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3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2-3 第三章 杭州名妓

         「篤!」「篤!」「篤!」三下輕響,把傅鷹從龜息大法驚醒過來,這種秘技能把人帶進一種似睡非睡的狀態,口鼻呼吸之氣停止,改以皮膚吸氣,所以當日赫天魔自埋土內,傅鷹在地底的河流內,都因土壤內和水裡的空氣而生存。
         當然,要施展這等秘技,除了氣功精湛,還要有堅定的意志和心,就像冬眠的動物,將生機調節到似有若無間。
         傅鷹是宇內有數的高手,些微異響,也能使他驚醒過來。
         傅鷹緩緩運體內真氣,張開雙眼。
         四週一片漆黑,耳中聽到水底內各種奇怪的聲音,登時記起自己依韓公度當日的安排,找到大江幫幫主飛魚恭慶,在他的秘密安排下,藏身在船底這一個密倉,現在傳來的訊號,表示船抵杭州。
         傅鷹推開關閉密倉的開關,微弱的燭光映照下來。
         傅鷹略一提氣,整個人彈起,站在一個艙底模樣的地方。一個留了八字鬍子,年約五十的瘦削男子,正恭候著他。
         傅鷹認得他是恭慶的親信梁湖,這人既精明又仔細,今趟的事就是他一手安排。
         梁湖道:「傳大俠,這是杭州西北二十里的一個小碼頭,根據我們的資料,蒙人的搜索在這裡並不嚴密,是下船的好地方。幫主發動了所有人手,調查杭州現時的局面。根據最新得來的消息,於我漢方大為不利,復尊旗、存漢會、鐵騎幫和各派眾多精兵高手,超過五百人已於過去十日遭蒙人格殺,首級都被掛在當眼處示眾。」
         頓了一頓,梁湖現出興奮的神色,聲音也因而提高了一點道;「但人人痛恨的惡魔烈日炎,不知被誰所殺,首級也是高掛於城門之上,實在大快人心。」
         傅鷹沉吟不語。梁湖又道:「據說大俠直力行曾現身於西湖湖畔,之後便影蹤全無,已教蒙人大為頭痛。」
         傅鷹思索起來。
         梁湖肅立一旁,不敢打擾,他能為這當世的蓋代高手出力,大感榮幸。
         傅鷹問道:「現在是甚麼時候?」梁湖答道:「清晨丑時末,離天亮還有個半時辰,船泊在貨倉旁邊,對秘密上岸極為有利。」
         傅鷹點了點頭,表示滿意,說了幾句多謝的話,上岸而去,岸上這時仍是靜悄悄的一片漆黑。
         傅鷹展開身法,向著杭州的方向馳去。
         七月八日晚,杭州著名妓院飄香摟。
         華燈初上,熱鬧更勝平時。
         傅鷹來到飄香樓院前,摸了摸懷中陸蘭亭寫給高典靜的私函,大步踏入門中。
         一個中年美婦迎了出來,見傅鷹長得一表人才,氣度不凡,恭敬地道:「大爺請上雅座奉荼。」
         傅鷹道:「這裡是否有位高典靜姑娘。」
         婦人道:「高小姐的確長駐在此奏琴,卻非本樓姑娘。」
         傅鷹哦了一聲,原來是賣藝不賣身的操琴女子,便道:「在下久聞高姑娘琴藝出眾,不知可否請她來為我奏琴?」
         婦人面現難色道:「公子,對不起,高小姐除非是熟人代約,已沒有再應邀而操琴,況且儘管能通過熟人代約,也須排期,不如讓我介紹一位彈箏的姑娘與你,她也是技藝精湛的能手。」
         傅鷹心想這高典靜可算是紅極一時了,正自盤算應否把這函件要此婦轉交了事。
         一把雄壯的聲音響起道;「原來這位兄台亦是知音人士。」
         傅鷹轉頭一看,說話者神態飛揚,身旁站了幾個人,一看便知是好手。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
         中間那高大商賈打扮的漢子向自己抱拳道;「小弟官捷,我左邊這兩位一位是以詩劍雙絕名動江南的鄭崖公子,另一位是以俠義稱著的馬臨江大俠,右邊這位是當今江湖上的新星白刃天。」
         鄭.馬兩人都向傅鷹恭手為禮,他們見傅鷹人中之龍,氣質尊貴中暗蘊無限瀟,都起了結交之心。
         白刃天狂傲無比,兩眼一翻,一副完全不把傅鷹放在眼內的神態。
