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1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8-5 第五章 坦然相對

         項少龍策騎離開侯府,心中一片茫然。
         刻下正是華燈初上的時,此刻秋風吹來,不由湧起一陣寒意。
         滕翼已離城到了藏軍谷,想找個商量的人都欠奉,又不宜去見紀嫣然,怎麼辦才好呢?想起了趙致的約會,心情好了點。對他來說,每逢在心情苦惱的時候,唯一的避難所就是美女動人肉體了。
         旋即靈光一閃,暗忖自己雖不可公然去找紀嫣然,總可偷偷地前去會她。旁觀者清,她說不定可為自己想到辦法,好安渡目前的險境。
         想到這裡,忙策馬回府,換過衣裝後,輕易地溜入劉府,在紀嫣然的小樓找到了這俏佳人。
         紀嫣見到他,歡喜若狂,一番唇舌交纏後,項少龍把從趙穆處聽來的事,不厭其詳地告訴了她。
         這美女伏在他懷裡苦思良久,才坐直嬌軀道:「嫣然想到一個辦法,雖是不大甘願,但卻感到是應付目前難關的唯一可行之道。」
         項少龍心感不妙,連忙問計。
         紀嫣然道:「最近李園行為失常,全是因嫣然之故,他對你的最大心結,亦因嫣然而起,所以只要我明示對你沒有興趣,還與他虛與委蛇,再設法使他感到若以卑鄙手段對付你,我會以後都不再理睬他,那他雖然恨你,也不敢貿然加害你了。」
         項少龍大感洩氣,道:「這怎麼行,最怕是弄假成真,李園這種人為求目的,往往不擇手段,像韓闖便給了我一瓶春藥,要我用來對付你。」
         紀嫣然怒道:「韓闖竟然這麼無恥!」
         定了定神後,摟緊他道:「放心吧!嫣然早應付慣各種心懷不軌的男人,對付用藥更別有心得,包保不會讓李園得逞。何況人人均知嫣然不肯與人苟合,李園若想得到我,只有明媒正娶一途,那應是到楚國後的事了。」
         項少龍更感不妥,道:「現在他變了國舅,自然急於回楚國培植勢力,好對付春申君黃歇,若他提出要把你帶回楚國,你若不肯依從便會露出底細了。」
         紀嫣然道:「拖得一天就是一天,現在邯鄲人人爭著巴結李園,你的境況也愈來愈危險,若不急急穩住李園,可能明天都過不了。希望合從之約沒有這麼快擬好,那李園就不能在短期內離趙回楚了。」
         項少龍暗忖最佳之策,莫如立即逃走,不過活擒趙穆的任務勢將沒法完成,回去怎樣向呂不韋和莊襄王交待呢?自己的血仇亦沒有清雪,為公為私,他也不可在這眼看成功的時刻打起退堂鼓。
         猛一咬牙道:「如此難為嫣然了!」
         話尚未完,女婢來報,李園來找嫣然一道往趙宮赴宴。
         項少龍心底不舒服之極,心頭滴血的溜了出去。
         項少龍剛抵竹林,那頭大黃犬吠了起來。
         他今次循正門入屋,由趙正迎他進內,這老儒扯著他喟然道:「勸勸小柔吧!她從不肯聽任何人的話,田單的運勢正如日中天,老夫實不願見小柔作那飛蛾撲火的愚蠢行為。」
         項少龍歎道:「但我也沒勸服她的把握。」
         趙正道:「她表面雖擺出惱恨你的樣子,但老夫卻看出她常在想念你,這幾天她不時露出前所未有的惆悵神色,更會不時使性子,顯然都是為你氣惱呢。」
         項少龍想起那晚她被自己壓伏在地上時,下裳敞開,露出那對雪白渾圓的美腿,不由吞了口涎沫,朝後進走去,奇道:「你們沒有書僮婢僕的嗎?」
         趙正道:「老夫愛靜,晚飯後婢僕都到了書院那邊留宿,這對小柔也方便點,她是不可以露面的。」
         項少龍這才恍然。
         趙正把他送到天井處,著他自己進去。
