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oops.org/
3
線.上.書.籍
會員登入
線上使用者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線.上.書.籍)

會員: 0
訪客: 1

更多…
網站佈景

(共 4 個樣板佈景)

1-6 第六章 迷宮悟道

         傅鷹舉步走出戰神殿,俯視一級一級向下伸延至地底湖海裡的石階,遙見石龜在石階底處昂首朝向他站立的位置,雖明知石龜是座石雕,仍然很難把「它」當作死物看待,可見石龜的雕功確達驚天動地的精妙境界,似乎可以在任何一刻後,開始攀爬而上的行動。
         四周遠處的璧隙,地火閃滅,這處雖深藏地下,空氣卻是清新甜美,湖海平靜的水面,不斷翻起水泡浪花,充盈著無限的生機,間中有奇魚怪物躍離水面,發出拍水的異響,在隆隆的瀑布聲中,做成一種充滿動感的節奏,傅鷹心神震撼下,眼角不由濕潤起來。
         湖海以地底的戰神殿為中心向四周伸延,傅鷹極目遠望,數里外才隱見地火閃爍的洞璧,使傅鷹想到一個難題:北勝天雖在遺書中點明逃離這處是巽方的去水道,可是在這龐大無邊的的地穴內,東西難辦,甚麼才是巽方,教他怎能知曉?心中一陣惘然。
         傅鷹信步沿石級走向做低在下的湖海,一切看來是那樣的不可能和不真實,直如一場大夢,偏偏這又不是一個夢境。湖水打上石階,發出劈劈啪啪的響聲,傅鷹腳步矯健,很快便走了六百多級,過了中段,回首望去,戰神殿氣象萬千,高踞在上使人更生疑幻疑真之感。
         誰人可以在地底建造出這樣世上無匹的巨大建築呢?
         傅鷹終抵達石龜座前,這巨大石龜比昂藏六尺的傅鷹還要高上兩三尺,遠觀已是幾可亂真,近觀其紋理鱗甲,更是無微不至,傅鷹忍不住伸手觸摸,石質冰凍,感覺玄異。
         湖水適才還是浸至石龜的後腳,這時已浸到石龜的半身,石龜更像剛從水中爬上,傅鷹心底驚異,難道這裡也有潮漲潮退?在這一刻,傅鷹忽感有異。此時他站在最底的石級處,雙腳浸在湖水裡,一股暗湧衝來,幾乎把他帶動。自刀法大成以來,他馬步的平穩,連滔天巨浪當頭衝來,亦難以移動他分毫,這數股暗湧的急衝,卻使他幾乎翻倒,迫得他連移數步.才能保持平衡不失。
         傅鷹反應何等敏銳,心意一動,整個人躍往高處的石階,當他身形尚在半空,一條巨大的綠色怪物嘩啦一聲,沖離水面,騰空張開利牙閃閃的大口,一把向他雙腳噬去,滿頭綠髮向後飄飛,模樣猙獰可怖。
         事起突然,傅鷹顧不得姿勢難看,運氣一沉,便生生從半空掉下,跌往離水面約第七級的石級處。怪頭魚體的生物嘩啦啦在他頭上撲了一個空,騰空到了數十級石階之上。這怪物一竄之力,竟是有十丈之遠。
         傅鷹抽出厚背長刀,全神貫注撲在高處的怪物,它在數丈外的石級處,身體四邊彈出四隻似掌非掌、似爪非爪、長滿鱗蹼的大腳。怪物一觸實地,旋風般回頭,兩隻綠眼異芒盛射,狠盯下面的死敵。
         傅鷹大叫不妙,這怪物原來是水陸雙棲的怪獸,觀其轉身的速度,一點不輸於在水中的靈活,其雙眼處隆起一賁紅肉,正是傅鷹厚背刀造出來的成績,估不到這麼快又回復攻擊的能力。
         怪物的整個身體完全暴露在傅鷹的眼前,身體渾圓,長達三丈,全身披滿綠綠紅紅的厚甲,尾部尖長,在身後有力地揮動。它的頭特別巨大,頂上有兩隻如羚羊的小角,頭上每條線發粗若兒臂,在兩邊垂下,綠眼大加燈籠,鼻孔扁平仰起,大口緊閉,口下生滿針刺般的短鬚,與傳說中的龍有七分酷肖。
