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6-10 第十章 千山萬水

         在尤氏姊妹的妙手施為下,項少龍看著銅鏡內的自己回復原貌。
         兩女均充滿離愁別緒,再沒有往常調笑的心情。
         項少龍亦因徐先之事而憂心不巳。
         事情是由黃虎親自說出來,他專程回來時,被李園在城門處一網擒下,去時是三千多人。回來只剩下了七百人,可知戰況如何激烈。
         大刑侍候下,黃虎供出由於徐先約五百隨員中,暗藏有呂不韋的奸細,使他們能準確地在魏境一處峽谷伏擊徐先,由黃虎親自命中了他一箭,秦軍拚死反撲下,黃虎亦傷亡慘重,倉猝逃走,有些人還給俘虜了。所以李園才如此苦惱。龍陽君則因事情發生在魏境,怕呂不韋以此為借口,出兵對付魏國。
         歸根究底,罪魁禍首都是田單和呂不韋。
         更可恨是田單,蓄意攪風攪雨,希望能從中混水摸魚,享漁人之利。
         項少龍知道整件事後,反心情轉佳,至少徐先是否真的死了,尚是未知之數。
         不過他已決定天明時起程去追殺田單。
         田單離壽春時只有百多名親隨,由於他要避開楚國的關卡要塞,必須繞道而行,所以他們雖落後了兩天,但因有楚人領路,專走捷徑,在田單進入齊境前截著他們的機會仍然很大。
         當他起身欲離時,尤氏兩女忍不住撲入他懷裡,千叮萬囑他有機會又或路過時必須來滇國探望她們後,才以淚眼送他出去。
         莊夫人在門外把他截著,拉他到房內纏綿一番後。淒然道:「今晚一別,可能再無相見之日,項郎啊,為何你對妾身情薄如此,妾身想侍候寢席,亦不可得!」
         項少龍苦笑道:「事情的發展,確是出人意表,不過夫人可不須如此傷心,滇國離秦不遠,說不定我偷得空閒,便來探望你們。」
         莊夫人大喜道:「君子一言!」項少龍道:「快馬一鞭!」伸手逗起她下頜,痛吻了她香唇後,心底湧起萬縷柔情,低聲道:「不要哭了,應該笑才是,好好照顧保義,我相信我們必有再見的一日。」
         莊夫人道:「我後天就要回滇了,你可否在返秦時順道來看望我們,那我就笑給你看。」
         日夕相對共歷患難這麼長的一段日子,若說沒有萌生感情就是騙自己的,雖恨不得立即撲殺田單和飛返咸陽,但眼前情況下,仍不得不答應了。
         再親熱一番後,項少龍才脫身出來,眾人已收好行裝,隨時可起程。李園正和龍陽君、韓闖、滕翼在說話,見他來了,拉他到一旁道:「我剛見過嫣然,心裡反而舒服了,確是只有你才配得起她。我這人太熱心追求名利權勢了。」
         項少龍無言以對,拍拍他肩頭道:「只是我運氣好一點,若李兄早上一步遇到她吧,事實她對你一直很欣賞的。」
         李園歎道:「只是胸襟一項上,我已比不上你。嘿,秀兒要我對你說,祝你一路順風。」
         項少龍想起郭秀兒,心中惻然。
         滕翼這時來催道:「我們要起程了!」各人一起出門,跨上戰馬,紀嫣然等都以輕紗遮臉,不讓人看到她們的絕世姿容。
         龍陽君、韓闖和李園親自送行,在楚軍開路下,向內城門馳去。
         這時天仍末亮,黑沉沉的天色,使人倍添別離那令人黯然神傷的滋味。
         誰說得定是否還有再見之日呢?尤其秦和東南六國處於和戰不定的情況,想到若要對仗沙場,就更教人惆悵了。
         項少龍徹底的痛恨著戰爭。但又如是這時代最無可避免的事。
         快來到王宮時,一隊人馬護著一輛馬車全速衝了出來,把他們截著,原來是李嫣嫣來了。
         禁衛長獨貴馳過來道:「太后想見萬爺,並請萬爺上車。」