         項少龍拋開煩惱,收攝心神,來到門前,剛要拍門,門已拉了開來,換上荊釵裙布,又是另一番動人風姿的趙致像守候夫郎回家的小賢妻般,喜孜孜道:「董爺請進來!」
         他忍不住狠狠打量了她幾眼,才步入小樓的廳堂。
         趙致給他行了一輪注目禮,不但沒有怪他無禮,還喜翻了心兒的扯了扯他的衣袖,指了指樓上道:「姊姊在上面,你去找她好嗎?」
         項少龍忍住先與她親熱一番的強烈衝動,奇道:「你不陪我上去嗎?」趙致嫵媚地笑道:「人家正在弄糕點來奉侍你這位貴客,希望藉此使你高抬貴手,再不要懲治得人家太厲害,別忘了趙致曾說過任你打罵嘛。」
         項少龍給她的媚態柔情弄得慾火大作,更不忍再次傷害她。並知道自己愈來愈對趙致兩姊妹泥足深陷。這叫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兩女的遭遇又這麼令人生憐,只是男人保護女人的天性,已足令他疼憐她們了。
         罷了!既來之則安之。
         項少龍順手在趙致臉蛋輕狂地擰了一把,才拾級登樓。
         趙致則紅著俏臉回去弄她的糕點。
         他來到了那天與兩女糾纏的樓上小廳,卻看不到善柔,目光掃處,右方兩間房子,其一門簾深垂,另一顯是無人在內。
         項少龍故意脫掉長靴,才往門簾處走去。
         房內傳來善柔冰冷的聲音道:「誰?」
         項少龍應了聲「我」後,掀簾進房。
         善柔只是靠在秀榻另一邊的長几上,正坐起身,在燭光的映照中,玉頰朱唇,加上有點散亂的秀髮,竟有股從未在她身上得見的嬌怯慵倦的動人美態。項少龍雖見慣美女,也不由雙目一亮。
         善柔望往他時的眼神很複雜,自然地舉手掠鬢,站起身來,有點不好意思道:「這幾晚都睡得不好,剛才靠著小歇的,竟睡著了。」
         項少龍還是首次看到這美女風情無限的一面,暗忖在她堅強的外殼裡,實是另有真貌。若非親耳聽到,誰猜得出她能以如許溫柔的語調說話。
         善柔見他目不轉睛看著自己,俏臉微泛紅霞,但語氣卻回復了平時的冰冷,不悅道:「董先生請在外面稍等,待我梳理好後……」
         項少龍打斷了她道:「那用梳理,柔姑娘現在這樣子是最好看了。」
         善柔美麗的大眼睛不解地眨了幾下,卻沒有堅持,冷冷道:「你真是個怪人,衣髮不整還說更好看。好吧!到外面才說罷。」
         正要跨過門檻,步出廳堂,倏地停下,原來項少龍大手一撐,攔著去路,若她再前移兩寸,酥胸就要撞上對方粗壯的手臂。
         善柔一點都不明白他為何攔著房門,不讓她走出去,一時忘了抗議,只是愕然望著他。
         項少龍自己也不明白為何對她如此放肆,卻知道若沒有合理解釋,這美女刺客絕不肯放過他。隨口道:「是否無論我怎麼說,都不能打消你要行刺田單的決定吧?」
         善柔果然給他分了心神,徐徐道:「你並不是我,怎會明白我的感受?那時趙致還小,印象不深,但我卻親眼看到爹娘兄姊和所有平時愛護我的親人忠僕,給鐵鏈像豬狗般鎖成里許長一串的長隊,被那些狗賊兵趕押回齊國去,由那時我心中只有一個願望,就是殺死趙穆和田單。」
         項少龍點頭道:「那確是人間慘事,假如你只可殺死趙穆和田單其中一人,你會選誰呢?」
         善柔顯然從未想過這問題,秀眸忽明忽暗,好一會才道:「我會殺死趙穆。」
         項少龍鬆了口氣,但也大惑不解,道:「田單不是罪魁禍首嗎?」
         善柔露出悲憤的神色,咬牙切齒道:「若非趙穆,我的親族就不會遭此滅門慘禍,最可恨他是以朋友的身份出賣我們,行為卑鄙,只為了討好田單,就做出了這傷天害理的事。」
         項少龍柔聲道:「好吧!你若你能答應沒有我同意,絕不輕舉妄動,我就助你刺殺趙穆,又讓你們姊妹重聚,你肯答應嗎?
