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1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4 第四章 危機四伏

         走了不到兩小時,老天爺下起大雨來。
         百多名武士戴起竹笠蓑衣,護著十二輛馬車,趕著近二百頭駿馬,浩浩蕩蕩在官道上冒雨前進。
         項少龍心懸美蠶娘,想著她離別時的淚眼,心情鬱結難解,幾次衝動得想掉轉馬頭回去找她。不過想起受了陶方二百枚銅錢,又頹然而止,他豈是不講信義的人呢?自己起碼要當他幾個月的保鏢,才對得他住。
         直至黃昏,雨才停下,大隊人馬停了下來,起營生火。那些馬車裡鑽了六十多名年輕女子出來,都是綺年玉貌,其中有幾個特別標緻的,姿色比得上美蠶娘。
         她們雖神態疲倦,但大都神情愉快,一點不似被買回來的女奴。還幫手做飯,和眾武士有說有笑,看得項少龍大惑不解。
         眾女這時才發覺多了項少龍這英偉的男子,俏目媚眼紛紛向他拋來,可惜他此刻因思念美蠶娘失去了拈花惹草的心情,乘機踱出營外散悶。
         雨後的荒原一片蔥翠,空氣清新。
         項少龍禁不住大生感觸。
         大自然是多麼美麗,眼前的世界是如此動人,到處都是尚未開發的土地,無窮無盡的參天森林。人類對自然的破壞只仍在開始的階段。但到了二十一世紀,這條不歸路卻已去到了盡頭,使人類飽嘗苦果。
         假設自己有能力去改變這一切,歷史會否被改寫呢?
         「噓!」
         項少龍嚇了一跳。
         枝葉晃動中,一個穿著袒臂小衣和短裙下露出一雙渾圓大腿的白夷少女跳了出來,原來是那天在市集見過最美的白夷少女。
         她興奮地來到他身前,仰頭看著他道:「人家跟了你兩天兩夜了。」一手拉起他,緊張地道:「快逃!」
         項少龍反把她拉入懷裡,一手摟緊她的腰,吻在她唇上。
         白夷女熱烈反應著,還摟著他粗壯的脖子,沒有半點畏羞。
         項少龍愈來愈相信這時代的女子,遇上喜愛的男人時,比廿一世紀的女性更直接和不矯扭,不由心情轉佳。
         白夷女離開了他的嘴,俏臉泛起動人的艷紅,急促道:「我叫秀夷,和我回白夷山吧!若你隨那些趙人到邯鄲去,定被灰鬍那群馬賊殺死。」
         項少龍聽著她出谷黃鶯般的聲音,享受著她豐滿的肉體,正情慾狂升時,倏地嚇了一跳,道:「你在說什麼?」事實上他最多只聽懂了她三、四成的話。
         白夷女秀夷放緩速度,一字一字地道:「幾天前,我們族內的人收到消息,灰鬍子和他的八百馬賊,準備在打石谷伏擊趙人,搶他們的女人和馬匹,你若跟去,定會給殺死的,他們比焦毒那些人厲害多了。」
         項少龍終聽明白了,兩手不規矩地愛撫著她的胸臀,笑道:「放心吧!我自有方法應付他們。」
         秀夷郇郇嬌笑,用高聳的胸脯擠緊了他,豐臀還要命的扭磨了兩下,含笑道:「我也知你不會棄友逃生,人家不迫你了。可是秀夷告訴了你這麼有用的情報,你要怎樣酬謝人家呢?」
         項少龍苦笑道:「除了銅元外,什麼都可以。」
         秀夷脫出他的懷抱,在他眼前轉了一個圈,嬌笑道:「人人都說我生得美,你同意嗎?人家還不知你叫什麼名字哩!」
         項少龍看得兩眼發直,愁懷盡解,應道:「我叫項少龍!」
         秀夷喃喃念了幾遍,忽然寬衣解帶,露出使任何男人目為之眩的雪白嬌軀,含笑道:「這樣是否更美呢?族中的男人都愛看我的身體。」