         頭戴竹笠的項少龍點了點頭,登上了李嫣媽的馬車後,人馬開出內城門去。
         李嫣嫣揭掉了項少龍的竹笠,怔怔打量了他好一會後,欣然道:「項少龍比萬端光好看多了。難怪秀兒要對你念念不忘。噢!我並不是說她貪你俊俏,而是你現在的樣子和氣質,更能配合你的言行和英雄氣概。」
         項少龍微笑道:「太后不是拿定主意不來送行嗎?為何忽然改變主意呢?」李嫣嫣猛地撲入他懷裡,用盡氣力摟緊他,喘息道:「這就是答案了。只要想到或許再無相見之日,嫣嫣便要神傷魂斷,假若有一天,少龍發覺鬥不過呂不韋,我大楚之門是永遠為你打開的。」
         美人恩重,尤其想起她淒涼屈辱的過去,項少龍心中一熱,低頭找到她灼熱的香唇,痛吻一番後,才大興感觸道:「我很少會對男女之事生出悔意,但卻如將來的某一天,我心會因錯過了和你同衾共枕的機會,和不能享受那種無聲勝有聲,春宵一刻勝千金的良辰美景而心生悔恨。」
         李嫣嫣心神皆醉道:「沒有人比你的情話更好聽了,不過何用後悔呢?以現在的車速,到城外的碼頭,至少還有一個時辰,可以幹很多事哩!」項少龍愕然道:「這似乎……嘿!」李嫣嫣貼上它的臉頰,淒然道:「誰會知道呢?項少龍,你不是說春宵一刻值千金嗎?」項少龍摟著這身為戰國最年青美麗的太后,心中百感交集。
         他認識她只不過幾天工夫,便有和她相處了半輩子的感覺。恐怕除李園外,就教自己最清楚她的遭遇和內心的世界了。
         他仍弄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愛她多些還是憐惜她多一點。但無疑她的美麗已足夠使他情不自禁地生出愛慕之心。
         最淒涼浪漫處是這注定了是一段不可能有結果的愛情,所以她才拋開了太后的尊嚴,不顧一切來送行和爭取這最後一個機會,好讓生命不致因失去了這一段短暫但永值的回憶而黯然無光。
         忽然間,他給融化了。
         車廂內的一切都不真實起來。
         就像一個深酣的美夢。
         茫然不知身在何處。
         落日西斜。
         三艘大船,放流東下,順淮水望楚國另一大城鍾離而去。
         項少龍找到獨立在船尾處的善柔,奇道:「柔大姊在這裡幹麼?」善柔沒好氣道:「想一個人靜一靜都不行嗎?」項少龍過去試探地摟著她香肩,見她只撇了自己一眼,再沒有其他反抗的動作,放心地吻了她玉頰,柔聲道:「若今趟可殺死田單,柔姊肯和我們回咸陽去嗎?」善柔軟玉溫香的靠入他懷裡,輕輕道:「我過慣了四處為家的流浪生活恐怕很難再呆在一個地方。若天天要見著同樣的人,那是多麼乏味呢。家的生活並不適合我。」
         項少龍點頭道:「這個我明白的,浪蕩天涯,確是一種迷人的生活方式。」
         善柔奇道:「我這麼倔強,你難道不生氣嗎?」項少龍瀟灑笑道:「為什麼要生氣,你說的是千古不移的真理,不住重複地去做某種事或吃同樣的東西,山珍海味都會變得味如嚼蠟,不過你也該到咸陽看看善蘭和她的孩子,你妹子很掛念你哩!」
         善柔道:「我會到咸陽去的。不過我答應了一個人,事完後便去陪他一段日子,到時再說吧!」項少龍苦笑道:「是你的新情郎嗎?」善柔低聲道:「本不應告訴你的,但卻不想騙你。離開你後,不知是否給你挑起了情芽。我有過幾個男人,但沒有半個可以代替你,這個我想去陪他一段日子的男人,曾冒死救了我性命,治好了我的嚴重傷勢,我對他有大半是因感恩而起的。」
         項少龍心中滿溢酸溜之意,但回心一想,自己既可和不同的女人相好,那善柔自然有權享受與不同男人的愛情,釋然笑道:「悉隨大姊之意吧,就算你嫁了人生了孩子,也別忘了到咸陽來探我們。更須在秦王儲登基加冕之前,否則可能再找不到我們了。」
