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2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2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7-6 第六章 落難姊妹

         回到行館,滕翼低聲道:「嫣然在內室等你。」項少龍正要找她,聞言加快腳步。
         滕翼追在身旁道:「趙王找你有甚麼事?」項少龍不好意思地停了下來,扼要說出了情況,笑道:「我們尚算有點運道,在邯鄲待多一兩個月應沒有問題。」滕翼推了他一把,道:「快進去吧!你這小子真的艷福無邊。」項少龍想不到這鐵漢竟也會爆出這麼一句話來,可見善蘭把他改變了很多。笑應一聲,朝臥室走去。
         剛關上門,紀嫣然這大美人夾著一陣香風衝入他懷裏,熱情如火,差點把他溶掉。
         初嘗禁果的女人,分外癡纏,紀才女亦不例外。雲雨過後,兩人肢體交纏,喁喁細語。
         項少龍尚未有機會問起她與李園的事,這佳人早一步坦白道:「項郎莫要誤怪嫣然,明天人家答應了那李園到城南的『楓湖』賞紅葉,唉!這人癡心一片,由楚國直追到這裏來,纏著人家苦苦哀求,嫣然不得不應酬他一下,到時我會向他表明心蹟,教他絕了對嫣然的妄念。」
         項少龍聽得紀嫣然對李園顯見不無情意,默然不語。紀嫣然微嗔道:「你不高興嗎?只是普通的出遊吧了!若不放心,人家請鄒先生同行好了。」
         項少龍嘆了一口氣道:「據我觀察和得來的消息,這人的內在遠不如他外表的好看,但若在這時說出來,我便像很沒有風度了。」
         紀嫣然脫出他的懷抱,在榻上坐了起來,任由無限美好的上身展現在他眼前,不悅道:「難道嫣然會認為你是搬弄是非的人嗎?人家早在大梁就是你的人了,有甚麼值得吞吞吐吐的。」
         項少龍把她拉得倒入懷裡,翻身壓著,說出了他利用李嫣嫣通過春申君設下的陰謀,又把今晚席上的事告訴了他。
         當嫣然聽到李園向趙王施壓對付她的「項少龍」,又公然在席上宣布與她的約會時,勃然色變道:「想不到他竟是如此淺薄陰險之徒,嫣然真的有眼無珠了。」
         項少龍道:「這人可能在楚國忍隱得很辛苦,所以來到趙國,不怕別人知道時,就露出真臉目了。」
         紀嫣然吁出一口涼氣道:「幸得項郎提醒嫣然,才沒有被他騙了。唉!項郎何時才可帶人家到到咸陽呢?這樣偷偷摸摸真是痛苦。鄒先生亦很仰慕秦國,希望可快點到那裡去呢。」
         項少龍嘆道:「誰不想快些離開這鬼地方,不過現在仍要等待時機。」
         紀嫣然依依不捨坐了起來道:「人家要回去了,今次不用你送我,給人撞到可更百詞莫辯。」旋又笑道:「不若我們合演一場戲,劇目就叫『馬癡奪得紀嫣然』,若能氣死那李園,不是挺好玩嗎?我們也不用偷偷摸摸,提心吊膽了。人家還可公然搬來和你住在一起呢。」
         項少龍坐起身來,勾著她粉項再嘗了她櫻脣的胭脂,笑道:「是『馬癡獨佔紀佳人』,又或『董癡情陷俏嫣然』。這想法真誘人,只怕惹起龍陽君的疑忌,那就大大不妙了。」
         紀嫣然笑道:「龍陽君這人最愛自作聰明,只要我們做得恰到好處,似有情若無情,循序漸進,反會釋他之疑,甚至會使他認為人家和那個項少龍沒有關係,否則怎會對別的男人傾心。」再甜笑道:「項郎的說話用詞是這世上最好聽的了。」
