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2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1 第一章 時空機器

         「咿嘎!」
         因煞車致輪胎與地面摩擦的尖叫聲在全城最熱鬧的「黑豹酒吧」門前響起。屬於軍方特種部隊,被譽為精英里精英的第七團隊的軍用吉普車倏然停下。
         歡叫怪笑聲中,項少龍和三名隊友抓著門沿,飛身躍下車來。經過了在戈壁沙漠三個月艱苦的體能和戰術集訓後,難得有三天假期,不好好享受一下人生,怎對得住生自己出來的父母。
         項少龍今年二十歲,因長期曝曬的黝黑皮膚閃耀著健康的亮光,他或者算不上是英俊小生,可是接近兩米的高度,寬肩窄腰長腿,沒有半寸多餘脂肪堅實賁起的肌肉、靈活多智的眼睛、高挺筆直的鼻樑、渾圓的顴骨、國字形的臉龐,配合著稜角分明的嘴旁那絲充滿對女性挑逗意味的洋洋笑意,實在有著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條件。
         剛要擁進門內,一陣混亂之極的物體墮地和鼓掌喝罵聲中,先他們一步來的隊友小張和蠻牛兩人給扔了出來,橫七豎八倒跌門外,呻吟著要爬起來,可是這在平時雖是非常簡單的動作,此刻對這兩個特種部隊的精銳來說卻非常困難。
         四人色變,衝前扶起兩人。額生肉瘤的犀豹駭然道:「有多少人?」
         這一句話大有道理,小張和蠻牛與他們同屬第七特種團隊,乃由全國軍隊精挑出來接受訓練的精銳部隊,專門應付各種最惡劣的情況,例如反恐怖活動,進入不友善國家進行刺殺或拯救任務、保護政要等等。訓練包括了對各種武器的運用、徒手搏擊、體能耐力、曠野求生、各種間諜的技巧,總之是要把他們訓練成超人。等閒十來個壯漢也難以傷他們毫髮。
         不過他們亦是其他部隊嫉妒的對象,那些好事分子均以打倒第七團隊的人為榮。所以假日花天酒地時,鬧事打架乃例行節目,只不過像這次給人轟出門來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發生。
         小張這時清醒了點,張開了被打得瘀黑的眼睛,一見扶起他的是項少龍時,大喜道:「龍哥快給我們出這囗烏氣!」
         部隊裡人人都尊稱項少龍作龍哥,不是因他年紀大,而是因為他是隊裡的首席神槍手、自由搏擊冠軍和體能最佳的英雄人物。
         蠻牛喘著氣指著酒吧內道:「是八四一部隊的教官黑面神,竟斗膽挑惹我們的冰霜靚女。」
         四人一起勃然大怒,冰霜美人鄭翠芝是他門團隊指揮的美麗軍機女秘書,在他們尚未有人追求得手時,怎容其他部隊沾手染指?
         項少龍想起打架便手癢,挺起胸膛喝道:「扶他們進去讓小弟表演一下身手!」領先大踏步進入酒吧裡。
         寬敞的酒吧內煙霧迷漫,人聲音樂聲震耳欲聾,佔了一半是軍隊和公安來胡混的人,還有外國人,普通人只有三十來個,鬧哄哄的,氣氛熱烈。
         他才現身門處,酒吧立時靜了下來。
         身材魁梧結實的黑面神和十多名他部隊的戰士身穿便服,和幾名穿得性感惹火的女郎倚著長水吧喝酒調笑,冰霜美人鄭翠芝給黑面神摟著小蠻腰,見到進來的是一向不大理睬她的項少龍,故意把惹火的身體挨到黑面神去,還吻了他的臉頰。
         黑面神看到項少龍,眼睛亮了起來,手往下移,摸上鄭翠芝的盛臀,大力拍了兩下,笑道:「一個對一個,還是一起上!」
         軍隊間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要打便打拳頭架,除非深仇大恨,又或火遮了眼,否則不會動刀子或破酒瓶等一類殺傷力較大的東西,以免鬧得不可收拾,給憲兵逮捕懲處。
         項少龍見酒吧皇后周香媚斜倚在桌子處,含笑看著他,雄心大振,從容笑道:「對著你這種角式,我什麼都沒有所謂,悉隨尊便。」
