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6 第六章 墨家鉅子

         項少龍既不想動粗,惟有拚命逃走,最後來到一座破落偏僻的土地廟處,頹然走了入去,躲到一角盤膝坐著。
         怎麼辦呢?不若回桑林村去找美蠶娘,就終老山谷好了,想到這裡真是英雄氣短。
         忽然間,廟內多了個人。
         項少龍駭然看去,原來是個麻布葛衣的中年男人,赤著雙足,難怪他聽不到腳步聲。
         那人身形高大,差點有他的高度,容貌古樸,神色平靜,一對眼卻是閃閃有神,除了束髮的巾外,身上全無配飾,頗有點出家人苦行僧的模樣。
         兩人互相打量。
         那人悠然來到項少龍前,蹲下來道:「這位兄台來自何方?」
         項少龍不知對方有何居心,應道:「鄙人本是到邯鄲去探親,迷失了路,才走到這裡來,若大爺肯告訴鄙人到邯鄲如何走法,實感激不盡。」這時他的聲氣說話,均已學得七、八成當時那種方言與談話的方式了。
         那人微微一笑道:「我並不是什麼大爺,只不過見你體格魁梧,一表人材,雖落泊至此,兩眼仍有不屈傲氣,才出言相詢。告訴我,你有什麼才能?」
         項少龍心中暗罵,可是為了探聽往邯鄲的路途,忍氣吞聲道:「我什麼都不懂,只有一身牛力,不怕做粗活和打架。」
         那人微笑道:「你懂使劍嗎?」
         項少龍當然點頭。
         那人淡淡道:「隨我來!」推開山神廟的後門,沒於門後。
         項少龍橫豎沒個落腳處,追了入去,裡面別有洞天,是個荒蕪了的後院,四周圍著高牆,中間還有個乾涸了的小池,另一端是間小石屋。
         那人拿著一對木劍由屋內走出來,拋了一把給項少龍。
         項少龍接劍嚇了一跳,竟比以前那把劍重了幾倍,木體黝黑,不知是什麼木製成的。
         那人看出他的訝異,道:「這是千年花榴木製成的重劍,好!攻我兩劍看看。」
         項少龍拿劍舞了兩下,搖頭道:「不!我怕傷了你。」
         那人眼中射出讚賞之色,笑道:「假若你的劍能碰到本人的衣服,我立即奉上到邯鄲去的地勢詳圖兼盤川衣服。」
         項少龍聞言一愕,暗忖這人比他更要自負,哈哈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倏地標前,到了那人五步許處,使了個假身,先往左方一晃,才往右移,一劍橫掃過去,以硬攻硬,要憑膂力震開對方木劍。
         豈知那人一動不動,手腕一搖,木劍後發先至,斜劈在他劍上,接著劍尖斜指,似欲標刺項少龍臉門。
         項少龍大吃一驚退了一步,對方劍術之妙,竟使自己有力難施,心中不忿,一聲大喝,猛虎般撲去,一連七劍,狂風掃落葉般迎頭照臉,忽上忽下,橫掃直砍,往他攻去。
         那人嘴角含笑,凝立不動,可是無論他由那一角度劈去,總能恰到好處地把他的劍擋開,而接著的劍勢又偏能將他迫退,不用和他硬拚鬥力。雖只守不攻,卻是無懈可擊。
         「卜卜」之聲不絕於耳。
         劈到第七十二劍時,項少龍終於力竭,退後喘氣,不能置信地看著眼前此君。
         那人訝道:「原來你真不懂擊劍之術,只是仗著力大身巧,不過普通劍士遇上了你,必感難以招架。」
         項少龍頹然把劍擲回給他,認輸道:「我自問及不上你了,唉!枉我還妄想闖天下,原來真正的劍手如此厲害。告辭了!我這就返回深山,將就點過了這一生算了。」說到最後,真的萬念俱灰,強烈地想著自己熟識的那個時代。若是比槍法,他肯定可勝過這個劍客。
         那人笑道:「看兄台的言行舉止,貧而不貪,氣度過人,便知是天生正義的非常人物,來!洗個澡,換過乾淨的衣服,由我煮菜做飯,大家好好談一談。」
         吃了兩碗飯入肚後,項少龍精神大振。
         那人看著刮去鬍子,理好頭髮,換上粗布麻衣的項少龍,像脫胎換骨般變了另一個人,眼中不住閃過欣賞神色,油然道:「剛才兄台說要闖一番事業,不知這事業指的是什麼呢?」