         飄飄然裏,項少龍想想亦是道理,精神大振,若能驅掉龍陽君對紀嫣然的疑心,日後行動會方便多了。否則若給這半男不女的小人撞破他們的私情,可能會立即揭破他的身分。因為只要仔細驗的假臉,他就無所遁形了。
         對趙人來說,讓他得到紀嫣然,總好過白便宜了李園。兩人興奮得又纏綿起來,然後共商細節。
         項少龍想起了趙致,再三催促下,紀嫣然才難解難分地悄然離開。
         項少龍趁紀嫣然走後睡了一個時辰,到半夜滕翼才來把他喚醒。
         這行館本來是有管家和一群侍婢僕人,但都給他們調到外宅去,免得礙手礙腳。
         他梳洗時,滕翼在他身後道:「有幾個形蹟可疑的人,半個時辰前開始埋伏在前街和後巷處,不知是何方神聖,真想去教訓他們一頓。」
         項少龍道:「教訓他們何其容易,只要明天通知趙穆一聲,這奸鬼定有方法查出是甚麼人。」
         滕翼道:「你出去時小心點,看來我還是和你一起去好些,至少有個照應。」
         項少龍失笑道:「我只是去偷香竊玉,何須照應。」
         滕翼不再堅持,改變話題道:「少龍準備何時與蒲布、趙大這兩批人聯絡?」
         項少龍戴上假臉具,道:「這事要遲一步才可決定,而且不可讓他們知道董匡就是我項少龍,人心難測,誰說得定他們其中一些人會不會出賣我們?」
         滕翼鬆一口氣道:「你懂這麼想我就放心了。」
         項少龍用力摟了他的寬肩,由他協助穿上全副裝備,踰牆離府,沒入暗黑的街道裏。
         雖是夜深時分,街上仍間有車馬行人和巡夜的城卒。這時代的城市地大人少,治安良好。
         一路保持著警覺,半個時辰後到達了目的地。他仍怕有人盯哨,故意躲在一棵樹上,肯定沒有人跟來,才跳了下來,走進趙致家旁的竹林裏。
         那是座普通的住宅,只比一般民居大了一點,特別處是左方有條小河,另一邊則是這片竹林,把這宅院和附近的民房分了開來。而這片竹林則是必經之路。
         項少龍拋開對荊俊的歉意,心想成大事那能拘小節,安慰了自己後,才走出竹林去。
         雄壯的狗吠聲響起,旋又靜了下來,顯是趙致喝止了牠。
         趙致宅院分為前、中、後三進,後面是個小院落,植滿花草樹木,環境清幽雅致。
         後進的上房與花園毗連,只要爬牆進入後院,便可輕易到達趙致的閨房。
         就在此時,其中一間房燈火亮起,旋又斂去,如此三次後才再亮著了。
         項少龍知道是趙致的暗號,心中湧起偷情的興奮。趙致勝在夠韻味,有種令人醉心的獨特風情。特別使人印象深刻是她年不過二十,但偏有著飽歷人世的滄桑感,看來她定有些傷心的往事。
         項少龍知道時間無多,春宵一刻值千金,迅速行動,攀牆入屋,掀簾入內。
         原來這是間小書齋,布置得淡雅舒適,趙致身穿淺絳色的長褂,仰臥在一張長方形臥榻上,几旁擺著美酒和點心,含笑看著他由窗門爬入來。
         項少龍正報以微笑時,心中警兆忽現,未來得及反應前,背上已被某種東西抵在腰際處。
         他之所以沒有更清楚感覺,是因為隔著了圍在腰間插滿飛針的革囊。
         背後傳來低沉但悅耳的女音道:「不要動,除非你可快過機括發動的特製強弩。」
         項少龍感到有點耳熟,偏又想不起這在背後威脅他的人是誰。
         趙致興奮地跳了起來,嬌笑道:「人人都說項少龍如何厲害,還不是著了我們姊妹的道兒。」
