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4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4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5-2 第二章 風雨來前

         項少龍回到席位時,受到嬌妻和眾人英雄式的歡迎。但他卻知自己的雙腿仍在不受控制的抖動著,而無論能力和劍法,均遜管中邪半籌,皆因戰略合宜和得重劍之利。換了使的是血浪,此仗必敗無疑,所以心中沒有絲毫的歡欣之情。
         對面的燕太子丹向他頷首示意,對他出手挫了管中邪的威風,表示感激。
         回到呂不韋一席的管中邪木無表情,默默接受呂不韋諸人的道賀。不過他雖然自感顏臉無光,但實質上他已成了王翦之外,第二位能與項少龍擷抗的高手,使他的身價頓然不同,有增無損。
         此時擠在四方的人仍是議論紛紛,不肯離去,朱姬見宴會的氣氛亂成一片,便宣佈宴會結束。項少龍待小盤、朱姬離席後,返回營帳。
         紀嫣然等為他檢視腮傷,發覺滲出血水,忙為他洗滌傷口,換藥敷治。
         荊俊仍興奮地和趙致及烏廷芳討論著剛才驚心動魄的一戰。項少龍向紀嫣然問起滕翼,知他在宴會剛開始時起程了,歎一口氣道:「管中邪確是高手,功力驚人,我不是不想殺他,只是辦不到。」
         荊俊笑道:「但他也奈何不了你。」
         紀嫣然搖頭道:「小俊錯了,管中邪今晚落在下風的原因,只為開始時他沒有痛下殺手,以為項郎橫豎活不過明天了,他怎肯甘冒眾怒殺死項郎呢?」
         眾人都聽得心情沉重起來,這麼說,管中邪雖未必可勝過項少龍,但至少該可與他平分秋色了。
         趙致道:「敵人卻不會這麼想,我看包括呂不韋和管中邪在內,都以為我們夫君大人因不想娶呂娘蓉,才在佔盡優勢時改攻為守,所以到現在仍摸不清項郎的虛實。」
         紀嫣然欣然道:「致致言之成理,總之這一仗對雙方既有利亦有害,項郎要努力了,管中邪遲早會借呂娘蓉再向你挑戰,假設依那種既怪異又快速的打法能更發揮威力,說不定管中邪終要敗下陣來的。」
         項少龍心中大動,暗忖假若能鑄制一把東洋刀,那就更有把握了。
         此時在外當值巡邏的桓齮匆匆回來,到了項少龍旁低聲道:「高陵君的人開始移動了。」在小盤的王帳內,桓齮報告了高陵君叛軍的情況後,正要說出自己的判斷時,項少龍截斷他道:「儲君對敵人的調動,有什麼看法呢?」
         李斯露出讚賞之色,暗忖秦廷之內,恐怕最懂揣摩儲君心意的就是項少龍了。
         項少龍卻是心中好笑,他對小盤實在有雙重的感覺。一方面,他是看著小盤由少長大的人,深明他的個性,更深知他因母親妮夫人受辱自盡,性情大變,心中充滿仇恨和懷疑,明白到生存之道,就是要掌握權力。即使是他最信任的項少龍,若事事都為他代勞作主,遲早會生出問題。另一方面,是項少龍更知小盤將會是未來一統天下的秦始皇,威攝天下;故不期然地信任他的能力,不會像其他人般當他只是個未成熟的孩子。
         這兩個因素合起上來,使項少龍對小盤既疼愛又尊敬,盡量予他更多發展的機會。
         小盤聞言欣然道:「桓卿家對敵情的掌握非常詳確,應記一功,事後寡人當重重有賞。」
         桓齮大喜叩頭謝恩,暗想跟儲君做事確是不同,若同一番話向王翦說出來,能換來微微點頭已喜出望外了,那有甚麼功勞可言。
         小盤略一沉吟道:「高陵君既把人馬沿河下移,看來仍不出火攻水淹兩種手段,由於我們軍力在叛軍三倍以上,故他必須製造種種形勢,使我們陷進亂局裡,才有可乘之機。」
         桓齮見這未成年的儲君分析起來頭頭是道,禁不住生出遇上明君的感覺,折服不已。他那歎服祟敬的眼光,比任何拍馬屁更有效力。縱是對他關懷愛護的項少龍,亦從未以這種目光看過他。
         小盤信心大增,沉吟片晌後道:「可推知高陵君發動時,必是先使人燒自己的營帳,由於風勢關係,且火又是往高處蔓延,首先波及的就是大寨後的營帳,那時只要再對大寨內發射火箭,為了寨內太后和王眷的安全,必會倉忙往涇水撤去,以為渡過涇水之後,就可安全。」
