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15人線上 (7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1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3-10 第十章 破碎虛空

         蒙軍取得全面勝利。
         思漢飛發下命令,追殺每一個逃走的敵人。
         不留俘虜。
         一師一師的蒙古鐵騎,潮水般湧過寬大的草原,左邊兩里便是延綿無際的九嶺山山脈。
         氣象萬千。
         一望無邊的旗海,在微風中飄揚,壯觀非常。
         蒙古大軍正在耀武揚威。
         思漢飛高踞駿馬之上,極目四顧,疇曙志滿,背後便是自己高達三丈的帥旗。
         八面威風。
         眾將前呼後擁,思漢飛止處身於戰勝的輝煌裡、權力的頂峰上。
         這已是蒙古大帝國的極限。
         最難征服的國家的土地,在鐵蹄下被踐踏著。
         這是偉大的時刻,可是思漢飛卻無自己預期的歡欣。
         在這之前,征服中國是自己最高的目標。
         每一次進展,每一次擴闊,都帶來新鮮的滿足感,但跟隨呢?
         當爬山者爬上最高的山峰時,便是盡頭,跟著要往下爬,回到平凡而不斷重複的日常瑣事裡、應付人世間的各種煩惱。
         思漢飛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空虛。忽然間他明白了傅鷹,他追求的是一種永無止境的「道」。
         那像爬上一座永遠摸不到的頂峰的高山,永遠享受著登高那種邁向目標的苦與樂。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傅鷹。
         在一個他絕不想看見傅鷹的時候。
         傅鷹在思漢飛的親兵隊伍前,驀然出現。
         沒有人看到他怎樣走出來,只知道他忽然便站在那裡,像自古以來他一直都是站在那裡。
         眾蒙人兵器紛紛出手,一排一排的箭手,同時彎弓搭箭,千百支長矛,一齊指向傅鷹,登時殺氣騰騰。
         這批思漢飛的近衛親隨,絕大部分人昔日都曾親見傅鷹大展神威,在千萬軍馬中,如入無人之境,這刻見到他如天神出現,不待吩咐,而成局勢,嚴陣以待。
         兩萬多戰無不勝的蒙古精銳,戰戰兢兢,如臨大敵,對著孤身卓立草原之中的傅鷹,佈下強大的陣勢。
         思漢飛這時反而給隔在後方。
         他身邊的眾將領團團將他護住。
         傅鷹此來,不在話下,目標必是思漢飛。
         思漢飛坐在馬上,遙望給自己兵隊遠隔的傅鷹,只見他目光向自己掃來,心中一凜。
         傅鷹利如電芒的眼神,完全不受距離的影響,直接望到他的臉上、眼中、心內。
         思漢飛有一種給傅鷹一眼看穿的感覺,甚麼奇謀妙計,在這一刻絲毫也不管用,他甚至感到傅鷹強大的精神力量,正籠罩著自己,就像命運一樣,使人無法抗拒。
         其他的蒙古兵團,逐漸遠去,在平原的水平線上變成一條顫動的長方形。現在只有傅鷹和他們。
         傅鷹動了起來,一步一步向著布下陣勢的蒙古大軍走去。
         一聲號令,驀地蒙軍陣中萬箭齊發,滿天箭雨,直向傅鷹射去,連陽光也遮蓋了。
         箭矢來到傳隱身前五尺處,紛紛墜地。
         以蒙人的強弓利箭,竟然不能攻入他的護身真氣內,這等驚人功力,蒙赤行可能也未能達到。
         思漢飛遍體生寒,日下雖然有二萬親兵,團團護衛,他的感覺便像是赤裸的一個人,暴露在一隻餓虎之前的那種無依無靠,他已很難再當傅鷹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他緩緩抽出在馬旁的長矛,緊握矛柄,心下稍安,這矛此次是否仍可為他帶來勝利?