         項少龍心中苦笑,這是第二次被女人騙了,這可能是男人最大的弱點,總是對美麗的女子沒有戒心。
         但又大感奇怪,趙致若要對付他,只要到街上大喊三聲,保證他全軍盡墨,何用大費周章,私下對付他。
         難道她對死鬼連晉仍餘情未了?不親自下手不夠痛快?故作訝然道:「致姑娘說甚麼呢?誰是項少龍?」
         趙致怒道:「還要否認!在往郭家的山路時你不是承認了嗎?」
         項少龍故意氣她道:「誰告訴過你鄙人就是項少龍呢?」
         趙致回心一想,他的確沒有親口承認過,但當時那一刻他的神態語氣活脫脫就是項少龍,現在他又矢口不認,分明在作弄自己。
         身後那不知是趙致的姊姊還是妹子的女人沉聲道:「你若不是項少龍,我惟有立即殺人滅口,以免洩漏我們的秘密。」
         項少龍心中一震,終認出了身後的女子是就曾兩次行刺趙穆的女刺客,第一次是差點誤中副車,另一趟則發生在前晚,給自己破壞了。
         想不通的事,至此豁然而悟。難怪女刺客能潛入侯府,全因有趙致這內奸接應。
         他嘆了一口氣道;「那我就死定了,因為鄙人根本連項少龍是誰都不知道。還以為致姑娘對我別具青睞……」
         後面的女子厲聲道:「你再說一聲不是項少龍,我立即扳掣!」
         項少龍暗笑你若能射穿那些鋼針才怪,冷哼一聲道:「我馬癡董匡從不受人威脅,也不會將生死放在心上,本人不是項少龍就不是項少龍,何須冒認,不信便來驗驗本人的臉是否經過化裝?」
         他這叫行險一博,賭她們做夢都想不到世間竟有這種由肖月潭的妙手泡製出來巧奪天工的皮面具,而且這面具有天然黏性,與皮膚貼合得緊密無縫,連臉部表情都可顯露出來,不懂手法,想撕脫下來都非易事。
         趙致呆了一呆,來到近前,伸手往他臉上撫摸。
         摸抓了幾下,趙致果然臉色劇變,顫聲道:「天啊!你真不是他!」項少龍道:「我雖不是項少龍,但千萬勿要發箭,否則定是一矢雙鵰之局。」兩女同時一呆,知道不妙。
         項少龍在兩女之間閃電般脫身出來,轉到了趙致身後,順手拔出腰間匕首,橫在趙致頸上,另一手緊箍著她那動人的小腹,控制了局面。
         那女子舉起弩箭,對正他兩人,卻不敢發射。
         項少龍帶著趙致貼靠後牆,才定神打量這劍術戰略都厲害得教人吃驚的女刺客。
         她比趙致矮了少許,容貌與趙致有七八分相似,但更是白皙清秀。兩眼神光充足,多了趙致沒有的狠辣味兒,年紀亦大了點,身段優美得來充滿了勁和力,此刻更像一頭要擇人而噬的雌豹。
         項少龍微笑道:「這位姊姊怎麼稱呼?」
         趙致不理利刃加頸,悲叫道:「大姊快放箭,否則不但報不了仇,我們還要生不如死。」
         項少龍放下心來,知道趙致真以為自己是那馬癡董匡,慌忙道:「有事慢慢商量,我可以立誓不洩露你們的秘密,本人一諾千金,絕不會食言。」
         兩人不由臉臉相覷,此人既非項少龍,就絕沒有理由肯放過他們,這太不合情理了。
         項少龍不讓她們有機會說話,先以董匡之名發了一個毒無可毒的惡誓,然後道:「大姊放下弩箭,本人就釋放令妹。」
         那美女刺客悻悻然道:「誰是你大姊?」一雙手卻自然地脫開勁箭,把強弩連箭隨手拋往一旁,爽快得有點不合情理。
         項少龍心想這頭美麗的雌老虎倒算乾脆,收起了橫在趙致粉頸的匕首。
         就在此時,他看到此女向趙致打了個眼色,心知不妙,忙往橫移,恰恰避開了趙致的肘撞。
