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4-2 【解體黨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後人們的表現(上二)

2.不信神,造成人做事不計後果,什麼壞事都敢做
         無神論是黨文化的核心之一。中共之所以得以改造人們思想,就在於切斷了民族傳統文化,用馬列主義外來文化替代了中國幾千年來的半神文化,從此「無神論」主宰大陸,敬天畏神、善惡有報變成了封建迷信和愚昧無知。就人類歷史而言,對神的信仰和宗教在很大程度上維持著人類的道德。不再相信神的存在,也就沒有了道德的約束,沒有道德的約束,法律的約束也只能是有名無實。於是,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不相信今生來世,不相信做壞事有報應,於是,做什麼事都不計後果,什麼壞事都敢做。
漠視生命 肆意殺人
         1949年以後,在「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中,數千萬人非正常死亡。但在歷次運動中,起作用的卻不僅僅是中共本身。中共搞運動歷來是煽動群眾鬥群眾。很多受害者往往是被中共扣上什麼帽子,然後眾多鄉鄰、親戚甚至家裡人就會一湧而上,將其活活整死、打死。那些打人者本身固然有被中共欺騙的一面,但他們之所以能做得出這些惡行,卻跟黨文化的洗腦緊密相關。一個相信天理,相信人倫人性的社會,不可能大面積幹出這種傷天害理、泯滅人性的事情。

(大紀元插圖)
         「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餓死的大約有四千萬人,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饑荒。這一場大饑荒被中共歪曲成「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完全是一場徹底的「人禍」。事實上,如果當饑荒發生的時候,能夠開放糧倉,能夠尋求解決辦法,這場饑荒的死亡人數不至於那麼高。更令人震驚的是,面對餓得奄奄一息的村民,中共幹部卻命令軍人強行封鎖道路,目睹他們活活餓死也不准他們爬出去逃生。

(大紀元插圖)
         文革中的「打砸搶」,學生居然用皮帶抽死老師,孩子用磚頭砸死父親。還有人把對方打死之後,把器官取出吃掉。
         中國古代講「人命關天」,「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被當局整肅的對象,本身已經夠可憐了。但現在很多人卻不但見死不救,還要落井下石,甚至以殺人為樂, 只要中共叫幹什麼就幹什麼,認為是黨性的需要,是黨的政策的需要,什麼後果都可以不顧。中共思想改造的後果之可怕,可見一斑。
         時至今日,這種不把人命當回事的黨文化思維並沒有隨時間的推移而成為歷史。因為中共的腐敗與暴政,社會產生了大量的被壓迫團體。富人高官可以利用特權過著一擲千金的生活,而下崗工人卻因為沒錢治病在家自焚身亡,貧窮人家的母親因為沒法替兒子交學費而上吊自殺……但面對下層民眾的淒慘生活,很多人已經漠不關心,毫不在意。面對可憐無助的上訪民眾,那些所謂的執法人員可以大打出手,將人致傷致殘,絲毫不管他人死活。所謂的何院士何祚庥,可以面對無數的礦難,說出「誰叫你生在中國」這樣的狠話來。而中共將官朱成虎,則放話可以犧牲西安以東地區、不惜中國一半的人口來打一場核戰爭,跟老毛的「中國死了三億,還有三億」的說法如出一轍。僅僅因為沒有「暫住證」,大學生孫志剛就被收容所活活打死。而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大量法輪功學員慘遭酷刑甚至折磨致死,在2006年更曝光出自2001年以來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體摘取,中共官員和醫生從中牟取暴利。人性之泯滅,駭人聽聞。

(大紀元插圖)
         漠視生命不僅僅表現在政治運動當中,也不只體現在權勢者對百姓的態度上,現在社會上人與人之間都充滿好勇鬥狠,肆意殘殺的現象。現在年輕人動不動就砍啊,殺啊,對越暴力的越崇拜。手段殘忍的校園兇殺案也屢屢發生。社會上謀財害命、用錢買命的事情隨處可見。官員、富豪雇兇殺人,有時連自己的妻友也不例外。
         當人的道德淪喪到如此窮凶極惡的時候,這個社會就處於極其危險的地步了。