         魔龍一反早先激烈衝動的凶態,靜若山嶽,緊盯下面的傅鷹,似乎充滿仇恨的情緒,連傅鷹這等膽大包天的人,也給他看得心中發毛。
         一獸一人,一上一下,就在石階上堅持起來。
         潮漲愈來愈急,地底湖內的浪一波一波從遠處衝來,隆隆的聲響和回音震徹整個湖洞,水位上升得很快,半柱香的工夫,湖海的水便浸至傅鷹的腰間,石龜也只剩下昂起的頭部,仍露在水面之外。
         傅鷹暗忖,假設這魔龍真是懂得利用自然的威力,故意把傅鷹迫在這位置,靜待湖水把他收拾,今回他一定凶多吉少,因為這顯示了怪物到了通靈的境地。今傅鷹不得不以另一種眼光看待它。
         魔龍眼中的綠□凝然不動,身後的大尾停止了擺動,胸腹緊貼由上而下的十多級石階,像黏貼在石階上一樣。
         湖水漲至傅鷹的胸腹間,傅鷹已別無選擇,一聲長嘯,奮起精神,手提厚背大刀,大步走離水面,挾著一股強大的殺氣朝魔龍仰頭衝去。
         魔龍眼內綠芒大盛,綠髮無風自動,身後的大尾開始「霍霍」擺動,掃得石階沙沙作響,威武萬分。
         傅鷹利用強大的刀氣,迫得魔龍一時間不敢立即發動攻勢,眼看再有一級就可離開水面,魔龍貼住石階向他政來。它的尾部和下腹仍然貼緊階面,但前身卻騰起半空,一對前瓜分左右向傅鷹抓來。
         傅鷹暴喝一聲,厚背刀化作一道寒芒,在攫來的雙爪間閃電劈入,他這一擊純粹追求速度,估計在劈中魔龍之後,倏然後退,仍夠時間避開攫來的巨爪。錯非傅鷹此等出類拔萃的高手,又有驚人的膽氣和信心,沒有人敢把性命作如斯賭博。
         魔龍似乎對傅鷹的厚背大刀極為忌憚,驟見刀光,雙爪立時縮回,向後急退。傅鷹見到如此良機,豈肯放過,一聲低哼,離水而出,把刀勢加強,如影隨形,長刀繼續劈去。眼看要劈中魔龍的右眼,魔龍一聲怪叫,大頭一搖,滿頭綠髮隨它擺首的動作,變做一束旋風般揚起半空,鞭子般抽打在傅鷹的刀身上。
         刀身傳來無可抵擋的巨力,傅鷹悶哼一聲,虎口震裂,厚背長刀被魔龍的綠髮抽得投往十多丈的石階高處,噹的一聲,墮在石級上,又滾下了幾級,便似敲響了傅鷹的喪鐘。傅鷹自二十歲以來,棄劍習刀,還是第一次在對敵時大刀離手。
         魔龍昂首一聲狂嘶,似乎得意萬分,傅鷹趁他昂首之時,右腳閃電踢出,正中它的下顎,這一腳全力踢出,乃傅鷹一身功力所累,最少有千斤之力,魔龍中擊,一聲狂嘶,迅速退後,又回到早先靜伏的地方。
         傅鷹一語不發,側衝而上,希望趁魔龍陣腳未穩,搶上高處。起碼也要把厚背刀拾回來。他才趕上幾級,狂風壓體,傅鷹無奈歎了一口氣,轉身應付。
         魔龍從右上側衝撲而下,速度驚人,這次它雙爪在前,護好面門,再不給傅鷹乘虛而入的機會。它的利爪閃閃發亮,鋒利猶勝刀刃,給他抓上一下,那還有命。
         魔龍衝至離傅鷹丈許處,忽地垂下頭來,以一對短角對正傅鷹,才開始衝來,傅鷹心中一動,這魔龍有很大的可能只可在某一距離看物,故進入丈許的距離後,會對近處的物體睜目如盲,所以傅鷹數次都是在貼身處傷他。不過在目前的情形下,縱使知道也是分別不大。
         傅鷹大喝一聲,躍往半空,舉腳便向巨龍頭頂兩隻角中間踏去,這一記既避開了魔龍前攫的利爪,又揀選了巨龍較脆弱的頭部攻去。眼看腳要踏實,連傅鷹這樣不計成敗的人物也忍不住心中狂喜,身側忽起勁風。傅鷹腳已踏在魔龍頭上,還未及用力:右臂肩處已被它的大尾抽中。傅鷹的反應也是一等一,立時放軟全身,任由魔龍揮起大尾把他抽往空中,直向二十多丈外的湖而墮去。傅鷹心中大感窩囊,勢估不到魔龍的大尾如此厲害靈活,又是出其不意,使它佔盡上風。在陸地,自己已不是對手,水裡的勝敗自是不言可知。
