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4-6 第六章 高樓療傷

         項少龍發了無數的噩夢。
         他夢到時空機把他送回二十一世紀去,並審判他擾亂了歷史的大罪。一忽兒舒兒和素兒都七孔流血來找他,怪他不為她們報仇。然後無數不同臉孔出現在他眼前。
         包括了父母、親友、美蠶娘、烏廷芳、趙王、趙穆等等,耳內不時響著哭泣聲,鬼魂啼號!
         隱隱中他知道自己正徘徊於生死關頭。
         不!我定要活下去。
         為人為己!
         我也不可以放棄。
         身體忽寒忽熱,靈魂像和身體脫離了關係,似是痛楚難當,但又若全無感覺。
         在死亡邊緣掙扎了不知多久的時間後,項少龍終於醒了過來。
         彷彿間,他似乎回到了二十一世紀軍部那安全的宿舍裡。
         一聲歡呼在榻旁響起,趙倩撲到榻沿,淚流滿臉又哭又笑。
         項少龍還未看清楚趙倩,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再醒過來時,項少龍精神和身體的狀況都好多了。
         趙倩歡喜得只懂痛哭。
         項少龍軟弱地用手為她拭掉眼淚,有氣無力地問道:「這是什麼地方,我昏迷多久了。」
         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入門處響起道:「這是老夫觀天樓最高的第五層,少龍你昏迷了足有九天,換了別個人傷得這麼重,失血這麼多,早一命鳴呼了。但你是非凡人,所以絕對死不了,可見天數有定,應驗不爽!」
         項少龍呆了一呆,只見一人來到床頭,竟是齊人鄒衍。
         他一直對這人沒有什麼好感,更想不到他會冒死救自己,大訝道:「先生為何救我?」
         坐在床沿的趙倩道:「鄒先生真的對你有救命之恩,若非他精通醫術,悉心醫治你.....。」
         鄒衍哈哈一笑,打斷了趙倩的話,俯頭細看著項少龍道:「真正救你的人是紀嫣然。老夫只是適逢其會吧!這觀天樓乃老夫研究天文的地方,也是大梁最高的建築物,包保沒有人會查到這裡來。況且老夫和你無親無故,亦不會有人懷疑到老夫身上。」
         項少龍精神轉佳,逐漸恢復說話的氣力,不解道:「先生仍未回答我先前的問題。」
         鄒衍微笑道:「這事要由頭說起,三年前,老夫在齊國發現一顆新星,移往天場上趙魏交界的地方,便知這時代的新聖人,終於出現,於是來到大梁,找尋新主。」
         項少龍聽得一頭霧水,道:「什麼是天場?那裡也有趙國和魏國嗎?」
         鄒衍傲然道:「天人交感,地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上應天兆。老夫五德終始之學,便是根據天上金木水火土五星而來,以天命論人事。天場就是把天上依照地上的國家地域分區,例如有客星犯天上某區的主星,那區的君主便有難,百應不爽。」
         項少龍這時那有精神聽這些充滿迷信色彩的玄奧理論,道:「那和我有什麼關係?」
         鄒衍看了看正睜大美目看著他,露出崇拜目光的趙倩,更是興致勃勃,放言高論道:「怎會和你沒有關係?就在你來到大梁的同時,那顆新星剛好飛臨天場上大梁的位置,於是鄒某便知新聖人到了。初見你時雖已覺你有龍虎之姿,一時還未醒覺,到那晚你說出石破天驚的治國之論,才猜到你便是新聖人,到你那晚遇襲,才絕對肯定老夫沒有看錯了你。」
         說完跪了下來,恭敬地叩了三個頭。
         項少龍啼笑皆非,忙求他站起來,道:「前一部分我都可以明白,但為何我遇襲受傷,反更堅定先生的信念呢?」