         今次連項少龍都露出欣賞神色,這未來的秦始皇確是厲害,若有先見之明般可洞悉一切。在發動火攻之時,高陵君只要使人在寨後的營帳和草地澆上火油,火起後就休想可撲熄了。假若完全不知道禍之將至,高陵君確有很大的成功機會。
         小盤讚道:「高陵君的目標主要是寡人,所以他必使人扮作禁衛,隱在附近,暗中找尋下手的機會,那他就必須製造第一個混亂。」李斯和桓齮均知趣地沒有答口,好讓他把心中所想到的說出來。
         項少龍故意道:「儲君認為高陵君會運用什麼手段呢?」
         小盤興奮地道:「當然是水攻,那時高陵君將會在火勢上風處虛張聲勢,好迫使我們倉皇率眾逃過對岸,當人群爭先恐後簸波之時,再在上游放下儲滿的水,夾雜著巨木,一舉把四道橋樑淹沒撞毀,假若寡人剛在橋上。那高陵君更立可奸計得逞,如若不然,也可把我們的軍力破成兩截,首尾難顧,那時只要叛軍順流而來,以火箭同時往兩岸發射,便可趁混亂形勢登岸來行刺寡人了,裏應外合下這計策不可謂不既毒且絕。」
         桓齮不住讚歎道:「儲君英明,小將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小盤立即欣親然起來道:「那時只要呂不韋派幾個像管中邪那樣箭術高明的人,又使人潛伏水中,要射殺那個人不是易如反掌。更由於項卿家其時該是剛毒發身亡,都騎軍群龍無首,於是呂不韋和管中邪更可在事後以護主立功,從於叛亂中身亡的麃公、徐先等人手上把軍權接掌過去,那時我秦室天下,就要落入呂家之手了。哼!」
         三人當然明白小盤意思,呂不韋因為洞悉高陵君的計劃,屆時自可要殺那一個人就殺那一個人,要提拔誰人就提拔誰人。功勞和勢全屬他們的,罪名就由高陵君這被人利用了也不知是什麼一回事的糊塗鬼承受了。
         莫傲想出來的計策,確是高明得教人心寒。幸好他明天就要死了,否則項少龍遲早都會給他害死。這也是命運。否則就沒有秦始皇了。
         天尚未亮,田獵的隊伍出發了。隊伍裏少了太子丹的人,不知是否因被呂不韋故意羞辱,故沒有顏臉參加田獵,又或借此以作抗護。呂不韋神采飛揚地主動向項少龍示好和打招呼,當然因他認定了這是項少龍最後的一天了。
         管中邪與項少龍碰頭時,少了點往日信心十足,穩吃住對方的神氣,卻多了兩分尊敬和三分惋惜。劍術到了管中邪這種境界,確是難尋對手,而像項少龍這旗鼓相當的對手,今日便要「一命嗚呼」,試問管中邪怎能不心情矛盾,為自己永無擊敗項少龍的機會而「惋惜」。
         朱姬、琴清和紀嫣然諸女都在這早獵裏缺席;由小盤之下等人無不心神悠閒,虛應故事般打了些飛禽走獸,才收隊回營。
         至於其他人不知就裏,仍是在大草原上盡情放獵。回途時呂娘蓉故意策騎來到項少龍身旁,瞟了李斯一眼!嚇得後者忙藉故後退時,才道:「項少龍,你是否故意不取勝,免得要娶你心內討厭的人為妻?」
         項少龍大感頭痛,這仇人之女的脾氣既剛烈又反覆,既說明了不願嫁給自己,更明知自己過不了今天,偏又執意於自己是否討厭她,但無論如何也可由此清楚她對自己非是全無愛意了,否則何須斤斤計較。
         苦笑道:「非不願也是不行也,嚴格來說我還算是輸了。因為管大人確迫得我腿上傷口復裂,只不過我因怕失去爭逐三小姐的資格,捫著良心不說出來吧了!三小姐可滿意了嗎?」
         呂娘蓉給他盯得俏臉微紅,聞言先露出些微喜意,旋又神色一黯,垂下頭來,咬著唇皮,欲言又止,說不出話來。項少龍明白她正飽受良知的煎熬,更怕她忍不住告訴自已被下了毒一事,正要岔開話題時,呂不韋在前方揮手喚呂娘蓉過去,旁邊還有莫傲,顯是和項少龍有著同樣的恐懼。
         項少龍不但沒有受傷害的感覺,還輕鬆了起來。暗忖管中邪必然在肉體上予嬴盈極大的滿足和快樂。所以她在未試過自己的能耐前,怎都不肯就此以身相許。更想不到和管中邪既要在戰場上分出高低,還要和他在情場上見過高下!坦白說,自己那還會是以前般喜愛爭風呷醋的人呢?她大小姐愛嫁誰就嫁誰好了,我項少龍才不放在心上呢。
