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4人線上 (3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4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8-7 第七章 便宜夫人

         經此一役,項少龍聲威倍增,當晚趙王特別設宴安撫他,到會的全是趙國的大臣將領。趙雅、趙致均有出席,兩女現在和他關係大是不同,反不用像以前般藉故向他糾纏了。
         趙致初嘗禁果,更是明艷照人,風韻楚楚。
         趙穆覷了個空檔,向他低聲責道:「這麼重要的事,為何不和我先作個商量?」
         項少龍早擬好說詞,懇切答道:「一來情勢危急,二來我是故意不讓侯爺知道此事,那反應起來就與侯爺完全無涉,不會惹起懷疑。」
         趙穆雖仍有點不舒服,但也不得不讚歎道:「你這一手真是漂亮,有你如此人材助我,何愁大事不成?」
         項少龍為了增加他對自己的信任,同時迫他叛變,低聲道:「我已由趙雅處探出口風,事情應是與齊人有關,詳情卻仍未探得清楚,趙雅究竟與那個齊人關係最為密切?」
         趙穆立即為之色變,冷哼道:「定是齊雨,今次他也有隨田單來此,哼!枉我還對田單推心置腹,他竟然敢出賣我!」
         項少龍這才知齊雨來了,乘機問道:「侯爺為何如此不智,竟把秘密洩露給田單知道。」
         趙穆道:「還不是為了魯公秘錄和那項少龍,不過他們並不知我的真正身份,只知我和爹有密切聯繫,不過若教孝成王知道此事,我的處境就非常不妙了。」
         項少龍剛想探問秘錄的事,趙霸領著趙致走了過來,前者笑道:「董先生何時來敝館指點一下兒郎們?」
         項少龍知道欲拒無從,無奈與他定下日子時間,正含情脈脈看著他的趙致欣然道:「到時讓趙致來接先生的大駕吧!」知道有了癡纏項少龍的借口和機會,這春心大動的美女還不歡喜若狂嗎?
         趙穆和趙霸都奇怪地瞥了趙致兩眼。
         這時趙雅盈盈而至,把他扯到一旁,讚歎道:「我愈來愈發覺你這人的厲害了,不用人家便已化解了問題,不知你的承諾是否仍然有效?」
         項少龍拍胸保證道:「大丈夫一諾千金,怎會欺騙你這麼一位美人兒,放心吧!只要他真是來邯鄲,這幾天定有好消息奉上。」
         趙雅疑惑地看著他道:「為何董先生像忽然對趙雅愛護備致呢?」
         項少龍呆了一呆,才搪塞道:「說真的,以前董某因聽過項少龍的事,所以不大看得起夫人,到昨晚才知夫人非是狼心狗肺的狠毒婦人,才對夫人有了新的看法。」
         趙雅淒然道:「先生罵得好,趙雅真的後悔莫及,若不是尚有點心事,早已一死了之,免受生不如死的活罪。」
         項少龍奇道:「夫人尚有什麼放不下的心事?」
         趙雅瞪他一眼道:「你好像一點不介意我要尋死的樣子。」
         項少龍苦笑道:「最難測是美人心,夫人既覺得生不如死,我若勸你不要去死,豈非等若教你多受活罪?夫人反為此不滿,這算那碼子的道理?」
         趙雅嫵媚一笑道:「和你相處真是人生快事,夫人府的門現在永遠為先生敞開,無論先生何時大駕光臨,趙雅必竭誠以待。」
         項少龍忍不住道:「那你最好先打跛了李園的腳,董某才不願在夫人的寢室外苦候呢!」
         趙雅啞口無言,她自己知自家事,確是很難拒絕李園。昨晚為了項少龍方會情急下對這董匡表示唯命是從,卻知很難真的辦到。幸好此時趙王駕到,各人紛紛入席,使她避過了這難答的問題。