         酒吧內不論男女一齊起哄鬧笑,推波助瀾,氣氛熾烈沸騰至頂點。
         小張移到他旁,低聲警告道:「小心點!這小子很厲害。」
         不知是誰怪聲怪氣尖叫道:「有人怕了!」
         好看熱鬧的旁觀者笑得更厲害。
         蠻牛也走過來低聲道:「黑面神後面那兩個人是本地洪館最辣的兩個冠軍拳手,他們今次是有備而戰,全心落我們的顏臉。」
         項少龍早留意到那兩個一身凶悍之氣的人,「觀察環境」是特種部隊七大訓令的第二項,第一項就是「準備充足」,第三項是「「保持冷靜」,這正是現在他要做著的事,低聲吩咐道:「叫他們袖手旁觀,我有信心單獨解決這三個人。」
         這時黑臉神脫掉西裝上衣,交給了冰霜美人,踏前兩步,冷冷道:「項少龍!我忍你很久了,上次你在野貓卡拉OK打傷了我們十多人,今天我便和你算算舊賬。」
         項少龍教五名戰友分散退開,也踏前兩步,來到黑面神前四步許處,好整以暇地向酒保叫道:「給我來支鮮奶,讓我教訓完黑面神後解渴。」
         這兩句話立時惹來哄堂大笑。
         黑面神的人叫道:「這小子要使出吃奶力氣了。」
         黑面神向左一晃,使了個假身,下面陰險地踢出一腳,照著項少龍小腿上五寸下五寸處踢去。
         項少龍往旁一移,輕鬆避了開去。
         眾人見終於動手,不論男女,齊聲囂叫,煽風點火。
         黑面神一聲大喝,閃電搶前,進步矮身,雙拳照胸擊來。項少龍再退一步,避過敵拳。
         眾人見他閃躲不還手,齊聲嘲弄,黑面神那邊的人更是大聲辱罵。
         黑面神以為項少龍怕了他,更是得意,曲突中指成鳳眼拳,乘勢追擊,箭步標前,一拳往他鼻樑搗去。
         項少龍心叫來得好,待拳頭離開鼻樑只有寸許時,整個人往後飛退,就像被他一拳轟得離地飛跌的樣子。
         眾人更是如癡如狂,大叫大嚷。
         蠻牛等自然知道打他不著,正奇怪為何他只避不攻時,這小子連退六步,往後一仰,竟倒入了坐在椅上的酒吧皇后周香媚的芳懷裡去。
         周香媚嚇得尖叫起來。
         黑面神瘋虎般撲了過來。
         項少龍一聲大喝,身子一挺,右手乘機在周香媚高聳的酥胸摸了一把,借腰力彈了起來,炮彈般俯身往黑面神迎去,不理對方兩手握拳往他背上猛擊下來,頭顱剛好頂在對方小腹處。
         黑面神還未有機會擊中項少龍,對方頭頂處傳來一股無可抗拒的龐大力道,使他近一百公斤的身體像玩具般往後拋跌,結結實實掉回舞池的正中處。
         酒吧內二百多人一起噤聲。立時由極嘈吵變回極靜,只剩下分佈酒吧內四角的喇叭仍傳出充滿節奏和動感的「樂與怒」叫聲。
         項少龍若猛虎出柙,往跌得四腳朝天的黑面神撲去。
         那兩名黑面神請來的職業拳手見勢色不對,同時搶出,繞過仍未爬起來的黑面神,分左右迎擊項少龍。
         戰友蠻牛小張等紛紛喝罵不要臉,卻沒有動手。沒有人比他們對項少龍更有信心了。
         戰事眨眼結束。
         只見項少龍連晃數下,避過敵方攻勢,惡豹般竄到兩人間,一肘撞在左方那拳手脅下,右手格開敵拳,在左方那人倒地前,給右面那人的小腹來了兩記連續的膝撞。黑面神此時勉強站穩,項少龍已在右面那拳手痛極跪地時,狠狠在黑面神的鼻樑處搗了一拳。慘嚎聲中,黑面神鮮血噴濺,倒入趕過來的翠芝身上,這對男女立時變作滾地葫蘆。
         項少龍哈哈大笑,指著黑面神方面的人罵戰道:「來!一齊上。」
         蠻牛等一起迫上來,摩拳擦掌。
         翠芝爬了起來,尖叫道:「項少龍!你好!我會要你好看!」
         項少龍那還有空理她,走到酒吧皇后周香媚處,一把拖了她起來,拉著直出酒吧。
         周香媚大道:「你要帶人家到那裡去?」
         項少龍將她抱起放到吉普車司機旁的位子裡,笑道:「當然是回家啦,我怎夠錢付酒店的昂貴租金。」
         「鈴──」
