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1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0-2 第二章 錯綜複雜

         馬車內,趙雅蜷伏項少龍懷裡,悲慼不已。
         項少龍撫著她香肩柔聲道:「振作吧!人死不能復生,我們只能化悲憤 為力量,好好應付眼前的重重危機。」
         趙雅抽搐著道:「她們死得很慘,連臉貌都認不出來,究竟是誰串通了 這些兇手,為何竟懂得由秘道潛進宮內呢?」
         項少龍心中懍然,此事若追查起來,恐怕晶王后都給牽連內,但若不向 趙雅解釋清楚,以她的才智,說不定日後會發覺自己在蒙騙她,遂說出了韓闖在此事上所扮演的角色。
         趙雅聽得心中大恨,不滿道:「你怎可放過韓闖?」
         看著她秀眸噴著仇恨的怒火,項少龍大感頭痛,歎了一口氣道:「我也 是無可奈何,此事勢將牽涉晶王后,在現今的情況勢下,對趙是有害無利。若韓趙交惡,只是白便宜了田單和李園,雅兒能體諒我 的苦心嗎?莫忘了我曾答應過助你王兄渡此難關哩!」
         大條道理搬了出來,趙雅再難追究,伏回他懷裡,低聲道:「少龍,我恨王兄,他除了自己和切身的利益外,再沒有他真正關心著緊的事了。」
         項少龍暗歎當上皇帝的人恐怕最後都會變成這樣子。
         絕對的權力能使任何人絕對地腐化。
         想到這裡,不由聯想起小盤這未來的秦始皇,心頭湧起一種莫名的強烈恐懼。
         邯鄲過了個平靜裡絕不平靜早上。
         信陵君一眾手下的授首被誅,全城震動,把項少龍這城守的聲望推上新 的高峰。
         接著的數天項少龍等忙個不了,對城防作出種種必要的措施,實則暗作精密安排,好把趙穆擒回咸陽,完成此行的任務。
         成胥在郭開的說項下,帶罪恢復了原職,兩人對項少龍更是妒恨非常, 同時亦奇怪趙穆為何知道了項少龍的「陰謀」後,仍沒有任何舉動。
         田單、李園都因信陵君事件,轉趨低調,令人不知他們打什麼主意。
         韓闖更為避嫌疑,少有出來活動,更不敢向少龍提出要田貞田鳳兩女侍 夜的要求,免去了項少龍一項煩惱。
         龍陽君則決定返回大梁。孝成定下日子,在宮內大排筵席,歡送龍陽君 。
         在送別宴舉行前三天的早上,趙穆派人來找項少龍。
         項少龍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放下一切,到侯府去見趙穆。
         這奸賊把項少龍引進密室,興奮地道:「你那效忠書的辦法真了得,立時試出誰對本侯忠誠,誰是搖擺不定,看風駛悝的小人。」
         項少龍:「侯爺快把看來不肯簽效忠書那些人的名字予我,讓我好向孝成交待,整治他們。」
         趙穆從懷裡掏出名單,攤開在方几上,開懷笑道:「你的想法和本侯不謀而合,看!我早預備好了。」
         項少龍定睛一看,只見上面寫著十多名字,成胥赫然在內,其他都是城 內有身份地位的大臣和將領。
         項少龍奇道:「成胥不是郭開的人嗎?為何竟會出現在名單上?會不會是……嘿!」
         趙穆兩眼凶光一閃道:「這小子忘恩負義,當初若不是我,他怎有資格 坐上禁軍大頭領的位置?你最好加重點語氣,趁現在孝成對他不滿時,來個落井下石。」
         他這麼一說,項少龍立時明白成胥根本不是他的人,只是想借力殺人, 好讓他的人能有機會取成胥而代之。
         如此推之,誰最有機會成為孝成的宮衛統領,那就可能是趙穆的同黨。
         趙穆笑道:「就算害不倒他,我們也沒有損失啊!」
         接著臉色一沉道:「孝成真的召了李牧回來,他率領的一旅二萬多人的 精兵正在途中,七天內便可抵達邯鄲。哼!不過他回來也只是送死,因為孝成再沒有多少天可活了。」
         項少龍心中暗喜,知道趙穆定下了整個謀朝篡位的計劃,裝作興奮地道 :「我也一切準備妥當,侯爺準備何時下手?」
         趙穆臉肌一陣抖動,那道醜惡的疤痕像條要擇人而噬的小毒蛇,雙目凶芒爍動冷冷道:「三天後舉行龍陽君的餞別宴時,所有大臣將領都會集中到王宮裡去,那就是動手的好時刻了。」
         這回連項少龍都惑不解,愕然道:「但那亦會是宮內保安最森嚴,警覺性最高的時刻,我們那來機會?」
