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8-2 第二章 行館爭雄

         接下來是騎射的表演,均精彩悅目,看出趙霸為了訓練他的兒郎們,下了一番心血。
         項少暗叫可惜,若非趙國出了個孝成這樣的昏君,應是大有可為的。
         紀嫣然湊到他耳旁親切地道:「人家再顧不得了,由現在起就跟定你。」
         項少龍吃了一驚,道:「是否快了點呢?你看那龍陽君正盯著我們。」
         紀嫣然笑語道:「他不是懷疑我們,而是妒忌嫣然,誰都知道那不男不女的傢伙最愛像董先生般的粗豪漢子,你對他多說幾句粗話,他才興奮哩!」
         項少龍苦笑搖頭道:「讓董某多追求你兩三天吧!否則堂堂美人兒,兩三下子便給男人收拾了,實有損才女美人兒的聲望。」
         紀嫣然嗔道:「你說怎樣就怎樣吧!不過我要你晚晚都陪人家。」
         項少龍欣然道:「董某正求之不得哩!」
         鼓聲忽地響個不停,行館武士們紛紛回到看台對面那片地席坐下,只有趙霸立在場心。
         所有人都停止了說話,看著這武士行館的館主。
         鼓聲倏歇。
         趙霸揚聲道:「敝館今天請得名聞天下的劍術大師李園先生,到來指點兒郎們的功課,實在不勝榮幸。萬望李園先生不吝賜教。」
         郭縱呵呵一笑,插入道:「今次全是切磋性質,各位點到即止,老夫絕不想看到骨折肉破的驚心場面。」
         他與趙霸最是深交,自然看出趙霸對李園的狂傲動了真火,所以才恃著身份,勸諭雙方諸人。
         李園笑道:「郭先生放心,我只是抱著遊戲的心情來玩玩,何況還有四位美人兒在座哩!郭先生放心好了。」
         他這麼一說,行館的人都露出憤然之色。要知這時代武風極盛,人人都視比武論劍為至關聲譽的神聖大事,他卻說只當作是遊戲,分別不把對手看在眼內。
         趙穆探頭過來探詢紀嫣然的心意道:「紀小姐對李園先生的話是否以為過份呢?」
         另一邊的韓闖悶哼道:「李先生太狂了。」
         紀嫣然微笑道:「不過他確有非凡本領,非是口出狂言。」
         兩人想不到她對這馬癡公然示好後,仍幫著李園說話,一時啞口無言。
         項少龍卻想到紀嫣然思想獨立,不會因任何人而改變觀感,所以除非自己明刀明槍勝過李園,否則在她芳心中他項少龍在這方面始終及不上李園。
         為此一來,會使這對自己夫婿要求嚴格的美女,終引為一種遺憾。
         在他思忖間,那行館的第一教席已步出場來,向李園拱手施禮道:「小人戴奉,請李先生賜教。」
         李園上下打量了戴奉幾眼,淡淡道:「東閭子,落場陪戴奉兄玩兩手!」
         眾人哄聲四起,想不到李園只派手下應戰,擺明戴奉尚未有挑戰他的資格。
         行館由趙霸以下,都露出憤然之色。
         趙穆在項少龍旁低聲道:「糟了!戴奉若輸了,趙霸可能沉不住氣要親自向李園挑戰。」
         紀嫣然則在項少龍耳旁道:「這東閭子和樓無心乃李園手下最負盛名的劍手,在楚國有很大的名氣。」
         後面的樂乘湊上來道:「我也聽過這東閭子,據說出身於楚墨行會,曾周遊列國,尋師訪友,想不到竟成了李園的人。」
         這時一個高瘦如鐵,臉白無鬚,二十來歲的漢子由李園那邊坐席處走下台來,到了戴奉身前,溫和有禮地道:「戴兄指點!」