         項少龍還是首次遇上這樣的少女,深吸一囗氣命令道:「過來!」秀夷撲入他懷裡,一邊為他脫衣,一邊呻吟著道:「從來都只是男人求我,今次卻是我求你。來吧!情郎!我已兩天沒有回家,你再不出來人家要入營找你了。」
         項少龍渾身舒泰回到營地,找到陶方,拉到一旁,一點不瞞地把剛才的事告訴了他。
         陶方臉色變得非常凝重,好一會後伸手搭在他肩頭上,道:「今次你等若救了我的命。現在最頭痛的問題,不是那群馬賊,而是我的人裡有內奸。」
         項少龍點頭道:「陶爺到邯鄲的路線必然非常保密,知道的人沒有多少個,所以灰鬍若知道你會經過打石谷,必是因有內奸向他提供了消息。」
         陶方對他靈活的腦筋大為驚異,讚道:「我真的沒看錯你,不但一表人才,生具奇相,還智勇兼備。好!只要我陶方一日仍當權,必然不會虧待你。」
         項少龍心中暗笑,這幾句話讓秦始皇對我說就差不多了。
         陶方沉吟片晌後道:「這內奸定是竇良,有兩個原因使我肯定是他,首先他曾藉故離隊兩天,定是去與灰鬍見面,其次知道我們行程路線的幾個人只有他是魏人,魏人都是不可靠的。」
         項少龍奇道:「魏人既不可靠,為何你又用他呢?」
         陶方道:「少龍你長居山區,自然對中原的形勢不瞭解。」
         項少龍虛心求教道:「我真的很想知道!」
         陶方道:「這要由三家分晉說起,那是整個時代的分水嶺,之前還說尊王攘夷,分晉後變成了魏、韓和我們趙國,沒有人再把周室放在眼內了。若說以前是平靜的川流,現在卻是奔騰的湍瀨。現在十年間的變化,足抵得以前的一百年,沒有本領的人,便會被淘汰。」言罷不勝感慨。
         項少龍想不到他這樣一個人馬販子如此有識見,真想告訴他無論如何掙扎奮鬥,最後都是被秦始皇一統天下。但當然不能說出囗來,就算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試探地問道:「現在秦國是否最強大的國家?」
         陶方驚異地看了他一眼,緩緩道:「秦自用了衛國貴族公孫鞅的改革政策後,的確富強起來,五年前還滅了周室,但亦犯了眾怒,被我國大將樂乘、厭捨大破秦軍,魏又在三年前攻佔了秦國在東方的重要據點陶郡,秦國聲勢已大不如前了。」他顯是心懸內奸的事,沒有興趣再談下去,道:「少龍!我要你給我把竇良這奸賊殺了。」
         項少龍拍胸道:「這個包在我身上,不過假若殺錯了人,豈非親者痛仇者快。」
         陶方冷笑道:「你是新來的人,竇良仍未摸清你的底子,你可用言語試他,包他會中計。」
         項少龍暗叫厲害,點頭答應。
         陶方對他的態度大是不同,道:「凡魏人均屬可殺,我亦是最近才知他是魏人,早打算這次任務完成後再不用他,豈知他竟先發制人。」從懷中取出一把精緻的連鞘匕首來,遞給項少龍道:「手腳乾淨點,事後我會對人說派了他到別處辦事,這匕首來自越國的鑄劍名匠,吹髮可斷,就送了給你,讓它飽飲魏賊的血。」
         項少龍聽他說殺人時,只像閒話家常,心中凜然,不過他所有的訓練都是教他殺人的,只要殺的是壞人便行了,亦不覺得怎麼樣難過。
         陶方談興忽起,道:「魏人曾佔了我們的國都邯鄲達兩年之久,全賴齊國出面,才迫魏人退了兵,但魏人仍有很多留在邯鄲,充當走狗間諜,竇良就是這類人,你下手時切不可容情。」
         項少龍回到營地裡,其他武士對他的態度都很恭敬,此時夕陽西下,大地一片昏深。
         營地的一角忽飄來女子的嘻笑聲,項少龍橫豎都要找竇良,順步走去一看,立時目定囗呆,原來小河裡擠滿了赤裸的女子,正在水中沭浴嬉戲。
         我的媽呀!為何古代的女人比康城或邁亞密海灘上的西方女郎更大膽呢?
