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5-9 第九章 偷天換日

         翌日清早,急不及待的項少龍偷偷溜到街上,故意繞了一個圈子,才來到城西貧民聚居的地方。
         雖說是窮民,生活仍不太差,只是屋子破舊一點,塌了的牆也沒有修補吧了!這裡的人大多是農民出身,戰爭時農田被毀,不得已到城市來幹活。
         他依著地址,最後來到朱姬所說的南巷。
         這時他亦不由緊張起來,抓著一個路過的人問道:「張力的家在那裡?」
         那人見他一表人材,指著巷尾一所圍著籬笆的房子道:「那就是他的家了!」接著似有難言之隱,搖頭一歎去了。
         項少龍沒有在意,心情輕鬆起來,暗忖應是這樣才對,舉步走去,來到門前,喚道:「張力!張力!」
         「咿呀」一聲,一位四十來歲樣貌平凡的女人探頭出來,驚疑不定的打量了項少龍一會,問道:「誰找張力?」
         項少龍微笑道:「你是張家大嫂吧!」由懷中掏出玉墜,遞到她眼前。
         「砰」的一聲,張嫂竟像見了鬼似的猛地把門關上。
         項少龍給她的反應弄得楞在當場,呆子般望著閉上的木門。
         不一會屋內傳來男女的爭辯聲。
         項少龍反心中釋然,養了十年的孩子,自然不願交還給別人,惟有在金錢上好好補償他們了。
         伸手拿起門環,輕叩兩下。
         頃刻後門打了開來,一名漢子頹然立在門旁,垂著頭道:「大爺請進來。」
         項少龍見他相貌忠誠可靠,暗讚朱姬的手下真懂揀人。
         步入屋中,只見那婦人坐在一角,不住飲泣,屋內一片愁雲,半點生氣也沒有。
         更不聞孩子的聲音或有什麼孩子衣物。
         項少龍皺眉道:「孩子呢?」
         那婦人哭得更厲害了。
         張力雙目通紅,痛心地道:「死了!」
         這兩個字有若晴天霹靂,轟得項少龍全身劇震,差點心臟病發,駭然叫道:「怎麼死的?」
         張力淒然道:「舊年燕人來攻邯鄲,所有十三歲以上的孩子都被徵召去守城,被燕人的流箭射殺了。我們雖受了大爺你們的金錢,卻保存不了孩子,你殺了我們吧!活下去亦沒有什麼意義了。」
         項少龍失聲道:「可是他去年還未足十歲啊!」想起剛才指路那人的神態,才明白是為他們失了兒子而惋惜。
         張力道:「只怪他生得比十三歲的孩子還高大,一天在外面玩耍時,被路過的兵哥捉了去。」
         項少龍頹然坐下,把臉埋在兩手裡。
         天啊!秦始皇竟然死了,怎麼辦才好呢?
         不!這是沒有可能的,這對夫婦定是騙我。但看其神態,又知這是實情,尤其一邊牆的几上,正供奉著一個新牌位。
         張力在懷裡掏出一個玉墜子,遞給他道:「這是從他屍身取來的,他就葬在後園裡,大爺要不要去看看?」
         項少龍挪開雙掌,眼光落在玉墜子上。
         一個荒唐大膽的念頭,不能抑制地湧上心頭。
         項少龍來到夫人府,果如所料,趙雅仍未回來。
         府內多了些生面的人,趙大等他熟悉的卻一個不見,婢女中除小昭和小美外,其他都給調走了。
         項少龍知道趙雅必有很好的借口解釋這些安排,但仍很想聽她親口說出來。她愈騙他,他就愈可把對她不住的淡薄愛念化成恨意。
         趙盤獨自一人在後園內練劍,專注用神,但項少龍才踏進園內,他便察覺到了,如見到世上唯一的親人般持劍奔來。
         項少龍「嚓!」地拔出李牧所贈的名劍血浪,大喝道:「小子看劍!」
         趙盤眼中精光一現,揮劍往他劈來。
         項少龍擺劍輕輕鬆鬆架著,肅容道:「當是玩耍嗎?狠一點!」
         趙盤一聲大喝,展開墨子劍法,向項少龍橫砍直劈,斜挑側削,攻出七劍。
         到第七劍時,終因人小力弱,被反震得長劍甩手掉在地上。
         趙盤一面頹喪,為自己的敗北忿忿不平,卻又無可奈何。
         項少龍為他拾起長劍,領著他到園心的小橋對坐在低欄處,正容道:「小盤!你是否真有決心排除萬難為娘報仇?」
         趙盤點頭斬釘截鐵道:「無論如何,我也要把趙穆和大王殺了。」
         項少龍沉聲道:「你不是和太子是好朋友嗎?」
         趙盤不屑地道:「他從來不是我的朋友,只懂憑身份來欺壓我,娘從了你後,他便整天向人說娘是淫娃蕩婦,若可以的話,我連他也要殺掉呢。」旋又頹然道:「但就算我像師傅那般厲害,也殺不了他們,否則師傅早就把他們殺了。」
         項少龍暗暗驚異他精到的推論,微笑道:「你要報仇,我也要報仇。不若我們做個分配,趙穆由我對付,孝成王這昏君則交給你處置,好嗎?」