         善柔別過頭來,定睛打量了他好一會後,訝道:「你這人真特別,其他男人知道我心內有另一個人後。都嫉妒如狂,只有你全不介懷,是否你根本不著緊我哩!」
         項少龍失笑道:「這又不對,那又不是,你想我怎樣了?」善柔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歎了一口氣道:「正因你是個不折不扣的怪人,才累得我善柔沒法忘掉你。那是很痛苦的感覺。可是我更不能放棄我遍游天下的理想,或者有一天我累了,就會來找你們,那時你會嫌棄我嗎?」項少龍放開了摟著她的手,對江伸了個懶腰,淡淡道:「不要多心了,只要你七年內肯到咸陽來,定可見到我們。」
         善柔跺足道:「我不依啊!」項少龍少有見她這種女兒嬌癡的神態,訝道:「你不依什麼呢?」善柔一面嗔怨道:「你為何一點沒有別些男人的反應,好像我來不來你都根本不當作是一回事。」
         項少龍大笑道:「你不是要自由嗎?我現在完全不干涉你的生活方式,你反要怪責我,這算是什麼道理?」善柔想了想,「噗哧」嬌笑,撲上來摟貼他,仰起如花俏臉,媚笑道:「你和所有人都不同。難怪我要著緊你。」
         項少龍柔聲道:「柔大姊好好去享受你的生命吧,那是每一個人最基本的權利。若說我不妒忌,那只是騙你。只是我覺得沒有權去管束你,只能夠壓下私心,尊重你的自由。」
         善柔感動地道:「這是我首次由男人那裡聽回來像樣點的說話,但你會否因這而不似以前般那樣疼人家呢?」項少龍坦然道:「我對你的疼愛是永不會改變的,但卻會迫自己不去想你那麼多。因為我會很自然的想到你可能正摟著另一個男人,那會使我心中非常不舒服。人總是自私的。」
         善柔吻了他一口,柔情似水地道:「你倒坦白得很,事實上我也因相同的理由很怕想起你,我真後悔告訴了你這事實。直到與你分手後,人家才知道一點都忘不了你。」
         項少龍細吻了她香唇,柔聲道:「既然是事實,我和你都只好接受了。晚膳的時間到了,我們回艙好嗎?」善柔倔強地搖頭道:「不,我有點怕終有一天會失去了你對我的愛寵。」
         項少龍失笑道:「大姊莫要笑我了,你怎會是這種人。你只是不忿氣我對你和別個男人的事並沒有你預期中的反應,所以迫我投降吧了!」善柔跺足道:「我恨死你了,快說你妒忌得要命。」
         項少龍笑彎了腰道:「好了,我快妒忌死了。」
         善柔欣然道:「這才像樣,噢,我剛才的話全是騙你的。根本沒有別個男人令本姑娘可看得上眼,但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那也包括了你在內,來吧!」緊拉著項少龍的手,回艙去了。
         風燈照射下,項少龍、滕翼,紀嫣然、趙致和善柔圍坐席上,研究攤在小几上描繪了的楚齊邊界帛圖。
         滕翼道:「田單回齊的可能路線,經過我仔細思索後,該不出三條。第一條就是他棄舟登陸,飛騎往符離塞,再在鍾離買船由水路返齊。第二條路線則在符離塞揀馬後,由陸路沿官道經彭城、苗陵,開陽直達齊境。第三條路線可迂迴曲折多了,就是取東路經明山返國。我在圖上畫下了不同的色線,大家一看便明。」
         項少龍等正玩味著那三條路線時,善柔斷言道:「不用想了,田單這人最貪舒服,選的定是水路。兼且鍾離的城守夏汝章與他一向關係親密,而田單更不知道我們會咬著他的尾巴追來,豈會拾易取難。」紀嫣然道:「若是如此,說不定我們抵達鍾離時,他仍未登船呢?」各人都點頭同意。
         因為當天田單詐作坐船到城陽去,逆流往西,遠離壽春十多里後,才棄舟登陸,又要到鄉間購買可供百多人策騎的馬匹,再驍道東往符離塞和鍾離去,如此一番轉折,自然要多費時間。