         這身為蒙古三大高手之一的不可一世人物,估不到也會有這類心膽俱寒的時刻。
         傅鷹步過了箭雨,開始和前排的蒙古人短兵相接。
         他在敵陣中迅速前進,所有試圖阻擋他的人,都立斃當場,竟然沒有一個人可以使他的步伐慢下半分來,他雖是赤手空拳,但身體任何一個部分,都是最驚人的殺人武器。
         思漢飛感到一陣絕望。
         這敵人太可怕了。
         悍勇的蒙古兵將,紛紛在他四周仆倒。
         蒙軍陷入一片混亂。
         以勇猛威震天下的蒙古兵將,進入了前所末有的恐慌裡。
         各種不同類型的兵器,刀、槍、劍、戰、矛、斧,瘋狂地從四方八面向傅鷹施以死命的攻擊,殺氣瀰漫全場。
         但傅鷹像是暴風雨中聳峙的高山,任是最強勁的狂風,也不能使他絲毫搖動。
         他的雙眼有一種奇異的魅力,使入不敢正視,使人渾身顫抖。
         他整個入代表了一種近乎天地宇宙的力量,無始無終,渾然無間,又龐大無匹,非任何人力可以抗衡。
         長槍重矛擊到他身前,忽然便失去了所有威力。
         他像是只露一角的巨石,那露出的一角雖小,但即管千百人一齊去搖動,它亦是穩如泰山,分毫無損。
         傅鷹身前蒙人紛紛倒下,很快過了蒙人中線,距思漢飛只有十多丈的距思漢飛馬前所有將士都手執兵刃,嚴陣以待,可是從他們蒼白髮青的臉色,知道沒有一個人是有半分把握。
         即管以這橫行天下的無敵雄師,在傅鷹這猛虎之前,都已變成怕事的待罪羔羊。
         思漢飛突然記起兩年多前在西湖之畔,與傅鷹那次沒有完成的決鬥;不禁苦笑起來,暗忖這決鬥始終來了,是否命運的安排。
         他心中浮起一個奇怪的念頭,就是縱使傅鷹現下殺了他,他也絕無半點怨恨。
         能死在光榮的顛峰,死在馬上,死在這蓋世奇才之下,不是遠勝死在病床上嗎。
         此刻,傅鷹的眼神越過蒙軍滿空揮舞閃爍的殺人利器,通過橫亙在兩人間的千軍萬馬,直望他的心坎裡。
         傅鷹手上電芒一閃;不知由那處奪來一支長矛,筆直向地標來,傅鷹終於向地出手了。
         天地忽爾停頓。
         雖然周圍兩萬多人殺聲震天,思漢飛卻覺得在這一刻,宇宙靜寂無聲。
         心中剛想提起手中銅矛,那擲來的長矛已貫胸而入,再從後背鑽了出來。
         傅鷹這一矛完全沒有受時間和距離所束縛,他手中寒芒初現,思漢飛便被貫胸破背,中間沒有費去剎那光陰。
         思漢飛腦中出現一個身穿紅衣的美女,手上一長一短兩支寶劍,在空中縱躍起舞。
         他知道傅鷹的精神和他的精神,在這生死一刻,接連在一起,同時也知道傅鷹是為了誰來殺他。
         這是思漢飛最後的感覺。
         所有在場的兩萬蒙兵將士,一齊停下手來。
         整個戰場鴉雀無聲。
         思漢飛從他的駿馬背上緩緩倒下,蓬的一聲,激起滿天塵土,在空中飄這不可一世、縱橫宇內的軍事天才,當年蹂躪歐陸,大破波斯聯軍於黑海之濱,今日又征服中國於鐵蹄之下,終於重歸塵土。
         一聲長嘯在傅鷹口中響起。
         在遠方九嶺山的方向,一匹神駿奇偉的白馬,倏地出現,起初還只是一個白點,忽然間便變成一匹馬形,直向蒙軍奔來。
         同時傅鷹的身形向後急退,撞得背後擋路的蒙人東倒西歪。