         趙盤那想得到項少龍這麼看得起他,瞪大了眼睛,呆看著這唯一的「親人」。
         項少龍道:「現在我要告訴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假設你真有為娘報仇雪恥的決心,便依我吩咐去做,否則亦絕不可洩露半句出去,連倩公主和雅夫人也不例外。」
         趙盤跳了起來,跪倒地上,重重叩了三個響頭,小眼通紅道:「只要能為娘報仇,我趙盤什麼都肯做。」
         項少龍低喝道:「站起來!」
         趙盤霍地立起,眼內充滿了渴想知道的神色。
         項少龍微微一笑道:「我想使你成為統一六國的秦始皇!」
         趙盤呆了一呆,囁嚅道:「什麼是秦始皇?」
         趙雅步入園內時,項少龍剛把玉墜掛到趙盤頸上。
         由這一刻起,他就是秦國王位的繼承者嬴政。
         趙盤的神色又驚又喜,但眼神卻堅定不移,充滿一往無前的決心。
         沒有人比他這個長居王宮的小孩,更明白這機會是如何難得。
         也惟有成為天下最強大國家的君主,他才有能力殺死趙王,為母親妮夫人洗雪仇恨。
         他不但恨趙王,亦恨每一個袖手旁觀,以冷臉向著他的趙人。
         現在只有項少龍能使他完全信任。
         趙雅微笑來到他們師徒之旁,讚道:「我從未見過小盤這麼勤力的。」
         項少龍向趙盤使個眼色,後者乖巧地溜走了。
         趙雅雖勉強裝出歡容,但臉色蒼白疲倦,顯然昨夜並不好過。
         項少龍故意道:「雅兒是否身體不適?」
         趙雅微顫道:「不!沒有什麼事。人家這幾天四出為你打探消息,差點累壞了。」
         項少龍皺眉道:「為何這裡多了這麼多生面人,趙大他們那裡去了?」
         趙雅早擬好答案,若無其事道:「我把他們調進宮裡的別院去了,沒有他們幫手,我在宮內行事很不方便。」
         怕他追問下去,岔開話題道:「計劃進行得如何?聯絡上嬴政嗎?」
         項少龍頹然道:「看來除了強攻外,再沒有其他方法,不過烏家的子弟兵人人能以一擋十,我的計劃定能成功,趙穆和孝成王休想活過農牧節。」
         趙雅垂下俏臉,不能掩飾地露出痛苦和矛盾的神色。
         項少龍暗忖,讓我再給你一個機會,訝然道:「雅兒你這幾天總像心事重重,究竟有什麼心煩事,不若說出來讓我分擔,沒有事情是不可以解決的。」
         趙雅一震道:「那有什麼心事,只是有點害怕吧了!」
         堆起笑容,振起精神道:「少龍最好告訴我當日行事的細節,讓我和三公主好好配合你,才不致到時會有錯失。」
         項少龍微笑道:「不用緊張,過幾天我才把安排詳細告訴你,因為其中部份仍未能作最後決定。」心中暗歎,明白到趙雅是要出賣他到底了。
         趙雅忽道:「少龍!這幾天有沒有聽到關於人家的閒言閒語?」
         項少龍淡然道:「你是說齊雨的事吧!怎麼會呢?我絕對信任我的好雅兒,明白到你是虛與委蛇,以瞞過趙王對我們的懷疑。」
         趙雅神色不自然起來,像有點怕單獨面對項少龍般,道:「不去看你的美麗公主嗎?」
         項少龍瀟灑地站了起來。
         趙雅呆看著他充滿英雄氣概的舉止神態,秀眸一片茫然之色。
         項少龍心中冷哼一聲,想到將來她明白到自己亦在欺騙著她,便湧起極度的快意。
         接著的幾天,烏家全力備戰,兵員和物資源源不絕秘密由地道運進城堡內。
         項少龍親自訓練那七十七個烏家的特種部隊,而他所用的方法,使滕翼這精通兵法的人亦為之傾倒,那想得到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訓練方法。
         他亦不時往見小盤,教他如何扮在窮家過了十年的嬴政,到後來反是由小盤告知他自己想出來的東西。
         項少龍見他這麼精乖,大為放心。
         不經不覺,離農牧節只有三天時間。
         情勢頓時緊張起來。
         現在項少龍最擔心是朱姬,若她走不出來,他們便真的要強攻質子府了,沒有了她,小盤亦成不了嬴政。
         所以他們另有一套應變計劃。
         這天午後,離去了整整七天的肖月潭終於回來了。
         進入密室後,肖月潭神態大是不同,歉然向烏應元和項少龍兩人道:「首先!圖爺著肖某先向你們道歉,因為先前實存有私心,言語間有不盡不實之處。但保證由這刻起,我們會誠心誠意與諸位合作。」
         烏應元如在夢中,不知項少龍使了什麼手段,使這人態度大改。