         善柔大感意外,現出迷惑之色,打量了他好一會後,忽地向他直瞪眼睛,射出冰冷的寒芒,泠泠道:「你根本沒有理由來幫助我們,上趟連小致在未得我同意下,提出兩姊妹都從了你的條件,都不能打動你,為何現在突然又改變了心意,你不怕毀了你在邯鄲剛剛開始的事業嗎?」
         項少龍大感難以招架,這善柔因己身的遭遇,長期處於戒備的狀態中,絕不輕易信人。自己若沒有令她滿意的答案,怎能取得她信服,遑論還要得到她的合作。看來唯一之法,就是揭開自己是項少龍的身份了。但那會帶來什麼後果,他真的無法知道。
         思忖間,他的目光無意落到她一對赤裸的纖足上,只見膚色圓潤,粉致生光,極具動人美態,不由發起怔來。
         就在此刻,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他脅下,善柔寒若霜雪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你連騙人的話都找不到嗎?我早和致致說過,你只是垂涎我們姊妹的美色,才不將我們舉報,現在終洩出底細了。哼!她還為你辯護呢。」
         項少龍知她為了報仇,心態有異常人,但仍想不到她會動輒就出刀子,不過此刻卻有直覺感到她不會不給他辯白機會,就殺死自己。搖頭苦笑:「若你知道趙穆怎樣在趙王跟前搬弄是非,說我會影響趙楚的幫交,到現在我投閒置散,一心要離開趙國,便知我絕對有助你對付趙穆的理由了。」
         善柔一瞬不瞬瞪了他半晌後,收起了匕首。
         項少龍這番話真真假假,但孝成冷落這董匡的事,善柔早從趙致處得到消息,只想不到和趙穆有關,倒相信了大半。
         善柔忽地把嬌軀前移少許,讓充盈著生命感覺的豐滿酥胸輕輕地抵在這男人的手臂上,帶點羞澀地道:「若你真能助我們殺死趙穆,善柔便是你的人了。」
         項少龍感到無比的刺激。他和這美女並不存在與趙致間的「荊俊問題」,使他可放心享受與她任何肉體的接觸。更要命的是這善柔平時既冷又狠,一副永不肯馴服的樣兒,忽然竟萬般柔情地來引誘他,格外使人魂為之銷。
         但他若按捺不住,立即和她成其好事,她定會瞧不起自己。
         強裝作不為所動道:「董某首先要作出聲明,除非是柔姑娘心甘情願從我,否則我絕不會佔姑娘便宜,若作為一種交易,更可免了,我董匡豈是這種乘人之危的卑鄙之徒。」
         善柔呆了一呆,並沒有移開酥胸,反不自覺的更擠緊了點,項少龍雖很想挪開手臂,可是卻欠缺那種超人的意志和定力。
         一時兩人處在一種非常微妙和香艷的接觸裡,誰都不願分開或改變。
         善柔皺眉道:「那你究竟為什麼要陪我們幹這麼危險的事?」
         項少龍愛憐地瞧著她輪廓若清山秀水般美麗的玉容,柔聲道:「主要是我真心歡喜你們,也為了我的好朋友,他就是善蘭的夫婿,將來你們見到善蘭時,就會明白一切的了。」
         足音響起。
         兩人齊嚇了一跳,項少龍挪開碰擱在雙峰之間的手臂,善柔則乘勢走出房外。項少龍隨在善柔背後,見到趙致捧著煮熱了的酒和香氣四溢的糕點,笑意盈盈登上樓來。
         善柔把一個几子移到小廳堂中間,項少龍見兩女人比花嬌,大動浪漫之情,把掛牆的油燈摘下,放在几的中間,儼如燭光晚會。