         傅鷹當然更不把白刃天放在心上,他乃是武學的宗匠,只一眼就看出白刃天可進入一級高手之列,而且他身上散發殺氣,顯然精通先天真氣那一類奇功,連忙暗自收束本身的真氣,以免白刃天察覺到自己的虛實。
         傅鷹答道;「小弟楚行雨,今日得遇眾位江湖上赫赫名士,至感榮幸。」
         傅鷹說話溫文儒雅,令人生出好感。
         官捷道:「相請不如偶遇,我等今日特地來此聆聽高小姐天下無雙之琴技,楚兄如不嫌棄,請一起湊興熱鬧。」傅鷹正中下懷,豈會推托,幾人隨即登樓進入官捷的包廂。
         眾人坐下閒聊起來,官捷何等樣人,巧妙地探查傅鷹的家世和來此的目的,傅鷹一一應對,官捷也沒有對他虛構出來的身世,起了絲毫懷疑。
         鄭崖道:「高姑娘早應來了,不知何事延遲。」白刃天現出不悅的神色。
         馬臨江較為忠厚,道:「高姑娘從不爽約,必是因事延誤。」
         白刃天一聲冷哼。
         官捷眉頭一皴,對白刃天的神態頗感不滿,但他對這白刃天向有依仗之處,硬生生吞下這口氣。
         馬、鄭兩入對白刃天亦極顧忌,不想惹他。
         一個婦人走了入來道:「官爺還望你多多包涵,高姑娘今日身子不適,不能前來奏琴。」
         白刃天一掌劈在桌上,硬把那堅硬的酸枝台切下一角,霍然站起身來,眾人一齊色變,傅鷹見那台角斷處,平滑整潔,暗忖此人果有驚人絕技。
         白刃天盯緊那幾乎嚇得暈去的婦人道:「如果在一柱香之內,不見高典靜,我就拆了你的飄香樓。」
         官捷等人見他動了真怒,不敢上前勸阻。
         傅鷹推測高典靜有意迴避白刃天,因此人狂傲自大,絕非善類,除了憑仗武功外,必還有所恃,否則絕難在這等京城大邑,橫行如此,心下登時有了計較。
         驀然一個身形優美的絕色麗人,手抱古琴,盈盈走人房中,也不望廳房內眾人,便把古琴放在廳中已佈置好的琴台上,席地坐下,這才抬起頭,眾人眼前一亮,只見清麗脫俗的臉上,帶著無限的哀怨。
         高典靜眼光掃射到傅鷹的身上,微微停了一停,才轉到白刃天身上道:「白爺平日見你儒雅溫文,善體人意,原來卻是這樣火爆的脾氣,我等弱女子養命之所,竟也難以保存。」
         她聲線極美,語氣中暗含深意,軟硬兼施,就是白刃天再狂傲,也啞口無言。
         官捷何等圓滑,急忙道:「白刃天思念高小姐,脾氣自然變得暴躁。」
         白刃天尷尬一笑道:「白某一時情急,請高小姐原諒。」這樣低聲下氣,對他來說是相當難得,可見高典靜魅力之大。
         傅鷹環顧眾人,感到氣氛僵硬異常。
         鄭崖和馬臨江二人一副袖手旁觀的態度,白刃天愈出洋相,他們兩人愈是心涼,無論外貌武功權勢,他們都遠比不上白刃天,已失去了逐鹿高典靜的資格。而且即使白刃天立即退出,他們懾於白刃天淫威的醜態,亦將永遠印在高典靜芳心上,連他們自己也有自慚形穢的心態。這等心理,微妙非常。
         傅鷹觀察入微,一下子把握了錯綜複雜的關係。
         傅鷹淡淡笑道:「白兄既然出自真情,何需求諒。」
         眾人愕然。
         白刃天面色一變,兩眼射出凌厲的凶光,直射傅鷹。
         傅鷹絲毫不讓,眼中神光暴張,像兩支利箭反刺入白刃天的眼內。
         他為人脫不羈,意之所至,那怕他白刃天。
         眾人包括高典靜在內,無不心下驚懍,知道這俊偉的青年大不簡單。
         首當其衝的白刃天幾乎想閉目垂頭,奇怪的是剛才狂升的怒火,忽地完全消失無蹤。
         這一接觸,無論精神氣勢,白刃天全軍覆沒。
         官捷立時插口道:「楚兄語出驚人,還請解釋一二,否則由我主持公道,罰你三杯。」
         連傅鷹也不禁要讚他老練圓滑,只是輕輕一帶,立時緩和了劍拔弩張的局面。
         未待傅鷹回答,官捷轉向高典靜道:「我忘了介紹,這位是楚行雨兄,我們剛才在門前偶遇初識,一見如故,知他是慕小姐大名而來,遂邀他上來。」
         高典靜嗯的應了一聲,眼尾也不望向傅鷹,心中卻在想:楚行雨?楚是楚襄王,行雨是行雲施雨的上下兩字,那有這樣的怪名,分明指的是巫山雲雨。她人極仔細,想出這是個信手拈來的假名。