戰天鬥地 破壞自然
         幾十年來,黨文化把中國人民塑造成「無法無天」、「戰天鬥地」的一族,從當初的「大煉鋼鐵」、「圍湖造田」、「瘋狂地打麻雀」、「亂砍濫伐」到今天的以環境為代價的經濟高速增長,都是只管眼前,無視子孫後代的福祉,給自然帶來了巨大的破壞。中國國家環保總局透露,每生產價值為一萬美元的商品,中國所消耗的原材料是日本的7倍、美國的6倍,甚至比印度還要高2倍。如果環境問題不能得到改善,中國的經濟奇跡很快就要成為過去。世界銀行說,在世界上10個環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中國佔了6個。全國水土流失面積占國土的38%,18個省(區)的471個縣,近4億人口的耕地和家園處於沙漠化威脅之中,專家估計,中國未來將有1.5億人口淪為生態難民。 2006年8月26中國人大常委會在一份環境檢查報告中,以「有水皆污」、「逢雨必酸」、「污染之重,觸目驚心」、「不能再拖下去了」等字句來形容污染的嚴重性。中央電視台2頻道曾報導中國每年產出的GDP當中,有18%的GDP是通過透支生態環境和資源取得的。有一幅衛星拍攝的地球照片,許多國家是綠色覆蓋,而中國是一片黃土。許多網友面對祖國母親被蹂躪如此,看到中共還在高喊「崛起」,不覺「萬念俱灰」。

(大紀元插圖)