         當晚孝成王頻頻向項少龍勸酒,又告誠各大臣盡量協助項少龍發展牧場,到午夜時才盡歡散去。
         趙致春情難禁,又隨項少龍返回府邸,共效于飛,累得項少龍想夜探紀嫣然香閨一事被迫腰斬。到了次日清晨,紀嫣然忍不住過來找他。
         兩人相見,自有一番歡喜。
         紀嫣然扯著他到了後園,並肩漫步道:「你那一手不但教李園碰了一鼻子灰,連田單都開始注意你起來,認為你是個非常不簡單的人材,看樣子頗想籠絡你呢。」
         項少龍不悅道:「你給我的感覺似乎是終日和田單李園兩人混在一塊兒,所以對他們的反應瞭若指掌。」
         紀嫣然嬌笑道:「夫君息怒,嫣然確是有點不聽話,但目的只是為夫君去打探消息,現在田單和李園正向孝成王齊施壓力,迫他由燕國退兵,自然是怕趙國滅燕後版圖聲勢均大幅增加,不利齊楚霸業。田單更是緊張,因為若讓趙人得到燕地,那齊人的西北部都給趙人包圍了。」
         項少龍吃了一驚,忘了怪責紀嫣然,皺眉道:「那就糟了,一日趙兵不由燕國退回來,合從之議都休想達成,那豈非李園等都不會離開邯鄲,那很易揭穿我吹噓還有大批牲口運來的假局。」
         紀嫣然道:「放心吧!趙穆這兩天頻頻找田單密議,他比你心急多了。」項少龍瞪著她道:「這也給你打聽到了!」
         紀嫣然笑倒在他懷裡,喘著氣辛苦地道:「夫君那嫉忌的樣兒,看得嫣然心花怒放!噢!不!應是惶恐萬分才對。嫣然這樣做,都是為了使夫君不致成為眾矢之的。現在嫣然已成功把李園嫉恨的對象,移到田單身上,所以這兩人是貌合神離,爭著向嫣然暢談治國之道,讓人家可輕易探得動靜,做夫君的情報小兵,若夫君認為嫣然不對,任憑處置。」
         項少龍明白紀嫣然性格獨立,雖然迷戀自己,卻不會盲從附和,苦笑道:「你最好小心一點,無論你如何自信,但周旋於虎狼之間,終是危險的事,誰不想佔得花魁,享盡艷福。」
         紀嫣然嬌癡地道:「項郎真懂哄人,竟可想出『花魁』這麼討人歡喜的詞語。好了!人家又要走了,你今晚會否像昨晚那麼狠心,讓嫣然獨守空幛呢?」
         項少龍想不到這麼一晚她也會興問罪之師,既頭痛又心甜,再三保證後道:「我現在裝模作樣也要到藏軍谷走一轉,你則會到那裡去?」
         紀嫣然道:「晶王后多次約人家入宮,今趟推無可推,怎也要應酬她一次。」依依惜別後,兩人分頭去了,趙致則自行回武士行館。
         那晚天黑時他才和滕翼趕回邯鄲,這時守城者誰不識他董馬癡,不用看證件便讓他們通過。
         荊俊弄上手那美麗的少女果然百媚千嬌,這小子樂不思蜀,項少龍亦放下心事,任他留在牧場。
         經過烏卓一番經營後,藏軍谷牧場已略見規模,更重要是在和戰略性地區設下據點,又闢了幾條秘密逃路,隨時可翻山越嶺,逃進四周的荒山野嶺中,只要能用計把趙穆引到那裡去,他們便有把握將他活擒回秦。
         回府路上,滕翼道:「我已使人四處搜羅牲口,當牧場規模大備時,就是我們動手的好時刻了。」
         項少龍點頭同意。
         剛進入府門,烏果神色古怪地迎上來道:「三夫人來了!」
         項少龍和滕翼面面相覷,一齊失聲道:「三夫人?」
         烏果苦笑道:「三爺的夫人,不是三夫人是誰,三夫人是夠美了,脾氣卻大得可以。」
         滕翼不悅道:「你在胡說什麼?」
         項少龍想起善柔的兩天之期,心中叫苦,這兩天忙個不了。那還記得她似是戲言的警告。當下拉著滕翼進府,說出此事。
