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8 第八章 大江戰雲

         巫臣數著手中的蓍草,坎下艮上,正是山水蒙卦。
         蒙、昧也。以坎遇艮。艮止於外,坎水在內。內既險陷不安,外又行之不去,莫知所在。
         巫臣嘴角牽出一絲苦笑。
         口中喃喃道:「山下有險」。原來蒙分上下兩卦,上卦是艮為山,下卦為水為險阻,所以說山下有險。所謂退落下卦則困於其險,進於上卦則阻於其山,一籌莫展。
         唯一的生機,就是上九爻動,化作地水師。
         上九擊蒙,不利為寇,利禦寇。
         這是九死一生之象。
         夜幕低垂。
         密雲。
         大江一片漆黑。
         「騰蛟」全無燈火,順著江流以高速前進,風勢強勁,所有的革帆均高張半空。
         祁老謀不負所托,對天時水流的把握,叫人拍案叫絕。
         巫臣和一眾高手集中船頭,使風吹得他們的衣服獵獵作響。
         船上百名家將全是最精銳的戰士,每個人都進入戰鬥的位置,蓄勢以待。革制的護盾,佈滿船的四周,以應付敵人的強弓硬矢。他們人數不多,實力卻不可輕視。
         在江流的遠處,露出了幾點燈火,邾城在望。
         下游近處一片漆黑,除了偶爾見有靠岸的漁舟,便全無動靜。
         這現象有點反常,際此漁舟作息的時分,大江怎會不見舟火?
         就在這剎那,下游里許處燈火大明,兩艘巨舟並排在江心出現。
         兩岸又馳出百多艘快艇,扇形地從下游逆流而來。
         敵人的兩艘巨舟傳來陣陣戰鼓,殺氣騰騰,聲劫奪人。
         「騰蛟」剎那間陷入敵人的重重圍截裡。
         巫臣的手下有人失聲道:「『燕翔』!『飛楚』!」正是素功轄下最精銳的水師,可見敵人是志在必得。
         巫臣不得不暗讚敵人這一手確是漂亮,唯一欣慰的,就是即使襄老膽大包天,也不敢以火箭毀去「騰蛟」,因為這是代表楚國的使船,也是楚王的座駕舟。
         巫臣和一眾高手臉容不改,他們久經戰陣,怎會被這聲勢嚇倒,反而事到臨頭,更見從容。
         「飛楚」和「燕翔」迎面緩緩駛來,迅速接近以高速向它們衝奔下去的「騰蛟」。
         巫臣沈聲指揮道:「小心他們的鉤索!」若給他們迫近五丈之內,將會被敵人以鉤索硬生生扯近,再強搶上船。
         素功不愧水路名將,一出手便使巫臣陷於險境。
         下流上來的快艇速度快於「飛楚」和「燕翔」,忽兒間追至十五丈內。
         形勢一髮千鈞。
         「騰蛟」驀地響起一片鼓聲,在船身底部近水的兩邊,每邊打開了一條長方形的隙縫,各伸出一排二十枝長槳,有力地以同一節奏划動,船速加倍。
         船帆移轉,以高速美妙地拐了一個彎,避過江心的兩艘巨舟,在貼近岸邊處逸去,事起突然,一連撞翻了多艘迎面而來的快艇。
         燕將軍一聲令下,船上弓箭齊飛,向敵人的快艇射去,敵人紛紛中箭落水。
         巫臣暗忖這個公輸班的設計,配合祁老謀天下無雙的操舟之術,一定大出素功意料之外,不知他會如何應付。
         「騰蛟」拐彎時的巨浪,又把敵人的快艇弄翻了幾艘,「飛楚」和「燕翔」,給拋在船後。
         戰鼓再響起,「飛楚」和「燕翔」掉頭追來。
         素功立在「飛楚」的船頭,神情從容。站在他身旁的襄老,卻是面目猙獰,咬牙切齒。
         他發誓若得回夏姬,一定以所有方法來肆意淫辱她。
         素功身形高挺,面目陰沈,嘿嘿笑道:「申公巫臣這艘『騰蛟』的控縱,確令本將眼界大開,水流、風力和人力的巧妙配合,把船速擴展至極限,末將欽佩之至。」
         他口中說著欽佩,面上卻無半點表情,令人不知他心內的意向。