         那女子嘬唇尖嘯,同時抽出背上長劍,往他攻來。
         項少龍無名火起,自已為了不想殺人滅口,才好心發毒誓不洩出她們的秘密,可是她們不但不領情,還反過來要滅掉他這活口,血浪閃電離鞘而出。
         驀地門口那方異響傳來,百忙中別頭一看,暗叫了聲我的媽呀,原來是一頭大黃犬,正以驚人高速竄入門來,露出森森白牙,鼻孔噴著氣,喉間「嗚嗚」有似雷鳴,朝他撲到,登時省起剛才她嘬脣尖叫,是為了喚這惡犬來助陣。
         幸好項少龍以前受訓項目之一,就是如何應付惡犬,雖未真的試過,但總嘗過與比這頭黃犬更粗壯的軍犬糾纏的滋味,橫劍一掃,蕩開了對方刺來一劍,矮身側踢,剛好正中已撲離地面那惡犬的下顎處。
         這頭畜牲一聲慘嘶,側跌開去,滾倒地上,一時爬不起來。
         趙致亦不知由那裏找來配劍,配合著姐姐分由左側和正面攻來,一時儘是森寒劍影。
         項少龍深悉兩女厲害,不過他早把墨氏補遺的三大殺式融匯貫通,劍法再非昔日吳下阿蒙,趁那惡犬尚未再次撲來,猛地閃到那大姊身側,施出渾身解數,一劍由上劈下。
         那大姊大吃一驚,原來項少龍這一招精奧奇妙,竟能在窄小的空間不住變化,教人完全尋不出來龍去脈。猛咬銀牙,以攻制攻,竟不理敵劍,往項少龍心窩閃電刺去,完全是同歸於盡的格局。
         項少龍心中暗讚,不過亦是正中下懷。他曾與她交過手,知她劍法走靈奇飄忽的路子,庸手與她對仗,怕連她的劍都未碰著,便要一命嗚呼。這也是女性用劍的特點,以免要和天生較強壯的男性比臂力。
         當下變招橫劍揮擋。「噹!」的一聲脆響過處,美女刺客的劍給項少龍掃個正著。
         她要以攻制攻,就必須全力出手,有進無退,反予機會項少龍全力與她硬拚了一劍。
         除了囂魏牟和滕翼外,項少龍的腰臂力可說全無對手,她怎麼厲害仍是個女人,受先天限制,兩劍交擊下,震得她手腕痠麻,駭然退了開去。
         項少龍本以為可使她長劍脫手,豈知她終勉強撐過了,泠喝一聲,往地上滾去。
         趙致怎也想不到這馬癡劍術如此驚人,要衝上助陣時,剛好給退後的姊姊撞個正著,一起踉蹌倒退。
         那時那黃狗又回過頭來,想撲向項少龍。趙致驚叫道:「大黃!不要!」
         項少龍此時早右手執起弩弓,左手撈起弩箭,以最敏捷的手法上箭瞄準,對著那頭大黃。
         這頭犬非常機伶,亦曾受過兩女訓練,一見弩箭向著自己,低鳴一聲,縮到兩女身後。
         項少龍右手持弩,劍交左手,指著驚魂甫定的兩女,微笑道:「大姊叫甚麼名字,讓董某有個稱呼。」
         兩女神色驚疑不定,縮在牆角,不敢動彈。在這種窄小的空間和距離內,要撥開以機括射出出的勁箭,簡直是癡人說夢。
         那大姊的骨頭很硬,緊抿著嘴,沒有答他,反而是趙致衝口答道:「她叫田柔!」
         項少龍愕然道:「不是姓趙的嗎?」趙致才知說漏了嘴,臉色蒼白起來。
         項少龍與那田柔對視著,心想她既姓田,說不定與田單有點親族關係,趙穆一向與田單有勾結,否則不會和囂魏牟暗中往還,想到這裏,有了點眉目,故意扮作睜眉怒目道:「本人原本有意放過你們兩人,可惜你們竟是姓田的,我最憎惡就是這個姓的人,現在惟有拋開憐香惜玉之心,送你們回出娘胎之前那地方去,這麼給你們一個痛快,應感激我才對。」
         趙致看著他手上的弩箭,顫聲道:「你為甚麼這麼恨姓田的人。」