         鄒衍道:「就在你遇襲那天的下午,紀小姐鬱鬱不樂回到雅湖小築,被我再三追問,才說你不肯追求她。於是老夫對她說:「天上新星被另一顆星凌迫,恐怕你當晚會有劫難。於是紀小姐才能及時把你救出,送到老夫這裡,試問少龍你若非新聖人,怎會如此巧合呢?」
         項少龍聽得啞口無言。
         一陣疲倦襲上心頭,勉強吃了藥後又沉沉睡去。
         項少龍醒過來時,比上一次又好多了,已可以坐起來吃東西,十多處劍傷均結了疤,只有脅下的傷口仍非常痛楚,其他的均無大礙。
         鄒衍出外去了,這原始天文台最上層處只有趙倩一人。
         這美麗的公主欣喜地餵他喝著落了珍貴藥材的稀粥。
         項少龍憐惜地道:「倩兒!你消瘦了。」
         趙倩柔聲道:「比起你為我的犧牲,這算什麼,那晚看著你為怕我受傷,用身體硬擋賊子的利劍,人家的心都碎了。」接著擔心地道:「嫣然姊三天沒有來過了,真使人掛心。」
         項少龍精神一振道:「她常來看我嗎?」
         趙倩點頭道:「她不知多麼著緊你,每次來都幫我為你洗傷口和換藥。」
         項少龍一呆道:「那豈非我身上什麼地方都給你兩人看過了?」
         趙倩赧然點首,卻喜透眉梢,神態誘人之極。
         項少龍心中一蕩,抓著她柔荑道:「我定要報復,要看遍我們公主的身體。」
         趙倩輕輕抽回玉手,繼續餵他吃粥,羞紅著臉道:「看便看吧!」
         項少龍湧起無盡的柔情蜜意,美人恩重,那能不心生感激。微笑道:「不但要看,還要用手來研究,公主反對嗎?」
         趙倩耳根都紅了,不依地橫了他一眼,更不敢答他,但神情卻是千肯萬肯。
         項少龍暢快得歎息起來。
         足音在梯間處響起。
         兩人同時緊張起來。
         紀嫣然嬌甜的聲音傳上來道:「不用怕!是嫣然來了。」
         趙倩大喜,迎了出門外。
         不一會兩女挽臂出現在項少龍眼前。
         紀嫣然也消瘦了,但看到他時一對明眸立時閃起異采,與他的目光糾纏不捨。
         項少龍道:「小姐救命之恩,項少龍永世不忘。」
         紀嫣然毫不避嫌地坐到榻沿處,先檢視他的傷口,才放心地鬆了一口氣道:「不要說客氣話了。你復原的速度真是驚人,你也不知那晚滿身鮮血的樣子多麼嚇人,累得人家都為你哭了。」接著粉臉一紅道:「嫣然還是第一次為男人哭哩!」
         趙倩笑道:「嫣然姐對你不知多麼好!」
         項少龍心中一蕩,大膽地伸手握著紀嫣然的玉手,柔聲道:「看來我不但合格,還更進一步進入了小姐的芳心裡,對嗎?」
         紀嫣然嗔望了他一眼,若無其事道:「對不起。仍只是在合格的階段。」話雖如此,但玉手卻全無收回去的意思。
         項少龍心中充滿愛意,微笑道:「只要合格便有機會,紀小姐不是會盡量方便我嗎?」
         趙倩見他們的對答有趣,在旁不住偷笑。
         紀嫣然瞪了趙倩一眼後,向項少龍道:「人家千辛萬苦來到這裡,還坐到你身邊來,不是正方便你嗎?」
         項少龍被她一言驚醒,回到了冷酷的現實來,問道:「外面的情況怎樣了?」
         紀嫣然平靜地道:「信陵君、龍陽君和囂魏牟都全力搜尋你,城防比以前加強了數倍,連城外和河道都佈滿了關防和巡兵,恐怕要變成鳥兒才可飛出去。」
         項少龍膽戰心驚地問道:「其他人呢?」
         趙倩親熱地坐到紀嫣然身旁,道:「放心吧!倩兒早問過嫣然姐,他們全部安全逃去,一個也沒給逮著。」
         項少龍鬆了一口氣,不過想起信陵君,便笑不出來,他失去了《魯公秘錄》,怎肯放過自己呢?