         傅鷹咚一聲掉進水裡,濺起半天水花,他耳中傳來一聲沉悶的水響,知道魔龍同一時間,矯健地潛入水裡,當然是來侍奉自己這個大仇家。
         一般人在這樣的情形下掉進水內,一定拚命向岸上游去,傅鷹卻全無這樣的打算,一方面因為適才給魔龍的尾巴掃個正著,雖未被震散護體真氣。但已是半身麻木不仁,絕不宜於划水的劇烈運動。另一方面,他心中有個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計劃,要冒險一試。
         他雙手緊抱膝頭,蜷曲如環,運氣迅速向湖底沉去,愈往下沉,湖水愈趨冰冷,壓力愈是沉重,傅鷹閉起眼目,任由一口真氣在體內流竄,把注意力集中在肌膚的感應上,海底每一道水流的變異,也不能逃過它的感觸。他精通龜息之法,肌膚可如魚兒般吸收水中空氣。
         湖面上傳來急劇的水聲,魔龍正在湖面來回巡弋,搜索敵人的蹤影,一待它找不到敵人,便會潛入湖內,那將是人龍爭雄的決勝時刻了。
         湖面上水聲消去,魔龍潛入湖內。
         傅鷹全神貫注周圍的動靜,他輕緩舒暢地調節體內的真氣,把自己保持在最輕鬆、最敏銳的反應狀態下。周圍湖水暗流測湧,魔龍正在附近快速巡梭。終於一股強大的暗浪從右下側急衝過來,傅鷹知道最決定性的時刻已經來臨,不徐不疾地張開眼睛,望向右下側處,兩點綠光在深黑的湖水中閃爍,迅速向自己擴大,他重溫自己要採取的行動,要是估計錯誤,今日此刻,就是他的忌辰。
         綠光不斷加強,開始時只是兩點線光,瞬眼後已是雞蛋般大,週遭的湖水暗流激湯,傅鷹放開手腳,撥打湖水,保持平衡。
         魔龍的頭部隱約可見,四丈,三丈,兩丈,一丈。魔龍頭向下垂,準備衝至傅鷹的位置,才張口噬咬。傅鷹估計得沒錯,即管來到水內,魔龍仍是看不見一丈內的事物,在這距離內,它只能憑水流的感應來判斷目標的行動,這是傅鷹唯一可以利用的優勢了。
         傅鷹聚精會神。魘龍迫在七尺的距離,巨口開始張開,露出白牙,這裡雖然是湖底的深處,但仍有些微光線透入湖中這深度,足以令傅鷹這類特級高手隱約見物。
         六尺、五尺、四尺……
         巨口張大。
         傅鷹覷準時機,整個人向前疾標,一下翻在魔龍的頭上,兩手閃電抓出,一把緊握魔龍頭上的短角。整個人騎在龍頭,兩腳挾緊龍頸。
         魔龍在吃驚下向前亂竄,在湖水內瘋狂的來回翻騰,有時又飛躍湖面之上,弄到整個地底湖海地覆天翻,所有魚獸都四處竄逃。但傅鷹手握雙角,緊附它身上,任它亂竄亂動,絲毫不為所動。
         魔龍擁有無限的精力,竄高伏低,又不時翻來覆去,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刻,連傅鷹這等氣脈悠長的高手也開始感到吃不消,手足麻木 痛,全身僵硬,若非多年來艱苦鍛煉出來的堅強意志,純以身體的狀態來說,早要放手。但如果魔龍再這樣持續下去,鬆手只是早晚間事。失敗的情緒湧上心頭,傅鷹除了要對抗身體的疲倦,還要對抗心靈的疲倦。
         魔龍又一次竄上湖面近三丈的高處,巨大的戰神殿在前方俯伏不動。一道靈光射進傅鷹心頭,使他記起戰神圖錄的第三十六幅圖。那幅圖錄正中畫了一個人,盤足安坐在一個大圓中心,但那個人的心胸部位,也畫了一個細小的圓。圖錄下方寫道:「天地一太極,人身一太極,太極本為一,因小成大小,因意成內外,若能去此心意,豈有內外之分、你我之別,天地既無盡,人身豈有盡,盡去諸般相。」