         襄老眉頭一皺道:「現下和『騰蛟』的距離愈拉愈開,難道就這樣束手無策,看著它在眼前逸去。」語氣間流露不滿。
         素功仰天長笑道:「襄兄也太過小覷於我,這邾城水域是我地頭,敵人要走便走,我素功顏面何存?我一定能把襄兄送上敵船,那時要看你的手段了。」襄老大喜,兩眼凶光暴射,心想楚域之內,宛已死,還有誰能擋得住自己手中寶劍。
         襄老狂笑起來,聲音震湯江流之上,得意萬狀。
         素功續道:「一刻之後敵船抵達二龍頭,該處江底特淺,水流更急,又多亂石,任何舟船經過該地,必須減慢速度,否則船破人亡。」
         襄老訝道:「敵人要減慢速度,我們難道能例外嗎?」素功眼中精芒電閃,露出得意神色道:「就是針對這點,我設計了一種以藥物製煉皮革造成的尖形艇,可在短時間內不怕水侵,船身輕巧扁平,在急流上衝馳,快逾奔馬,保證巫臣插翼難飛。」又是一陣長笑。
         襄老道:「革船可坐多少人?」素功道:「這是美中不足處,每艘革船隻可乘坐兩人,加以製作困難,到目前為止,總共製成二十艘,僅可供四十人乘坐。」
         襄老慨然道:「我手下無一不是高手,可以一檔十,十艘革艇,足夠有餘。」
         素功嘴角露出陰險的笑意,若能扳倒申公巫臣,抄了他的家,他的得益將是驚人之至。
         「騰蛟」忽地燃亮了船頭的燈火,直向二龍頭的亂石急流駛去,一陣鼓聲,主帆降,人船速度減慢下來。
         若非祁老謀洞悉這裡的水流形勢,在如此黑夜強行搶過,無疑自殺。但舟速果如素功所料,減了最少一半。
         巫臣這時和手下轉到船尾,每一個人都仍然處在高度的戒備下。
         「飛楚」和「燕翔」的燈火愈來愈小,大家的距離拉得更遠。
         「騰蛟」緩緩進入二龍頭,兩邊的山崖特別陡峭,有如抵達鬼域。
         巫臣忽地一聲驚呼:「不好!」
         眾人極目上游,一起面色大變。
         十多艘形狀尖長的小艇,每艇兩人,在上游以驚人的高速追來。
         燕將軍大喝一聲:「放箭!」
         「騰蛟」霎時間射出滿天勁矢,紛紛向追來的小艇落。
         這次艇上儘是楚地的一流高手,輕易將來箭擋開。
         巫臣等齊齊取出劍刀,他們最擔心的情形快將出現。唯一可慰的,就是己方人數占壓倒性的優勢,若能制住襄老,便可穩勝這場仗。
         惡戰難免!
         襄老大喝一聲,一馬當先,箭矢一樣閃電彈往「騰蛟」,巫臣等無不駭然,想不到他神勇至此。還未定過神來,襄老鐵塔般的身形,已搶入巫臣手下們中,兩顆斗大的人頭,和著鮮血,飛上半空。人頭還未著地,襄老右劍又貫穿了另兩人的胸背,左手的鐵拳擊碎了一人的頭骨。
         巫臣和燕將軍齊聲叱喝,一人提劍,一人提斧,雙雙趕上。
         襄老又殺了幾人,鮮血染滿他名震楚地的長劍,有如虎入羊群。這時巫臣的劍由後面攻來,燕將軍的斧由左側攻到。
         褰老一臀長嘯,高大威猛的身形,若如狸貓般的輕巧,一閃身,避過了兩人凌厲的攻勢,橫到了船的另一側,巫臣手下精銳再紛紛濺血倒下,竟然沒有人可以使他慢下一步,擋他片刻。
         這情景非常奇怪,巫臣和燕將軍的劍斧離開襄老只有半尺的距離,但在襄老鬼魅般的身法下這半尺卻像一道永不可以逾越的鴻溝,可望而不可及。
         襄老再殺一人,忽地整個人躍起往大船的主桅,雙腳在桅上一撐,整個人閃電般彈回來,手中長劍分攻巫臣和燕將軍。
         兵鐵交鳴的聲音大震,巫臣和燕將軍齊向兩側踉蹌跌退,襄老這兩劍力逾千鈞,兩人都給震得血氣浮動,燕將軍功力較遜,虎口滲出鮮血。
         襄老終於站定了身形,鐵塔般立在兩人面前,面容不見一絲喜怒哀樂。巫臣和燕將軍兩人的心直向下沈,襄老的武功比傳說中還驚人,果然不愧為楚國四大劍手之一。由此推之,囊瓦的武功真是令人難以想像。