(大紀元插圖)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這曾是中共宣揚愛國主義的主打歌曲,有考證指出,這條美麗的大河就是承載全國六分之一人口的中國第三大河流淮河。 有道是「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但是,短短的幾十年,淮河污染之觸目驚心,讓這句民謠成為歷史。工業企業偷排污水、農村水源污染和城市生活污水,使淮河流域約60%為劣五類水質,污染由地上波及地下,直接影響1.3億居民生活。中共也喊治理淮河,但是,如果人心不治理,是沒有用的。2004年7月20日至27日,淮河爆發有史以來最大的污染團,有如巨大的黑蘑菇,從上游奔騰而下,橫掃千里淮河,充斥河面的黑色污染水團全長133公里,總量超過5億噸,一路浩浩蕩蕩殺奔洪澤湖,順者昌,逆者亡,滿河黑暗,伏屍(魚蝦蟹)千里。「10年治污水質回到『原點』,600億付諸東流。」
         黨文化帶給中國人的「不計後果」的心態,更是表現在熱衷於搞大運動、大項目,勞民傷財,不顧自然規律。再大的工程,總是先上馬再說,哪管什麼後果,滿足戰天鬥地、好大喜功的變態心理,走一步看一步,出了事算「交學費」,把國家民族的未來當作兒戲。
         在「三峽工程」、「南水北調」等如此重大的項目中,決策人員也仍然以政治為決策依據。「六四」之後,中國民心低落,三峽工程就被選為振奮人心的工程。關於三峽工程,該不該修,人們聽到的都是一面倒的消息,就算提到負面消息,也是早就有了「應付」對策,而反對一方的專家們的進一步反駁和詳細討論,百姓是看不到的,那是禁區。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水要流動就得有坡度,庫區的頭尾就要有落差,淹沒區就必須是一條斜線。但是三峽工程「移民組」為了迎合當局縮減移民搬遷費用,提出的三峽移民淹沒線竟是平的,就是如果大壩蓄水到預定的175米,另一頭的重慶的淹沒線也是175米。但是按三峽工程泥沙組公佈的萬分之零點七的水力坡度來計算,600多公里以外的重慶的水位高度將不是現在說的175米,而是超過海拔217米,到時就要為重慶「準備後事」了。如果要保重慶,水位就不能蓄到175米,那當初的防洪發電的效益也就大打折扣了。從中央到地方這麼多精明的官員,還有這麼多科學家,都知道水從高處流向低處,這麼嚴肅的後果就不當回事?還有,三峽工程中的目標和措施之間大多互相矛盾。防洪和發電矛盾,防洪和航運矛盾,防洪和排渾蓄清矛盾,發電、防洪、航運與移民矛盾等等。大壩防洪就要保持低水位準備蓄洪,水位降低又會導致發電和航運能力下降。2000年5月17日,力主工程上馬的張光鬥教授在發現三峽工程的實際防洪庫容不可能達到設計標準的錯誤後,對三建委辦公室主任建議了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即把洪水控制水位降低10米。但低水位必然影響到航運,同時也必然影響到發電,為此張光鬥主張修建燃油、燃氣或燃煤的火電廠進行調峰,張一再叮囑 「但這件事在社會上公開是萬萬不行的」(《三峽探索》總第二十七期)。再有,如何處理泥沙淤積是水庫成敗最關鍵的因素之一,而200公里長的三峽是沙石最好的避風港,三峽水庫擬採用「蓄清排混」的運行方式。海外有學者預言「排混」只對大壩前很短距離有效,而清華大學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教授則斬釘截鐵地說一塊石頭也出不去!黃教授1957年因為反對修建黃河三門峽大壩,被毛澤東親自點名,打成右派。數年後三門峽大壩的失敗證明了他的主張是正確的。關於三峽工程,黃教授寫過三封信,陳述「三峽工程永不可建」的理由。他只要求中共領導人給他30分鐘的時間,把三峽工程問題給他們講清楚,說服他們改變這一決策。然而,他連這30分鐘的時間也沒有得到。
「南水北調」是繼「三峽工程」之後又一項世界級工程,主要目標是將長江水分東線、中線、西線調往嚴重缺水的華北和西北地區。東線、中線工程已於2002年底開工;西線工程計劃於2010年開工。當初「三峽工程」還像征性地有個全國人大無記名投票,而現在人們連那個過場都嫌礙事,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的設計者們竟然說,中央宣佈東線、中線開工,就意味著西線也開工了。早在2001年7月就通過水利部專家委員會審查的「西線工程綱要」,到2005年3月才讓長期工作和生活在調水區的自然科學家、工程技術專家、經濟學家、人文科學家等才第一次看到其「廬山真面目」,讓這些第一線的專家們十分憂心。西線工程要在源頭上把長江水引到黃河,而黃河比長江高出200米,比三峽工程不知要難多少倍,風險也不知要大多少倍。有專家感歎「西線工程令人擔憂,會不會救了黃河毀了長江,甚至救不了黃河還毀了長江?」呼籲中共「告別改造、征服自然的幻想」。但是,他們的話在以政治決策為中心的中共那裡,又能傳多遠呢?極力支持工程上馬的西線工程設計總工程師對外界質詢的回答是「隨著項目推進,一切都會逐漸明瞭」。被中共的「戰天鬥地」洗腦過的人們,在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上動土,態度居然也是 「摸著石頭過河」。
         老子講「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從來沒有讓人去和地鬥,破壞自然。在傳統觀念中,人和自然不是相互對抗的,「天人合一」講的是要與自然和諧相處。現代的可持續發展觀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中國早在公元前就有保護和合理利用自然資源的理論,它使得中國擁有過發達的傳統農業,支撐了燦爛的傳統文化。為什麼現在發生了生態和人文環境遭到嚴重破壞的情況?正是因為這種不計後果的做事方式,違背了自然規律,使得青山不再,綠水斷流。特別是現在在金錢利益的驅使下,失去了對自然的敬畏心理的人們,更是膽大妄為,什麼都敢去幹。當大自然報復的時候,誰來拯救我們的民族呢?