         趙穆嘴角抹過一絲陰險的笑意,狠狠道:「只要你能設法把忠於孝成的 守城將領,調往王宮,再代之以我和你的人,那整個城防都要落進我們手內,在那種情況下,邯鄲還不是成了砧上之肉,任由我們 宰割。」
         項少龍沉聲道:「侯爺可否說清楚一點?」
         趙穆點頭道:「我們的好幫手仍是項少龍那小賊,我會布下他到了城內 的痕跡,那時不用你提出,已是驚弓之鳥的孝成也要迫你搜索賊蹤,你便可作出所有調動,乘勢把王宮重重封鎖,另一方面卻大開 城門,讓田單的大軍開進城裡來,那時還何懼那區區萬多名禁衛軍,更何況禁衛軍中也有我的人呢?」
         項少龍皺眉道:「這豈非是硬幹嗎?似乎與侯爺的原意有點出入呢?」 再壓低聲音道:「侯爺真的那麼信任齊人嗎?」
         趙穆有點不悅道:「這個本侯自有分寸,只要你能抓牢邯鄲城的兵權, 聽我的指示行事,三天後就孝成歸天的時刻。其他一切,均不用你操心費神,事成後我包保你何成為趙國的三軍統帥,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項少龍知道事情絕不會如他所說般簡單,但亦知再追問下去,必會啟他疑竇,唯唯諾諾應過後,告辭離開,立即入官晉見趙王。
         孝成在內宮見他」項少龍怕侍衛裡有趙穆的人,使個眼色,孝成會意,領著他漫步於御花園內,侍衛只是遠遠守護著。孝成聽完項少龍的報告後,不禁歎了一口氣:「到今天寡人才知李牧和廉頗兩人對 我大趙的忠心和重要性。清剿了趙穆和他的餘黨後,我大趙內有郭開和董卿,則有李牧和廉頗,那還怕不能振興國運,加上有魯公 秘錄在手,一統天下,亦可預期呢,董卿定要好好幹下去,寡人絕不會忘記你的功勞。」
         以孝成的為人,說出這番話來,已算對他推心置腹了。假若孝成真能覺 今是而昨非,趙國假時日,確是振興有望。可是聽到這番肺腑之言的項少龍,心中反湧起一種沒來由的不祥感覺,心中很不舒服。或者是不符合孝成一向刻薄寡恩的行為,使他生出突兀之感。
         看著孝成蒼白的臉容,項少龍沉聲道:「假若成將軍被免職,大王會起用那位將領呢?」
         孝成一時不能會意過來,皺眉道:「董將軍為何要急想知道?」
         項少龍道:「趙穆始終不是對我那麼信任,很多事都瞞著鄙人,我看他 這麼有把握,定是禁衛將領中有效忠他的人,倘若成將軍被免職,這個趙穆的同黨便極有可能坐上成將軍的位置。」
         孝成搖頭笑道:「這只是趙穆一廂情願的想法,事實上寡人一時也想不 出會委任那個人。人選倒有好幾個,寡人才不相信他都已投靠到奸黨的一方。」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設使成將軍忽然出了意外,在目前這種形勢下, 大王必會委人暫時率領禁軍,以免指揮失調,那大王心目中的那人會是誰呢?」
         趙宮的禁衛統領指揮,下有十名御前帶兵衛,分統著禁宮十軍,每軍兵 力在一千至一千五百人間,這批專責保護趙王安的軍隊,均經過精嚴的篩選,訓練優良,遠勝守城和戍外的士卒。
         在一般情況下,若禁衛統領不能執行職務,自應從作為副手的帶兵衛裡 ,挑選其中頂上,由於他們熟悉王宮的保安和運作,才不致出現問題。
         孝成認真地思索了一會,歎了口氣道:「這事一時間實在很難決定。」
         項少龍明白他優柔寡斷的性格,不再追問,道:「看來若不能把那批效 忠書取到手上,便摸不清趙穆的真正佈置,這事由鄙人去辦吧!大王放心好了。」
         孝成對他信心十足,道:「明天寡人會把另一半虎符交給你,由你全權 調動兵馬……」頓了頓又道:「假若田單真的參與了這場意圖推翻寡人的叛變,寡人想趁機把他殺了,董卿有把握做到嗎?」
         項少龍沉聲道:「大王想過那後果嗎?」
         孝成歎道:「這事寡人已想了多天,齊國若沒有了田單,便等若老虎沒 有了爪牙,問題是這人並非易與,所以才徵詢董卿家的意見。」
         看著他苦惱難釋的樣子,項少龍猛一咬牙道:「這事包在我身上好了! 嘿!鄙人有個請求,希望大王俯允。」
         孝成道:「董卿請說!」
         項少龍道:「對付趙穆的事,大王可不告訴任何人,包括郭大夫在內。 」
         孝成大感愕然,不悅道:「董卿是否懷疑郭大夫呢?」
         項少龍道:「一天未得到那批效忠書,我們亦難以肯定誰是奸黨,說不 定郭大夫手下裡有趙穆的人,在這關鍵時刻,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小心點總是好的。」