         紀嫣然臉色沉了下來,道:「這幾天魏人分區逐家逐戶搜索你的行蹤,最後終會搜到這裡來。暫時他們只留意我,還沒有懷疑到鄒先生,可是一天你離不開大梁,仍是非常危險。」
         趙倩輕輕道:「姐姐你這麼本事,必定有辦法的。」
         紀嫣然道:「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辦法,但城防那麼嚴。」記起了一事向項少龍問道:「你腰上配著的那東西很奇怪,連鄒先生那麼見多識廣的人都未見過,是從那裡弄來的?」
         項少龍知道她說的是攀爬用的索鉤和腰扣,答道:「那是我自己設計,由趙國的工匠打製,只要到了城牆,我便有方法帶著倩兒越牆而去。」
         紀嫣然大為驚異,用心地看了他一會,輕歎道:「愈和你接觸,便愈發覺得你這人不可測度。不過現在的情況下,你想到達城牆不被哨樓上的人發覺,根本沒有可能,就算走出城外,亦避不過城外以萬計的守軍,所以還是要另想辦法。」
         趙倩湊到她耳邊悄悄道:「姐姐是不是愈來愈歡喜他呢?」
         紀嫣然俏臉一紅,房內突然響起搖鈴的聲音。
         項少龍還未知發生什麼事時,兩女色變道:「有敵人來了!」
         紀嫣然扶起項少龍,趙倩則手忙腳亂地收起有染血漬的被單,和收起所有與項少龍有關的事物。
         項少龍駭然道:「躲到那裡去?」
         紀嫣然扶著他到了一個大櫃處,拉開櫃門,只見裡面放滿衣物,那有容人的空間。接著她伸手一推,衣物奇跡似的往上升起,露出裡面的暗格。
         這時趙倩已收拾妥當,還垂下幕帳,趕了過來,合力扶著項少龍避入暗格裡。紀嫣然把載著衣物的外格拉下,櫃門竟自動關上,巧妙非常。
         那原供一人藏身的空間,擠了三個人在裡面,緊迫可想而知。三人側身貼在一起,趙倩動人的肉體緊壓在他背上,而紀嫣然則與他臉對著臉擠壓至撥水難入的地步。
         他可以清楚地感到紀嫣然胴體曼妙的曲線,尤其是他身上只有一條短褲,其刺激香艷處差點使他忘記了眼前的凶險。
         紀嫣然比趙倩還要高一點,俏臉剛好擱到他肩頭上,輕輕耳語道:「這是鄒先生為自己設計的救命之所,想不到給我們用上了。」
         空間雖窄小,卻沒有氣悶的感覺,顯然設有巧妙的通氣孔。
         項少龍有感想道:這時代的人無論身份多麼尊崇,但都有朝不保夕的恐懼,所以鄒衍有這藏身的暗格,信陵君亦有他逃生的秘道。
         暗格內忽地多了些奇怪的響聲。
         項少龍用神注意下,原來兩女的呼吸都急速起來,胸脯起伏下,貼體廝磨的感覺更強烈了。幸好項少龍身體仍相當虛弱,不致有男性生理上的反應,否則會更加尷尬。
         兩女的身體愈來愈柔軟無力,項少龍心中一蕩,忍不住一手探後,一手伸前,把她們摟個結實。
         紀嫣然還好一點,趙倩「嚶嚀」一聲,纖手由後探來,摟緊了他的腰,身體火般發燙。
         步聲起,自然是有人逐層搜查,最後來到這最高的一層。
         信陵君的聲音在外廳響起道:「本人還是第一次來參觀鄒先生的望天樓,噢!這是什麼玩意?」
         鄒衍平靜答道:「這是量度天星方位的儀器,鄒某正準備製作一幅精確的星圖。」
         信陵君顯然志不在參觀,推門而入道:「噢!我還以為這間房內另有乾坤,原來是先生的臥室。」
         鄒衍笑道:「我的工作只能在晚上進行,沒有睡覺的地方怎行。」