(大紀元插圖) 世風日下 不講道德
         公務員以及其他各行業的職業倫理也日漸低下。看醫生要遞紅包,孩子入學要交紅包,打官司要給紅包,記者寫新聞要收紅包……金錢把一切固有的職業道德污染了;正常的社會運作模式被破壞了;舊有行業的職業道德變壞了;新生行業的職業道德根本就沒有一個健康發展的環境,一出生就已經被污穢包圍了。
         就說造假的程度,從假煙假酒假火腿,到毒米毒油毒奶粉,什麼都有。2003年安徽阜陽發生了害死嬰兒的「毒奶粉」事件。長期食用這種奶粉的嬰兒,頭大身子小、身體虛弱、反應遲鈍,並伴有大面積皮膚潰爛、內臟發育腫大。僅阜陽市出現營養不良綜合症的嬰兒就有171人,因併發症死亡的有13人。許多患「大頭娃娃病」的農民家庭,為了給孩子治病,幾乎花費掉了所有積蓄,有的甚至變賣了家產。不少家庭因為沒有經濟能力,不得不放棄治療,眼睜睜地看著孩子死去。2006年,北京市糧食局所把2300多噸陳化毒米流入市場,裡面含有大量致癌物質,包括目前發現最強的化學致癌物黃曲黴素。然而商家為了利益不管百姓死活,毒米公然進入市場波及全國,湖南、湖北、上海、北京、廣東、遼寧、四川、湖南都出現數以噸計的毒米。更有甚者毒米攙好米,百姓無從分辨。

(大紀元插圖)
         過去叫盜亦有道,摻假騙錢,也就騙個錢,再缺德也不能下毒。而今天的人們,除了少數心裡還遵從傳統道德約束的人,更多的人是覺得道德、良心能值幾分錢?中共的無神論、唯物論、不講天理,不講道德,教育出來的就是這種為了錢,為了個人利益,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的人。
         2001年4月16日,朱鎔基在視察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時,為該校題寫的校訓是:「不做假賬」。無獨有偶,2003年3月24日的《三湘都市報》報導,有些當地教育局出台的治理教育「三亂」的「八個嚴禁」,「嚴禁姦污猥褻女生」竟赫然名列其中。不知這樣的校訓和規章,是讓人民放心還是更擔心。
         當一個社會已經確立了遊戲規則,社會民主制度、法律體系、媒體監督和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已經比較完備地建立,民眾的道德維持在一定程度,國民心態比較平穩時,再有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會是在規則之內,道德和法律在原則上有個約束。而中國是規則還沒有確立,就先學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而且有過之無不及,沒有任何道德的制度的宗教的底線約束,後果可想而知。