         一躍上馬,抽轉馬頭,白馬前蹄踢空,長嘶一聲,直向九嶺山奔去。
         眾蒙人如夢初醒,震天動地的暴喝出聲,一齊向傅鷹追去。
         千萬隻馬蹄在草原上奔馳,一時天地間給雷鳴般的蹄聲填滿,踢起漫天塵土,狂風般向傅鷹追去。
         傅鷹的白馬,以驚人的速度奔往九嶺山。
         當他轉上山路時,能緊跟他馬後的,剩下二百餘騎,都是蒙人中騎術最精湛的一群。
         他們心悲思漢飛的死亡,忘記計算以他們的力量能否殺死傅鷹,只知道要追!追!追上去拚個生死。
         山路蜿蜒彎曲向上,愈往上走,愈形狹窄。
         傅鷹一人一馬,在大霧裡忽隱忽現,眾蒙騎捨命追趕,傅鷹看來人馬甚緩,他們卻始終末能追及。
         傅鷹和身後的追兵,一同愈走愈上,進入了橫欄在山腰的濃霧。
         傅鷹和白馬在前面的濃霧中若有若無,令人覺得一切都是那樣不真實,像是在一場噩夢裡。
         山路擴闊,可容數騎並肩而進。
         傅鷹在前頭急馳。
         追騎們大喜,長鞭紛紛揚起,在空中打了個轉,鞭在馬臀。
         數十匹駿馬同時狂嘶,歇著主人,衝破濃霧,直向傅鷹箭矢地標去。
         眼看要追上。
         在前面傅鷹的一人一馬,忽然一齊凌空躍起,直落向遠方的濃霧裡。
         這一躍最少有兩丈之高,橫跨四丈多的空間,超出了任何駿馬可以達到的高度和距離。
         白馬以一個動人心弦、超越了世間一切美態的姿勢,頸後的白鬢毛在山風中自由地飄揚,有若天馬行空,在空虛裡劃出一條美麗的弧線,再落下至遠方的濃霧裡。
         濃霧之下似乎是康莊大道,人馬一踏其上,立即輕盈瀟 地馳往濃霧的深處,好一會忽隱忍現,才慢慢消失不見。
         最前的幾騎蒙軍,受到這個景象的刺激,一齊發喊,悍不畏死地奮抽馬頭,幾匹千中選一的良駒,在以擅騎名震天下的蒙古人駕馭下,狂嘶聲中,一齊向前跳躍,同著傅鷹剛才人馬的落點撲去。
         騎士慘叫。
         健馬嘶喊。
         全部人馬一齊踏空,直跌向濃霧下不可見的深度,跌撞的聲音由大而小,好一會才停止下來,卻不聞觸地聲響。
         下面竟是萬丈深淵。
         後來的數十騎士大驚勒馬,健馬紛紛人立而起,踢得山石激飛,墮下濃霧的深處。
         其中數匹人馬,收勢不住,也衝進濃霧裡,直往下跌,場面混亂之極,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慌,震撼著在場每一個人的神經。
         這時一陣狂風吹來,雲霧變得稀薄。
         眼前景象,清晰可見。
         一個驚人的景象,在眾人面前展現。
         全部蒙古騎士面色煞地發白,更有人因驚駭而全身抖震,健馬狂嘶人立而起。
         目下他們正置身一個孤懸於半空的高崖上,在離地平超過三百丈的高度,俯瞰整個鄱陽湖大平原。
         下面平原整齊的蒙軍兵隊,變成一排一排的黑線,人馬只有螻蟻般大小,他們便似在雲端之上,察瞰眾生。
         傅鷹和他神駿的白馬,落腳的地方正是這廣闊無邊的空間,那有半點實地。
         蒙人心神震湯,面對著一片虛空,跪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