         項少龍卻心中驚懍,知道這圖先是個果敢英明的人物,如此一來,才有可能成事。
         肖月潭道:「幸好得少龍提醒,否則圖爺說不定會給趙人抓到。」
         項少龍問道:「你們來了多少人?」
         肖月潭道:「隨我潛入城共有三十人,都是一等一的強手。」頓了頓道:「圖爺身邊有一百二十人,亦是他手下最精銳的好手。」
         項少龍道:「肖先生最好命入了城的所有人全到烏府來。」
         肖月潭一呆道:「少龍是否想和趙人打一場硬仗?」
         項少龍微笑道:「可以這麼說,也不可以這麼說,先生請恕我賣個關子,後天我會把全盤計劃奉上,事關重大,請先生見諒。」
         肖月潭笑道:「少龍如此有把握,我反更為放心,現在圖爺藏在城外一處山頭的密林裡,靜候我們把政太子和夫人送出城外。」
         烏應元笑道:「先生真行,那幾名服侍過先生的歌姬都不知多麼念著先生呢,只要先生一句說話,我們便將她們送到咸陽府內——」
         肖月潭喜動顏色道:「天下人人都說烏家豪情蓋天,果是言不虛傳,肖某交了你們這些好朋友了。」
         項少龍告辭離去,途中遇到來找他的荊俊,原來滕翼有事找他。
         到了靠近城牆的一座成了臨時指揮部的小樓,滕烏兩人正在研究質子府的詳圖。
         項少龍奇道:「那裡弄來的好東西?」
         荊俊得意地道:「是我畫出來的,只要我看過一次,便可默寫出來。」
         項少龍大訝,想不到荊俊有如此驚人的記憶力,畫功又那麼了得,誇獎他兩句後,道:「希望不要用這強攻質子府的後備計劃就好了,否則縱能成功,我方亦要傷亡慘重。」
         滕烏兩人一齊點頭,可見對攻打質子府,均存有怯意。
         荊俊道:「若要把質子府攻破,那確是難之又難的事,但若只須救出朱姬,情況便完全不同,只要由我率領那『精兵團』便行了。」接著說出計劃,竟然頭頭是道。
         三人大訝,同時對他更刮目相看。
         項少龍暗忖這小子正是天生的特種部隊,比自己還行,正容道:「由現在開始,你就是精兵團的頭領,你最好和他們同起同息,將來合作起來,便可如魚得水了。」
         荊俊大喜,別人忙得喘不過氣來,他卻閒著無聊,只能當滕翼的跑腿,這時忽變成精兵團的指揮,怎還不喜出望外。
         一聲呼嘯,逕自去尋他的部下。
         烏卓苦笑搖頭,追著去了,沒有他的命令,誰會聽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指揮。
         滕翼閉目養了一回神後,睜眼道:「我仍放心不下倩兒。」
         項少龍道:「照理未到農牧節,他們應不會擺佈倩兒,免得惹起我們的猜疑。」
         滕翼道:「在趙王眼中,倩兒已犯了不可饒恕的大罪,我擔心他當天就會賜她一死,我們便錯恨難返了。」
         項少龍給他一說,更多了小盤這項擔心,以趙王的凶殘無情,說不定小孩子也不放過,驚疑地道:「那怎辦才好呢?」
         趙穆迫趙雅把自己的人全部調走,一方面是由他的人監視雅夫人,教她不敢背叛他,同時亦可把趙倩控制,要她生便生,死便死。
         項少龍是關心則亂,腦內一片空白,想不到任何方法扭轉這惡劣的形勢。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只能待到最後一刻,才可把趙倩救出來。
         滕翼道:「假若趙王早一天把趙倩召入宮中,我們便什麼辦法都使不出來了。」
         雖是在這寒冬時份,項少龍仍熱汗直冒,駭然道:「我倒沒想過這麼一著!」
         滕翼冷靜地道:「這事包在我身上,趙穆仍不知我們看穿了他的詭計,所以不會派大軍駐防夫人府,就算派人押解趙倩回宮,亦不會勞師動眾,只要我們派人十二個時辰注視夫人府,到時隨機應變,便不怕有失了。」
         項少龍有苦自己知,問題是在小盤身上,他下了決心,不把小盤假扮嬴政一事告訴任何人,將來除他和趙倩、烏廷芳有限幾人外,便沒有人知道小盤的真正身份。
         滕翼道:「怕就怕趙王狠心到把女兒就地賜死,這事真傷腦筋。」
         項少龍把心一橫道:「這事說不定要強來了,我就施壓力迫趙雅讓我把倩兒帶到這裡來,她唯一方法就是請示趙王,假若他真是存心處決女兒,亦不會介意女兒到烏家來,還可多加我們一項擄劫公主的罪名,他們更可振振有詞了。」
         滕翼道:「理論上你應把趙雅一起帶走,她難道不會生疑嗎?」
         項少龍也感到這方法行不通,愁懷難舒時,雅夫人派人來請他到夫人府去。
         項少龍匆匆上路,心知肚明是到了向趙雅攤出假牌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