         受慣嚴格軍訓的項少龍立時醒了過來,從周香媚的玉臂粉腿糾纏中脫身出來,拿起話筒。
         翠芝清脆的聲音傳入耳內道:「項隊長你尚有十五分鐘時間梳洗,憲兵部的裝甲車在大門外等你。」
         周香媚呻吟一聲,道:「衰人!快來!」
         項少龍摸著因昨晚和這蕩女大戰了不知多少回合落得仍有點倦痛的腰骨,失聲道:「你嚇唬我嗎?打場架又會這麼大件事?」
         翠芝冷冷道:「誰說和打架有關,是科學院那邊要我們體能最好的特種人員去做實驗,我見你昨晚那麼英勇,體能好得那麼驚人,便向指揮推薦你,指揮已簽發了手令哩!」
         項少龍那還不知她在公報私仇,恨得牙癢癢道:「但今天我仍在放假!」
                  翠芝嬌笑道:「我的項隊長,沒有任務才可以放假,軍人二十四小時都屬於國家的。」
         項少龍恨不得把她捏死,嘴上卻歎道:「唉!昨晚我這麼勇猛,還不是為了你,你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呢?」
         香媚赤裸裸由被內鑽了出來,道:「你在和誰說話?」
         項少龍忙向她打個手勢,教她噤聲。
         電話線另一端沉默了片晌,輕輕道:「你在騙人!」
         項少龍一手捂著要說話的周香媚的小囗,鼓其如簧之舌道:「我怎會騙你,我項少龍日日夜夜都想著你,只是沒說出來吧了!你可知道!你──」
         翠芝截斷他道:「好了!遲些再說吧!最多你只做一天的實驗白老鼠,下次我找另外的人去好了。快換衣服。」
         「啪!」的一聲,掛斷了線。
         裝甲車在守衛森嚴的科學院大門前停下,項少龍像囚犯般被四名憲兵押了進去,移交給研究所的警衛,立即給帶往一間放滿儀器似煞病房的地方,接受了全身的檢查後,醫生滿意地簽了紙,再由護士把他推出房去。躺在手推床上的項少龍抗議道:「我又不是病人,自己可以走路。」
         護士顯然對他很感興趣,邊行邊俯頭笑道:「乖乖的做個好孩子,我不但知你不是病人,還知道你比一條牛更要強壯。」
         項少龍死性不改,色心又起道:「嘿!你叫什麼名字,怎樣可找到你。」
         護士白他一眼,沒好氣答他。
         一重一重的閘門在前面升起,護士推著他深進建築物內,到了一道升降機的門前。八名警衛守在門旁,把項少龍接收過去。
         項少龍一陣心寒,這究竟是個什麼實驗?為何實驗室竟是在科學院下面的地牢裡?
         升降機至少下降了十層樓的高度,才停了下來。項少龍又給警衛推了出去,經過了幾重門戶後,來到一個廣闊的大堂裡。
         項少龍往四週一看,嚇得坐了起來。
         只見一個佔了高達三十米的大堂另一端以合成金屬製成大溶鐵爐似的龐然巨物,矗然現在眼前。
         大堂內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儀器,就像一艘巨型太空船的內艙。
         百來個穿著白衣的男女研究人員正忙碌地操作著各種儀器。
         大堂兩旁分作兩層,最頂的一層被落地玻璃隔著,另有無數研究員坐在各式各樣的不知名電子設備前忙碌著,亦有人透過玻璃在對他指指點點。
         項少龍糊塗起來,天!這是什麼一回事?這裡那種嚴肅和大陣仗的氣氛,並不是說笑的。
         一男一女兩名研究員來到他旁,男的笑道:「我是方廷博士,她是謝枝敏博士,是這時空計劃的總工程師馬克所長的助手。」
         項少龍站了起來道:「這是什麼一回事?至少應告訴我來這裡幹什麼吧!」
         那有點像老姑婆姿色平庸的女博士謝枝敏嚴肅地道:「放心吧!一切都很安全,至於細節,馬所長會親自告訴你。」
         方廷博士道:「軍人的天職是為國家服務,項隊長能成為時空計劃第一個真人試驗品,應感到榮幸才對,來!」
         項少龍搖頭苦笑,無奈隨他們往那龐然巨物走去。唉!今天究竟走了什麼運道呢?