         這人確非常狡詐卑鄙,誆了春申君去作刺殺徐先的行動後,立即溜走,任得楚人自己去應付一切後果,而他卻可安然置身事外。
         趙致道:「我仍有點不明白田單為何這麼急趕回去?」紀嫣然忽地色變道:「不好,我看田單是要對付燕國了!」滕翼亦一震道:「太子丹危險了!」項少龍亦明白過來。
         呂不韋和田單的勾結,完全是築基在利益之上。呂不韋最怕的就是東方六國的合從,所以一直向田單示好,希望齊國不但置身於合從之外,還可破壞其他五國的聯盟。
         最近約五國聯軍壓境而來,秦軍幾乎無力相抗,更堅定了他的策略。
         同時亦知道楚國由於曾有切膚之痛,最終都不會任由三晉給秦蠶食,於是捨楚而取齊為盟友。
         田單非是不知道呂不韋的野心,但他更知道靠人不如靠己的道理,只有齊國強大,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這戰爭的時代,成為強國的方程式就是蠶食他國,擴張領土,擺在眼前的大肥肉就是因與趙國交戰以至實力大為削弱的燕國了。
         田單對呂不韋亦是不安好心,像這回他要刺殺徐先,使秦國內部鬥爭更趨激烈。於齊實是有利無害。
         而呂不韋當然該有所報,其中之一就是把太子丹害死於秦境內,燕國失去這中流砥柱式的人物,無論士氣和實力兩方面的打擊都是難以估計,田單則可更輕易侵佔燕人的土地了。
         忽然問,他們更弄清楚了田單和呂不韋的陰謀。
         紀嫣然肅容道:「今趟我們若殺不了田單,燕國就完了。」
         善柔咬牙道:「今次他絕逃不了!」紀嫣然道:「鍾離的夏汝章既與田單關係密切,說不定會在打聽到我們行蹤後向他通風報信,讓他改由陸路逃走,那時要追他就難了。」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既是如此,不若我們將計就計,故意嚇夏汝章一嚇,弄清楚田單在那裡後,他便休想活著回齊國了。」
         兩日後午前時分,三艘大船,駛進鍾離的大碼頭。
         夏汝章聞報而來。
         負責管這軍隊的楚將叫李光,是李園的心腹,人極精明,得到項少龍的指示,下船在碼頭處和他會面。
         讓夏汝章看過了李嫣嫣簽發的軍令和文件後,李光低聲道:「今次我們東來,實負有秘密任務。」
         夏汝章嚇了一驚道:「究竟是什麼事?」李光把他拉到一旁道:「壽春的事,將軍該早有耳聞。」
         夏汝章苦笑道:「不但風聞,昨天還收到正式的通知,想不到春申君會落得如此收場,他真是臨老糊塗了。」
         李光道:「他不是臨老糊塗,而是誤信奸人之言,不但派人刺殺秦人來弔祭先君的使節,還意圖謀反,太后和李相對此非常震怒,故命我等率軍來追捕此人。夏將軍該知我所指是何人吧!」夏汝章神色數變,沉聲道:「李將軍可否說清楚點?」
         李光道:「除了田單這奸賊還有何人,夏將軍有否他的消息呢?」夏汝章的手腳顫了一下,困難地啞聲道:「沒有?」李光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卻不揭破。低聲道:「田單必是由水路逃走,夏將軍請立即命人給我們三艘船作好一切所需的補給,我希望於黃昏時可以起航。」
         夏汝章當然不迭答應,李光再不理他,返回船上去了。
         夏汝章吩咐了手下後,匆匆回城去了。
         這時項少龍早潛入城裡,同行的還有穿上男裝的紀嫣然、善柔、趙致三女,滕翼、荊善、烏光、烏言著、烏舒等十八鐵衛,和李光的副將蔡用,由於他們都有正式的通行證,進出城門全無問題。
