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4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4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2-12 第十二章 帛圖撕心

         穿過連廊,來到外堂,琴清修長玉立的優美嬌軀,正憑窗而立,凝視著外面的園林,若有所思。
         項少龍忍不住來到她身後,輕輕道:「琴太傅在想什麼呢?」
         琴清應早知他會路經此處,沒有絲毫驚奇的表現,亦沒有別過身來,淡淡道:「項大人有興趣想知道嗎?」
         只是這句話,可見她對項少龍非是無情,因語意已超越一般男女的對話界限。尤其在她這一向對異性拒諸千里的人來說,情況更不尋常。
         項少龍吃了一驚,但勢不能就此打退堂鼓,兼之心內實在喜歡與她接近,硬著頭皮道:「嘿!若沒有興趣也不會問了。」
         琴清倏地轉過嬌軀,冰冷的俏臉就在項少龍伸手可觸處,美眸射出銳利的神色,淡然自若道:「琴清正在想,項大人知道琴清在這裡時,會不會繞道而走呢?」
         項少龍登時招架不住,乾笑道:「太傅太多心了,唔!你見著了嫣然她們沒有?」
         這性子剛烈執著的美女寸步不讓道:「不要顧左右而言他,琴清最恨的當然是害主欺君的奸佞之徒。其次就是你這種自以為是,又以保護女性為己任作幌子之輩,其實卻是視我們女子如無物的男人,我有說錯你嗎?」
         項少龍早領教過她的厲害,苦笑道:「看來在琴太傅心中,小弟比呂不韋好不了多少。唉!我早道歉了,只是說錯一句請太傅到巴蜀陪華陽夫人的話吧!到現在仍不肯放過小人嗎?」
         琴清在項少龍前,不知是否打開始那趟養成條件反射式的習慣,分外忍不住笑,俏臉堅持了不到眨幾下眼的工夫,玉容解凍,我不服氣,你怎麼賠罪都補償不了。
         項少龍還是首次遇上她肯打情罵俏的機會,心中一熱,正要說話,足音傳來。
         兩人知是儲君駕臨,慌忙分了開來。
         項少龍連忙施禮告退,但剛才琴清那似是向情郎撒嬌的神態,已深深鐫刻在心底裡,再抹不掉。
         在十八鐵衛擁持下,項少龍策騎馳上通往外宮門的御道,剛巧昌平君正在調遣負責守護宮門的一營禁衛,把他截往一旁,低聲道:「燕女真是精彩了!」
         項少龍只好含糊應過。
         昌平君年輕好事,問道:「呂相的三小姐真是生得標緻,想不到還使得一手好劍法。我到今朝醒來腦袋裡仍閃現著她那條水蛇腰肢。嘿!她與你是什麼關係?有虛招來試探你的反應之舉呢?」
         項少龍湧起親切的感覺,就像以前在二十一世紀時和隊友的閒聊,總離不開女人、打架和罵長官的話題,笑道:「這恐怕就叫樹大招風吧!」
         昌平君哈的一笑,道:「說得好,你這新發明的詞語兒對項大人真是貼切之極。所以我的刁蠻妹知我們和你稔熟後,硬纏著我們要把你擒回去讓她過目。」
         項少龍大感頭痛道:「這事遲些再說好嗎?你也該知我最近有多忙。」
         昌平君笑道:「你怎也逃不了她的魔掌的,讓她顯點威風便行了,當作是給臉子我們這兩個可憐的哥哥。否則田獵時,她定會教你好看。」
         項少龍訝道:「她也參加田獵嗎?」
         昌平君道:「那是她的大日子,到時她領導的娘子軍會空群而出,鶯飛燕走,不知多麼威風。」
         項少龍愕然道:「娘子軍!」
         昌平君歎道:「那就是咸陽城像舍妹那種嬌嬌女組成的團隊,平時專去找劍術好的人比試,連王翦都給她們纏怕了。我看這小子溜去守北疆,主要還是為了這原因。若非你整天躲在牧場,怕也會有你好受的。」
         項少龍這才有點明白,啼笑皆非時,昌平君道:「安谷這小鬼明天去守東關,我兩兄弟與他份屬至交,定了今晚為他餞行,你也一道來吧!順便敷衍一下嬴盈。」