         戴奉施禮後,自有兒郎拿來木劍,又為兩人穿上甲冑,護著頭臉胸脅和下身的要害,以免刀劍無情,帶來殘體之禍。不過這只能在手下留情的情況下生出作用。對用劍的高手來說,縱是木劍,仍有很大的殺傷力,甲冑都擋不了。
         兩把劍先在空中一記交擊,試過對方臂力,才退了開去,擺出門戶架勢。
         鼓聲忽響,再又歇止。
         眾人都屏息靜氣,凝神觀看。
         戴奉踏著戰步,試探地往對手移去,木劍有力地揮動,頗有威勢。
         反之那東閭子抱劍屹立,不動如山,只是冷冷看著戴奉。
         戴奉退了兩步,忽然一聲暴喝,閃電衝前,劍刃彈上半空,迅急砸掃,發出破空的呼嘯聲,威不可當。
         韓闖等都喝起采來,為他助威,武士行館的人更是采聲雷動,反而李園方面的人個個臉含冷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這時坐在李園另一邊的趙致不禁後悔起來。她對李園故示親熱,固然是被李園的風采談吐所吸引,更主要是為了氣項少龍。但她終是行館的人,自然不希望己方落敗,偏又坐在李園之旁,不好意思吶喊助威,矛盾之極。
         李園顯然明白她的心事,趁所有人目光都落到場上,悄悄伸手過去,握著她放在腿上的柔荑,湊在她小耳旁柔聲道:「看在小姐份上,李園絕不會傷害貴館的人。」
         趙致嬌軀一顫,心頭模糊,竟任由他把纖手掌握了。
         趙雅發覺了兩人異樣的情況,挨了過去微嗔道:「李先生你真多心!」
         李園偎紅倚翠,心中大樂,笑道:「夫人不是喜愛李園的風流倜儻嗎?」
         趙雅白了他一眼,坐直嬌軀,芳心又湧起董匡那英雄蓋世的威武氣概,不由歎了一口氣。暗忖為何自己看到李園與別的美女鬼混,竟不怎麼放在心上,偏只是看到紀嫣然坐到那董匡之旁,心中便不舒服呢?
         「篤!」的一聲,東閭子橫劍化解,同時跨步橫挪,避過了戴奉接踵而來的第二劍。
         趙穆、韓闖、樂乘等均是用劍的大行家,一看便知這東閭子不但臂力不遜於戴奉,戰略上還非常高明,故意不以硬拚硬,好挫戴奉的銳氣。
         果然東閭子接著全採守勢,在對方連環狂攻下,不住移閃,表面看來戴奉佔盡上風,但其實東閭子有驚無險,只等待反攻的好時機。
         采聲四起,都在為戴奉打氣。
         趙致忽然清醒過來,想抽回玉手,豈知李園緊抓不放,掌背還貼在她大腿處,嘴唇揩著她耳朵道:「致小姐討厭李某嗎?」
         趙致生出背叛了項少龍和董匡的犯罪感,垂下俏臉道:「別人會看到的呢?」
         李園傲然道:「大丈夫立身處世,何懼他人閒言,只要小姐不嫌李園,李某什麼都可擔當。」
         此人擅於辭令,又懂討好女人,連紀嫣然都差點對他迷上了,趙致男女經驗尚淺,又憤董匡的無情,一時芳心大亂,任他輕薄。
         李園亦知這是公開場合,不宜過份,暗忖待會把她弄回賓館,才大快朵頤。故沒有再作進一步輕薄。
         趙致旁的郭秀兒一直留心李園,見到他情挑趙致,俏臉變色,心中不悅。
         戰國時代男女之防,遠不像漢以後儒家倡盛的謹嚴,但男女當眾調情,終是不合於禮,郭秀兒不由對李園的印象更打了個折扣。
         這時項少龍心中一動,往李園望過去,恰好李園亦往他瞧來,雖是隔了十多個座位,項少龍仍可清晰地看到李園握著趙致的柔荑,禁不住雙目厲芒一閃,勃然大怒。