         信陵君道:「不若讓我到先生的觀星台開開眼界吧!」
         步音轉往上面的暸望台去了。
         三人正鬆了一口氣。
         再有人步入房內,仔細搜索,還把櫃門拉開,真個什麼都沒有遺漏。
         三人的心提到了喉嚨處,暗罵信陵君卑鄙,引開了鄒衍,讓手下得機大肆搜索。
         擾攘一番後,信陵君和鄒衍往樓下走去。
         三人輕鬆了點,立即又感到肢體交纏的刺激感覺。
         趙倩和紀嫣然都是黃花閨女,雖說對項少龍大有情意,但仍是羞得無地自容。
         趙倩和項少龍親熱慣了,還好一點;紀嫣然卻從未試過這樣擠在男人的懷抱裡,一顆芳心不由忐忑狂跳,在這寂靜的環境裡怎瞞得過項少龍的耳朵,只是這點,已可教她羞慚至極。
         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三人似都有點不願離開這安全的空間。
         項少龍的嘴唇揩了紀嫣然的耳珠,輕輕道:「喂!」
         紀嫣然茫然仰起俏臉,黑暗裡感到項少龍的氣息全噴在她臉上,心頭一陣迷糊,忘了說話。
         項少龍本想問她可以出去了嗎?忽感對方香唇近在眼前,暗忖若此時還不佔她便宜,何時才佔她便宜,重重吻上她濕潤的紅唇上。
         紀嫣然嬌軀劇顫,終學趙倩般探手緊摟著他,仰起俏臉,任這男子進行非君子的欺暗室行為。
         腳步聲又再響起。
         雖然明知外面看不到裡面的情況,紀嫣然仍嚇得把紅唇離開了項少龍使她銷魂蝕骨的大嘴。
         接著鄒衍在櫃外壓低聲音喚道:「可以出來了?」
         項少龍大感不妥,以信陵君這樣的身份地位,鄒衍沒有理由不送他至樓外的,若是如此,就不會這麼快返回來。
         還有是人都走了,以鄒衍的從容瀟灑,沒有理由這麼壓得聲音又沙又啞來說話。
         趙倩此時完全迷醉在項少龍強烈的男性氣息裡,根本不理會捨這以外的任何事。
         紀嫣然卻是神思恍惚,迷糊間以為真是鄒衍在外呼喚,正要答話,項少龍的嘴再封了上來。
         紀嫣然暗叫冤孽,心想這人為何如此好色,連鄒衍的呼喚都不理了。
         那人又在外面呼喚了兩次。
         紀嫣然驀地恢復了澄明神智,知道有點不妥當,同時也明白了項少龍並非那麼急色。
         外面那人低罵道:「君上真是多此一舉,明明沒有人,仍要我逐層樓扮鄒衍叫喚三次,嘿!」
         那人罵完後下樓去了。
         三人同時抹過冷汗,信陵君真是謹慎,亦可見他手下能人眾多,這人學鄒衍的聲音便維肖維妙,只是低沉和嘶啞了少許。
         紀嫣然自負才智,雖說剛才被項少龍吻得神魂顛倒,仍感羞愧。亦對項少龍的機智佩服得五體投地,從深心中湧起愛意,主動熱烈地和項少龍唇舌交纏,抵死纏綿。
         項少龍兩手貪婪地摸索著兩女的背臀,暗格裡一時春意盎然。
         剛才的凶險,適足以刺激起他們的愛火。
         鬧得差點不可收拾時,腳步聲再響,接著櫃門打了開來,前格往上升起。
         兩女羞得全把頭埋入項少龍頸後。
         項少龍尷尬地看著鄒衍,苦笑道:「看來我並非什麼新聖人,因為我完全沒有聖人的定力。」
         鄒衍啞然失笑道:「我看你復元得比我想像中的聖人還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