         項少龍一來對昌平君這完全沒有架子,年紀又相近的軍方要人大有好感,二來亦理應為安谷送行,微笑著答應了。
         昌平君這才欣然放他離去。
         回到都騎衛所,給荊俊截著,拉到一旁道:「有三件事!啊!」接著打了個呵欠。
         項少龍瞪著他道:「忙足了整晚嗎?」
         荊俊若無其事道:「我依足三哥吩咐,用了半晚來哄慰她,下半晚則善待她,當然有點眼睏了。」
         項少龍為之氣結,又拿他沒法,爽然道:「快說!是那三件事?」
         荊俊煞有介事道:「首要之事,就是三位嫂子著你若抽得出空閒,請到琴府陪她們吃午飯,項寶兒也很掛念著你,我看最好你今晚也去那裡陪她們睡覺。」
         項少龍瞪著他道:「小俊你為何今天說話特別貧嘴?」
         荊俊裝出謙虛的樣子道:「小俊怎敢,只是這些天來見三哥笑容多了,才忍不住想再多看一點。」說到最後,兩眼一紅,垂下頭去。
         項少龍深切感受到兩人間深厚的兄弟之情,摟著他肩頭,欲語無言。
         可能是因莊襄王之死,全面激起了他的鬥志,所以趙倩諸女慘死所帶來的嚴重創傷,也被置諸腦後。
         畢竟那是一年前的事了。
         荊俊道:「另外兩件事,就是龍陽君正在大堂候你和田單派人來說有急事請你到他的賓館一晤。」
         項少龍心中打了個疙瘩。
         田單為何要見他呢?
         以他的神通廣大,該聽到自己與呂不韋不和的傳言。若他想與呂不韋保持良好關係,對自己應避之則吉才對。
         想到這裡,一顆心不由劇烈地抖動了幾下。
         與龍陽君在類似休息室的小偏廳坐下後,龍陽君祝賀道:「恭喜項兄,坐上了人人艷羨的都騎統領之職。」
         接著又神色一黯道:「只是想到有一天或會和少龍你對陣沙場,便有神傷魂斷的感覺,人生為何總有這麼多令人難奈的事?」
         項少龍誠懇地道:「放心吧!我會盡量迴避那種情況,在這群雄割據的時代,連父子兄弟都可大動干戈,君上看開點好了。」
         龍陽君滿懷感觸道:「回想當年在大梁初遇時,我倆勢若水火之不相容,現在少龍反成了奴家最肝膽相照的好友。想起明天要離開,可能永無再見的一日,便鬱結難解,千情萬緒,無以排遣。」
         項少龍一呆道:「君上不待田獵後才走嗎?」
         龍陽君眼中閃過殺機,不屑道:「呂不韋現在擺明連結齊楚來對付我們三晉,多留幾天只是多受點白眼,我才沒有那麼愚蠢。」
         項少龍心知此乃實情,更不願以假話哄他。想起鄭國築渠的事,道:「君上暫時不用那麼擔心,沒有十年八年,秦國亦沒有能力大舉東侵,只要你們能繼續合從之策,這期間內應可安然無事,最多也是在疆土上小有損失吧了!」
         龍陽君眼中射出銳利的光芒,道:「少龍憑何說出此言?」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忍不住把鄭國築渠一事說了出來。
         龍陽君感動地道:「少龍竟肯把這天大秘密告訴奴家,奴家定會守口如瓶,連大王都瞞著,以示對少龍的感激。」
         旋又恍然道:「難怪韓闖如此春風得意,我憂慮得茶飯不思時,他卻去花天酒地,夜夜笙歌,戀而不去,原來是胸有成竹。」
         再壓低聲音道:「少龍為何不點醒秦儲君,不但可立一個大功,還可使呂不韋顏面掃地。」
         項少龍苦笑道:「我也不想秦人這麼快打到大梁去啊!」
         龍陽君凝神想了一會,道:「有一件事,我本不打算告訴你,可是見少龍對奴家如此推心置腹,令我心生慚愧。」
         又咬牙切齒道:「韓晶那賤人完全不顧大體,我亦不必為她守秘。」
         項少龍訝道:「什麼事?」
         龍陽君沉聲道:「你見過那龐煖了,此子乃韓晶的面首和心腹,極懂權謀之術,口才了得。今次他來秦,實居心不良。最近他頻與高陵君嬴悝接觸,你大可猜到不會是好事吧!」
         高陵君就是王位給莊襄王由手內奪走的子,他一直不服此事,有心謀反是必然的了,只不過想不到會與趙人勾結。