         李園見狀大感得意,微笑點頭。
         趙致循著李園的目光望去,接觸到項少龍的眼神,忽然聯想起項少龍,芳心劇顫,猛一抽手,由李園的魔爪脫了出來。
         李園當然不知他和項少龍複雜的感情關係,還以為她只是臉嫩著窘,反手在她豐滿的大腿撫了兩把,才坐好身體,不再理會項少龍,繼續觀戰。
         項少龍鐵青著臉,把目光投到場上戰況去,心中湧起怒火,首次生出挑戰李園之意。
         紀嫣然把一切看在眼裡,耳語道:「萬勿意氣用事,若你給李園傷了,那就因小失大了。」
         這幾句猶如火上添油,項少龍勉強壓下怒氣,默然半晌後,向趙穆道:「可否派人把鄙人一個家將召來呢?」
         趙穆一聽便明白,問清召的是誰人後,命人去了。
         此時戴奉最少發出了四十多劍,仍奈何不了那東閭子,連打氣的喝彩聲都逐漸弱了下去。
         東閭子知時機來了,仰天一笑,由守改攻,挺著木劍搶入對方劍圈之內,使出一手細膩精緻的劍法,見招破招,且劍圈收得極少,使戴奉走的粗豪路線,大開大闔的劍法更是有力難施。
         趙穆等固是看得唉聲歎氣,連對戴奉有絕對信心的趙霸都不禁眉頭大皺。
         坐在李園旁的趙致見己方勢危,完全清醒了過來,暗責自己如此不分敵我,還給李園佔了便宜,真是愧對師門。可是這時離開,又太著形跡,一時進退兩難。
         場上兩人再激鬥了幾招,戴奉早先的威風再不復見,著著敗退。
         東閭子大喝一聲,劍影一閃,覷準對方破綻,破入對方劍網裡,直取戴奉胸口。
         戴奉大吃一驚,回劍不及,猛地往後一仰,勉強避過這凌厲的一劍。
         那知東閭子得勢不饒人,飛起一腳,撐在對方小腹下,若非有護甲,這一腳定教戴奉做不了男人,不過亦要教他好受了,痛得他慘叫一聲,長劍脫手,踉蹌墮地,兩手按在要害處。
         眾人都想不到東閭子看來斯文秀氣,但在佔盡上風時下手竟這麼狠辣,都呆了起來,一時全場靜至落針可聞,只有戴奉的呻吟聲。
         趙霸色變起立,向左右喝道:「還不把教席扶入去看治傷勢?」
         當下有人奔出來扶走戴奉。
         東閭子沒有半絲愧色得意洋洋向兩方施禮,交出木劍,回席去了。
         趙致一向和戴奉友好,再顧不得李園,狠狠瞪了他一眼後,追著被扶走的戴奉去了。
         李園半點都不把趙致放在心上,洒然笑道:「比武交手,傷亡難免,館主若怕再有意外,不若就此作罷,今晚由在下作個小東道,以為賠禮如何?」
         今次連紀嫣然都看不過眼,低罵道:「李園你太狂了!」
         趙霸那對銅鈴般的巨目凶光閃閃,顯是動了真火,項少龍真怕他親身犯險,推了韓闖一把。
         韓闖會意,向後面自己那預派出戰的手下打了個手勢。
         那叫伏建寅的劍手應命跳下台去,高聲搦戰道:「伏建寅請李園先生指點!」
         全場肅然無聲,看李園會否親自出手。
         伏建寅個子不高,但卻強橫紮實,臉上有幾條縱橫交錯的劍疤,樣子有點可怖,但亦正是身經百戰的鐵證。
         李園擺出一副不把天下人放在眼內的姿態,懶洋洋地把半邊身挨在身旁的小几上,漫不經意道:「無心!你就去領教高明吧!」
         眾人早預了他不屑出手,都毫不驚異。
         那叫樓無心的彪悍壯漢慢吞吞的走下台去,略一施禮,便傲然而立,接過木劍後,把要為他戴上護甲的揮開道:「又不是上沙場,要這笨東西幹啥?