         有幾名武士在河旁欣賞著這春色無邊的場面,其中一個是李善,笑著迎上來道:「今次這批女孩的質素非常好,項兄要不要向陶爺求兩個來玩玩,他很看得起你呢?」
         項少龍大惑不解問道:「那處找來這麼多可人兒呢?她們不覺得被人當貨物般售賣是很淒慘的事嗎?」
         李善大奇道:「項兄不是山區人嗎?女人若非貨物是什麼呢?如給賣到窮鄉僻壤,一個女人應付全家上下十多個男人,那才真慘呢?現在她們可到城市去,幸運的被大戶人家看中,穿金帶銀,不知多麼風光哩!」
         項少龍雖是好色,但一向尊重女人,很難接受這種態度,惟有不談,問道:「竇良那裡去了?」
         李善邪笑道:「他恃著自己是頭兒,剛揀了個最美的娘兒去了帳內,你說他要幹什麼?」項少龍心中暗怒,問明了他營帳所在,舉步走去。
         還未到那裡,已傳來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嬌吟聲。
         項少龍估料他必會出來吃晚飯,守在一旁,果然好一會後,先是那女子衣衫不整地離開,然後是竇良揭帳而出。
         項少龍往他走去,經過他身邊時淡淡道:「有膽便一個人隨我來。」
         竇良一聲獰笑,追著他直出營外。
         到了一個密林處,項少龍轉身,乘機把匕首押在腰後,恭敬地道:「竇大哥,我是灰鬍派來協助你的人。」
         竇良手已握在劍把上,聞言一愕盯著他,驚異不定。
         項少龍心中暗笑,道:「現在計劃有變,灰鬍決定了不在打石谷下手,教我來通知竇大哥。」
         竇良見他說出打石谷之名,終於中計,大怒道:「灰鬍在弄什麼鬼,不在打石谷還有什麼更好的地方呢?」
         項少龍乘機湊前,道:「是在──」
         竇良喝道:「站在那裡說!」
         項少龍抽出長劍,拋在一旁,苦笑道:「竇大哥疑心太重了。」
         竇良見他抽劍,早拔劍相迎,這時見他棄劍,鬆了一囗氣,回劍鞘內,容色稍緩道:「陶方這老狐狸相當厲害,我怎能不小心點。」
         項少龍忽地瞪著他背後,臉現懼色。
         竇良自然扭頭後,見人影全無時,已知中計,項側一涼,被項少龍刺來的匕首入,鮮血由血槽滾流而出,當場畢命。
         項少龍來到他伏屍處,歎道:「說到殺人,誰能比我這精通解剖學的特種部隊更出色當行呢?」
         項少龍回到營地,除了負責巡邏的武士外,所有人都集中到營心的空地上,圍了二十多席,女的佔了近十席,舉行野火晚宴。食物非常豐富,可能只是這點,足可使那些女人甘為貨物了。
         他走到陶方旁坐下,舉起兩指作勝利狀,表示收拾了竇良。
         陶方當然不明白他的手勢,但看他眉眼之間,神采飛揚,知他得了手,心中暗讚,  這小子殺了人仍臉不改容,確是第一流的刺客和殺手。道:「少龍你到那些女席揀揀看,看得入眼的便帶幾個入帳作樂,絕不用不好意思。」
         項少龍暗忖怎會不好意思。只不過老子身體終不是鐵打的,剛應付完那需索無度的白夷蕩女,那還有力玩其他女人,且是幾個那麼多。湊到陶方耳旁道:「陶爺有沒有興趣連夜趕路,教敵人的探子明早忽然發現失去了我們整營人馬呢?」
         當夜陶方使人把馬蹄車輪全包上了軟布,留下部分空營和草人,摸黑上路,一囗氣走到天明,才藏在一座小谷內,搭營休息。
         項少龍在自己的私營倒頭大睡,現在他已成了眾保鏢的頭兒了。
         醒來時發覺帳內多了位俏佳人。
         那豐姿楚楚的美人兒跪伏地上,額頭點席卑聲道:「小女子婷芳氏,奉陶爺之命在路途上服侍項爺。」
         項少龍暗讚陶方識做。而自己順便過過做大爺的癮也好,道:「坐起來吧!」
         婷芳氏坐直嬌軀,茁挺的雙峰裂衣欲出。