         襄老的人紛紛躍上「騰蛟」,正在展開混戰。巫臣方面人數佔優,穩在上風。勝負現在繫於襄老身上。
         襄老望向飽飲鮮血的長劍,仰天一陣獰笑,快慰無匹,笑聲忽然而止,緩緩望向巫臣,輕視地道:「那賤貨夠不夠騷?」說完眼中射出嫉恨的光芒,長劍一閃,刺到巫臣的胸前。
         燕將軍大喝一聲,大斧死命劈去,奮不顧身。
         襄老一邊展開快劍,硬攻進巫臣的劍影裡,迫得巫臣連連後退,被襄老威猛的劍擊,震得口鼻都溢出血來。另一方面襄老以左手施出一套掌法,每一下都拍在巨斧身上,化解了燕將軍狀若瘋虎的攻勢,兩大高手,竟給他戲弄於股掌之上。
         襄老賣個假身,燕將軍一斧劈空,便知不妙,剛想變招,襄老左腳無聲無息地當胸踢來,燕將軍慘叫一聲,口中鮮血狂噴,側跌出丈許開外。
         巫臣壓力大增,眼前儘是劍影,也不知誰虛誰實,手腕忽地劇痛,長劍墜地。
         巫臣大叫一聲:「我命休矣。」
         耳中忽聞襄老一聲驚呼,一連串金鐵交鳴的聲音,兩團劍光交合倏分!一邊是襄老,一邊是一名軒昴的青年男子,兩人雙劍遙指對方,殺氣瀰漫,真力激起的氣旋,巫臣雖在兩丈開外,仍感呼吸困難。
         襄老臉上首次露出慎重的神色,沈聲道:「卻桓度!」他從銅龍和劍法上認出對方的身份。
         卻桓度一陣長笑,充滿強烈的信心,嘲弄道:「家劍法下的敗將,何足言勇。
         」襄老面容不改道:「也好,兩件事一起解決。」手中寒芒一閃,長劍連續向卻桓度急刺。
         卻桓度施展渾身解數,不守反攻,兩柄長劍在半空中閃電交擊,卻不聞半點撞擊聲音,原來兩人都刺向對方劍芒間的空隙,一擊不中立即變招再刺,所以雖是漫天鋒芒,卻沒有相碰的機會,這一下兩人交鋒,又比先前更為凶險。
         兩人齊齊低喝,倏地分開,卻桓度左肩鮮血飛濺,襄老額上打橫現出一道三寸的血痕,鮮紅的血緩緩流下,形狀可怖。
         乍看似乎襄老的傷勢較重,但卻桓度心裡有數,剛才卻桓度刺上襄老前額,滿以為可以一舉斃敵,那知襄老忽地橫,自己長劍只能在他額上拖出一道血痕,是皮外傷,反而自己左肩一劍,深近骨骼,雖未傷筋絡,對行動卻有一定的影響,吃了暗虧。
         襄老豈容敵人喘息,長劍又迅疾攻去。
         卻桓度身形急退,忽地翻身躍起,斜斜衝上半空,向主桅上掠去。
         襄老飛身撲上,長劍直插向卻桓度後背。心中獰笑,只要卻桓度縱躍的力道一盡,就是他命喪的時刻。
         在半空的卻桓度手中飛出索鉤,光影一閃,深入主桅之內,藉著索鉤之力,速度不減反增,陀螺般繞著主桅轉了一圈,長劍化作一道寒芒,直向跟尾追上半空的襄老擊去,這一擊蓄有雷霆鈞的力量。
         襄老猝不及防,面色大變,他也是極端了得,長劍全力擊出。
         一下驚天動地的金鐵交鳴中,襄老左肩濺血,倒跌回船上,卻桓度也被這一震之力,撞得反方向飛回,以剛才相反的旋轉軌道轉了回去。
         襄老腳一著地,踉蹌向後倒退,虎口染滿鮮血,卻桓度又借迴旋之力,凌空向他攻到。
         襄老左手一打在卻桓度攻來的劍身上,卻桓度全身一震,長劍幾乎脫手飛出,這襄老天生異稟,居然還有這樣的反擊力量。剛想後退,襄老的右腳,趁他長劍盪開的剎那,當空撐來。
         這人全身上下,無不是驚人的武器。
         卻桓度左掌一切,劈在他來的腳上,只覺如砍精銅,大叫不妙,已給他撐在胸前。
         卻桓度一口鮮血噴出,向後急退,這時他剛在進入艙底的梯階前,順勢直滾而下。還好他剛才一劈,化去了襄老大半力度,又藉噴出鮮血減輕內傷,可是剛才佔到的優勢,已在這一腳下冰消瓦解。血戰至此,兩人無不負傷。
         襄老如影附形,閃電撲入艙內。
         他撲下梯階,剛好見到卻桓度閃入了左邊第二間艙房。襄老沒有絲毫延誤,緊追而至,艙門已經關閉,襄老一腳把門踢開,大門連著門框飛出,房內空無一人,只有一張大幾,和七、八個放在四周的蒲團。