         傅鷹當時看得百思不得其解,但在眼前的劣境下,忽地豁然大悟。他現在萬般疲勞,全因執著內外之別、你我之分,因有身軀,始有疲累;因有心意,始有苦痛。多年來禪悟的功夫,驀地變成具體的經驗。
         傅鷹父母只得他一子,少有奇氣,不好與兒童群,每獨入深山,數日始回。十六歲已遍讀五經四史,沉默寡言。舅父厲靈一日雲遊到家姊居處,見傅鷹先是大驚,繼而大喜,也不理傅鷹父母的高興或不高興,在傅鷹家中住下來,老少兩人終日遊山玩水。厲靈將胸中易學理數、地理天文、仙道秘法,一股腦兒盡傳給這外甥。傅鷹一學便曉,一懂便精,到二十一歲已能另出樞機,自成一格,厲靈長歎三聲,大笑下飄然而去。傅鷹則獨自遠遊,十多年來遍歷天下名山大川,以至乎西北苦寒之地,尋求天道之極致。年前心念一動往訪厲靈,在厲靈要求下,來赴韓公度驚雁宮之約,致有目下奇遇。
         傅鷹一向以來,對道家奉為無上聖旨的「物極必反。道窮則變」一知半解,雖能明白字面的意思,但卻從來沒有方法在實際上加以應用。在目下的處境,加上戰神圖錄的啟示,他忽然領悟到當肉身至疲至倦時,唯一的方法,就是由有身變無身,而達至這境界的法門,就是把「心」這堵定內外的圍牆拿走,讓人這「太極」重歸於宇宙的「太極」,既無人身,何來困境?
         要把心拿開,先要守心,當守至心的盡極,物窮則變,始能進軍無心的境界。
         傅鷹剎那間拋開一切凡念,將精神貫注靈台之間,任得魔龍遁地飛天,總之不存一念,不作一想。
         渾渾沌沌,無外無內,無人無我,沒有空間,沒有時間。
         盡去諸般相。
         靈神不斷提升,眾念化作一念,一念化作無念,虛虛靈靈,空而不空。肉身的苦痛雖然還存在,但似乎與他沒有半點關係。這亦是魔教中苦行的法門,修功者自殘體肢,直至意志完全駕馭肉體之上,以精神戰勝物質。不過傅鷹受戰神圖錄的啟發,純以守心的功夫達至無心的境際,精神超越肉體的苦痛,又不知比之高上了多少籌。
         時間似若停頓,沒有前一剎那,也沒有後一剎那,對傅鷹來說,再沒有逝者如斯,不捨畫夜的時間流動。
         也不知魔龍竄游了多久,傅鷹整個靈神化作無數上升的小點,向上不斷提騰,凝聚在一個更高的層次和空間處。他睜開心靈的慧眼,看到一個奇異美妙的景象。
         他發現停在地穴的半空上,湖面上一陣陣水花沖天上噴,有人雙手緊抓龍角,伏在魔龍身上,竄躍半空,人獸橫越水面上七八丈的空間,再投入水內。
         傅鷹醒悟到騎在龍背的人是自己的時候,大吃一驚,眾念紛至,一聲呻吟。整個靈神又給扯回騎在龍背的肉身內,千般痛楚。由全身的經脈湧往心頭,幾乎跌離龍背。
         傅鷹急守禪心,立時又重新進入靈肉分離的精神狀態。
         過了不知多久,魔龍忽地停止了一切動作。
         傅鷹緩緩回過神來,張開雙目。
         魔龍正伏在戰神殿的大門前,像是專誠把他載來此地的座駕。口中發出嘶嘶哀鳴,龍首低垂,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傅鷹心想難道魔龍承認輸了此一役,甘心投降?又或只是它的詭計?這時他開始感到渾身發麻,暗付假設離開龍體,受到它攻擊時,不要說抗拒,恐怕連提起雙手也有困難,一時猶豫起來。
         正沉吟時,一股低沉溫和的嘯聲,如泣如訴,從魔龍口內發出,聲音抑揚頓挫,悅耳非常。
         傅鷹心中一動,豪情大發,心想我就賭他一□,由龍背翻下地去,應該說是滾下龍背才妥當一點,一翻到地,他便大字般攤直,動也不能動。面上冰冰涼涼,原來魔龍吐出長長分叉的血紅龍舌來舔他的面,狀極親熱。