         田柔怒道:「致致!不要和他說話,他要殺便殺吧!」
         項少龍暗怪這房子難道只得她姊妹二人,否則鬧到這麼厲害,都不見有人出現,趙致那相依為命的「父親」躲到了那裏呢?想到這裏,只見那給趙致拉著的黃狗耳朵豎直起來,露出注意的神色。心中了然,喝道:「不准進來,否則本人立即放箭。」
         兩女愕然,想不到他竟然能察覺救兵無聲無息的接近,登時泛起無法與這人對抗旳虛弱心態。
         項少龍望向趙致,道:「橫豎你們死到臨頭,本人不須瞞你們,我之所以憎恨姓田的人,因為其中有一個人叫田單。」
         兩女呆了一呆,定神瞧著他。項少龍緩緩移前,弩箭上下移動著,教兩女不知他要選擇的位置。
         一個誘人的想法在心中升起,只要他射殺了田柔,再以飛針對付門外的人和趙致,可有十成把握迅速解決三人,那就一了百了,不用為她們煩惱了。
         門外一把蒼老的聲音喝道:「壯士手下留人,我家兩位小姐的大仇人正是田單,大家都是同一條線上的人。」
         田柔和趙致齊叫道:「正叔!」
         項少龍泠笑道:「這話怎知真假?本人故意告訴你們這事,就是要迫自己狠下心來,好殺人滅口,否則若把這事洩了出去,給與田單有勾結的趙穆知道,我那還有命。或者你們尚未知道,田單這兩天便要來邯鄲,本人報仇的唯一機會亦到了。絕不容許給人破壞。」
         兩女為之動容,顯是不知田單來趙的事。田柔杏目圓睜,盯著他道:「你不是趙穆的同黨嗎?」
         項少龍喝道:「閉嘴!誰是這奸賊的伙伴,只是為了取得他的信任,好對付田單,才虛與委蛇。唉!本人從未殺過女人,今晚只好破戒了。」
         門外那正叔驚叫道:「壯士萬勿莽撞,我們兩位小姐的親族就是被田單和趙穆兩人害死的,這事千真萬確,若有虛言,教老僕萬箭穿心,死無葬身之地。」
         項少龍扮出沉吟的模樣,道:「你們和趙穆有深仇,此事不容置疑,可是這兩人一在齊一在趙,怎會都成了你們的仇人?」
         趙致忍不住熱淚湧出,淒然叫道:「我家為田單所害,迫得逃來邯鄲,那知趙穆這奸賊竟把我們家族一百八十三人縛了起來,使人押回田單處,給他以酷刑逐一屠宰,這樣說你相信了嗎?」
         田柔怒道:「不要求他。」項少龍笑道:「你的名字雖有個『柔』字,人卻絕不溫柔。」
         田柔氣得說不出話來。項少龍再道:「那為何又剩下了你們三人?」
         正叔的聲音傅入道:「老僕和兩位小姐因來遲了幾天,所以得以避過此劫,這七年來,我們無時無刻不在立志復仇,壯士請相信我們。」
         項少龍鬆了一口氣,有點為自己剛才動了殺機而慚愧,活在這視人命如草芥的戰爭年代裏,實在很容易受到感染。
         項少龍一扳機括,弩箭呼的一聲,在兩女臉頰間電掠而過,射進牆內。
         兩女目定口呆,想不到他在這種時刻發箭,若目標是她們其中一人,定避不開去。
         項少龍拋掉弩弓,劍回鞘內,微笑道:「你們的事本人絕沒有興趣去管,但亦請你們勿來破壞本人的計劃。你們的真正仇人是田單而非趙穆,兼且現在的趙穆有了戒備,再動手只是自投羅網,好好想想吧!像你們姊妹那麼漂亮的女孩子,落到壞人手裏,會發生比死還難過的奇恥大辱呢。言盡於此,告辭了!」
         在兩人瞪視下,項少龍大步朝向門口離開,與那叫正叔的老儒打個照臉,才施施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