         滕翼一聽同感頭痛,歎道:「幸好昨天剛有一批戰馬運來,就當她是隨來的一員好了,這事我自會安排得妥妥貼貼。」
         項少龍失聲道:「你不去勸勸這大姨,還要我真當她是夫人嗎?」
         滕翼苦笑道:「你先去應付住她,不過我看她對你很有意思,只要軟硬兼施,憑你的手段最後還不是會把她收得貼貼服服嗎?」言罷不顧兄弟情義,一溜煙走了。
         項少龍硬著頭皮,回到內宅。
         尚未走進內堂,已傳來善柔的聲音嬌罵道:「小婢都沒有半個,難道要你們這些粗手粗腳的男人來服侍我,那成什麼體統。」
         項少龍跨過門檻,腳皮尚未落地,善柔已嚷道:「相公回來了,沒你們的事,快給本夫人滾!」
         那四名可算是勸務兵的精兵團員,如獲皇恩大赧,抱頭竄了出去。
         善柔換上了華麗的盛裝,頭紮燕尾髻,高貴泠艷,明媚照人,看得項少龍睜大了的眼再蔽不起來,只是她孅腰戟指的模樣令人見而心驚。
         善柔「噗哧」一笑道:「嘻!人家扮你夫人扮得像不像。」
         項少龍負手來到她身後,在她皙白的粉項嗅了兩記,暗讚香氣襲人,才皺眉道:「兩天之期尚未過,你這便急不及待來當我的夫人,姊姊是否春心動了。」
         善柔仰起俏臉,眸子溜上眼頂處瞅了他一記,輕描淡寫道:「你怎麼說也好,總之我是跟定了你,好督促你辦事。」
         項少龍來到她旁,故意貼著她的肩膀,輕擠了擠她,不懷好意道:「大姊不怕弄假成真,給我佔了便宜嗎?」
         善柔故意不望他,威武不能屈的昂然道:「你愛怎樣就怎樣吧!成大事者豈拘於小節,就算給那些乘人之危的小人佔佔便宜,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了。」
         項少龍拿她沒法,恨得牙癢癢地道:「誰才是乘人之危,柔小姐自己心中有數吧!」
         善柔甜甜一笑,轉身摟上他脖子,堅挺有勁、曲線迷人的酥胸胴體毫無保留地靠貼著他,以撒嗲的語氣道:「好相公!那裡找兩個小婢來服侍你的夫人好呢?堂堂董馬癡之妻,總不能有失身份,自己服侍自己吧?」
         項少龍又好氣又好笑,也給她親暱的行為迷得方寸大亂,探手箍住她的小蠻腰,苦笑道:「你這小妮子根本就一心想嫁我,但臉子卻放不下來,等多一晚都怕當不成我的夫人,我也只好認命,誰叫你的妹夫是老子的二哥。」
         善柔含笑不語,也沒有分辯,只是得意洋洋地瞧著他,絲毫不懼他的侵犯。
         項少龍探手在她高聳的粉臀拍了兩記,欣然道:「好吧!我就由外宅調兩個丫頭來侍候你,不過你要謹守婦道,不准隨便發脾氣,又或像以前般一言不合便亮刀子。唉!有了外人,我恐怕連睡覺時都不能以真面目示夫人你了。」
         善柔見迫得對方貼貼服服,大喜地由他懷裡溜了出來,嬌笑道:「誰要陪你睡覺了。我就住在隔壁的房間,莫怪本夫人不先警告你,若有無知小賊偷進我的閨房,說不定會吃飛刀呢!」
         看著她消失在通往寢室的走道處,項少龍搖頭長歎,多了這像永不肯屈服的美女在身旁,以後的煩惱會是層出不窮。
         不過看到她現在那歡天喜地的樣子,比之以前日夜被仇恨煎熬的陰沉模樣,自己總是做了好事。
         坦白說,她比趙致更吸引著他,或者這就是愈難到手的東西愈珍貴的道理吧。正猶豫好否跟進去與她戲鬧,烏果來報,趙穆派人來找他。
         項少龍心中大奇,趙穆剛和他約好表面上盡量疏遠,為何忽然又遣人來找呢?」
         出到外廳,來的赫然是蒲布。