         項少龍明白到龍陽君知道了韓人的陰謀後,又放下了秦國大舉進攻的顧慮,兼之痛恨趙國太后韓晶,才在背後射她一記暗箭。若龐煖失陷咸陽,最受打擊的當然是韓晶了。
         政治就是這麼錯綜複雜和黑暗的了。
         明有明爭,暗有暗鬥。
         各展奇謀,未到最後,不知鹿死誰手。
         雖然這定律對項少龍這預知未來的人不生全效,但個人的鬥爭,其結局如何,仍是撲朔迷離,無從預知,比如他就不知道自己會否敗在呂不韋手上。
         項少龍想了一會後,道:「田單要見我,君上知否所因何事?」
         龍陽君愕然道:「有這種事?照我看田單和呂不韋間應有密約,三晉歸秦,燕國歸齊,重履當年西東二帝瓜分天下的大計。雖然誰都知道這是互相欺騙,但短時間內對雙方均是有利,故而兩人現在如膠似漆。他要見你實在令人費解。」
         項少龍知不能在他處問出個所以然來,依依話別之餘,把他送出衛所,便帶同十八鐵衛,往見田單。
         賓館守衛森嚴。
         旦楚在正門處迎接他,神情肅穆,只說著禮貌上的門面話。
         把他引進田單所在的內廳時,這齊國的超卓政治家正在專心彈奏古琴。
         「仙翁」之聲有如淙淙流水,填滿了整個廳堂。
         那對與他形影不離的劉氏兄弟,虎視眈眈的望著項少龍。
         旦楚退後兩步,卻沒有離開。
         項少龍知道不妥,但任田單如何大膽,也絕不敢在咸陽暗算他。
         不過若田單是奉了呂不韋之命,真要殺他,他和十八鐵衛便休想有一人能活著離開。
         田單忽然半途而止,大笑道:「董馬癡別來無恙。」
         這才起立轉身,一對鷹隼般的利目箭般往他射來。
         項少龍早知瞞他不過,但亦知他因不能肯定,才詐他一句。
         無論呂不韋和他如何親密,前者當不致蠢得把這秘密告訴他,因為這正是由呂不韋一手策劃,累得田單陰謀不成,還損兵折將,顏面無光的狼狽溜回齊國。
         裝作愕然道:「田相的話,請恕末將不明白了。」
         田單胸有成竹地過來,到了近處才道:「想不到威名震天下的項少龍,竟沒膽量承認所做過的事,你雖可瞞過其他人,但怎瞞得過我田單?」
         接著嘴角逸出一絲莫測高深的笑意,右手一揮道:「讓我給你看一件精彩的東西。」
         旦楚應命來到兩人之側,由懷中掏出一卷帛畫,展了開來。
         劉氏兄弟同時來到田單兩旁稍前處,擺出防備項少龍出手突襲的姿勢。
         氣氛登時緊張起來。
         項少龍往那帛畫望去,登時手足冰冷,有若給掉進了萬丈冰淵裡,渾身劇震。
         帛畫上赫然是善柔的臉容,有七、八分相像,只是眼神有點奇怪,予人一種柔弱的感覺,與她一向的堅強截然有異。
         田單冷笑道:「不用說,項兄也該知此女是誰,竟敢來行刺田某,被我所擒,聽聞她曾當過董馬癡的夫人,項兄是否仍要推說不知此事呢?」
         項少龍感到落在絕對下風,但隱隱又感到有點不妥,只是想起善柔已入敵手,早心亂如麻,腦筋不能有效運作。
         田單淡淡道:「區區一個女人,田某就算把她送回給項兄也沒有什麼關係,只要項兄肯為田某做一件事,此女可立即回到項兄懷抱裡。」
         項少龍腦際靈光一閃,忽然把握到問題關鍵處。
         一股無可抗拒的悲傷狂湧心頭。
         他知道善柔是因行刺不成,自殺殉死,所以畫者才無法把一對死人的眼睛傳神地表達出來。
         項少龍眼中射出仇恨的火焰,狂喝道:「不用說了,若田單你能活著返回齊國,我項少龍這三個字從今以後倒轉來寫。」
         在田單四人的目瞪口呆下,項少龍滿腔悲憤,不顧而去。
         現在他終於有了殺死田單的最好理由了。
(卷 十 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