         項少龍呆了半晌,有點尷尬地道:「我其實並不太清楚,只是見步行步,現在我有了衣服,便想拿懷中匕首去換一點錢,最好能買一匹馬,把我載到邯鄲去。」
         那人皺眉道:「大丈夫立身處世,豈能沒有目標和理想,創造時勢的人才算真豪傑也。」
         項少龍不服道:「那你又有什麼理想?」
         那人從容一笑道:「很簡單,就是要消除『天下之大害』,實現『天下之大利』。」
         項少龍失笑道:「這兩句話多麼籠統,什麼才是天大的大利和大害呢?」
         那人不以為,淡然道:「天下的大害,莫如弱肉強食,強者侵略弱者、大國侵略小國、智者壓迫愚者。而這一切禍患的根由,是由於人與人間彼此不相愛,若能兼相愛,交相利,便可以均分財富,再無嫉怨恨爭奪,實現了天下之大利。」
         項少龍失聲道:「原來你是墨家的信徒。」
         那人愕然道:「什麼墨家?」
         項少龍興奮地道:「你的祖師爺是否就是墨翟,他創的學說非常有名,與其他的儒、道、法三家鼎足並立,永傳不衰哩!」
         那人聽得一頭霧水,但他既說得出墨翟之名,顯非胡扯,點頭道:「墨翟確是我們的首任鉅子,你真的是由鄉間來的人嗎?」
         項少龍奇道:「什麼是鉅子,我倒不知道這事。」
         那人想了一會,道:「鉅子是墨者行會的領袖,當初建立時,是希望以武止武,但只替人守,不替人攻。可惜今天的行會已大大變質,分裂成三個組織,以地方分之,叫『齊墨』、『楚墨』和『趙墨』,本人是上任鉅子孟勝的傳徒,今次出山,就是希望把這三個行會統一,再次為理想奮鬥。」
         項少龍沉聲道:「這麼秘密的事,你為何要告訴我呢?」
         那人歎了一囗氣道:「我因身懷鉅子令,本以為重振行會,乃易如反掌的事,豈知到邯鄲找到那處趙墨的領袖時,竟給對方派人追殺,才逃了來這裡,深感勢孤力弱,必須召集徒眾,才有望一統三墨,像你這種人才品格,我怎肯輕輕放過。」
         項少龍首手頻搖道:「這個不行,我絕不會為這麼虛無飄渺,永遠沒有希望達成的理想拋頭顱灑熱血。唉!信我吧!墨家的理想根本不會成功,平均了財富後,反會培養出很多人來,只有競爭才會有進步。」
         那人聽得渾身一震,閉上雙目,深思起來。
         項少龍低聲求道:「不若告訴我怎樣到邯鄲去吧,這贈衣贈食之恩,我項少龍永不會忘記。」
         那人倏地張開眼來,神光電射,微笑道:「世上豈有不勞而獲的事,跟我學劍吧!當有一天你能攻破我手上木劍時,我便和你一同到邯鄲去。是大丈夫的,就答應我的請求!否則你即管能到邯鄲,遇到真正劍手時,亦是難逃一死。」
         項少龍一想亦是道理,猶豫道:「你不會再迫我入你的什麼行會吧!」
         那人笑道:「不但不會迫你入會,連拜師都省了,我們只是朋友、平輩論交。我的名字叫元宗,歡喜就喚我作元兄好了。」
         於是項少龍就在這土地廟住了下來,每天嗚前起來跟元宗練劍,又與他談論攻防之道。他進步之速,連元宗亦要大為歎服,稱讚不已,一個月後,他的造詣便能和元宗有守有攻。
         元宗每天都離廟外出,留下迷上劍道的項少龍如癡如醉地練習。到黃昏時元宗才會帶著食物回來。
         三個月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匆匆渡過了。
         這天元宗入黑後才歸來,神情凝重,把他召入石室內,皺眉苦思了一會才道:「他們追來了。」
         項少龍已和他建立了亦師亦友的深刻感情,聞言關切道:「誰追來了?」
         元宗歎道:「是趙墨的嚴平,我傷了他們十八人後,才能脫身歸來。他想要的是我身上的鉅子令,有了它嚴平便可名正言順當上鉅子了。」頓了頓搖頭苦笑道:「真是諷刺,就在我們行會裡已做不到兼愛,還說什麼理想。」
         項少龍亦不知怎樣安慰他才好。
         元宗由懷內掏出一方黃銅,上面只有一個「墨」字,就像個大方印,遞給項少龍道:「你拿了這牌,立即逃往邯鄲,我為你畫了地圖,這些日子來更憑雙手為你賺夠了路費,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