         回到營地,項少龍剛安排了親衛保護諸位妻,麃公就派人來找他了。到了麃公帳內時,徐先、王陵和幾位心腹將領正在密議,那敗在周於植手下的白充亦在其中。麃公欣然著他在身旁坐下,親切地拍他肩頭道:「昨晚少龍的表現確楚精彩絕倫,殺得管中邪那傢伙全無還手之力,又先發制人阻止那自居仲父的老賊中斷比武,著著均佔在先手。教人大為歎服,若你能領軍沙場,必是無敵的猛將。」
         王陵皺眉道:「少龍昨晚為何不趁機把管中邪幹掉呢?若他今晚躲在暗處以暗箭傷人,恐伯我們這裏有很多人會沒命。」項少龍明白管中邪那兩箭四鵰的絕技,已震驚大秦。而自己昨晚更成功營造了劍壓管中邪的偽象,所以目下亦不宜說出自己根本沒有本事殺死管中邪的真相,苦笑道:「我皆因腿傷復發,才不得不反採守勢,至於管中邪輒論箭術如何高明,都休想有發放冷箭的機會了。」
         當下順便將小盤對高陵君的估計說了出來,同時道:「今趟應敵之策,任由儲君一手策劃,我們只是遵令而行吧!」
         麃公歎道:「老夫總共先後侍奉過我大秦列位君主,卻無人及得上政儲君般以弱冠之年,便顯露出一代霸主的識見、手段和氣魄。我大秦有望了,只不知老夫能否在有生之年,見到天下統一在政儲君手上。」
         項少龍聽得心中欣慰,知道小盤由於這一段時日表現出色,又經證實了非是呂不韋的賊種,已盡得了秦國以麃公為首本地傳統和保守的軍方將領竭誠效忠,只是這些籌碼,已可保他穩坐秦君之位了。
         徐先也讚道:「以政儲君的年紀,不但事事合度,最難得是有膽有識,深藏不露,能在兩位君主連續被人毒害的危急之時,我大秦出了如此明主,確是我大秦的福氣。」
         王陵加入讚了幾句後,道:「對付高陵君還容易,但由於有莫傲為呂不韋暗中策劃,到時可能使出我們意想不到的手段來,確是防不勝防,為何少龍卻不太把呂不韋放在心上呢?」
         項少龍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們現在既對高陵君的舉動暸若指掌,呂不韋有多少人手,又全在我們的掌握內,到時莫傲更要毒發身亡,我則安然無恙。那在政儲君的領導下,縱使孫武復生,亦難以靠呂不韋挽回頹局了。」沉聲道:「我們應否布下陷阱,讓呂不韋露出狐狸尾巴,好把他乘機除掉呢?若證據確鑒,蒙駑也要無話可說。」
         項少龍正大感頭痛時,幸好麃公道:「若要同時對付呂不韋,會把事情弄得非常複雜,我們恐亦應付不來。現在蔡澤、王綰那批傢伙,都靠著他娘的什麼仲父,一下吃他不住,給反咬一口,又有太后站在他那裡,好事恐怕要變成壞事。老徐你最好多點耐性,莫忘了杜璧那方的勢力亦是不可小覷呢。」
         王陵道:「現在蒙駑領軍在外,他對呂不韋是死心塌地,若聞變造反,又或擬東山自立,我們便麻煩了。」徐先歎了一口氣!沒有再堅持下去。
         項少龍愈來愈明白什麼叫命運了。明明眼前有個可殺死呂不韋的機會,偏是動彈不得。眾人再商量了一些細節後,麃公、徐先和王陵三人齊往謁見小盤,而項少龍為了怕惹人注目,沒有隨行,逕自離開。剛出了營地,迎面遇上鹿丹兒和嬴盈二女,兩人應是今早田獵時大有所獲,故趾高氣揚。見到項少龍單身一人,俏目都亮了起來。鹿丹兒頑皮地施然道:「大劍客你好!」
         贏盈因拒絕了他的提親,神情有點尷你道:「我正想找你。」轉向鹿丹兒道:「丹兒!先讓我和大劍客說幾句話好嗎?」
         鹿丹兒不依道:「你不能把他霸著哩!」又捂著了小耳朵嗔道:「快說吧。」
         嬴盈拿她沒法,拉着項少龍走開兩步,耳語道:「人家不是不想嫁給你,只是事情來得太快了,給點時間人家想想好嗎?」
         項少龍暗忖你想給點時間管中邪才真,沒有好氣地盯了她一眼。嬴盈頓足道:「不准歪想,我並非你想像中那回事哩!」
         項少龍歎道:「你若要拒絕一件事,自然可找到借口,以後我若不再理你,嬴大小姐最好莫要怪我無情。」
         嬴盈吃了一驚,仔細看他時,鹿丹兒早衝了過來,扯著項少龍道:「來!我們到河邊釣魚,今天不知是否所有人都失常了,連小俊那頭頑猴都說沒空陪我們,就由項大人來代替他好了。」
         項少龍縱是有,也不想和她們鬼混,何況現在情況是每過一刻,就多分緊張,說著好話,才脫身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