性氾濫造成社會危機
         時下的中國,是一個「笑貧不笑娼」的時代。中共的政治改革是禁區,相反,「性生活」卻成為開放最徹底的。婚外戀、包二奶、一夜情、白領階層的換妻遊戲、婚前同居、網婚、閃婚、隱婚、成人用品商店、賣淫、色情按摩、性表演、脫衣舞、電視電影節目煽情性的表演、性感美女在平面媒體的獨領風騷等等,談政治色變的中國社會,人稱正在發生著一場前所未有的「性革命」。公安部的數據表明,1984年查獲的賣淫嫖娼的人數是6千,1999年達45萬,被查處的人數直線上升,但查獲率是1%還是10%,沒有人知道,但絕對超不過10%。在這股席捲全民的「黃潮」中,不但是青年一代意識領先,就是中老年人也不甘示弱,似乎要挽回過去被「耽誤」的時光。電影《手機》和安徽原副省長王懷忠的名言「查嫖娼就是破壞投資環境」,就是這種社會現象的折射。憶往昔「全國上下一片紅」,看今朝「全國上下一片黃」。
         包二奶、養情婦、性賄賂,已經成為官員追求的一種「流行時尚」,不但不引以為恥,反而引以為榮。調查數據顯示,被查處的貪官污吏中,95%有情婦。在1999年廣州、深圳、珠海公佈的102宗官 員貪污受賄案件中,100%包養了「二奶」。但這還只是冰山一角。天門市委書記張二江一個人就有情婦107個。
         從官方到民間,從權勢人物到平頭百姓,沒有了道德的約束,只要有條件,就都想著佔上一把性便宜。上級對下級,老闆對員工,教授對學生,導演對演員,強者對弱者,性侵犯處處可見,天理、人倫都可以不管。
         就連本是教書育人的學校也頻頻出現禽獸教師。有的學生遭到強姦懷孕,有的被強姦並包為二奶,有的老師強姦未成把學生殺害了,有的甚至對非常年幼的小女孩下 手。國內媒體2003年報導,重慶大足縣一名小學教師,從2002年至2003年,先後對自己所教的10名未成年女學生實施強姦猥褻。甘肅隴西縣一名體育老師 以幫學生走後門上學為名,將該校12名初三女生強姦,其中兩名學生被強姦後懷孕。貴州省錦屏縣河口鄉中仰小學一名51歲的教師在一年半時間裡42次強姦12名女學生、35次猥褻16名女學生,僅有3人倖免於他的魔爪。2004年6月,臨夏縣一小學教師在一年半時間內先後將三年級的9名女同學多次強姦和猥褻,其中次數最多者達數十次,而這些孩子最大的一名還不滿15歲,其他均是9到10歲的女童。湛江市下轄的雷州市南興鎮某小學校長林登平3個多月竟然作案7次,共強姦11名均是在校學生的未成年少女,受害者最小僅10歲……這樣喪心病狂、觸目驚心的惡行,在今天卻已經屢見不鮮。
         中國人在性的問題上自古都是嚴肅認真,把操守看得很重。只有結婚之後才能住在一起。結婚時要拜父母、拜天地,有天地神明為自己的婚姻作證。反之,如果有人被指控私通、淫亂,那會是一項大罪。強姦就更是跟殺人放火一樣,罪不可赦。「萬惡淫為首」,但今天的中國人,似乎已經完全忘記了先輩的古訓。這種局面,不能不說與中共破壞傳統道德價值,宣傳無神論、唯物論密切相關。在中共的黨文化裡,權力就是道德的最大詮釋者。只要有權,只要有條件,就可以肆意妄為。從共產黨早年的「共產共妻」,到毛澤東的淫亂,再到現在中共官員的腐敗墮落,從官方到民間,一切傳統價值都被顛覆了,一切家庭人倫觀念被拋棄了。但歷史一次次地告訴我們,亂性往往是一個民族走向覆滅的先兆。再發展下去,我們到底期望一個怎樣的未來?

黃賭毒產業化 官方成保護傘
         中國賣淫業一直是非法的,性產業必須同軍警結合才能生存和發展。有些性產業根本就是同軍警合作辦的,有的也不隱瞞這點,因為這是提供安全的保證,例如軍隊或公安的招待所反而客似雲來。性服務業涉及的經濟利益越來越龐大,就業人員大約有1000萬,涉及的消費每年大約1萬億人民幣。由於2000年的警察行動,中國經濟學家楊帆估計,失業的女性工作者的消費降低,中國GDP因而減少了1%。北京大學中國公益彩票事業研究所兼職研究員王增先在研究會上「保守估算」,每年有將近6000億元人民幣的賭資流向國外及港澳地區。毒品市場3000多億人民幣,吸毒人員超過1千萬。瀋陽市禁毒支隊隊長陳鑫、沉河分局原局長曲月福和現局長張保華及另外100多名警官為毒販做保護傘,毒販和警察勾結,販毒「一條龍」。黃賭毒三大市場幾乎相互關係協調發展,由於從事三大行業的人員需要有特殊的地位與背景,因此,中國的軍警及政府要員成為三大行業的最重要的受益者,因為沒有政府及軍警做背景這三大行業在中國寸步難行。官方參黃參毒參賭,上行下效,造成中國人對吸毒販毒賭博賣淫嫖娼司空見慣,甚至親身參與,不覺得自己幹壞事。
         在感受著經濟發展帶來的現代生活時,人們最有切膚之痛的就是社會道德下滑後帶來的一系列社會問題。有人形容共產黨過去在課本裡宣傳的「德育、智育、體育」全面發展,今天早已變成了社會實踐中的「權欲、錢欲和性慾」全面崛起,名曰「三玩博士(玩權,玩錢,玩女人)」。假貨盛行,色情氾濫,黑社會活躍,官商勾結,警匪一家,而民間疾苦卻乏人問津,社會公正更是不得伸張。這樣的社會裡,沒有內在的道德約束,沒有外在的輿論約束,沒有外在的法律約束,每個人都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