         項少龍躺在一個金屬人形箱子裡,手足腰頸全被帶子緊,變成了任由宰割的試驗品。
         正咒罵鄭翠芝,想著實驗後如何弄她上手,摟到床上大施撻伐的報復情景時,箱子的上方出現了一個頭髮花白帶著眼鏡的老頭子,俯視著他笑道:「我就是馬克所長,項隊長感覺如何?」
         項少龍冷哼道:「感覺就像一條被送往屠場的畜牲,還不知那是宰豬還是宰牛的屠場。」
         馬所長乾笑道:「項隊長真會說笑。」頓了頓問道:「你對我們國家那段時期的歷史比較熟悉一點?」
         項少龍愕然道:「這和做實驗有什麼關係?」
         馬所長不高興地道:「先回答我的問題。」
         項少龍大歎倒霉,只想匆匆了事,想了想後答道:「我對歷史知得不多,不過最近看了『秦始皇』那齣電影,對他的阿房宮和放縱的聲色生活非常羨慕,又看了幾本戰國和秦始皇的書──」
         馬所長不耐煩地道:「嘿!這就行了,就是大秦帝國,公元前二百四十六年秦王政即位的第一年。」然後又再在白袍襟領的對講機把年分重覆了一次。
         項少龍愕然道:「我的天!你在說什麼?」
         馬所長興奮起來,老臉泛光,伸手下來摸了項少龍的臉頰,微笑道:「朋友!你也不知多麼幸運,竟然能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可返回過去的人。」
         項少龍不明所以道:「你──」
         馬所長根本沒有興趣聽他的話,激動地道:「你有沒有看電視上那叫「時光隧道」的片集,你看!眼前的就是偉大的時光隧道,這再不是一個夢想,而是事實,很快我就會改變人類對時空的所有觀念──」
         項少龍躺在箱內,當然什麼都看不到,用力掙扎道:「不要說笑了,告訴我到這裡來究竟是做什麼實驗?」
         馬所長興奮不減,滔滔不絕道:「待會你便會被送進時間爐裡,只要我按動一個鈕子,裝在爐底的氫聚變反應爐會在三十六小時內,積聚了足夠的能量,在爐內的熱核裡產生一個能量的黑洞,破開了時空,那時磁場輸送器會把你送回公元前的世界裡,你說那是多麼奇妙的一件事。」
         項少龍冷汗直冒,看著這和瘋子沒有什麼分別的科學狂人道:「你不是在說笑吧。」
         馬所長道:「當然不是說笑,我已成功把十二隻白老鼠、兩隻猴子送回過去,又安全無恙把它們帶回來,只可惜它們都不能告訴我是否確實到過那裡去,和身處其間的感受。所以才要請軍部供應我們體能最好的戰士來做實驗品,那個人就是你項少龍。」
         項少龍魂飛魄散叫道:「我不同意,我要立即脫離軍隊。」
         馬所長不悅道:「不要慌張,你只會在那裡停留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就像發了一個短暫的夢,我只要你記著夢裡曾發生過的事。可以注射了。」
         項少龍仍在抗議時,有工作人員來給他注射了一筒針藥。在他神志漸趨模糊時,箱蓋合攏起來,合成金屬鑄成的堅實箱子,移動起來,穿過時間爐旋開的圓形入囗,進入爐內去。
         實驗室所有儀器立即忙碌起來,無數指示燈亮起,動員了近四百名研究員,全神操作和監察著。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逐個小時逝去。
         來到了總控制塔的馬克所長神色亦愈來愈興奮,兩眼放著亮光。
         最後的時刻終於來臨,實驗室開始進行由一百開始的倒數。
         「六十、五十九、五十八──」
         警報聲忽地響起。
         負責監察爐內力場狀況的研究員惶急的聲音傳來道:「時間爐內的力能失常地攀升,請馬所長指示是否應立即關閉能源。」
         「四十八、四十七──」
         所有工作人員的眼光全集中在馬所長身上。
         「三十九、三十八、三十七──」
         馬所長看著顯示爐內力場能量瘋狂攀升的儀器的讀數,額角全是冷汗,猶豫了片晌,頹然揮手,發出命令道:「緊急措施第五項,立即執行!」
         驀地爐內傳出悶雷似的響聲,接著整個實驗室震動起來,強烈熾熱的白光隨著時間爐的爆裂向四周激射。
         在沒有人來得及哼叫半聲時,整座深藏地底的實驗室被強裂的爆炸分解成分子,連半點渣滓都沒有留下來,當然亦沒有人能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