         伏建寅見狀喝道:「樓兄既不披甲,伏某也免了。」
         龍陽君這時來到項少龍和紀嫣然間的背後處,陰聲細氣道:「天下間還有比楚人更狂的人嗎?對著秦人時又不見他們這麼囂張。嫣然妹會下場嗎?」
         紀嫣然歎道:「嫣然也很不服氣,只是自問勝不過李園,沒有辦法。」
         龍陽君冷哼一聲,沒有說話,退回席位處。他自問劍術與紀嫣然相若,若這佳人不及李園,他亦難以討好。同時下了決心,不讓選定了的焦旭出戰,以免徒招敗辱。
         趙穆唉聲歎氣地對後面的郭開和樂乘道:「若伏建寅都敗了,惟有靠駱翔為我們挽回顏面了,否則只有讓館主出手,但本侯真不願看到那種情況出現。」
         郭開道:「李園為楚國第一用劍高手,下面那些人已那麼厲害,他的劍法更可想而知了。」
         各人一時均感無可奈何。
         趙穆雖是一流的劍手,但他的身份卻不宜下場,因這很容易釀成兩國間的不和。
         李園好在沒有宮爵在身,否則亦不可在沒有王命下隨便與人私鬥。
         場上的兩人同時大喝一聲,向對方放手猛攻,只見那樓無心運劍如風,大開大闔,劍氣如山,凌厲威猛之極,幾乎甫一交接,伏建寅便陷在捱打之局裡。
         項少龍這時瞥見滕翼正策騎入門,伸手去推了韓闖一把道:「快終止這場比武!」
         韓闖臉現難色,因為這伏建寅是混著趙人的身份落場,若他發言,豈非明示伏建寅是他的人。
         雙方的人都在沉著觀戰,沒有像剛才般揚聲打氣,氣氛拉緊得有若拽滿的弦。
         就在韓闖這一猶豫,勝負已分。
         伏建寅輸在後力不繼,稍一遲滯下,給樓無心一劍掃在肩頭處,骨折聲起,慘哼聲中,伏建寅橫跌開去,爬起來時早痛得滿臉淌著泠汗。
         樓無心大笑道:「承讓了!」
         項少龍向下馬走來的滕翼打了個手勢,後者會意,隔遠大喝道:「小人龍善,乃董匡門下家將,這位仁兄非常眼熟,未知肯否賜教。」
         眾人這時均無暇理會伏建寅如何被扶走,也沒注意到趙致回到了場內,坐到同門師兄弟那方的席裡,用神打量著這不請自來的豪漢。
         樓無心不屑地打量著滕翼,冷冷道:「若要動手,須用真劍才可顯出真本領。」滕翼大笑道:「這有何不可,不過李先生最好先派另一個人上場,待本人也耗了點氣力後,跟你拚起來才公平。」
         趙穆歎道:「你這家將是否呆子,有便宜都不懂檢?」
         紀嫣然笑道:「有其主故有其僕,這才是真英雄。」
         趙穆不由尷尬一笑,暗責自己露出了不是英雄的面目。
         李園亦怕樓無心未回過氣來,見項少龍沒作任何反應,喜道:「確是好漢子!」打個手勢,他身後另一名臉若古銅的大漢領命出戰。
         項少龍向紀嫣然道:「此人是誰?」
         在眾人的期待裡,紀嫣然茫然搖頭。
         那人來到滕翼前,靜若止水般道:「本人也不愛用假劍,閣下意下如何?」滕翼泠然道:「兄台高姓大名?」
         那人好整以暇道:「本人言復,只是個無名小卒而已!」
         眾人一聽無不動容。
         項少龍當然不知他是誰,詢問的目光轉向紀嫣然求教。
         紀嫣然神色凝重道:「他本是秦國的著名劍手,因殺了人托庇楚國,想不到也投到了李園門下,可見李園在楚國的勢力膨脹得何等厲害,難怪他這麼驕狂了。」
         韓闖等又為滕翼擔心起來。
         「鏘!」
         言復拔出芒光閃爍的利劍,退了兩步,遙指滕翼喝道:「還不拔劍?」
         滕翼木無表情,一對巨目射出森森寒光,緩緩道:「到時候劍自會出鞘!」
         言復大怒,狂喝一聲,挺劍攻上。
         一時寒光大盛,耀人眼目。
         誰都想不到權貴間的切磋比武,變成了真刀真槍的生死決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