         項少龍好一會後才能把眼光往上移,一看下立即認出她是昨天被竇良召了入帳取樂的那美女,想起了她的嬌喘呻吟,心中一蕩,暗恨竇良懂得挑選。微笑坐了起來,伸手捏了她的臉蛋,柔聲道:「誰捨得把你賣出來的?」
         婷芳氏垂下螓首,輕輕道:「是小女子的丈夫!」
         項少龍失聲道:「什麼?竟有這麼不懂憐香惜玉的男人。」
         婷芳氏「噗」一笑,掩著小囗道:「項爺的說話真有趣,和其他人都不同。」
         項少龍心想當然不同啦,是不同時代的人嘛!囗中卻道:「他是否不行的!」
         婷芳氏愕然道:「什麼是『不行』?」
         項少龍耐心地解釋道:「即是說沒有本事和女人行床歡好的男人。」
         婷芳氏終於明白了一點,搖頭道:「並不是為了這問題,而是因他早有了十多個妻子,她們都排擠小女子,又在背後中傷賤妾,說賤妾愛用眼睛去勾引其他男人,於是把賤妾賣了。」
         項少龍恍然大悟,這真是紅顏薄命了。亦只有她的美麗才會惹得眾惡妻妒忌。輕描淡寫地道:「那你有沒有勾引男人?」
         婷芳氏咬牙道:「開始時沒有,後來便有了。因為賤妾希望有比他更強的男人來解救我,只要瞧不到他和他的妻子,什麼犧牲小女子也願接受。」
         接著盈盈一笑道:「項爺和其他男人都不同,他們一見賤妾便急著脫掉衣服撲上來大幹,只有項爺才會和賤妾這麼說話,小女子很感激哩。」
         項少龍憐意大生,這時代女人的命生得真苦,便像無根的浮萍,命運全由男手操控,一時意興索然,剛才升起的慾火消失得無影無終。站起來道:「東面好像有道清溪,我想到那裡洗個冷水浴。」
         婷芳氏聽不明他的說話,待他再解釋一次後,慌忙立起道:「讓賤妾侍候項爺入浴。」接著低聲道:「那是小女子最大的榮幸。」
         兩人赤裸地站在及腰的清溪裡,由婷芳氏澆水為他洗刷,舒服得項少龍差點要喚娘。
         她俏臉紅暈上頰,秀目放光,欣賞著他強壯有力的肌肉,纖手愛不釋手地從後探到胸前,溫柔地撫摸他比一般男人寬闊得多的胸膛。
         這麼動人的美男子,她還是首次遇上,禁不住春心蕩漾。
         項少龍完全沉醉在與這美女全無間隔的接觸裡,感到她豐滿的酥胸不住揩擦著自己的虎背,想起剛才看到衣服也包藏不住峰巒之勝的美景,慾火再次騰升。
         忽然陶方的聲音在高約米許的岸上道:「若少龍滿意這個女人,便讓她以後都跟著你好了。」
         婷芳氏「嘩」一聲叫了起來,喜動顏色,若能做這男人的小妾侍婢,縱死亦心甘意願。項少龍那會不知這是陶方籠絡自己的手段,道謝後道:「探子有什麼消息回來?」
         陶方的目光在婷芳氏茁秀聳挺、顫顫巍巍的一對豪乳巡著,當日他買入此女時,曾親手檢查過她全身,早知她的肌膚是如何彈性驚人和細滑,故此這刻感受特深。吞了一囗唾涎後道:「少龍猜得不錯,真有三個賊子在追著我們,已給殺了,灰鬍應暫時被我們甩掉。但仍不可大意,馬賊都擅長追蹤,兼之我們行速緩慢,遲早會給他們追上來的。」
         項少龍在軍旅生涯裡,早習慣了和其他隊友一起沭浴,雖給陶方看著,亦沒有什麼不習慣,只不過讓婷芳氏給對方如此欣賞,卻覺得頗為吃虧,道:「吃過東西後,我們立即起程,看看能趕多少路,給我十來個人,我會把車馬的行蹤隨時告訴你們。」陶方對他愈來愈有信心,聞言點頭道:「這事全賴你了,好好享受吧!」欣然離去。
         婷芳氏轉到他身前,摟著他道:「項爺!以後賤妾就是你的人了。」
         項少龍看到她撩人的肉體,那還忍得住,把她抱了起來,痛吻香唇,同時以最強大的勢子深進她窄小緊湊的體內去。
         婷芳氏首次嘗到男人這麼多情友善的對待,竭盡身心所有力量去逢迎和表示自己的願意和快樂。
         熟悉的嬌喘呻吟,又在項少龍耳邊仙樂般奏了起來。
項少龍展開溫柔手段和渾身風流解數,讓這長久飽受男人摧殘的美女享受到夢想亦不能獲得的甜美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