         眾人眼光再度集中在傅鷹身上,待他說出個道理來。白刃天一時發作不得,他豈可不待對方說出原委,而這正是官捷高明的地方,真當得上面面俱圓的贊語。
         傅鷹從容不迫,坐在椅上自有一股懾人的氣度,悠悠道;「三年前我路過一座高山,忽然遊興大發,深入山中,見到一道令人觀止的溪流,由山頂奔流而下,形成一道接一道的大小瀑布,直到山腳,才匯入河裡。」
         眾人一齊訝然,不知他為何說起這風馬牛不相及的事,可是傅鷹用辭精簡生動,所以他們一點煩厭的感覺也沒有。
         白刃天也留心細聽起來。
         高典靜一向對身外事漠不關心,不知怎的也很想聽他說下去。抬起俏臉,第一次真正打量傅鷹。
         傅鷹暗忖,你終於有興趣瞧我了。
         這女子有種幽靜深遠的氣質,動人心弦,難怪陸蘭亭要給她寫信。不過現在仍未有交信給她的機會。
         傅鷹續道:「瀑布衝下,沿途山石層出不窮,千奇百狀,輕重緩急,恰如其分。我沿溪而上,每到一處,必然駐腳細賞,為這天然奇景深深吸引。」說到這裡停了下來,雙眼凝視高典靜,似乎只想說給她一個人聽。
         高典靜一觸傅鷹的目光,芳心忐忑跳躍,垂下頭來,心內亂成一片。
         傅鷹的聲音傳來道:「我忽然悟出一個道理,那就是『自然』。天地間萬事萬物自有其不變的特性,例如水向下流,所以水由山上衝下,沿途流經之處,無一物的位置形狀,不是反映水流的特性。換句話說,假設水流斷絕,淨是水流所留下的痕跡,一沙一石,莫不反映水流的『真理』,全屬天然,不假人手。」
         眾人聽到這裡,隱約感到傅鷹想說甚麼,卻沒有具體的觀念。
         高典靜有悟於心,沉思起來。她浸淫琴道,對這類較不實質的抽像意念,特別敏銳。
         傅鷹微微一笑道:「人之真性情,猶如水流,水過留痕,情過成事,既屬真情,當是天然,豈能假人手加以改變。」
         眾人恍然。
         這楚行雨思想獨特,使人刮目相看。
         白刃天啞口無言。
         就在這時,傅鷹聽到很多輕微的聲響,略一估計,最少有二十個以上的高手,正迅速迫近自己處身的廂房。
         其中有幾個人,步聲若有若無,足可躋身一流高手之列。
         當來人迫近至三丈許的距離,白刃天才察覺,大喝道:「有人!」
         話猶未已,房門給人一腳踢開,幾道寒芒激射而入,分取房內各人,高典靜也成目標之一。
         白刃天大喝一聲,雙掌劈出,把向他刺來的雙劍迎住,只見一個紅衣美女劍如鳳舞於天,出一片綠瑩瑩的光芒,倏然而來,忽然而去,以白刃天的武功,一時間也被攻個措手不及,身子一退,硬生生撞破板牆,跌出了廂房外的長廊,勁風襲體,一片刀光劍影,突襲過來。
         每一個角落也有敵人出現。
         官捷正坐在窗前,見勢不對欲躍出窗外,勁氣撲面,一把長劍從窗外閃電刺來,官捷側身一避,一人乘機躍了人來,陰惻惻的道:「叛賊!你也有今日!」官捷心中一懍,竟是向無蹤。
         房內兩丈許的空間,一片刀光劍影,勁氣縱橫。
         向傅鷹攻來的是一對判官筆,分取咽喉和下陰,手段毒辣之極,毫不留情。
         在外人看來這對判官筆迅疾之極,但在傅鷹眼中雙筆勁道不足,速度遲緩,兼且來人腰腳配合破綻百出,實在不堪一擊。
         他關心的只是那當胸刺向高典靜的長愴,他還可以看到面色煞白的高典靜,在這生死一刻,仍是那樣出奇的平靜,一副坦然受死的樣子。
         傅鷹虎軀橫移,從一對判官筆中穿過,同時拍中了使判官筆的老者身上最少八個穴道,閃身到丁高典靜旁邊,左手施展他最擅長的慣技,抄起高典靜的小纖腰,只覺入手柔軟之極,右手一把捏著槍尖,略一運力,槍把反撞持槍人兩邊肩井穴,持槍人雙手即時軟垂無力,魂飛魄散下,向後急退。只聽嘩啦一聲,傅鷹摟著高典靜,衝破屋頂,一飛沖天,竟然離開了屋頂有五丈之高。
         屋頂本埋伏了四個黑衣人,一時間都目瞪口呆,目送傅鷹向遠方落下,倏忽隱沒在黑暗裡。
         一聲慘叫從屋中傳來,鄭崖給一個手持雙矛的壯漢當場刺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