         傅鷹全身舒暢,心靈靜如深海,便那樣睡了起來。
         在戰神殿的大前門,甜甜地深入夢鄉。
         八師巴卓立地面上驚雁宮的入口處,俯視千里崗下的留馬平原。
         朝日東昇,大地充滿生機。
         八師巴雙目閉上,手中緊握傅鷹的小刀,刀鋒按貼眉心印堂處,運聚奇功,默察對手的心靈。
         他雖然連傅鷹姓甚名誰、出身來歷一概不知,但他對傅鷹靈神的瞭解,可能還遠超傅鷹的父母。他不單感觸到傅鷹目下的元神,甚至感觸到傅鷹元神中前生千百世的記憶烙印。
         他和傅鷹並非初遇。千百年來,他們早糾纏一起,到了這一世,應該是個分解的時刻了。
         傅鷹坐在戰神殿的梯階上。
         湖面上魔龍翻騰飛舞,同他展示它的活力和歡欣,不時潛入湖底,採摘湖內植物的果實,銜來獻上予傅鷹。果實鮮美清甜,齒頰留香。
         傅鷹來者不拒,一邊大嚼魔龍銜來的鮮果,一邊思索戰神殿內一幅一幅的圖錄。這時他正苦思第十三幅。圖中畫了一個人蜷伏而眠,眼耳口鼻完全緊閉,胸中又畫了個人,也是蜷伏而睡,眼耳口鼻亦是緊閉,姿態相同。圖錄上方只寫著:「胎從伏氣中結,氣從有胎中息。」
         傅鷹這時心中所想的,卻不是這幅圖該作何解釋,而是這句話正是道家修仙整個哲學所在。道書常言人出生時,通過連繫母親的臍帶,隨母體一呼一吸,爭取養分,生出後臍帶剪斷,始由先天內息呼吸,進入後天口鼻的呼吸。所以修仙第一要訣,首要重歸先天的呼吸,但母體已不存在,唯有發動體內自身的先天呼吸,以脊椎直上頭上泥丸的督脈,再經印堂下胸前至肚臍之任脈呼吸,所謂打通任督生死玄關,給下能吸天地之氣的仙胎。
         這種神仙之術,自古相傳,是否來自這戰神圖錄,殿內肉體化為精鋼的廣成子,是中國道家醫學寶典《黃帝內經》中教中國的始祖黃帝養身成仙之道的至聖先師。廣成子定在古時某一時間來到這戰神殿中,悟通了天地宇宙的奧秘,重返地面後,把這知識經黃帝傳與世人,後再潛返此處,進入破碎金鋼的超凡境界。他不禁想起北勝天遺書所言:「惜本人慧根未結,未能如廣成子宗師般,得破至道,超脫凡俗。」
         「得破至道,超脫凡俗」,傅鷹心內沉吟不已。
         他十七歲時,在一個明月照夜的晚上,登上家居附近一座高山之顛,苦思人生成敗得失、生老病死,悟到生命的無常、人的局限。自那刻開始,他便為自己定下一個目標,就是要勘破宇宙的奧秘。可惜十數年來,武功雖上窮天道,但禪修卻止於明心見性的境地,難以逾越肉身的局限。眼耳口鼻身,雖比常人靈銳百倍,以之爭雄鬥勝,綽有裕如,但說道打破天人的限隔,卻像癡人說夢,夏蟲語冰,今天忽有此遇,廣成子正是一個實在的例子,不禁重新燃起對追求天道的雄心壯志。
         右側遠方驀地傳來水流響動的聲音,把傅鷹從深思中驚醒過來。
         湖水開始迅速退卻,本浸在水中的大石龜,露出了栩栩如生的上半身。
         傅鷹心中一動,發出尖嘯,水中邀游的魔龍,立時從湖水中爬了出來,攀上石階。傅鷹躍上龍背,拍下拍龍頭,通靈的魔龍立時會意,載他傲然向水響傳來處游去。
         愈近水響的地方,水流愈急,有如一條急瀑,直向地底衝去。連魔龍也不敢游近。
         傅鷹歡嘯一聲,充滿暢美之情。
         他終於發現了北勝天所指示唯一逃生路徑,往巽方的去水道。
         魔龍彷似感到他離去的意念,不斷發出悲鳴,露出依依不捨的情意。