         卻桓度撲入會議室後,立即利用索鉤從窗戶躍過另一邊房間,再從房門衝出廊道,剛好襄老也閃出房間,背向著他。
         卻桓度知道襄老可能誤以為他已從窗戶躍入江水逃生,這時襄老正背著他,這等良機,如何肯放棄,一挺長劍,無聲無息向他背後迅速刺去。
         銅龍離襄老還有半丈許時,襄老雙肩不見絲毫動靜,反身倒躍而起,長劍的劍尖剛好猛撞上卻桓度的劍尖。
         這一下較量毫不含糊,卻桓度倒跌回落艙底的梯階旁,襄老在地上打一個滾,倏地站了起來,長劍遙指卻桓度。
         卻桓度背脊藉著撞上梯階的力度,反彈而起,長劍反指襄老。
         血戰到了決定性的階段。
         廊道內殺氣騰騰,兩人的眼耳口鼻都溢出了鮮血,形狀淒厲,慘烈處勝比千軍萬馬浴血沙場。
         就在這充滿男性陽剛的血和力裡,一個嬌美的聲音在襄老背後響起,呼喚道:「襄老!」
         襄老全身一震。
         卻桓度受氣機牽引,就在襄老這心神微分下,長嘯一聲,銅龍有如天上神兵,化作一道長虹,飛越廊道,筆直向襄老擊去。
         襄老大驚失色,長劍拚命封架。
         血光乍現,襄老長劍當然墜地,這凶人大叫一聲,側身撞入會議室內,蓬的一聲便把艙壁撞毀,連著滿天大小木塊,往黑沈沈的江流墜去。
         卻桓度全身力竭,坐倒地上。
         卻桓度緩緩醒轉,全身火辣辣的酸痛,胸口滯壓,模糊裡感到有人正在給自己換藥,又昏睡過去。
         再醒來是黃昏時分。守在旁邊的人立即通知巫臣。
         巫臣身上也敷了藥,面色蒼白,精神卻不錯。
         巫臣眼中光芒隱現,很仔細地觀察卻桓度的臉色,也不知心裡想著什麼。
         卻桓度坦然直視巫臣,他知道兩人關係微妙,障礙便是夏姬,這女人隨時可令兩人反目相向,只要能消除巫臣對他的懷疑,兩人在共向對付敵人這一背景下,相交是有利無害。所以卻桓度才裝出胸懷坦蕩的模樣。
         巫臣面色稍霽,他剛才直視卻桓度,的確有試探的含意,他經驗老到,深諳觀人之術,這對一個外交的專才是最基本的修養,若卻桓度心中有鬼,猝不及防下,會下意識的躲避他的直視。
         巫臣道:「公子,你這一睡足有三日,幸好我精通醫術,否則你還不能這樣快回醒,步入復元的階段。」
         卻桓度道:「公子之稱,實在愧不敢當,某家破人亡,急急如亡命之犬,天下雖大卻無容身之所。」頓了一頓又道:「夏姬姑娘怎樣了,我昏倒前似乎看到她向我走來的。」說時瞼上現出迷醉神情。
         巫臣反而解開心下死結,如果度和夏姬兩人有私,卻桓度自應盡量避免觸及夏姬方面的問題,而他臉現迷醉的神色,正是每一個初次見她的男人對她的自然反應,巫臣怎會不知。這一來兩人反而大見融洽。
         巫臣道:「公子人中之龍,一時失意,自有東山再起之日。三日前那一戰,連襄老也給你殺得丟戈負傷,僅免身死,定可名震諸國!這等劍術,何慮天下無容身之地。不如隨我同往晉國,我與晉國公卿范獻子份屬至交,定可保公子受到重用。」
         卻桓度從床上緩緩坐起,道:「申公提議,某銘記心頭。實不相瞞,我看晉國公卿權力過大,有喧賓奪主之勢,國力四分五裂,名義為北方諸國的盟主,卻是外強中乾,分裂應是早晚間事。某矢志報滅家之恨,晉國實非理想之地。」卻桓度聽得巫臣直點頭,暗忖這小子高瞻遠矚,灼有見地,楚國樹此強敵,異日必有大患。
         巫臣道:「如此我不再相強,只不知公子有何打算?」卻桓度心想,我之不願和你一同赴晉,還有一個原因是避開夏姬,否則妒火中燒,日子如何度過,一邊答道:「抵達松陽後,我便下舟北上,異日有緣,再作相見。」
         巫臣欣然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