         項少龍奇道:「侯爺找我有何要事?」
         蒲布恭敬地道:「小人今早已來過一次,原來董先生到了藏軍谷,幸好董爺回來了,今晚侯爺宴請田相國,田相國指定求見董爺,請董爺動駕!馬車正候在門外。」
         項少龍想到即將見到這名傳千古的超卓人物,不由緊張起來,旋又想起英雄慣見亦常人,有誰比秦始皇更出名,還不是由他一手捧出來的。至此放開懷抱,匆匆更衣後,來到大門外。
         廣場上近五十名親兵護著一輛華麗的馬車,極具排場。
         項少龍向蒲布笑道:「蒲兄!來!陪我坐車,也好有個人聊聊!」
         蒲布推辭不得,只好陪他登車。
         閒談兩句後,蒲布壓低聲道:「董爺真是好漢子,視生死如等閒,我們整班兄弟都很仰慕你呢。」
         項少龍想不到如此行險一著,會帶來這麼多良好的副作用,包括田單的另眼相看在內,謙虛道:「算得什麼,只是迫虎跳牆,孤注一擲吧!」
         蒲布道:「小人一生除董爺外,只遇過一位真英雄,但請恕小人不能說出那人的名字。」
         項少龍心中恍然,知道這人仍是忠於自己。
         蒲布忽道:「董爺為何會挑了趙國作投身之地呢?」
         項少龍訝道:「蒲兄知否若讓這句話傳了出去,你立即會人頭落地呢?」
         蒲布咬牙道:「當然知道,可是小人亦知董爺不會是這種人,故有不吐不快之感。」
         項少龍伸手摟著他肩頭,湊到他耳旁道:「好兄弟!你看人真有一套,因為我就是項少龍!」
         蒲布劇震,呆了半晌,就要俯身叩頭。
         項少龍當然不容他如此做,利用這機會,向他道出此行目的,同時共商大計。蒲布歡喜若狂,最後狠聲道:「趙穆這奸賊根本不配做人,暴虐凶殘,動輒害得人家破人亡,我們不知等得項爺多麼痛苦呢!」
         項少龍淡淡道:「他就快要報應臨頭了。」
         這時馬車抵達侯府,兩人約定了聯絡之法,才步下車去。
         設宴的地方是那次初遇趙墨鉅子嚴平的內軒,到邯鄲後,再未聽過有關此人的消息,心忖再見到趙致時定要順口問上一聲。
         剛想起趙致,便看到趙致在上次訓練歌舞姬的地方,對著一群姿色極佳的歌舞姬說話。
         趙致見到他,打了個眼色,表示有話要跟他說。
         項少龍會意,著領路的蒲布在一旁等他,朝趙致走過去道:「致姑娘你好!」那些歌舞姬見到項少龍威武的形態,美目都亮了起來,絲毫不掩飾對男性的崇慕。
         趙致捨下歌姬們,迎了過來,和他並肩走往一旁,低聲道:「田貞姊妹昨晚給趙穆送了入宮予那奸相陪夜,田單對她們讚不絕口,說不定會向趙穆要人,田貞求你救她們呢。」
         項少龍點頭道:「知道了!告訴她們,我怎也不會袖手旁觀的。」話雖如此,但他卻全不知道如何救她們。
         趙致差點把項少龍當作是神仙,認為只要他答應就可做到,歡喜地道:「我早告訴她你是情深義重的人,定會幫助她們。」
         項少龍心中苦笑,再迅速說出了善柔的事。
         趙致掩嘴嬌笑道:「項郎真厲害,我看姊姊是愛得你發狂呢。」
         項少龍心中一蕩道:「那你呢?」
         趙致俏臉一紅,故意擺出思索的姿態道:「人家嘛!唔!一刻都不想離開你。」
         項少龍本應心情暢美,但想起那對美麗的孿生姊妹,心情立即大打折扣,勉強收攝心神,回到長廊,朝內軒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