         三人圍几而坐,趙致殷勸地為各人斟上熱氣騰升的醇酒,登時香氣四溢。趙致再遞上糕點,甜笑道:「董先生嘗嘗趙致的手勢,趁熱吃最好了。」
         項少龍記起尚未吃晚飯,忙把糕點送入嘴裡,不知是否因飢腸轆轆,只覺美味無比,讚不絕口,趙致的笑容更明媚了。
         善柔吃了一小塊便停了下來,待項少龍大吃大喝一輪後,以出奇溫和的口氣道:「董先生可是已有定計?」
         項少龍知道若不抖露一手,善柔絕不肯相信他,淡淡道:「趙穆正密謀作反,你們知道嗎?」
         兩女面面相覷。
         善柔道:「你怎會知道,不是剛說趙穆要陷害你嗎?」
         項少龍暗忖要騙這頭雌老虎真不容易,故作從容道:「其中情況,異常複雜。」
         忽地皺起眉頭,默然不語。
         兩女大感奇怪,呆看著他。
         項少龍心中所想的是應否索性向她們揭露身份,既不用大費唇舌,又免將來誤會叢生。
         現在形勢已非常明顯,只憑善蘭的關係,兩女便不會出賣他們,何況這對姊妹花都對他大有情意,趙致更是同時愛上他兩個不同的身份。
         善柔懷疑地道:「你是否仍在騙我們,所以一時不能自圓其說。」
         趙致道:「柔姊,董先生不是那種人的。」
         善柔怒道:「你讓他自己解釋。」
         項少龍猛然下了決定,只覺輕鬆無比,仰後翻倒,躺在地席上揉著肚皮道:「致致的糕點是天下間最可口的美食了。」
         善柔氣道:「不要顧左右而言他,快回答我的問題。」
         項少龍兩手攤開,伸展長腿,由几底下穿了過去,剛好碰到善柔盤坐著的一對小腿。
         善柔移開嗔道:「再不答我便殺了你。」
         項少龍指著脖子道:「你拿劍架在這裡,我才把真相說出來。」
         兩姊妹對望一眼,都大感摸不著頭腦,這人的行事總是出人意表,教人莫測高深。
         項少龍乘兩女視線難及,先背轉身,伏地撕下面具,才倏地坐了起來,若無其事地伸手拿起另一塊糕點,大嚼起來。
         兩女初時仍不為意,待到看清楚他時,都駭得尖叫起來。
         善柔往後退開,拔出匕首,回復了那似要擇人而噬的雌豹惡樣兒。
         趙致則目瞪口呆,不能相信地看著他。
         項少龍一膝曲起,支著手肘,悠閒自若地拿起酒杯,瞇著眼懶洋洋地看著兩女道:「我的確一直在騙你們,但應諒解我的苦衷吧!」
         趙致平復下來,代之而起是滿臉紅霞,直透耳根,垂頭不勝嬌羞地大嗔道:「項少龍,你害慘人了,趙致還有臉對著你嗎?」
         項少龍當然明白她的意思,笑道:「放心吧!我絕不會妒忌董匡的,更何況他尚未真對你做過什麼壞事。」
         趙致又氣又羞,說不出話來,但誰都看出她是芳心暗喜。
         善柔忽地嬌笑起來,收起匕首,坐下來道:「你這人真厲害,整個邯鄲的人都給你騙了。」
         項少龍又把面具戴上,回復了董匡的樣子,兩女驚歎不已。
         善柔向趙致道:「他這個樣子似乎順眼一點。」
         項少龍啼笑皆非,伸了個懶腰道:「現在不用懷疑我為何要殺趙穆了吧!不過我卻覺得一劍把他幹掉實太便宜他了,所以要把他活捉回咸陽受刑,希望兩位姑娘不會反對。」