         夏汝章回城後,馬不停蹄趕回府裡去。
         光天化日下。將軍府又門禁森嚴,項少龍等只好望高牆興歎,分散守著各個出口,等待黑夜的來臨。
         幸好不到半個時辰,換上便服的夏汝章與兩名家將由後門溜了出來,往南門馳去。
         眾人大喜,遠遠跟著。
         夏汝章直出南門,穿林越野,到黃昏時分,來到一座密藏林內的莊院裡。
         林外有河自西北而來,在五里外的下游處瀝入淮水,往東流去。
         那處尚有個小碼頭,泊了四艘大型漁舟。
         眾人大喜。
         滕翼道:「我負責去收拾碼頭和船上的人。三弟則入莊對付田單,小心點,田單的親隨頗多非好惹的人。」領了一半鐵衛。往碼頭去了。
         項少龍吩咐紀嫣然道:「嫣然帶致致留在莊外,以弩箭阻截或射殺逃出來的人,我則和柔大姊潛進莊內,看看田單是否在裡面。」
         紀嫣然答應一聲,與其他人散了開去。
         項少龍向善柔打個招呼,迅如鬼魅般潛入林內,不一會無驚無險來到莊院東牆外的草叢處。
         這座莊院由於高牆環繞,到近處反瞧不見內中的情況。
         此時夜色早降臨大地,天上繁星羅布,月色迷濛,只莊院處透出黯弱的燈火。
         兩人借攀索跨過高牆,悄無聲息的落到牆後方形的露天院子裡。
         項少龍和善柔攀上最近房子的屋脊,只見屋宇重重,一時不知從何處入手。
         善柔湊到他耳旁低聲道:「田單最愛住向南的屋子,讓我們到那一座看看。」
         項少龍循她指示瞧去,只見莊院南處是一片園林,花木池沼,假山亭榭,相當幽美,一道小溪,在園內流過,有百橋跨過小溪,另一邊有好些樓台房屋。
         看這莊院便知是權貴避暑避靜的莊院,極有可能是夏汝章的產業,借來給田單暫住。
         兩人也不打話,一口氣越過數重屋宇,再落到園中,只見小橋另一邊隱有人影人聲,兩人不敢大意,繞到遠處,憑著飛索,由樹頂橫過到小溪對岸另一棵高樹上,再落回地上,避過守衛,攀上了一座燈火通明的屋宇頂上。
         人聲由下面傳上來。
         只聽田單的聲音道:「此事是否當真,照理李園該鬥不過春申君才是。」
         另一個應是夏汝章的聲音應道:「絕對不假,昨天我正式收到太后的命令,書我嚴守關隘。並告示了李權、李令,斗介和成素寧均被斬首示眾。」
         兩人聽得大喜,不由對吻了一口。
         千辛萬苦下,終追上了田單這老賊。
         田單默然半晌,冷哼道:「李園真好膽,竟敢派人來追殺我,汝章,不若你隨我返齊吧!」
         夏汝章歎道:「我的親族和家業都在這裡,怎能說走就走。這事容後再說吧,現在最重要就是如何安排田相安然返國。」
         頓了頓續道:「他們猜你取水路返齊。假若田相由陸路離開,將可教他們撲了個空。我看田相不要再等旦楚將軍了。只要田相平安回齊,諒李園有個天作膽,亦不敢損旦楚他們半條毫毛。」
         項少龍再沒有興趣聽下去,再吻了善柔一口,道:「二哥該收拾了碼頭的人,我們現在要製造點混亂,準備好了嗎?」善柔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低聲道:「當然準備好了,我等了十多年哩!」項少龍揚手發出訊號火箭。
         點燃了的煙火沖天而起,在天上爆出了一朵血紅的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