出什麼奇謀妙計。
         伍子胥也不說話,從懷內取出一卷帛書,呈上闔閭。
         闔閭接過開卷一看,不一刻露出驚詫之色,霍地抬起頭來問道:「此人何在?」伍子胥道:「這人十日前由齊國到來臣下之居所求見,獻上所著兵書,真是天縱之才,發盡前人所未發,臣與他論道十日,心想如得此人為我吳國盡力,那怕大事不成。」
         闔閭仰天長笑:「伍將軍請盡速為本王引見此人,果真天助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