         兩女均愕然望著他。
         項少龍道:「善蘭被齊人當禮物般送了給呂不韋,幸好呂不韋轉贈了給我,她和我的好兄弟滕翼一見鍾情,已結成夫婦,非常恩愛。」轉向趙致道:「今天連敗李園兩名手下的就是滕翼,現在你應明白他為何叫龍善了。」
         善柔喃喃念著「一見鍾情」,顯是覺得這詞語新鮮動人。
         趙致恍然,又垂下螓首道:「荊俊在那裡?」
         項少龍為荊俊燃起了一絲希望,誠懇地道:「致姑娘是否對我這兄弟很有好感呢?」
         趙致嚇得抬起頭來,怕項少龍誤會似的脫口道:「不!人家只是當他是個愛玩的頑童吧了!但他是個很熱心的人哩!」
         項少龍的心沉了下去,亦知愛情無法勉強,荊俊只好死了這條心。
         善柔知他是項少龍後,大感興趣,不住看著他道:「下一步該怎樣走呢?」
         項少龍扼要把形勢說了出來,道:「趙穆、田單二人我們只能選擇其一,柔姑娘剛才揀了趙穆,我們便以此為目標,只要迫得趙穆真的作反,我們就有機會把他擒離邯鄲了。」
         趙致已沒有那麼害羞了,欣然道:「我們姊妹可以負責些什麼呢?」
         項少龍心中一動,說出了田貞的事,道:「致姑娘可否代我聯絡她,好令她安心。由今天開始,若非必要,便不要來找我,我會使荊俊和你們聯絡。」
         兩女同時露出失望神色。
         善柔倔強地道:「沒有人見過我,不若你設法把我安排在身邊,好和你共同策力。」
         項少龍大感頭痛,道:「這可能會惹起懷疑,讓我想想好嗎?」
         善柔泠泠道:「若兩天內不見你回覆,我便扮作你的夫人,到邯鄲來找你。」項少龍失聲道:「什麼?」
         善柔傲然仰起俏臉,撒野道:「聽不到就算了!」
         趙致楚楚可憐地道:「那人家又怎辦呢?」
         項少龍此時悔之已晚,苦笑著站了起來,無奈地聳肩道:「給點時間我想想吧!」
         趙致駭然道:「你要到那裡去?」
         這回輪到項少龍大奇道:「自然是回家哪!」
         善柔泠哼道:「不解溫柔的男人,致致是想你留下陪她共渡春宵呀!還在裝糊塗。」
         善柔長身而起,往房間走去,到了簾前,才停步轉身,倚著房門道:「我的房就在隔壁,只有這道簾子隔著房門,若你不怕吃刀子,就過來找我善柔吧!」
         言罷「噗哧」嬌笑,俏臉微紅的掀簾溜了進去。
         項少龍看著霞燒玉頰,羞不自勝的趙致,禁不住色心大動,暗忖事已至此,自己也不用客氣,何況趙致身世淒涼,愛情方面又不如意,自己豈無憐惜之意。
         橫豎這時代誰不是三妻四妾,歌姬成群,只要你情我願,誰可怪我。不過又想到在此留宿有點不妥,輕輕道:「隨我回去好嗎?」
         趙致羞得額頭差點藏在胸脯裡,微一點頭。
         無限溫馨湧上心頭。
         項少龍朝善柔的香閨喚道:「致致隨我回去,姊姊有何打算?」
         善柔的聲音傳來道:「人家很睏,你們去吧!記得你只有兩天時間為我安排。」
         項少龍搖頭失笑,挽著趙致下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