         孝成思索了半晌,點頭答應了。再商量了一些行動的細節後,項少龍才 離宮回指揮所,找著滕翼,把事情告訴了他。
         滕翼的臉色凝起來,好一會才斷然道:「趙穆開始顧忌你了,唉!你的 表現太厲害了,尤其搶回魯公秘錄一事,若我是趙穆,亦要對你提防。」
         項少龍苦惱地道:「不但趙穆因此事顧忌我,照我看最大的問題是我無 心插柳地成了樂乘之死的最大得益者,又有郭開在背後弄鬼,現在我處境是由暗轉明,非常不利呢。」
         滕翼一呆道:「什麼是無心插柳?」
         項少龍苦笑解釋後,道:「現在怎也要設法把那批效忠書弄到手上,才能清楚趙穆的佈置,我看這狡猾如狐的老賊定會教我去作先鋒卒,而他卻坐享其成。唉!我要找田單談談了。」
         滕翼道:「千萬不要這麼做,我看田單亦在懷疑你,你這樣送上門去, 說不定會露出破綻。假設他問起了魯公秘錄一事,你如何答他呢?他並非孝成,不會輕易信你。況且天才曉得韓闖和他們是什麼關係。還有個李園,最近我們正疏忽了他。」
         項少龍聽得心亂如麻、頭大如斗時,手下來報,龍陽君來找他。
         項少龍苦笑道:「現在唯一可信任的人,或者就是這不男不女的傢伙了 。」言罷往正堂接見龍陽君去了。
         揮退隨人後,兩人坐到一角,低聲說話。
         龍陽君精神好多了,神采和以前沒有多大分別,更回復了昔日的自信,「深情」地細看他半晌後,柔聲道:「今早李園來找我,說只要我肯聯手迫孝成從燕國退兵,合從一事可一拍即合,否則齊楚將會 對趙國用兵。哼!他的口氣真大,當上國舅才只那麼幾天,便當足自己是楚孝烈的代表了。」
         項少龍道:「假若齊楚聯合來對付我們,魏國會否出兵助陣呢?」
         龍陽君嘴角飄出一絲笑意,道:「董兄雖然智深若海,但終是生性率真 ,不明白像李園這種奸險小人,說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他這麼說,只是為了掩飾更大的陰謀,你最好教孝成提防一下。唉!奴 家真的很為董兄你擔心哩!」
         項少龍愕然道:「君上何有此言?」
         龍陽君歎道:「我知道你能登上城守之位,晶王后在背後出了很多力。火過我定要提醒董兄,這個女人非常厲害,不動聲息便可玩弄人於股掌之上,亦可不費吹灰之力就置人於萬劫不復之地。以前信陵 君寄居邯鄲時,曾和她打得火熱。你現在對她有用,她自會籠絡討你;到你沒有用時,看她會怎樣對付你?」
         項少龍暗裡出了一身冷汗,他的確沒怎麼把晶王后放在心上。現在回心 一想,她確不簡單。在眼前這場鬥爭中,無論那方勝了,得益者依然是她。
         問題在李牧廉頗兩人一天仍然健在,都沒有人敢動她。
         項少龍設身處地,為晶王后著想,也恨不得有人代她除去了這有名無實的大王丈夫,好讓兒子登上王位,自己則在幕後操縱一切,垂簾聽政。那時再重李牧和廉頗這兩大忠臣名將,地位便穩若泰山。
         忽然間他明白了自己這城守的重要性,只有他才能讓她反控制著趙穆和 抗衡齊、楚的外來勢力。
         想到這裡,一隻柔軟的「玉手」搭上了他的手背。
         項少龍嚇了一跳,往龍陽君望去,只見他萬縷柔情般的目光正緊盯著自 己,誠摯地道:「離開邯鄲吧!否則董兄必死無葬身之地,無論誰得了趙國的王座,最後都要把你誅除。」
         項少龍忍受著他還可接受的肌膚之親,斷然搖頭道:「董某從不把生死 擺在心上,尤其在我國生死存亡的關頭,更不願避而不理,否則下半生都會鬱鬱難安,亦愧對先父在天之靈。」
         龍陽君見他神情堅決,縮回「玉手」,幽幽長歎,柔聲道:「董兄乃真 英雄,奴家不勉強你了,但有一天董兄若耽不下去,請記著奴家正在大梁等待著你。」頓了頓續道:「晶王后和郭開雖在城守一職 上意見分歧,可是兩人終因利害關係互相勾結,你要小心提防啊!」
         項少龍愕然半晌,無限念頭閃電般掠過心湖,同時暗責自己疏忽,沒及早認識到晶王后處處逢春的手段。
         龍陽君欲語無言,起身告辭。
         項少龍有點感動,殷殷把他送到指揮所外的馬車旁,看著他離去。
         忽然間他知道必須重新部署策略,否則休想有命離開邯鄲,更不要說把趙穆活擒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